045. 夜欲晚人心不晚



作品:《这不符合我的人设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目标就是向南向南,一路向南,于是脚下的路,也就越来越难了。

抬头看了眼眼前的黄土山上,偶尔蹦跶出来的一两堆青石板,魏遗风的心里不知为何竟然没了底气。

背上的师姐宁艳涵还在发着高烧,没有任何退去的迹象,一夜加大半个白昼的时间,任何城镇的毛都没看到,偏远山村也没有,就连个劈柴的人或者打猎的,都……

这样子下去完全不是回事儿鸭!师姐中途醒过一次,嚷嚷着要喝水,便把水囊当中的储备都给喝了个精光。如此继续走下去,人命不保,再别说是往南走,是向西还差不多。早日登上西天极乐世界,过上幸福美好生活,便没有苦恶。

“阿弥陀佛!”魏遗风再次叹息一声,祈祷上天能够睁开眼睛瞧瞧,给他们这些可怜人指明一条生路吧,简直不要太惨了!

眼前的山还是得绕过去,魏遗风心中有感觉,绕过去肯定能看到人烟,有了人烟,带着宁艳涵好好休息一下,就算是没有什么救死扶伤的神医,能遇到个挖草药懂药理的老村夫也行呀。

“师姐师姐,你再坚持一天,我们很快就能找到人家了。”心中没有多少的底气,魏遗风还是回头对着宁艳涵安慰着说道。

背上的身躯依旧滚烫得厉害,只是微微轻启嘴唇,便有一股炙热的气息扑在了魏遗风的脸颊上,伴随而来的只有宁艳涵一声轻呢:“嗯。”

话音有气无力,平日里活泼好动的小丫头,变成了最无助的软脚虾。

天空就将没了太阳,一股股山风吹下来,魏遗风便很是清醒,他也知晓宁艳涵再受不得风寒,可没办法,必要得顺着山脚下的路走,才有最大的可能遇到人家。

哪个吃饱了撑的,会住在山顶上?住在半山腰的也少吧,大多是些破旧的寺庙和道观,这个时候,不管是西天的佛主还是中土的神仙,都还没有一碗热水来的管用。

再有就是,那些住在半山腰的,真能养活的了自己吗?

天色越来越暗,脚下也不断也有陡峭的山路使绊子,魏遗风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走的极慢,贪黑赶路是没错的,毕竟是为了救命呀。

如果是遇到了危险,可以丢下一个健康的师姐逃跑,但绝对不能丢下一个病泱泱的师姐溜走,这是魏遗风做人的基本原则。

健康的起码说说好话,动动脑子,还有活路可走,病泱泱多半就真的凉的,那是害命呀。

猫七不能现在召唤出来,不管是谁跟他说,不可能有人发现他,就算是发现了也没有人会阻拦,他会相信吗?傻子才会信吧,又不是有着用不完的复活。

不知道又走出去多久,反正山路走的魏遗风脚下都起泡泡了,一脚踩下去,脚底板疼得直呲牙。

远处是不是有点星火烛光?魏遗风忍着痛蹲在了一块青石板上,眺望向了远处。果真就在眼眸当中,出现了点点烛火。

并不算太远,这么看过去,最多再有半个时辰,绝对能够赶到那个地方。

这一下子魏遗风又来了力气,复苏技能加上御风诀都给用上了,之前也有用过,但焦头烂额的赶路,让魏遗风的体力很快耗尽,哪怕是有复苏技能的不断回复效果加持之下。

以前是多半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山族的复苏技能被削弱了,就算是站在山林之间,也只能与往日里没有特殊加持的效果勉强持平。

更新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明着叫更新,暗着就叫准备收割一波韭菜。等着终于有人开始反抗了,好家伙,再更新一波,来个新功能什么的,……

想到如此,魏遗风嘴角微微颤动几下,不会是吧?这系统这么苟的吗?有经过市场和运营的同意吗?

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人心冷漠无情,唯有手上的臀香还有点儿温暖,……

看着极近的烛火光泽,硬生生地走了两个时辰之后,魏遗风才算是看到了一个有着四五户人家的小村落。

这些人家都很破落,院落周围都是用平时整理的木栅栏围起来的,院落都很沉寂,除了偶尔有点点烛火映射,便是再也没有了其他动静。

连条守家的野狗都没得,是不是穷得有点过头了呀?

不管了,能救人命才是真的。

魏遗风急忙带着宁艳涵跑到了村口的一户人家门前,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转身就向着第二户人家走去。

这家太落魄了,还盖的茅草屋,烛火也不是来自于这户人家,怕不是油灯都点不起,不妥不妥!

第二户人家,两间茅草屋,依旧算不上多么……

算了算了,再看看,要是真的没个像样的人家,就勉强凑活一下也是可行的。

接下来只是瞥了一眼,路过了第三户人家,直接走到了第四户人家前方,是土坯房,从建筑结构上讲,土坯房要耐曹一些!

