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落叶知深浅



作品:《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巴同和倚雪恶战了许久,早感觉到倚雪后力不济,内力消耗无几,如果再断一腿,又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把自己的腿给砍了,虽说能阻止毒漫全身而死,但腿乃是人的重心所依,断了腿移动受限好比砧板上的鱼肉。不像手臂,砍了还能逃跑、还能鏖战,吓唬谁呢。

巴同自己的伤势也非常重,封了血脉后避免了流血致死,不能再战斗了。不过现场还有个蜘蛛宗主在,完全不怕倚雪能逃得了好。

所以倚雪要断自己的腿,在场的两位宗主只是面露惊讶,怕倒是不怕。

说时迟那时快,刀快,飞来一物更快。

倚雪要把自己的腿齐根砍断,不愿拖泥带水徒加恶痛,所以用尽了力气,以求一刀两段。

没想到这么重的力道,竟然被不知什么东西击中了刀身,握刀的手控制不住如大象狂奔撞来的冲击力,绣春刀脱手而出!

这一脱手,刀光留下一线白练,这头连接的是倚雪吃惊的眼神,那头连接的是五步外的巴同胸膛!

绣春刀精准地没入巴同身体,绽开一朵血色牡丹,猩红的花瓣稍纵即逝,抛洒落地面。

击中绣春刀的那物缓缓飘落,倚雪伸手接住,竟只是一片落叶!

倚雪心中惊叹得无以复加!至今人影都还没见着,证明至少人在十丈之外,只凭一片落叶,竟可精准地击中她的绣春刀,跌宕昭彰的力量使刀脱手而出,并且刺入巴同体内!

捏叶成镖,百步穿杨,以物击物,一刀毙命……

要多深厚的内力才能做到这一切!不,不止要内里,还必须有细腻至可在豆腐上切头发豆腐面上不出一丝纹理的控制力,才能做到这一切!

看着手中那片半点没有损伤的落叶,倚雪惊觉自己怕是还看少了许多精妙高深……

她可肯定,她所见过最厉害的高手,也就是影都府的总督“无名”,也做不到这一手。顶多只能百步之外打偏她的刀,并且还得用小石子之类的硬物。

这个大高手人还没到,实力之高就已经让倚雪背脊发凉。

巴同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一命呜呼了,在场的两位女子看没看他一眼,全把注意力看向飞叶来向。

也就一呼一吸的时间,一道修长人影无风无浪轻飘飘地就出现了。

“日月神教……鬼影魔宗‘月’!”倚雪和朱宗主几乎同时惊叹出声。

她们俩想过千万种可能,但就是没有想过这人会出现!日月神教和今天两边的人,全都八竿子打不着啊!

朱宗主混的魔道,当下细细思量,自己有没有什么地方无意中得罪了这位魔道大佬。思来想去却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想到难道这戴面具的毁容女是“月”的姘头?

转眼一看,倚雪露出的惊骇神色不比她少半分,恐怕不是这回事了。

“‘鬼影魔踪’只是道上给的虚名,不足挂齿。”眉千笑怕被倚雪认出来,故意装深沉,说话音调和语气都带有些逼格。

这鬼影魔宗的外号,也不知道是谁给起的,反正他本人没承认过,那么中二的名字,只是想想都觉得羞耻了,他是真希望各位大侠不要再叫了。

“今日魔教教主前来,不知所为何事?我们五毒教和日月神教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应该没有什么瓜葛吧?为何‘月’教主二话不说便杀了我们的人?”朱宗主拱手低头,之前狂妄姿态全数收敛。

她是没见过“月”没错,对江湖上的有关“月”的传闻也将信将疑,但是刚才那一手“百步之外飞叶借刀杀人”的技艺,足以让她敬畏。

“河水不犯井水?贵教的毒蛇宗早些年似乎投奔到我教之中……期间违反禁令,烧杀抢掠的事情没少做吧?今日我便是来肃清恶徒。”

“月教主,我不清楚此事,若真有此事,那也是毒蛇宗所为!看,你刚才所杀的便是毒蛇宗的宗主!我是五圣宗蜘蛛宗的宗主,朱青,我保证,贵教与毒蛇宗的私人恩怨,我们蜘蛛宗绝不插手。甚至可以助月教主一臂之力,把在场毒蛇宗弟子的位置全部供出!但是,那戴着面具的女子如与月教主铲除毒蛇宗没有任何关系,请交给我们发落。”

“毒蛇宗曾挂着日月神教的名头胡作非为,现在回到五毒教之中却说和五毒教无关?这事你们可没那么简单撇得干净。你们教主在何处,让他来和我解释。”

“我们教主在……”朱宗主说到一半猛地捂住自己嘴巴,差点她就脱口而出教主的所在,那就糟糕了!

被其得知自己透露机密,绝对生不如死!

眉千笑面具下的脸露出一丝遗憾,他本来想诱导朱宗主透露出五毒教教主所在或身份。就算那教主不是幕后主使,那至少也该是核心人物,找出来审审或许另外会有情报。没想到这朱青最后关头反应过来了,可惜。

现在计划失败了,那就没啥好说了。

“贵教教主不愿现身说法,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话音刚落,眉千笑马上击出一掌。

朱宗主听见眉千笑话音渐冷已心知不妙,连忙躲在树后。

然后眉千笑击出的掌力,竟然渗透大树树干穿碍而出,轰入正提气欲施展轻功的朱宗主背窝,顿时将她五脏六腑震裂,悲呼一声扑倒在地上,生命就此走到尽头。

对于这些大奸大恶之徒,眉千笑半点慈悲之心都不会有,杀了就杀了。

一下子两个劲敌死去,倚雪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担心。

这个“月”可是整个中原闻之色变的日月神教三大护法之一,关于他的传闻很多,多得她这个深居宫中的公主都听过不少。最近他继承日月神教教主一位的事情,更是闹得沸沸扬扬,是最近江湖上讨论得最多的热门八卦。

不过她从来没有见识过“月”这号人物。别说她,就连影都府渗透到各势力的暗卫,都没有几个真正见过“月”的真身,真应了他的外号——鬼影魔踪。

而且还有这个“月”矗在近旁,他隔空穿树仍有如此可怕的掌力,倚雪纵然状态全盛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这种时候万万不可和他起冲突。

唯一的好消息是,这个魔教新教主来此的目的,似乎是针对五毒教而来,和她并没有什么恩怨。

但不代表她无需防备此人,毕竟魔教魔教,带着个“魔”字不是叫着好玩的,谁人不知道魔教中人变幻无常性情狡诈。作为魔教的教主,自然该是其中佼佼者。还有,当年牵头围攻白木崖,可是朝廷牵的头,虽说只是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不过对方怎可能一点都不记恨。

听风那头无声无息了许久,恐怕危在旦夕,偏偏她的腿脚中毒,已经不受她控制。想要拿刀断腿绝处求生,刀又被打飞,实在束手无策。

倚雪心中犹豫了一下,心想反正此时“月”什么都不做她也只能等死,不如尝试沟通一下:“‘月’前辈,在下锦衣卫,名叫倚雪。不知是否可以帮在下一忙……”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