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找个背锅的



作品:《这不符合我的人设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顺着魏遗风的目光望过去,当真有一位极品的妖艳女子站在木梯上方,此时正抬脚向下走来。纤细的腰肢在微步之下摇摇欲坠,从上到下,无一不尽显千姿百媚。

最动人的,还是那一双勾人心魄的眸子,那似春水秋波,让人只需要一眼,便直戳心灵深处无法忘怀。再往下看,殷桃小嘴不点而赤,给人平添几分娇艳欲滴之感。两缕倒垂发丝轻柔拂面而过,又增显一丝华贵气息。

这女人看上去约莫三十岁上下,初时一瞥的震撼感,可比宁艳涵给人的那种轻灵要强出来太多。

妖艳妇人朱唇微启,一缕青烟便从张开的嘴唇当中衍生而出。原来在妇人的手掌当中,正捏着一根尺余来长的烟斗,那唇中的烟雾最初便是来自于此。

如同黄莺一般悦耳之声,便在烟雾之后从那唇中传出:“妹妹吆,你这出门也不给我说一声,我刚才到你屋子里以为你这突然消失了,让姐姐好生着急呀。”

后面宁艳涵说的话魏遗风压根没去听,两眼当中满是金光闪闪的注视着那女人的峰峦叠嶂,还有那……

真的是个天生尤物的臭姐姐!什么小萝莉,果然在这种妖艳的女子面子,瞬间会被秒杀得干干净净,当然,这只是魏遗风心中单纯的想法。要是这女人真的搁在原本世界的某个真实时期,怕又是一个祸国殃民的苏妲己吧!

其实也不完全对,要说样貌和气质,宁艳涵都不输这位妇人,但气质这种东西吧,是有区别的,尤其是面对男人而言,某个男人喜欢的那种调调,你恰好又是,后果自然不言而喻。

“客官?这是我们客栈的老板娘,你还住不住店了呀?”那伙计半眯着眼,凑到了魏遗风的身边,又小声耳语地几句:“客官吆,不瞒您说,我们客栈最大的特色,就是我们的老板娘了,每天清晨都是我们老板娘亲自喊您起床,……”

“别废话,住店,绝逼得住。”魏遗风扭头对着伙计急忙说道,抬手捏出了一把银子,丢到了小二的手中,慌乱之下,见到那妖艳妇人已经与宁艳涵错身而过,正往他这边走来,急忙抬手胡乱地收拾了几下衣衫。

这当中,当然还得表现出一脸的若无其事,眼神更是千万不能与那女子直视,生怕一眼之后,沦落到万劫不复。

不得不承认,这可比初见宁艳涵要正式许多。相对于宁艳涵的那种清秀,魏遗风更喜欢妖娆妇人的娇媚,但如果说与这种女人过日子的话,魏遗风连孩子的名字想好了,……他并不是单纯的御姐或者熟女控,他完全就是好色而已!

至于最初的那种心悸到呼吸都要停滞的感觉,魏遗风距离妖艳妇人越近,也就感觉越加明显。直到那女人走到了魏遗风的身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眼。

“这味道?”魏遗风嗅了嗅鼻子,最初进入客栈当中的那种沉闷之感,更加明显地荡漾在了他的呼吸之间,那就像是抑制住了他命运的后脖颈。

“哎吆!”妇人的脚下一晃,整个身子冲着魏遗风的身边扑来。

“这位姐姐小心些。”魏遗风急忙抬手去护,双手竟然不由自主地揽向了妇人的腰肢。他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迷醉,又不敢去直视妇人的样貌。

一股青烟扑在了魏遗风的脸上,钻入到了他的鼻腔里,压抑呼吸的沉闷感突然消散,变成了一种刺鼻的味道,像是某种香料与烟味的混杂,又像是一种为了刻意掩藏某种气息的特殊味道,魏遗风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哎呀,呛到客官了,妾身是不是应当做些什么赔罪呐?”妇人急忙从魏遗风的怀中站起身来,掩嘴偷笑了两声说道。

“不打紧不打紧。”魏遗风急忙说道,他的感觉一丁点儿都没有错,一直到现在,他都表演得很淋漓尽致,满足了任何一个见到妇人的正常男人应当有的样子。

客栈的伙计很快凑到了魏遗风的身边,双手捧着一块木牌,先是对着妇人点头很恭谨地说了一声:“老板娘。”

这才将木牌递到了魏遗风的眼前:“客官,您在天字区三号房,就在那位小姐的屋子对面。”

“魏疯子,你干嘛呐!”宁艳涵站在木梯前方,双手抱在胸前,哪怕并没有胸,但此时也是尽显出一副奶胸奶胸的模样,就像是心爱的物品即将失去一般。那可是她的长期饭票加跟班,怎么就这么没出息,被这么一个女人一勾搭,那眼神还离不开人家了!

