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固的最后一个马甲三更合一



作品:《英灵变身系统[综英美]

第三十章  牢固的最后一个马甲

企鹅人处理完自己这摊子事, 终于想起了什么来, 他问属下。

“小韦恩还没走”

“没, 他在休息室里。但他的司机已经走了。”

企鹅人:“他是打算住这儿吗”

虽然在自己的地盘上,但企鹅人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装监控的, 毕竟被发现的话, 以后就没人愿意来他这儿谈生意了。不光是白道的生意, 黑道也很看重这方面, 反正他要是想知道什么, 自然有别的手段。

如果真的有监控需求的话,他有特定几个房间, 就是专门给这种情况准备的, 不过小韦恩所在的房间没包括在内。

想了想,反正他现在也暂时没什么事, 企鹅人决定去看看哥谭的布鲁西宝贝,问问他有什么打算, 怎么连司机都走了他还没走,放着庄园不住跑他这儿来是什么意思。

企鹅人的属下很有礼貌地替他敲了门,听到里面“门没锁”的应答声才旋转了门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早就知道企鹅人会过来的七夜正坐在沙发上, 见企鹅人走了进来,就单手合上正在看的书,冲对方微笑:“科波特找我什么事”

“来看看是什么迷住了你。”企鹅人挥手让手下等在门外,自己走了进来, “你的司机已经走了。”

七夜眨眨眼,不动声色地说:“是我让他走的, 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做。”

企鹅人坐在了七夜对面:“我猜猜,你现在不想回庄园”

“你猜得很对,科波特。”七夜一脸花花公子阅尽千帆的厌烦表情,“最近有点烦,我稍微出来透口气,你这儿挺清净的。”

甚至都不用找理由,企鹅人就自己脑补了一堆。

照布鲁斯韦恩平时玩那么疯整天上头条的架势来看,突然烦了想静静很正常,可能是自己这儿有吃有喝还能休息,正对这个图清净的人的胃口了吧,毕竟他连司机都撵回去了,一看就是想一个人呆着。

企鹅人倒也无所谓布鲁斯韦恩在自己这儿呆多久,反正涉密区域他也去不了,既然确定了他没什么其他目的,稍微寒暄了几句,他就告辞了。

天色已暗,企鹅人离开后不久,休息室里的灯就不知为何突然不亮了,整个房间都陷入了黑暗中。于是本来坐在窗边沙发上看书的七夜打开了窗户,然后退后几步换了个地方坐。

过去了整整一分钟,一个身影才灵巧地从外面翻了进来,正是穿着罗宾制服的迪克格雷森。

迪克一落地就问:“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你就当我的听觉比普通人灵敏吧。”七夜听着企鹅人身上的监听器传来的一阵骚乱声,“看来你们是分工行动。”

迪克暗中戒备,但语气却好像很放松的样子:“你说蝙蝠侠你想见的话,一会儿就能见了。”

“嗯”七夜沉吟了几秒,“需要我去找他吗”

迪克以为他要找理由逃跑,顿时更加警惕了:“不用,你在这儿等着就行了。”

七夜仿佛一点都不在意迪克会攻击他一样,轻轻松松地转身,把手上的书摸黑放回了书架上:“我还以为让企鹅人看到我和蝙蝠侠同时在场是个不错的主意。”

反应了好几秒,迪克才意识到这句话中的含义,但他不敢确定,只能问:“什么意思”

月色下,七夜的手撑在书架上,顶着布鲁斯韦恩的壳子,朝迪克笑着说:“男孩,你猜我为什么要选这个身份”

迪克没办法欺骗自己了。

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不知主要是因为蝙蝠侠的真实身份被一个不明人士知道了,还是因为看到自己养父的脸对他露出这种慈爱的表情。

这个伪装成布鲁斯韦恩的家伙,并不是单纯想要个有钱花花公子的身份来蹭吃蹭喝,他知道布鲁斯韦恩就是蝙蝠侠,一开始就目标明确,根本就是明知故犯,所图甚大。

真希望这家伙只是缺钱才这么做啊。迪克忧郁地想。虽然他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不管迪克怎么想,七夜反正是很放松地坐回了沙发上。

从企鹅人说司机已经离开了时,七夜就明白蝙蝠侠已经知道他在这里了。

韦恩酒店的人职业道德还是有的,何况自己还顶着大老板的身份,不可能一声不吭就离开,那么让司机不告知他一声就走的人,推下来应该就是布鲁斯韦恩本人了。

他出来这一路都没躲摄像头,早就猜到了蝙蝠侠肯定会来找企鹅人问情报,也肯定早晚会发现冰山餐厅附近的监控,因此对于现在的情况七夜早有预料,完全没有玩脱了的惊慌,心里一点都不虚。

