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系统升级维护中



作品:《这不符合我的人设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我没有恶意!”这是魏遗风昏厥之前回荡在脑中的话语,也确实因为没有感觉到恶意降临,所以,魏遗风很舒服地放松了全部的警惕。

不是呱太爷,也不是其他意图争夺他身上财物和法宝的坏人,魏遗风便没有什么不会放心的。当然,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在陷入黑暗之前,将金葫芦收回到了背包当中。

他隐约能够猜出来来者的身份,能在这个时候,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出现并且愿意帮助他的人,或者具体点说,是愿意帮助宁艳涵的人,很少,真的很少。

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很短暂,目前除了宁艳涵之外,没有人可能会傻到为他冒险。

就算是新结识的吴神算,能保持中立,已经是很给魏遗风面子了。

那么来者的身份,便显而易见了,他是……

石州城中,一座极为隐蔽的院落,是真的很隐蔽的那种,院落外面的街巷里,几天前降临的积雪,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融。只是隐蔽还不够,还要足够阴暗,要是在夏天,这种阴暗是很多人喜欢的存在,但这是北方的冬天。

院落里有左右两个堂屋,还有正面的一间正房。因为此时也是夜幕降临,屋子里透出来的烛火之光,并不能让人瞧清楚院落当中的情景。

一个手中捏着拂尘的白发老道士,从正屋当中走了出来,他抬头欣赏了几眼并不清晰的月色,无奈地叹息着摇了摇头。

今日夜间算是乾景天带回来那两个傻孩子的第二天了,魏遗风没有苏醒的迹象,伤势很重。他这段时间都围绕在自己的乖徒儿宁艳涵身边,一直到今晚,才确定宁艳涵没有了任何危险以及后遗症。

推开了一侧的堂屋屋门,屋门外是寒冷的冬季,屋门内有一座烧得很旺盛的火炉,让屋子里的温度不至于过低,更像是春季复苏的情形。

堂屋内的摆设简陋,在火炉的左右两侧,分别摆放着两张床榻。

床榻上都有人,乾景天最先临近的,是宁艳涵所在的床榻,抬手将被子捂严实喽,又捏起宁艳涵的小手,听过了脉搏,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才起身,并搬来了一张小木凳,坐到了另外一侧的床榻前方。乾景天仔细打量过了魏遗风的脸颊,屋子内的灯火还算旺盛,起码把魏遗风的脸侧,照耀的棱角分明。

“还有气。”将双手放在了膝盖上,乾景天开始掐指默默念叨着什么。

不一阵子,乾景天的双唇闭合,呼吸也变得紧张了不少,他的眉头皱起,有些意外地多瞧了魏遗风几眼:“想不到还是个外来人,这些天,很少有外来人存在了,听说是什么退市关服引起的。”

乾景天摸了摸自己的长须,两根手指轻轻捻动,他进入到了一阵子的纠结当中,这些外来人的存在,很少有人知晓得清晰明了了,除非能站在如同他这般的高度,才勉强听到了一些风声,还要加上他算尽天机的大神通。

“也罢!”乾景天的眉心舒展,惆怅尽逝,转而极为认真了起来。

那一夜他简单查探过魏遗风的身体,摸清楚了他的伤势来源,也知晓了他的实力,以及一些保命的手段,这对于他来说,并不算是什么难事情。

毕竟是四大之一,并且还是明明确确位列第二的乾景天。

“生命气息正常,呼吸正常,脉络正常,灵气运转正常,……”

乾景天从床头漫步到了床尾,他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这没有什么毛病呀!怎么还昏迷了这么久?这小子是不是装的?

一切正常,而且之前的伤势,也完全好转,……:“因为是外来人的缘故?”

这是乾景天唯一能找到的答案,因为魏遗风如果真的是装出来的,不可能逃过他的眼睛,还有便是这都几天没有进食了,要是搁在自己疼爱的乖徒弟身上,……

只可能是这么一个原因吧?那么,要怎么让他苏醒?

“算逑,反正是好事情。”乾景天说着,脸上却出现了一抹阴恻恻的笑意。想不到上天还能赐予他如此特殊的一个存在,那不是可以让他剩下的日子,敞开了心地去搞研究,嗯,关于在这个世界修为方面的研究。

乾景天在这一方面,在这个世界,他是数一数二的砖家!

接下来,乾景天搬着小凳子,坐到了火炉旁边,开始了心中的各种构想,以前不敢想的,不敢尝试的,都可以在这个外来人的身上尝试一哈子。反正只要不死,受多重的伤势,应当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起码乾景天是如此认为的,他也计划如此去做。

