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了

第六章

崇云云心里闪过了很多很多念头,最后都一一压了下去,她在木桌子前面坐了下来,把之前的本子拿了出来,崇云云正准备借,就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绿孔雀叫什么名字”

大熊猫嘎吱嘎吱地嚼着竹竿说道:“孔绿”,说完了以后,还递了一个新鲜的竹竿给崇云云:“你要不要吃”

崇云云说道:“我不饿,你先吃。”

崇云云拒绝了大熊猫的投喂,开始认真记载:

4月4日

收取:孔绿1000元

要求购买物资:饼干,牛肉干,玉米泡泡。

收取:熊黑白100元

要求购买物资:辣条

崇云云写好了记录,然后把钱压在了本子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又响起了敲门声。

大熊猫特别主人做派地打开了门,学着以前护林员的样子,说道:“有什么事情吗”

“新的护林员要下山了,我们来用补贴。”

“小护林员,我要饼干。”一百块钱放在了桌子上。

“小护林员,我要玉米泡泡。”

“我要苹果。”

现场乱成了一团,动物们爪爪上举着钱,嘴里都在说自己要什么,还有几个体型小的动物被大体型动物挤得看不到影子了,崇云云温柔地说道:“一个一个地来,不要着急”

结果依旧挤成了一团,没有谁搭理崇云云,甚至还有两只狼在旁边打起来了,两只狼的战斗力不弱,一下子就把旁边的桌子上的水壶挤下去了,水壶摔下来的时候,正好浇在了刺猬身上,刺猬今天出来的时候专门给自己穿了衣服,结果全淋湿了,气得破口大骂:“你们俩煞笔想要打架出去打”

这下子,大熊猫叔叔不乐意了,把刺猬提了起来:“小护林员还没有成年,不许说脏话”

被刺猬骂了的两头狼立马停了下来,要咬被大熊猫提起来的刺猬。

场面一度混乱极了,整个房间比崇云云见过最乱的吵架现场还要糟心。

崇云云这里还被强制性塞了几百块钱,狼獾絮絮叨叨地说道:“护林员同志,你能不能想办法给我也弄一个濒危物种补贴”

崇云云头都大了,拿着笔记本猛地拍了拍桌子,学着平时教练训她们的语气,凶神恶煞地吼道:“都给我安静下来挨个挨个排好队不许拥挤,不许打架”

房间里出现了一瞬间的凝固,崇云云吼完就怂了,她想起了上一任护林员惊慌逃走的样子。

然而下一秒,整个屋子的动物都乖乖地排成了列队。

崇云云松了一口气,把刚收到的“贿赂”退给了狼獾:“我不收这个啊,你的要求我帮你记下了。”

狼獾哦了一声,就被挤走了。

很快轮到了穿着衣服的刺猬,刺猬身上穿着一件小孩子的衣服,粉粉的,应该是人类婴儿的衣服,它穿着身上很不合身,但是好多地方都被刺扎穿了,它是整个屋子唯一穿衣服的动物,刺猬粉色的小手手把厚厚一叠钱放在了桌子上,说道:“900块钱,再帮我买一件衣服。”

大熊猫都愣住了,小声跟崇云云说道:“他居然有九百块钱。”要知道,濒危动物有补贴,其他动物没有补贴,只能靠出卖劳动力挣点钱。

崇云云听了以后,看着眼前小小只的刺猬,总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

崇云云记录下来了其他所有动物给的钱和他们需要买的东西,如果没猜错的话,崇云云觉得自己这一次基本上和森林所有的智慧动物都打了一个照面了。

除了濒危物种,其他的都是普通动物,比如说熊,狼,蛇,刺猬,还有松鼠一家。

记录了满满两大页,崇云云把钱都整理好,压在了笔记本里,然后把笔记本放进抽屉里。

她真的搬不回来这么多东西,只能等下一个护林员来。

其他动物都已经走了,只留下大熊猫在旁边跟啃甘蔗一样地啃着竹竿。

崇云云背着自己的包,又抱了抱大熊猫,心里有点不舍地说道:“新的护林员来了以后,你跟他说一下,钱和记录我放在抽屉里的。”

大熊猫叔叔摸了摸小护林员的头,说道:“你想家了吗”大熊猫叔叔想到了自己刚到这里的时候,他也想家,想回去。

少女听到一句想家了吗,瞬间红了眼睛,她没有家了,早就没有家了,少女小声说道:“嗯。”