听企鹅人那边的动静,差不多正在被蝙蝠侠暴揍中,应该过一会儿就能“端正态度”回答问题了吧

迪克看得出七夜没有要逃跑的意思,所以警戒了一会儿,他坐到窗口附近了,这样出什么事他也好及时反应。

包括话痨的迪克在内,两个人没有继续交流的念头,注意力都放在了监听企鹅人那边的情况。

那边的蝙蝠侠终于进入了正题。

“关于那个传言说能复活人的药剂,你都知道什么”

企鹅人咽下了一口血沫,语气有点忿忿不平地说:“你想知道什么”

“关于帕拉塞尔苏斯,还有你。”

企鹅人:“”

企鹅人知道,自己这是暴露了。

有没有搞错啊就昨天丢那么一批货,今天蝙蝠侠找上门了也就算了,可连药剂师的名字都知道了这么精准的吗怎么做到的告诉我行不行啊

唉,早知道蝙蝠侠这次的来意,他就不让下面人反抗了,结果自己被白白打了一顿

既然蝙蝠侠已经了解到这种程度了,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是不可能了,企鹅人只好把情报吐了一部分出来。

他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还挺理直气壮的。

“我们只是合作让哥谭变得更好最近哥谭火拼的死亡率下降得很厉害,你没发现吗”

蝙蝠侠不赞同地说:“这只会让他们更轻视自己的生命。”

七夜很赞同蝙蝠侠的说法。

这就好像一个人带着奶妈和不带奶妈,打起来完全是两种画风一样,“反正也死不了”这种认知一旦成型,他们就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重视生命。

受伤了反正有药我还能续

也许最开始死伤人数会减少,但药剂持续供应的话,他们打起来的状况就会越来越凶险,药剂也无法治好的人也会越来越多,长久下去死亡人数只会不降反升。

但企鹅人不这么认为:“干这一行的,哪个不早就做好了重伤不治的准备”

蝙蝠侠无视了企鹅人宛如要开个哲学研讨会的举动,问道:“未稀释过的药剂能复活人吗”

“不能。”这个问题企鹅人回答得飞快,“我试过。我知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那些传闻我也听说了,但真的不能就算能也跟我无关,也许是帕拉塞尔苏斯自留的更高级的药呢”

如果企鹅人说的是真的,那这个事恐怕比想象中还要复杂。

蝙蝠侠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继续问:“帕拉塞尔苏斯是你召唤的吗”

听到召唤这个词,企鹅人整颗心都凉了蝙蝠侠这还是人类吗,怎么就能调查到这种程度

“不是我,我跟他只是合作关系。”企鹅人说,“他需要资金,我愿意帮他打开市场,就这样。很多人本来应该死了的,是我的药救了他们”

“如果你真的像你说的那么自信,你就不会只在黑市卖了。”

企鹅人有点心虚,但还是色厉内茬地说:“回头我就把药放制药公司卖”

其实企鹅人很清楚,这个药根本无法通过审查,因为普通人根本无法解析药剂成分。他也是因为这个理由才心怀疑虑,最后以卖药为理由拿这些买药的人做人体实验,观察药剂的效果。

倒是可以通过非法手段强行过审,这方面他很擅长,但既然已经被蝙蝠侠盯上了,这个法子恐怕行不通了,过审后估计也是一堆麻烦等着他。

最重要的是,这个药剂现在只有他的合作人帕拉塞尔苏斯能做,而对方明确说过,不会一直做这个药

“帕拉塞尔苏斯在哪”

“不知道。”企鹅人语速飞快,“真不知道,我试着找人跟踪过他,但他会消失,你懂吗就是凭空消失了不见了”

“那你们怎么联系”

“”企鹅人说,“手机联络。”

蝙蝠侠:“”

偷听的七夜:“”

远在七夜房间的迪克:“”

怎么说呢前面那么神秘,结果到这里的时候,手段突然异常普通,这落差还真挺大的

迪克遗憾地想,他还以为会有什么神奇的手段隔空投讯呢,比如里那种炼金人偶之类的。

企鹅人以为蝙蝠侠不信,也担心对方拿到手机号打不通又来暴揍他,连忙解释:“不是普通的手机只有用被他改造过的手机拨打才能打通”

