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军史小说 > 大宋猛虎 > 第六百三十一章 风起云涌或者暗流涌动

第六百三十一章 风起云涌或者暗流涌动

从皇城出来,赵宗汉高高兴兴地把皇帝对于甘奇进献产业之事的回复带给了甘奇,还有欣慰的话语:“道坚,怎么样?我就说官家不是那等人,岂能要了你这些产业,都是你多虑了。”

甘奇似乎一定都不高兴,反而眉头深锁,好似在沉思某事。

赵宗汉连忙又道:“道坚怎么了?这可是高兴的事情,证明陛下信任你,来日你定然还有起复之日!”

甘奇是真在思索,只是他思索的是怎么忽悠赵宗汉才好。

不久之后,甘奇倒是想定了,慢慢开口:“献甫,你觉得我头前为何能在朝堂大权独揽?又为何要在朝堂上大权独揽?”

“首先自然是你功勋卓著,所以能身居高位,其次便是你有远超常人的深谋远虑,众人皆服也!”赵宗汉倒也没有说假话,在他对甘奇那一点点的疑心尽去之后,便只有对甘奇的崇敬与惭愧了。

“功勋卓著而高位,这话没错。但是我要揽权,非是旁人皆服,而是我有意要如此!”甘奇答道。

“这……道坚,你说得我有些不解了,有意要揽权在手?”赵宗汉多少有些惊讶,一是甘奇如此直白,二是赵宗汉还有自己的心理活动,也是难怪皇帝要怀疑,原道是道坚你主动揽权……

“宗汉,我从嘉佑年入仕,历经种种,政务军务,可曾有过差错?”甘奇反问一语。

赵宗汉还真下意识回忆起了这么多年的许多事情,然后才摇头说道:“以往我还真没多想,你这么一说吧,还真是,以往我只觉得不论什么事情,只要道坚你来做,便是叫人一万个放心,如今再一想,道坚你当真比我想的还要了不起,事事洞察,事事能成,没有一件事情让人失望过。”

甘奇浅笑着,看着赵宗汉,又问:“我该自信吗?自信这朝堂上下,没有人比我更好,没有人比我更能决定军政诸事,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帮官家执掌家国社稷……”

赵宗汉有些听愣了,这是甘奇的真心话?

好大的口气,好大的自信,好大的……

好像?好像又无法反驳,好像甘奇说的真是对的,好像真的没有一个人比甘奇更适合。

赵宗汉慢慢点了点头,这头点得有些不情愿,却又不得不点下去。

“所以,我该如此自信?”甘奇又追问。

“该,便是这世间没人比得上你!”赵宗汉答道,理智让他如此答,情感上多少还有一点点不能接受,不能接受一个人如此不谦虚,如此直白,如此自信无匹。

“所以,头前我才要如此独揽大权,却也万万没有想到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献甫,可惜吗?”甘奇一边唏嘘,一边紧着发问。

“可惜,道坚如此之才,却不能为国效力,实在可惜了……”赵宗汉这话出自真心,朝堂没有了甘奇,赵宗汉都觉得不安心,以后朝堂大事,谁来做主?谁来做主赵宗汉都担心,唯有甘奇来做主,赵宗汉才不担心。

“献甫,你知道我头前错在哪里了吗?到底是为何让陛下如此猜忌?你知道原因吗?”甘奇今日说话有些唠叨,一个问题要换几个问法一起问,这是他故意如此,这是在加强对赵宗汉的心理压迫,这是给人洗脑说道理的技巧之一。

“我……这问题,我真不好答,便也是难以答得清楚……道坚,还请解惑!”赵宗汉此时其实有些高兴,因为不知有多久甘奇没有如此与他推心置腹了。

“因为,我不知取舍,明白吗?”甘奇还要故弄玄虚。

“道坚,还请直白说,你知道我,我这脑袋与心思,自是跟不上你的……”赵宗汉是真想了解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了解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以后避免这种事情的办法。

“不知取舍,便是我太自以为是,太自信了,自以为自己一腔忠心,日月可鉴,便以为身正不怕影子斜。”赵宗汉越是着急知道,甘奇反而越是不急着给出答案,越是如此,越能显得这个答案的正确性与重要性。

“那到底是什么不知取舍呢?不知取舍何事呢?”赵宗汉完全被甘奇牵着鼻子在走,甘奇越是不给答案,他便越是急着问这个答案。

甘奇终于不卖关子了,慢慢说道:“我,甘奇甘道坚,既要在朝堂上大权独揽,又要带着枢密院的虎符四处调兵遣将,还要坐拥四海之豪富,这世间,哪里有人能如此不知进退?”

