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章



作品:《英灵变身系统[综英美]

第一百零二章 纽约:敌在歌剧院

纽约——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们难得约会一次, 就非得来歌剧院吗?”

托尼·斯塔克坐在席位上, 墨镜甚至都没摘下来, 就这么以一点都不上心的状态扭头对佩珀·波兹说。

“就算是队长都不会把约会定在歌剧院!而且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开始喜欢歌剧了?”

佩珀·波兹不为所动:“如果你还记得的话,这已经是你第三次抨击我选择的地点了,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现在就可以离开。”

“不是抨击, 只是好奇。”托尼·斯塔克没有和之前两次一样闭嘴,而是追问道,“所以到底为什么是这家歌剧院?你说之前我根本没听说过,如果你真的喜欢歌剧, 我其实可以订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票——”

“托尼——”佩珀·波兹深吸一口气, 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想吵架,“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网上全是答案。”

“哦, 老贾确实查到了点什么。”托尼·斯塔克自然地说, “但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佩珀·波兹头痛地扶额, 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在托尼表示想约会的时候, 顺便邀请他一起来就是个错误,但还是解释了一下。

简单来说, 这家歌剧院最近挺有名的,因为他们启用了名不见经传的新团队, 上演了一部全新的歌剧,却大受好评。

本来小剧院的大受好评, 其实也没什么用,毕竟现在营销这么厉害,大家对吹捧的抵抗力已经很高了……

尤其是你们想想,除了表演团队还能搜到履历,从作曲家到编剧再到指挥,全都没人听说过,这就让人很谨慎了,毕竟天才确实存在,但不一定会那么巧就能让自己遇上,万一花了钱却只是去听了一场昏昏欲睡的剧场用来捧新人的催眠曲,那可就太亏了。

跟小剧院大吹特吹却完全没人听说过的新人新剧相比,大剧院的水平就比较让人放心了,至少不用担心搞砸约会,被质疑审美水平之类的。

但这次的情况不一样,看了初演的那寥寥数十人简直跟收了钱的托一样,疯狂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们推荐,而且不少人直言不讳,直接踩起了剧院的其他剧,说别的剧水平很一般,但这部剧绝对值得一看。

于是最初的观众的朋友,朋友的亲人,亲人的朋友……反正愿意去听歌剧的,大部分本身就对古典音乐感兴趣,因此更容易被高水平的演出所迷倒,凡是来过一次的,百分之八十都会再来第二次,并且带上新观众。

而剧院也趁机在网上放出了官摄的片段,加起来就一分多钟,却在一天之内讨论热度坐了火箭一样直线上升,带动了不少感兴趣的人去实地看全场,然后回来在网上大吹特吹,其中不乏口碑极好的评论家,于是吸引了更多人去看,形成了良性循环。

佩珀·波兹之前已经来过了两次,这次是第三次。

“真的很棒。”佩珀·波兹说,“本来压力很大,但是看完表演后,身心都十分放松,比听几个小时那些什么脑波音乐都有效……我觉得你应该来试试,你最近是不是失眠了?”

托尼·斯塔克挑挑眉:“我没有失眠,只是……灵感来了,你懂,停不下来。”

“不,你就是失眠,认识你这么久我还分不清楚这两种的区别?”佩珀·波兹斜了他一眼,“你该去看心理医生了。”

“我不。”托三岁任性道,“我心理很健康。”

佩珀·波兹叹气。

事实就是,她能感觉得到,托尼的焦虑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应该是索尔和洛基带来了什么不太好的消息吧……还有托尼在外星大概看到了什么超科技,导致危机感比较重。

想起托尼没跟她说一声就偷偷跑去帮索尔打他姐姐,佩珀·波兹就感到一阵头疼……尤其是回来后托尼整个人都不对劲,时而亢奋得不正常,时而情绪低落且失眠焦虑……

希望这次约会能让他缓解一下这些问题吧。

由于这家歌剧院一直以来都是面向平民,所以哪怕是最好的位置也并非私人包厢,只是清净一点的隔间,定的时候也不支持直接定一个包厢的形式,而是依然以一个座位一票的形式向外发售。

佩珀没有为了变成两人空间而把这个隔间的位置都定走,因此在开场前,这里又进了一位观众。

托尼只是隔着墨镜瞥了对方一眼,佩珀礼貌地冲来人笑着点头示意。

新来的观众似乎并没有认出钢铁侠和斯塔克企业的CEO,只是带着愉快的笑容向两人轻轻颔首,然后坐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剧场还有段时间才会开演,出于一些理由,托尼斯塔克稍稍观察了一下新来的人。