然后,企鹅人就看到蝙蝠侠冲他伸出了手。

企鹅人:“”

企鹅人:“好吧。你真够不客气的,蝙蝠。”

等确定企鹅人这边得不到什么情报了之后,蝙蝠侠查看了一下罗宾发给他的讯息,扔下一句警告的话给企鹅人,然后转身就从窗跳走了。

企鹅人一瘸一拐地走到窗口,目送蝙蝠侠远去的背影,然后突然觉得不对劲,忍不住低头一看。

布鲁斯韦恩从楼下的一个窗户探出头来,朝他这边喊:“刚才那是什么这里为什么会有蝙蝠侠你居然跟他有关系”

p可以的我话希望跟蝙蝠侠活在两个平行线上

企鹅人面无表情,没有心情应付一个无脑花花公子,扔下一句“对”就关上了已经破破烂烂的窗。

七夜把自己半个身体从窗外挪回来,然后对还没离开的迪克说:“不用谢。”

他让企鹅人亲眼确定布鲁斯韦恩和蝙蝠侠不是同一个人这件事,就算作他借用了布鲁斯外表和蹭了韦恩酒店的报酬吧。

迪克嘴角抽了抽,心说没人想谢你。

“那就按照我们之前约定的,一会儿见吧。”七夜客气地说。

“嗯,我已经告诉b了。”迪克说完,就叹了口气。

七夜笑了起来:“怎么,被训了”

迪克含混了过去。

其实蝙蝠侠原本安排给迪克的任务,只是在外面盯着而已,蝙蝠侠并不想让迪克先来接触七夜这个身份目的和实力都不明的家伙,但因为七夜那明显的邀请行为和迪克好奇之下一冲动就变成这样了。

迪克简直能想象出自己把消息传给布鲁斯后,发现他自作主张跟目标提前接触、目标还坦言知道蝙蝠侠身份时布鲁斯的脸色。

很快迪克也离开了,七夜则出门叫了个人过来:“我要回庄园,来个车送我回去。”

正在处理伤口的企鹅人听到下面人的汇报,很是看不上眼地蔑笑了一声:“小韦恩估计是被蝙蝠给吓着了,在这儿待不下去了吧。”

企鹅人没有任何怀疑的派人开车把七夜送到了韦恩庄园。

成功又蹭了一次车的七夜往大铁门前一站,门就自动开了。七夜当然不会傻到以为里面给他开门的人把他误以为是真正的布鲁斯韦恩,肯定是蝙蝠侠已经告诉了守在蝙蝠洞里的管家自己要来的消息。

果然,管家给他开门邀请他进来后,彬彬有礼地询问:“这位先生,请问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七夜恶趣味地借用了詹姆斯莫里亚蒂的名字:“叫我詹姆斯吧。”

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似乎也无所谓这名字是真是假:“那么请往这边走,詹姆斯先生。”

管家把七夜领到了会客室。

里面等待着七夜的,正是蝙蝠侠打扮和罗宾打扮的布鲁斯韦恩和迪克格雷森。

七夜就这样面不改色地顶着布鲁斯韦恩的脸,轻轻地颔首,然后自觉坐在了真正的布鲁斯韦恩对面的沙发上:“晚上好,各位。”

迪克看着七夜悠然的笑容,忍不住说:“你能换个样子吗这样好别扭啊。”

“当然可以。”七夜耸耸肩,切换回了成年福尔摩斯的样子,只把明显维多利亚风格的服饰换成了普通的样式。能随意变装的卡就是方便,买衣服都省了。

“这是你本来的样子吗”迪克好奇地问。

七夜看了迪克一眼:“你又不知道我真实的长相,就算我说是,你也不会相信,而我可以肯定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我本来面目的记录,既然如此,这是不是我的真实样貌就无关紧要了,因为对你来说,不管我用什么样子,你都会默认这是假的。”

迪克:“”他就随口一问,有必要说这么多吗

布鲁斯韦恩没有像上次罗宾汉和迪克那样放任他们聊下去,而是语气冷硬地开口道:“哥谭不是你们的游乐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七夜心想总算听到了这句话,上次用罗宾汉的卡时,蝙蝠侠友好得他都怀疑人生虽然这个友好也只是不阻止他问话而已,货车还是不让碰,说话语气也很冰冷,还总想从自己这边挖情报,但对比自己现在上来就是一句跟“快滚”差不多的待遇,上次真的算是很友好了。

