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用

第二十六章

崇云云想报的仇还真不少,她没有提自己的,而是跟大老虎说道:“我觉得你很厉害,咱们应该还是有希望打倒那个坏妖精对不对”

大老虎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说道:“你最想报的仇是哪一个”

崇云云听到这个话犹豫了一下,她忍不住握住了大老虎的大爪爪,仿佛这样的动作能够让她清晰地知道,自己现在是在森林里面跟动物在一起,而不是在人类社会。

她从来没有跟人说过这个事情,但是对方是大老虎,并不是人,其实说出来也没关系,对方肯定不会嘲笑她。

屋子里的空气有点冷,崇云云的鼻子似乎有点不舒服,她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情,心下苦涩又难堪,开口说道:“想去打一些人。”

崇云云都说到这里了,她有一种想倾诉的欲望,继续说道:“就是,就是一群说话难听的人。”

后面的话实在是难以启齿,崇云云转移话题:“那你呢你有没有什么没有办法忘记的事情”

或许是山间的风太过于大,在外面吹得放肆,外面的风呼呼的吹,让整个小屋子成为了单独的世界,大老虎开口说道:“我出生在非法经营的马戏团。”

就这一句话不需要多加任何词,崇云云就能够理解那里面的所有仇恨和苦难。

拥有人类的智商,如果从小生活在山林之间至少是自由的,如果出生在马戏团,光是在马戏团这三个字几乎是所有动物的血泪。

崇云云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他们现在呢”

“不知道。”大老虎开口说道:“我被人带走了,后面没有找到他们。”

崇云云想了想,她脸上带着愤怒,说道:“那记下了,这个仇也要报。”

晚上,大熊猫叔叔见崇云云又从另一边回来,于是问崇云云:“小护林员,你最近怎么经常去找那个大护林员”

崇云云把面条递给了大熊猫叔叔,说道:“我要去他家做饭。”

大熊猫哦了一声,似乎有点不高兴,但是也继续吃面条,不说话了。

崇云云吃完了面条送走了大熊猫叔叔,关上了门便去睡觉。

崇云云只觉得很不舒服,周围慢慢有人嘀咕的声音,她想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但是总有听不清楚。

崇云云很快还是听清楚了一句

“她很有天赋。”

“真厉害,这么小的年纪就拿到了第一名。”

“听说进国家队了,她爸妈得多骄傲。”

崇云云听到这些东西并没有觉得很开心,她心里隐隐地在恐慌着什么,似乎前面有什么令她害怕的东西在等她。

她想要转头往回跑,不要听到这些声音了,然后她转过头往回跑的时候,周围的混沌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她坐在教室里。

前面讲台上老师在讲着她听不懂的话,她坐在靠窗的位置,后面两个男生在嘀嘀咕咕地说些什么

崇云云捂住了耳朵。

下一秒,前面的老师下来拿了两个男生夹在书里的东西,老师没有拿稳,两张纸落在了地上。

崇云云看到了,那是她穿着体操服的照片

所有的目光朝着她看了过来。

崇云云一瞬间惊醒了,醒过来就看到坐在旁边的女人。

崇云云这下子生气又难受,她没有想到对方会用她这个记忆攻击她。

崇云云说到底还是个女孩子,她红着眼睛,从床上下来,看都没有看女人一眼,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女人愣了一下,她把人点醒的,对方做噩梦不关她的事情。

女人自然知道她最羞耻难堪痛苦的记忆是什么,只是每次都没有动这段,因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女人走了出去,就看到少女坐在月光下,吹着冷风。

女人叹了一口气,坐了过去:“刚才是你做噩梦了,不是我。”

崇云云哦了一声,转过头,说道:“那你会用这种记忆攻击我吗”

女人摇了摇头,她脸上没有太多表情,风吹过她的头发,明明是跟她妈妈一样的脸,崇云云第一次感觉到了不一样,说道:“谢谢你。其他的记忆你随便攻击。”

女人叹了一口气,说道:“等有空了,回去把那些人打一顿。”

崇云云嗯了一声,靠在了女人的肩膀上,小声说道:“其实,我很希望我妈妈能够这种跟我说话。”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崇云云一边说话一边开始打哈欠,女人再一次转过头,就看到她已经睡着了。

女人叹了一口气,把人抱回了房间里,给盖上了被子。

早上起来,崇云云发现门外有人。

崇云云打开门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旁边还带着她妹妹。

崇云云愣了一下,先入为主地以为又是山里的那个坏妖精变出来的。

崇云云的妈妈名叫唐玉,她看到崇云云从休息屋里出来,完全不知错的样子,眉头一皱:“你现在是长大了都知道离家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