大熊猫叔叔挠了挠自己的头,说道:“那你回家吧。”其实有家的话,谁都不想出来独立生活。

崇云云心里酸酸地说道:“我我到时候会想办法帮你把濒危物种补贴要回来。”

崇云云想清楚了,下山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让那边派新的护林员过来,第二件事就是去打听到底是哪个部门管濒危物种补贴,到时候她就天天坐在那里,天天给领导递建议书。

崇云云下山的事情,妖王早就知道了,他也知道对方肯定会离开,毕竟年纪太小了,又不是真正经过培训的护林员,自然不可能有那个心理素质一直待在这里。

他也没有阻止。

妖王很快就目送崇云云下了山。

目送小护林员下山的不止是妖王,还有大熊猫,他一路跟在了小护林员身后,看着她下山,然后大熊猫叔叔爬上了最高的树,在树上他能够看到村头。

山下有坏人,所以大熊猫跟小护林员说了

“如果你遇到了坏人,你就把这件红衣服包在头上,我看到了就去找护林员来救你:。”

大熊猫其实不敢下山,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们属于这座山,不能出去,可是人类幼崽年纪太小了,他怕她遇到坏人,如果她遇到了坏人,他他就找护林员救她。

崇云云这一次回到村子里,就发现村子里好热闹,上一次她来的时候,村子里很安静。

村子不远处都是摆摊的人,摊摊上都是一些小零食,还有一些苹果橘子,奇怪的是都是摆摊,没有人买。

她记得小时候村子里没有摆摊的地方。

崇云云这个时候也没心思去想拄着拐杖别人看她的目光了。

她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又走了这么久的路,于是掏了二十块钱,准备买一盒奥利奥饼干。

小摊摊主是个中年女人,见崇云云一个半大的孩子,也就给了一盒饼干。

她丈夫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地说道:“你怎么这么便宜就卖了”

中年女人说道:“她又不是山上的那些人。”

崇云云愣了一下:“什么山上的那些人”

她这个时候也看到自己这一盒奥利奥饼干上贴了一个50的数字。

她想到了一个事情,有点难以相信地问道:“这个饼干要五十块钱我在外面最多十块钱。”

崇云云从小到大的确专心于训练,但是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紧接着又拿起了旁边的一包牛肉干,标签是200

中年男人不耐烦地说道:“小丫头片子别乱说话,我们这里跟外面能一样,这是我们去城里进货进回来的,车费,路费人工费,哪一样不要钱”

崇云云年纪不大,一下子就被唬住了,可是可是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崇云云这个时候看到了一件小衣服,刺猬给了九百块钱买衣服,而这个衣服就要九百块钱。

崇云云想到大熊猫说的话

“刺猬真奇怪,明明有钱,不买零食买这些不能穿的衣服,我们吃的时候他又来流口水。”

崇云云真的好生气:“就这么一件衣服,你们居然要九百块钱”

旁边的摊主不乐意了:“哪儿来的瘸子,又没有让你买,扣扣索索地做什么”

崇云云那一个生气啊,可是她也不傻,这么多人都看着她,无论是打架还是吵架她都占不到半点好处。

崇云云犹豫了一下,拄着拐杖离开了村子,走到村头的时候,崇云云回过头,她能够看到那片森林,但是她看不到大熊猫叔叔,大熊猫叔叔说,他站在很高很高的树上,能够看到很远很远的位置,崇云云站在村头的石头上,等车子过来,她想,一会儿坐上了车,大熊猫叔叔就看不到她了。

另一边的大熊猫坐在树枝上,远远地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一点一点地走出了村子,消失在尽头。

小护林员回家了。

大熊猫坐在树上,怀里抱着满满的竹竿,对于大熊猫叔叔来说,原本鲜嫩可口的竹竿都没有那么好吃了。

晚上十点多,依旧是满天繁星,大熊猫该吃晚饭了,他坐在最高的树枝上,怀里抱着竹竿,一只爪爪拿着竹竿,非常豪爽地嘎吱嘎吱地吃着竹竿,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空地上出现了一团光,光照在大红色的衣服上。

大熊猫叔叔愣了一下,一下子就扔了所有的竹竿,朝着山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