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723章吸收雷暴



作品:《兴汉使命

刘正义无反顾的走进了雷暴区域,那些电蛇居然直接凝聚出了青龙神女小青。

小青神情不善的盯着刘正,嗔怒道:“我不主动叫你,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进来了?”

刘正讪笑着说道:“我距离你的要求还有一段距离,也不好意思面见故人呀。”

小青怒道:“我把人屠白起和卑鄙小人啸江给揍了,还不给他俩任何的好处,你有意见吗?”

刘正讪笑着说:“没有,你开心就好。”

小青很生气,于是就问道:“你认为你进入洪荒大陆的这段时间,究竟是功,还是过?”

刘正一本正经的回答说:“创建龙国之后,对于那些因此而加官进爵,并享受了和平安宁的人来说,我肯定是有功的;反之,那些因为我而利益受损的人,当然会认为我穷兵黩武,横征暴敛。这究竟是功,还是过,只有让亲身经历过的百姓说了才算。如今龙国480座黄金城池,有3亿万百姓,拥有8部雄兵20亿。龙国之内安宁和平,龙国之外刀光剑影。”

小青问道:“龙国的疆域超过3亿万平方公里,480座黄金城池也足以安置所有的青年才俊。咱们都已经这么强了,为什么还要无休无止的进行战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大家一起快乐的享受和平安宁的福利,难道不香吗?像现在这样劳师远征,不得寸土,只为了一个虚名而战,有意义吗?”

刘正叹道:“洪荒大陆很大,龙国的20亿兵力,比起拥兵万亿的四大帝国,依旧处于蹒跚学步阶段。更何况龙魂军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咱们自己说了肯定不算,得由周边的敌人说了才算。帝国发展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普通百姓眼中,黄金城池就已经是庞然大物了。可是到了我这个位置,黄金城池只不过是衡量实力的基本单位而已。人所站的位置不同,眼中看到的洪荒大陆是截然不同的,对于战争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对于普通人来说,战争很遥远,毕竟再怎么打,都不会深入比黄金城池更小的战斗单位。”

小青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龙魂军这般劳师动众,还是有理了?”

刘正回答说:“对于龙国内部的普通百姓来说,龙魂军的确是劳师动众,根本就没有必要打。可是对于我这个皇帝来说,讨伐扶桑王国本就是发生在家门口的战争,咱们不主动参与进来根本就说不过去。”

刘正有理由生气,龙国内部已经有上百年时间没有战争了,很多人就会想当然的认为龙魂军可以碾压一切敌人。甚至有人会天真的认为即便是没有龙魂军保护,龙国依旧可以在群狼环伺中屹立不倒。

殊不知在普通人眼中那些遥远的战争,偏偏就发生在龙国的家门口,就连参与战争的主角之一,还有龙魂军的身影。

百姓在庆贺歌舞升平的同时,至少应该稍微的留心关注一下那些枕戈待旦的龙魂军将士,他们一直都在浴血奋战,从来都没有片刻的安宁,有的只是战争和准备战争。

此时此刻,刘正根本就没有想过是非功过,只是竭尽全力的向周边的邻居秀肌肉,以此来震慑那些蠢蠢欲动的敌人。

刘正笑道:“人生在世,功名二字。龙国既立,便是守护永恒。治理龙国如履薄冰,为的不是功业,而是那些吃饱喝足的百姓,可以肆无忌惮的庆贺歌舞升平。我们这些人的存在和努力,就是把痛苦留给自己,把欢歌笑语毫无保留的输送给普通人。让战争离普通人远一些,就是我们努力的目标和存在的意义。”

说到这里,刘正已经本能的忽略了龙国之中那些反对的声音。至少那些人眼中遥远的战争,就是龙魂军无法回避的战斗生涯。让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来讨论仗应该怎么打,排兵布阵应该怎么做才会恰到好处,这样的事情本来就很扯淡。

小青担忧的问道:“你这样努力的攀登,或许会越来越接近真相,可是你面临的真相过于残酷,我不建议你继续探索造化城中的迷雾区域。你就不能听我一句劝吗?忘记战争,放下战争,你就可以快快乐乐的享受漫长岁月的和平。”