不过他切了福尔摩斯的卡之后,再回忆自己用罗宾汉状态跟蝙蝠侠的初见,七夜就懂了

因为一些刻板印象,七夜总觉得蝙蝠侠雷厉风行,遇到有外地人不管是正派还是反派要干涉哥谭,上来就一句“滚出我的哥谭”,一言不合就是干。但实际上蝙蝠侠其实是个战术大师,他对付谁之前一般会有个情报收集阶段,并不会无谋而动。

当对一个人不了解的时候,谁知道对方的实力能不能核平哥谭,而他说的话会不会刺激到对方

这太冒险了,蝙蝠侠不会做这种事。

尤其是蝙蝠侠上次明显已经有了点猜测,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察觉到他不是人类了,在不够了解他性情的时候自然会更倾向于谨慎观察。后来大约是看他也不像是要搞事的样子,又跟那批药剂的幕后人物有关联,目标不走他也不会走,说了也没用,就想从他这边多收集一些情报,态度当然也不会太过分

至于现在为什么又是这种态度,七夜觉得,蝙蝠侠好像知道了什么他以为他不应该知道的事。

就像刚才在企鹅人那里,蝙蝠侠居然问出了谁召唤的帕拉塞尔苏斯这个问题,太令七夜意外了,推测下来大概是蝙蝠侠从一个跟帕拉塞尔苏斯接触过的人那边获得的情报,而这个人不是召唤帕拉塞尔苏斯的人

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七夜在心里默默地列了个名单,把康斯坦丁和扎坦娜的名字标了红。

这两个都是dc世界里魔法侧的有名又有实力的人物,根据各种条件排除下来,就他们嫌疑最大。

七夜很惆怅,他跟福尔摩斯的同步率现在甚至都不足30,居然就已经能轻轻松松推测出一堆东西,他跟大佬的差距也太大了。

不过随随便便就能看透一切的话,感觉也很没意思,所以他一直都没有调高同步率的打算,真要哪天他想迅速用福尔摩斯的技能直接找到目标的话,估计就是山穷水尽且事情大条了的时候了。

七夜在心里疯狂地推理了一堆,表面毫无波动,客客气气地回答道:“抱歉,这并不是我能决定的。”

“你们不应该呆在这个世界。”蝙蝠侠说,“更不应该呆在哥谭。”

七夜挑眉:“你知道的比我想象中要多一点。所以你们知道多少了”

布鲁斯韦恩本来也没指望靠对话就能让对面这个家伙离开哥谭,但毕竟表态还是需要的,表态结束,就可以进入情报收集阶段了,但在那之前

“罗宾,你该回去休息了。”

迪克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认真的这种时候你让我休息”

上次跟扎坦娜聊的时候就已经把他赶走一次了,这次又来

迪克又不是傻子,他明显看出来这个神秘的人物跟那个帕拉塞尔苏斯,还有自称罗宾的少年大概是同一个来路,现在想想,布鲁斯昨天晚上所谓的“不用管”指的根本不是不用管那个“罗宾”,而是让他不要管这件事啊

虽然能理解可能是什么让布鲁斯觉得他不适合参与进来,这是为了保护他,但迪克真的不想要这种保护,他想要帮忙,而不是被蒙在鼓里。

迪克站原地没动,他还在犹豫。

七夜一看蝙蝠侠要说什么了,直觉这话说出来迪克估计要生气,他可不想独自面对一个阴森森的大蝙蝠,于是在对方即将说出口之前插话道:“他是你的助手吧把助手排除在外并不是什么好做法。”

蝙蝠侠冷冷地说:“与你无关。”

不过这句话让迪克下了决心:“他说的没错,b,我是你的助手,是你的搭档,不是你的小跟班,我有权力知道发生了什么。”

蝙蝠侠的嘴角明显向下垂了,浑身都散发着不愉快的气息。但他不想在这种时候吵架,毕竟还有个他很警惕的人物在场,于是就默许了迪克的决定,只是在心里默默给他记了笔账。

七夜往沙发上一靠:“回归正题吧,先生们,你们知道帕拉塞尔苏斯的真实身份了吗”

谈到正事,蝙蝠侠迅速剥离了情绪一般进入了状态:“历史上的炼金术师、医师、自然哲学家。”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迪克等了两秒才意识到没后续。