这要是让魏遗风知晓,估计得吓尿裤子了吧?他怎么就成为了乾景天的试验品了?不是想的要通过宁艳涵的这条线,然后……

当然,这一切魏遗风并不知晓,他现在还在梦中,很昂长的一个梦。

“嗯,……啊?”宁艳涵的身体在床榻上活动了几下,她的眼眸微微张开,嘴唇轻启,干结的嘴唇上,当即因为颤动,带出了一两条血迹。

血迹入喉,让宁艳涵砸吧砸吧嘴,这才侧着脑袋,打量起来了这个屋子内的情况。

“醒了?”一个温柔的老者声音,落入到了宁艳涵的耳中。

这个声音是多么亲切,多么熟悉,这可是自己敬爱的亲爱的师父。屋子内的一切并不是熟悉的情景,证明不在观里,也不是在帝都城的宅院里。

“师父!”宁艳涵想要起身,她可是乾景天的乖徒儿,见面行礼这种小事情,肯定是要严格遵守的。

“行了行了,你这才刚醒,要多休养。”乾景天满脸的和煦,他此时已经站在了宁艳涵的床榻前方,抬手在宁艳涵的额头上抚摸而过。

宁艳涵点了点头,很是乖巧地闭上了眼眸。

但她的肚子很抗议呀!“咕噜咕噜”的奇怪叫声,就算是隔着被子,也能很清晰地传入到乾景天的耳中。

下一刻,宁艳涵睁开了双眸,双眼眯成了两道月牙,她想这种时候,师父应当会明白她的意图吧,起码她表现的足够明显了。她也想多说几句话,但是嗓子不舒服,说话声音沙哑无力,还带着一股的血腥气。

“不要慌,师父明白。”乾景天抬手放到了袖管里,不久摸出来了一粒通体火红色的丹药,这可是他这么多年修炼,精心研制出来的——养元培灵绝世仅有独此一家辟谷丹!

名字够长吧,这就显得很霸气了!

将丹药放在了宁艳涵的嘴唇上方,见到宁艳涵一口吞下,这才很满意地点了点头:“乖徒儿呀,你还是要好好休养几天,等你伤好了,为师带你去跟你找回场子来。”

又捏动了几下胡须,乾景天像是想到了另外的一件事情:“还有一件事情,为师想先跟你说道一声,为师想要再收一个徒弟,你应当没有意见吧!”

“嗯?”宁艳涵疑惑的眨眨眼,她当然没有意见,只不过,师父怎么会突然想到了这种事情?

紧接着,宁艳涵皱紧了眉头,昏迷前的一幕幕,逐渐出现在了脑海当中,师父说要等她身体养好了,去帮她找回场子,那不是梦,是真的……

“嗯!”紧接着,她点了点头。

她知道师父要收谁为徒了,在意识完全失去之前,只有他待在她的身边,不可能会是其他人。

至于魏遗风成为了她的师弟,这并不是什么让她纠结的事情,这是好事情。师父没有问魏遗风的来历,这让她早就准备的说辞,派不上了用场。

不过,她能够瞧得出来,魏遗风有这个打算的,之前的只言片语,都在悄悄地对她暗示着什么。

想起来之前的那些场景,她这才有些后怕起来,师父也真是的,怎么就能把自己一个人丢在那种地方,要不是碰到了魏遗风的出现,她现在能不能见到师父,都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越想越是委屈,委屈就想哭,周围又没有旁人,宁艳涵的眼泪忍不住了,就那么决堤而下。

乾景天傻了眼,双手放在半空,一时之间不知所措:“乖徒儿,你这是怎么了?”

……

又是两天以后,在乾景天的丹药护养之下,宁艳涵终于能够在地上行走,并且伤势好转了大半,实力也恢复到了基本溢出的状态。

这一天清晨,宁艳涵蹲在了魏遗风的床榻前方,双手托着腮帮,气鼓鼓地看着昏迷的魏遗风:“喂,魏疯子,你什么时候醒呀,我无聊的都要长毛毛了,而且,你欠我这些天的吃食,都得在醒过来之后还给我。”

“还有啊,师父说要收你做徒弟,其他的都没有问。这事情你也得感谢我呀,不行不行,等事情忙活完了,你起码得带我吃好多好多好吃的。”

思绪飞扬,宁艳涵的双眸望着眼前的墙壁,开始愣愣发呆,那满是精芒的双眸当中,像是早就瞧见了数不尽的美妙吃食,向着她飞来。

魏遗风看到了一扇明亮的门,也听到了一个很动听诱人的美妙声音,在那扇门之后传了进来。

他走到了大门前方,想要走出去,但无论怎么努力,都只能始终站在原地。

他能够观察到自己身体上的一切,没有要命的伤势,也没有什么后遗症,一切都恢复得很好很完美,唯一有些不对头的地方,就是他很虚弱。

不是几天没有吃东西的那种虚弱,就像是残血,屏幕一闪一闪的……

残血?魏遗风想明白了什么,他的意念一动,想要打开背包界面,在背包角落里,还放着一堆之前没有来得及查看的红药和蓝药,……

背包界面没有打开,转而出现了几行奇怪的字体:

“1将取消红药蓝药的设定,改为食用正常食物恢复红蓝,并将删除所有同类道具。”

“2将取消所有复活设定,技能将彻底删除,法宝将重置属性。”

“3背包升级为挂件存在,并提供一定的隐藏属性。”

“4角色系统优化,查看其他角色或者npc信息,将会出现全新的角色面板。”

“5任务系统优化,部分任务描述错误修正,并去除无用的补充文字信息。”

“6法宝功能优化,无用法宝将可进行拆分操作,作为法宝碎片用做后续的活动货币之一。”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