魏遗风听到宁艳涵的催促,这才突然醒悟,从小二的手中接过了木牌,没有敢再去偷瞄妇人两眼,嘴里不住地念叨着:“唐突了,唐突了,我这就来。”

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让宁艳涵要多伤心有多伤心,不过她又不是魏遗风的什么,只是单纯地感觉自己的饭票加跟班有些不保而已。气哼哼地跺了跺脚,转身向着楼梯上走去,没有再理会魏遗风的意思。

等到魏遗风和宁艳涵走过了楼梯上的拐角,在这楼下的大厅当中看不到了身影,妇人脸上的笑容和娇媚才尽皆收了回去,在身边的伙计肩头轻拍了一下,走向了客栈柜台的方向,她的眼眸却落在柜台一侧供奉的一尊蛤蟆铜像。

“有意思。”妇人开口缓缓说道,却已经走到了蛤蟆铜像前方,没有多么恭敬,毕竟不是招财的三足金蟾,只是一只与妇人一般,叼着烟斗的蛤蟆铜像而已。

对于宁艳涵的不理会,魏遗风却直到过了楼梯拐角,才抬手急忙在小胸脯上轻拍,他的小心脏呀,差点就露馅了。

最初的猜测果然没有太多的错误,与那妇人的亲密接触,也更加印证了他的想法,不得不说,那个妇人果然还是很有手感和味道的,但是,这味道魏遗风就未必消受得起了!

(称号:狐族驻石州城管事)

等级:49

修为:启元

属性:不可见

她不会看出来我的身份了吧?她应当看出来了吧?魏遗风的心中不停地念叨着这两个疑问,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这个妇人他惹不起呀,49级呐,还是最难缠的狐族。

要不要跑路呀?魏遗风用深邃的眼神望了宁艳涵的背影两眼,要是他跑路了,她怎么办?这可是位金主呀,要是错过了,上哪儿再找去?

不能浪,得稳住,相信自己能赢!事情还没有到了最差的地步,再说了,又不是不能应付,可是魏遗风真的不太适合去跟狐妖死磕呀。之前嗝屁也就掉级掉经验,现在死了会掉法宝,这还是小事儿,小命都有可能给折腾没了!

应当不会白天动手,他们不敢惊动其他客人!魏遗风从木梯上悄悄探出了脑袋,向着楼梯下方瞥了几眼,在心中给自己鼓着气,不管有没有危险临近,气势不能输了。

刚才就没输,还占了便宜呐!

“你……”宁艳涵扭头,正巧瞧见了魏遗风这般没出息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想上去一巴掌把这家伙拍倒在地,可毕竟有些理亏:“……”

“嘘!”魏遗风听到了宁艳涵的声音,急忙转头露出一脸的诚惶诚恐,快步走到了宁艳涵的身边,抬手掩在了宁艳涵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疑惑地笑了笑:“小主子,你该不会是为我吃醋了吧!”

“屁。”强行挣脱了魏遗风的手,宁艳涵翻了个可爱的白眼,一脚踩在了魏遗风的脚背上:“不想理你了,你今天不要再跟我说话。”

“哎吆!”魏遗风呲着牙小声叫嚷了一声,对着宁艳涵摆了摆手:“我觉得,我还是得跟你说说比较好,这客栈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呀,说不定你接下来的晋升就得靠着这客栈了呐。”

原本已然转身,不想再理会魏遗风的宁艳涵,眼皮子眨动了两下,抬起的脚急忙收了回来,其实,她也感觉这客栈有些古怪,但总是看不出来古怪在什么地方。而她选择停下,完全是被魏遗风后面的话吸引住了。

“什么意思?”宁艳涵转头,对着魏遗风问道。

“这里不太好说话,不如我们到屋里慢慢谈。”魏遗风眉头轻轻挑动了两下,到屋里说,那感情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到时候……

魏遗风可没有什么坏心思,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找个背锅的而已。别看宁艳涵的等级和修为不高,人家身上揣着上百张神符呐,还有专门克制妖精的法宝存在,不论从哪个角度去讲,她都是能帮助魏遗风躲过此劫的最佳人选。

想想就觉得美滋滋,到时候宁艳涵去跟这客栈的老板娘死磕,他躲在角落里给宁艳涵出谋划策,外加加油打气,要是情况不妙,转身就跑也不算太迟,八十级之下,不可能有人比他跑得更快。

要是宁艳涵成功地帮他收拾掉了麻烦,他再站出来捡漏,顺带送个天大的人情给这个小富婆,到时候万一她一高兴,再给他怼过来七八张神符,想想都觉得美滋滋吆美滋滋!

“有什么话就快说!”关上了屋门,宁艳涵这才转身,一脸的不开心瞪着魏遗风的脸,想要看看这个让她心里莫名其妙火气很大的家伙,能放出来什么响屁。

“嘿嘿,我跟你说,这客栈的老板娘有古怪,准确的说,是个难缠的妖精。”魏遗风抬起手掌一扬,从自己的发丝上抚摸而过,做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架势:“我刚才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怎么样,是不是连你都给骗到了?”

“嗯?妖精?”宁艳涵的眼中冒出了两道精光,她突然觉得,师父选择这家客栈让她居住,是不是早就有一些特殊的企图包含在其中!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