这就结束了这些不是随便谷歌一下都能查到吗他问的不是这个帕拉塞尔苏斯,而是那个药剂师等等

年轻人脑洞就是大,从什么都不知道到正中红心只用了两秒:“那个药剂师就是历史上的帕拉塞尔苏斯他不是死了吗”

七夜愉快地笑了起来:“是啊,所以他现在不是人,而是英灵。”

迪克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等等那昨晚遇到的那个人”

自称是罗宾,跟帕拉塞尔苏斯大概是一个来历,所以可能也是历史上的谁,要说起罗宾的话难道是罗宾汉就是年龄有点对不上,其他都和罗宾汉挺吻合的

迪克有点激动,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继续旁听。

“先说你最想知道的部分吧。”七夜从怀里摸个烟斗出来他自己是不吸烟的,但是处于福尔摩斯这个状态,再加上面对蝙蝠侠,他稍微有点紧张兴奋,因此就感觉手上有点空了,不如变个烟斗出来冷静冷静。

他把玩着烟斗,直视蝙蝠侠,说道:“想让帕拉塞尔苏斯从哥谭、甚至从世界上消失的办法很简单,让支持他存在的力量消失了就行。”

布鲁斯韦恩立刻抓住了重点:“比如召唤他的人”

七夜给了他赞赏的一个眼神:“算是。但除了召唤人提供给他魔力,他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获取。”

蝙蝠侠非常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他自己用不了魔法,可情报资料可一点没少收集,这种情况一听就知道说不定可以通过献祭、吃灵魂之类的手段获取存在于世的力量。而这些手段,都是他不希望在哥谭发生的事。

扎坦娜曾经在外地遇到过帕拉塞尔苏斯,还和对方有过交流,她得知帕拉塞尔苏斯住在哥谭后,就特意联络了他告知了这件事,可又不跟他说更多。

“那是个伟大的、睿智的、温柔的、才华横溢的炼金术师。”

扎坦娜第一次和他谈起这个人的时候说。

“我劝过他了,但他不想改变主意,就想住在哥谭,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些无法掌控的存在呆在你的地盘上,但我恳请你不要对他太粗暴。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是人类了,但他是真正愿意为人类着想的那类人,如果你见到了他,希望你能跟他聊聊再做决定。”

当时扎坦娜明显沉浸在那个炼金术师的人格魅力中,不断地为他说好话,而且拒绝向蝙蝠侠透露更多,连名字都不告诉他。

但蝙蝠侠认为,她这个状态明显理智不够,可信度不足,甚至建议她检查一下自己的精神有没有被动什么手脚,最后扎坦娜被他的态度气得挂断了通讯。

大概是扎坦娜后来也觉得自己立场有点歪了,没多久就给他寄了一个护身符,说是遇到了炼金术师会发热示警,作为条件,希望他能对炼金术师最起码一开始态度好一点。

“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布鲁斯。”扎坦娜说,“相信我,我不会害你,以及那句话还给你,你才是应该检查一下自己精神状态的那个人。”

其实就算扎坦娜不说,他也不会对着一个实力不明的存在上来就让对方滚。因此当昨天护身符开始发热的时候,布鲁斯虽然知道那并不是扎坦娜真正想让他好好对待的炼金术师,他也保持着谨慎的观察态度,想要多了解一下这些存在究竟是什么。

他一直都没有收集到什么有关这个炼金术师的资料,硬要说沾边的,就是前一阵出现的药剂了,但他当时又被小丑越狱的事给绊住了,直到这两天才有空处理药剂的事,这个自称“罗宾”的少年是个突破口。

从对方口中得到了“帕拉塞尔苏斯”这个名字后,蝙蝠侠就已经有点猜测了,昨晚回到蝙蝠洞后就联络了扎坦娜。

“既然你已经知道这么多了,那告诉你也无妨。”

扎坦娜误解了蝙蝠侠调查的进展,所以跟上次比,这次就坦诚了不少。

“没错,他就是历史上那个帕拉塞尔苏斯。你应该知道他是个多么伟大的人,他开创了医学化疗时代,无数人曾因他而得救,而他现在存在于世的理由,仅仅是为了寻找真理这就是我为什么想要袒护他的原因。即使我和他不是一个体系的魔法师,他也把我视为弟子般疼爱,愿意回答我任何问题”

不知想到了什么,扎坦娜的眼睛湿润了:“他真的很好,甚至他的死因也不是死于暴徒的袭击,而是因为他想公开炼金术或者说,魔法的秘密,以此来更好地帮助普通人,结果却死在意见不同的其他魔法师手中。现在他被人召唤出来,有了第二次生命,我希望他能不被打扰地继续生前的研究”