而且之前望见的点点烛火就是来至于这户人家,未必能是烛火,油灯也是极为厉害的,起码比前面那几家黑灯瞎火要强上太多了。

抬脚跨进了院落里,木栅栏也就用来防止偶尔出没的野兽,其实也未必拦得住,心理作用吧大多是。

“有人吗?”抬手在屋门前方轻拍两下,院落里有两间土坯房,其中一间不知道有没有住着人,但这间屋子,是明显有人影透过木窗在院落中攒动的。

“嗯?”屋子里传来了一些细细碎碎的声音,魏遗风其实并不想将那些琐碎声响收入耳中,话音还是时不时的传了出来,这隔音效果有些差。

算作是这个小村落当中有钱的大户人家,也难免庸俗,屋子里一男一女,起先的被魏遗风打断的声音,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但现在明显不太欢迎他们的到来。

具体说的什么,又听不太清晰,说话的声音压得有点儿低。

“是山上的老爷们吗?这不是前两日才来过吗?怎么今天又来了,而且以前都是正午来,今天怎么……”

山上的老爷们?魏遗风有些疑惑,这山上莫非还真的有人住着?还是有钱人家?

“不是,只是路过,想要借宿。”魏遗风可不管那么多,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这都歇下了,不如明日再来吧?要不去别家问问。”屋子里的声音从勉强恭敬,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

不是山上的老爷们,他们还怕什么,虽然是乡野村民,但也绝对不是好欺负的不是,要都是善男信女了,哪还来的平日唠唠叨叨。

跟隔壁的七姑姑唠叨唠叨隔壁的隔壁的王阿三,再跟王阿三唠叨李婶,又跟李婶唠叨七姑姑。背地里说不得,人家也在议论着他,都是邻里乡亲,谁家是个啥样子谁家都清楚,善男信女在这穷山恶水活不长久。

恰好,魏遗风不算什么好人,听到了屋子里完全不客气的声音传出来,他也来了火气,直接一脚踹在了屋门上,这都他娘的人命关天了,还明日再来,去别家问问。

就这家了!抬脚走进屋子里,昏黄的油灯照耀这床榻上两个赤条条的身躯。刚才说话的应当是床上的胖男人,那一直给男人出谋划策,小声哔哔不停的,就是胖子身侧的女人。

女人算是有几分姿色,隔着被窝也看不出来身材如何,但魏遗风只是瞥了一眼,就知晓了这俩人之前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唉,毕竟没有wifi手机电脑,这大晚上了,除了造小人,还真有些无聊到透顶。

没有多做理会,魏遗风抬手摸出了一块金子,就算是只是油灯的微弱光泽,都让魏遗风手上的金子熠熠生辉。

“把这间屋子挪出来,现在去烧上热水,如果村里有懂治病救人的,连夜喊过来。”魏遗风将金子拍在了屋子里仅有的木桌上,这才把肩头的宁艳涵放下,靠在了角落里的椅子上。

回头见到床榻上两个人目光有些惊愕地看着他,完全不知所措,不免有些焦急起来:“两位,我说这**虽然值千金,但毕竟不是真的金子,好歹动弹一下啊喂!”

“好嘞!”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床上躺着的女人,她火急火燎的就要冲下床榻。

魏遗风不忍直视呀,果然是结了婚的女人,凶残的很,急忙摆手背转身说道:“先把衣服穿好。”

大概两盏茶的功夫,屋子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桌子上的金子没有了,棉被换上了新的,胖男人烧好了热水。

照顾宁艳涵的工作,暂且先被好事的妇人接过去了,她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贵人呀,这丫头怎么烧得这么厉害?”

肥胖的男人唯唯诺诺地凑到了魏遗风的身边:“贵人,相信您也看到了,咱这村子太小,也没有懂这些那些的,其实这丫头的病我婆娘就能治得好,以前我家孩子病了,也都是她给治的。”

“她能?”魏遗风一脸的疑惑,唉,反正他是一丁点儿办法都没有,要不就试着看看?

简单与肥胖男人交谈了两句,魏遗风心里也有了底,鉴于他的出场干净利落,出手就是金子这种稀罕玩意儿,其实这对夫妇,早就吓傻了。

现在拿了钱,只想把他当大爷一样供奉起来,好把这金子揣得踏实心安。

“你真能治?”魏遗风靠拢到了宁艳涵身前,看着宁艳涵红扑扑的小脸,这话却是问向了身边的女人。

女人拍了拍颤巍巍的胸脯,这可比师姐李雨疏还要辽阔壮观,嘴里笑着嚷嚷道:“能,我别的不敢保证,就这周围的几户人家,可都没有我手法巧的。”

“这东西还讲究手法?”魏遗风一脸的疑惑,莫不是针灸?推拿?拔罐?

“讲究,讲究的很,你们这些男人不太懂这些。”女人继续哔哔赖赖,说着已经吩咐自家男人去拿她那治病救人的工具去了:“我这法子一用,这丫头顶多明日就能好。”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