那是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有着一头又长又卷的浅金色头发,穿着时髦又华丽,正打量着这个歌剧院的构造,看上去有种孩童般天真又兴致勃勃的样子。

托尼隐隐有种奇怪的感觉,但他没能把心中划过的那一丝思绪抓住,而佩珀又正好跟他说话,托尼就只能放弃了继续思考一个陌生人的问题。

……也许是自己在哪里见过他吧。托尼漫不经心地想。

没多久,剧场就开幕了。

正如佩珀·波兹所说的一样,这出原创新剧,确实有着无以伦比的魅力。

它虽然用着英语而非意大利语,却从头到尾都是全然的古典歌剧的做派,无论是乐器的选择还是编曲的手法,都闪烁着古典音乐黄金时期的光辉,而这些并没有成为欣赏这出歌剧的门槛,反而因此散发出别样的美丽。

哪怕是对古典音乐不屑一顾,认为它们已经过时了的人,恐怕也会无法抗拒地沉迷其中,因为它的旋律是如此的优雅动听,剧情又是那么的引人入胜。女高音的花腔一点都不刺耳,更不会让人提心吊胆,她表现出的游刃有余足以让对音乐不敏感之人也放心地欣赏音乐那纯粹的美。

这是一出能够让人忘记烦恼和痛苦,在这几十分钟内全然放松欣赏艺术的歌剧。

直到演出人员反复谢幕了三四次,热情的观众们才肯放他们回后台休息。

佩珀一边鼓掌一边说:“可惜了,这次的指挥是这个剧院的常驻指挥……我上次来的时候不是他,那一次乐池里乐队的演奏太迷人了……”

“确实可惜。”

搭话的人并不是托尼·斯塔克,而是因为过于沉迷音乐,双方互相无视了几十分钟的另一位观众。

早就为了更好地欣赏歌剧而把墨镜摘下来托尼扭头看他。

对方眨眨眼:“抱歉,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托尼觉得这家伙该不会是不认识他吧!

佩珀倒是很习惯这种表演结束后,互不认识但同样喜欢着歌剧的同好们交流的行为:“没有。你是第一次来看这出剧吗?”

“是的。”陌生的青年点点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听到了一些传闻,所以就过来看看。”

佩珀建议道:“如果你想二刷的话,我建议你等安东尼奥·S指挥的时候来。”

青年轻笑一声:“谢谢,我会的。”

被夹在中间的托尼不满地咳嗽了一声:“好了,女士,如果你还没忘记的话,我们接下来还有行程——”

“当然不会忘。”佩珀淡淡地说,“我们的约会行程还是我做的。”

托尼闭上了嘴。

青年闷笑了一声,迎来托尼不满的一瞪。

就像每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一样,他们向这个坐钢铁侠旁边听了一场歌剧的青年平淡地告别,然后就分开了,以后也许再也不会见面。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安东尼奥·S……吗……”

青年用两只手把歌剧的票展开,脑海中回荡着刚才歌剧的旋律,一个个音符仿佛自己长了腿一样,排队听话地跳进他想象中的五线谱里,没一会儿就把长达几十分钟的歌剧谱扒了出来。

虽然没见过真正的总谱,但他觉得这应该就是正确的。

青年细细地琢磨了一会儿:“风格稍微有点变化,是受到了影响吗……”

沉吟了几秒,青年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看来我这次能省点事了,目标集中到一起去了啊!”

这个跟托尼·斯塔克和佩珀·波兹一起听了一场歌剧的青年,正是用了英灵卡变身后的七夜。

他在到达这个世界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复仇者大厦,因此稍作调查就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世界……这个发展让七夜有种十分不祥的预感。

最近总是在这两个世界里跑来跑去,为什么只有这两个世界这么多灾多难啊……理论上讲,如果只是普通的“世界破了点皮”,那么在他把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英灵弄走之后,“伤口”就应该治愈了啊,但为什么却发生了反复“感染”的情况呢?

有什么共同的问题,在这两个世界里发生了。

七夜不太确定这个结论是否正确,但反正他也做不了什么,就静观其变吧……只是以后“表演”要更谨慎一点,不能露出丝毫马脚,因为谁也不知道回头是不是又要来这个世界,千万不能自己挖坑埋了自己,那就太冤了。

好在这次的任务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麻烦,两个任务目标都不是喜欢报复社会的类型,说不定能够在引起注意之前就解决掉呢。

“安东尼奥·萨列里和歌剧魅影……”七夜祈祷,“就让他们只是安安稳稳地做音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