“道坚的意思是?”赵宗汉似乎明白了一点。

“我的意思是,什么事情都要有一个平衡,要想在朝堂大权独揽,便不能插手军务,如此世人乃至陛下才不会想得太多。若是要想插手军务,我便万万不能去碰钱粮,如此世人与陛下也不会想的太多,这话,你懂了吗?”甘奇的答案来了。

“哦……我明白了,这朝堂之道,就在于平衡,家国社稷,军政要务,也在于平衡,道坚之错,就在于打破了所有的平衡……我明白了。”赵宗汉其实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没有深入去想这个道理。

昔日他之所以也有一些担心甘奇,只是觉得甘奇权力实在太大,军中之人听他的,朝堂之人听他的,还养一堆军汉在京城了,不免让人多想。

但是甘奇说这一番话,自然不仅仅是说这么一个浅显的道理,这都是铺垫,铺垫到最后,甘奇才说出了最终目的:“献甫,明日你再去见官家,就说我无论如何也要把家中众多产业进献内库,恳请陛下看在我一片忠心之下,如论如何也要收下。”

“啊?怎么又说道这里了?”赵宗汉对于甘奇话题转变的速度有些接受不过来。

“宗汉,你想我还有起复之日吗?”甘奇问道。

“想,自然是想,只要朝堂有你,便是诸事皆顺,万事皆宜,事事皆成!”赵宗汉答得言真意切。

“我也想再为社稷效力,再为官家分忧,我依旧还有自信,自信这世间无人比得上我。我得再入朝堂,所以我得把陛下的戒心全部打消,不留一丝一毫,只要家国稳固,些许钱财算得了什么?再说,我还要这些钱财做什么?我家中余财,早已够我几辈子花销了,只要能让我再为社稷尽忠,便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的平衡,你明白吗?”

甘奇一番话,其实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皇帝手下甘奇送的产业。

赵宗汉听得这一番话,立马恍然大悟过来:“哦……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道坚你为何非要把家中产业都进献给官家了,道坚之谋,用心良苦了,教人汗颜惭愧。你是想把手中的钱财都送出去,如此便再也不会教人怀疑你在军中收买人心了,如此陛下必能无比安心。”

“不止如此,往后我若再次起复,也再不会插手枢密院之事,更不会再亲自带兵打仗,但凡军中与我关系好的军将,我都会一一安排他们调往闲职,如此,我再在朝堂之上独揽大权,必不会教世人与陛下起丝毫戒备之心!”甘奇是真的狠,狠厉无比。

这一刻,赵宗汉看甘奇的眼神都起了雾气,却也不答话了,只是微微摇头,略略叹息。

“献甫,怎么了?”甘奇还问了一句。

赵宗汉摆摆手:“无事无事,天下之人,忠君之心,不出你甘道坚右者,我心中感动,感动……唉……惭愧,我惭愧,我对不起你……我赵献甫配不上你这个至交好友,我赵献甫……唉……”

甘奇拍了拍赵宗汉的肩膀,用坚定的一语说道:“进献之事,你定要帮我做成,否则来日我必无起复之日!但是也要顾忌陛下的颜面,不能让天下人指责陛下,所以此事,当三请三让,当五请五让,不论陛下拒绝多少次,你都要帮我一次一次去奏请陛下,还要帮我说服陛下。”

赵宗汉点着头:“道坚你放心,为了你的将来,我也定要把此事做成,定让你有起复的那一天!”

“大恩不言谢,今日我已备席,再饮!”甘奇抬手作请,一切的一切,就是为了皇帝能收下甘奇这巨富身家,这是甘奇谋划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不敢不敢,岂敢谈什么恩,都是我该为你做的,便是为你做了些什么,我才能少一些愧疚之意,道坚请,今日定要大醉一场。”赵宗汉话语说着,还躬身给甘奇作请。

两人作请几番,便也终究要入席痛饮。

……

另外一边,王安石见了无数人,发了无数的信件,把他心中所想的利害关系都一一说给众人去听,让众人暂时千万不要为甘奇出头,不要再去刺激皇帝。

待得这些事情做得差不多了,王安石才进宫而去,去见皇帝陛下。

皇帝见王安石,心情倒是不错,便是心中已然有了比较与观感,王安石已然在他心中是那个深明帝心的忠臣,司马光自然是那个不知轻重一心结党的狗腿子文人。

拜见寒暄,王安石倒是不急着说话,只等皇帝发问。

皇帝自然会发问:“不知王相公今日所来何事?”

王安石才答:“陛下,甘相公……”

答是答,但是王安石还好似有所顾忌的样子。

“有话直说,在朕面前还有什么好隐藏的,朕可不是那听不进话语的天子,朕早已立志,一定要成为像仁宗陛下那样的仁君,受天下万民敬仰!所以你我君臣之间,当同心同德!”皇帝赵顼大概是看到了他以后亲政的左膀右臂了,所以主动标榜了自己一番,大概也是希望以后王安石能当得起他今日这份信任。

“陛下,那臣就直言了,甘相公当早早出京为要,不可久留京城!”王安石这么说自然有这么说的道理。

道理很简单,两个冤家,只要离得近,一定会互相不对眼,常常出幺蛾子。离得远了,矛盾自然就缓和了,说不定以后还会有想念之感。

王安石担忧的事情大概只有一类,比如往后甘奇对朝堂之事发表了一些什么不同意见传到皇帝耳边,又或者皇帝说了一些对甘奇不友好的话语,又传到了甘奇耳边。

这种事情不可避免的,唯有甘奇先走了,两不相见,说什么做什么也互相不知道,如此最好,这样才有助于王安石带着人帮助甘奇与皇帝修复关系。

只是王安石话语一处,皇帝赵顼反倒沉默了,心中在犹豫要不要与王安石来一场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