刘正拒绝说:“走到了这个位置之后,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了。这份因果很大,也很沉重。可是我已经扛到了现在,已经失去了放下的权利。或许你会认为离了谁洪荒大陆都会照样运转,这话的确不错。可是对于龙国来说,没有我的存在,就会有四分五裂的风险,龙国百姓就会遭遇战争威胁。这是因果牵扯的结局,放下带来的一切不良后果,都会用我的余生买单。那些因我而损失惨重的人,肯定不会原谅我的任性,也不会理解我这份半途而废的心酸。有些因果一旦沾上了,就会一直纠缠,永远不会有结束的一天。”

小青听完刘正的话,似乎还想说什么。这是一段问心的经历,更是对刘正的终极考验。小青作为龙国的国运命脉之所系,当然得淸楚帝国皇帝刘正对于战争的态度和认知。

普通人对战争的认知,那就是遥不可及;然而在刘正眼中,洪荒大陆很危险,战争一直在家门口频繁发生,从来都没有平息过。

小青消失了,化成了无数命运闪电将刘正包裹。

刘正怒道:“你不是小青,你究竟谁?”

小青冷笑道:“我当然不是小青,我是你心中一直存在的正义之雷。刘正,你必须要记住一件事情——你作为龙国皇帝,你眼中看到的洪荒大陆就应该与普通人不一样,你一直坚持的正义就应该与普通人不一样。”

刘正已经没有余力说话了,只得竭尽全力的接受正义之雷的淬炼。

小青接着说道:“坚持公平其实很不容易,一部分人眼中的公平正义,到了另外的人眼中就成了不公平的实锤证据。就拿立功受赏来说,很多获益的人就会觉得公平;可是那些没有立功,无法获益的人会认为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立功的人吃肉,不立功的人也有理由要求分一杯羹。立功受赏没有问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说法也站得住脚。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后人之所以诟病者,不过是当事之君没有酬赏苦劳而已。”

刘正冷笑道:“苦劳之人尸位素餐,与国无益,于民无利。若是当事之君因苦劳资历而厚赏,才是对公平最大的亵渎。”

这是一种心智的较量,刘正也很明白,无论是治国,还是治军,苦劳之人都是负债型的员工。作为老板,可以容忍负债型员工存在,绝对不会加以重用。

毕竟一个公司要发展,负债型员工占据的比重就必须要尽可能的压缩。这是给盈利型员工挪位置的需要,老板的着眼点是盈利,而不是苦劳。性价比不高的员工,凭什么要求更好的待遇。难道仅凭一句苦劳,就要享受立功受赏之人的待遇吗?

正义之雷,淬炼的是人的心智,就像刘正在立国之初说:“从今天起,我们就踏上了争霸洪荒大陆的征途,这里就是咱们的起点,至于终点就是没有终点。我只知道,你们这些愿意追随我的人,必须要跟上我前进的步伐。若是你们中的某个人或者说某部分人跟不上了,就会自动被淘汰。我不会停下来等掉队的人,龙国的战车更不会因为等待而熄火。这是一条有进无退的不归路,我们能做的,就只有努力前行。”

沐浴在正义之雷中的刘正,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当初的豪言壮语。

当初那些一起在冰湖盛宴上为了龙国建立而奋斗的人,走到这一步的已经没有几个了。

张林,金涛,水灵,火花,水元,猛义,猛杰等人的身影,不停的在刘正眼前晃荡。

紧接着,又一个人走了出来,就是丁甲,裕歌,李存孝。

李存孝哭诉说:“城主,我冤枉呀!”

刘正也是热泪盈眶,感动过后却是一副冰冷的表情,他说道:“李存孝将军,我知道你冤枉,可这就是大势,你掉队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啸雅让你失去了第一次崛起的机会,苟元抢了你的第二次机会。与其说这是命运的安排,不如说这是实力不足惹的祸。我知道你有苦劳,可是龙国要的是功劳,是不折不扣的大功。”

李存孝说道:“我并不比啸雅差,更不比苟元差。”

刘正却道:“她们有一个你永远都无法企及的优势。那就是她们可以凭夫而贵,而你却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的拼。她们有捷径可走,而你没有。她们站在风口浪尖上起飞了,而你却只能在仰望的时候自怨自艾,直到最后抑郁而终。”

正义之雷,让刘正彻底的放下了对李存孝的愧疚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