比起扎坦娜的感性,蝙蝠侠就比较理性了,他仅仅是把这些话作为情报存档,对于扎坦娜的那些对炼金术师的评价,他不置一词。

虽然听起来好像是个潜心研究、追求真理、愿意为人类发展做贡献的人,但不可能有人毫无缺点,有时候哪怕只有一点点问题,都有可能导致整个人设给人的印象产生变化。

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有必要跟炼金术师见一面。

不过这些就没必要跟眼前这个连脸是不是真的都不知道的可疑家伙说了。

七夜也不在意蝙蝠侠的沉默,反正他自己就能推断得七七八八了,于是他打了个腹稿,就开始了自己的表演:“我想,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让帕拉塞尔苏斯离开这个世界。”

蝙蝠侠没有被这句话表达的我们是一伙儿的含义所迷惑,他犀利地问:“那你呢”

帕拉塞尔苏斯离开这个世界,然后你打算怎么办

七夜笑了笑:“我的任务就是让违规出现的帕拉塞尔苏斯回到英灵座,任务完成后,支持我存在的力量就会消失了,你们什么都不用做,到时候我自然也会离开这个世界。”

迪克好奇地问:“英灵座是什么北欧神话里那个吗”

“英灵座是位于世界外侧的存在,是人类文明与幻想的结晶。”七夜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下,“虽然大家是因为在人类史上立下了伟业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姓名之类的理由成为了英灵,但英灵跟历史上的那个本人已经不能算是同一个人了,会被人类的集体意识影响,有时候还会出点特例之类的。所以生前的情报参考可以,但不要全盘套在英灵身上。”

“不好意思,我有点没听懂。”迪克不耻下问,“能举个例子吗”

七夜无意识地用烟斗敲了敲手心:“举例来说,安东尼奥萨列里听说过他吗那就好历史上的萨列里并没有毒杀莫扎特,但因为谣言流传过广,在不少人心中已经成为了事实,那么萨列里的英灵,极有可能会以为自己杀死了莫扎特,或者对杀死莫扎特这件事产生混乱。”

迪克:“你们英灵圈子还挺乱的。”

蝙蝠侠问:“如果你们来自英灵座,那是谁给你安排任务”

“你可以理解为大宇宙意志之类的存在。”七夜也懒得再搞复杂设定了,“帕拉塞尔苏斯被召唤这件事是钻了漏洞,而我们是来修复漏洞的。”

“你们所以昨晚那个跟你是”迪克纠结着问,“他到底是”

七夜面不改色地扯谎:“他是我的临时助手,不过理念稍微有点不合,所以大部分时间是单独行动的。”

迪克点点头表示理解了。

现在已经没人想问七夜为什么要去韦恩家的酒店蹭住了。

怎么可能单纯是因为没钱呢画风也太不符合人设了,怎么看这个人都不缺钱。迪克觉得,这大概就是个想要引起蝙蝠侠注意力、又自持身份不愿自己找上门的手段。

蝙蝠侠也有着类似的猜测,所以他问:“你找我有什么目的”

“啊,因为听说了你的一些行事风格的传闻,所以我觉得应该跟城市的守护者打个招呼,剩下的只是一点无聊的个人好奇心罢了,不必在意。”

七夜这次倒是说了实话,他是真的很好奇福尔摩斯状态见到蝙蝠侠会分析出什么:“如果能合作的话就再好不过了,我想跟帕拉塞尔苏斯谈谈。我不建议人类单独去见他,英灵的战斗力你们无法想象。”

蝙蝠侠不置可否:“如果有机会的话。”

七夜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确定自己没皮断腿,还顺便给圆了圆设定,不管蝙蝠侠信没信他的说法,既然没又提让他离开哥谭的事,哪怕只是想收集情报,也跟默许他呆到解决帕拉塞尔苏斯差不多了,简直不虚此行。

第一次见面就说太多也不好,于是达到阶段性目的的七夜就起身打算告辞离开。

临告别的时候,迪克忽然想起一个问题:“等等,你是怎么猜到我们身份的”

“eentary, y dear这是基础推断,我亲爱的朋友”七夜随口说了一句。

一个猜测电光石火一样从布鲁斯韦恩脑海中飞过,无数个细节瞬间被串联了起来。

由于答案太过震撼,这一刻,哪怕是蝙蝠侠都没控制住自己,下意识脱口而出。

“你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