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如雷贯耳寇青童



作品:《大道朝天

天地间一片安静。

我是他的人

什么人

女人

(ài)人

夫人

而他又是谁

无数道视线落在了井九的(shēn)上。

修行界一直有传言,说当年连三月对景阳真人隐有(qíng)思。只不过这种事(qíng)谁都无法确证,只能通过清容峰被连三月扫了一遍、号称最讨厌景阳真人的南忘哭了一夜……这种类似的故事来推论。

景阳真人活着的时候,没有人敢议论这件事。

景阳真人走了,连三月也失踪了,但青山宗与水月庵还在,依然没有人敢议论这件事。

直到很多后的今天,在皇宫的广场上,在万千人的注视下,某个当事人亲口说了这样一句话。

很多人感到有些茫然,那是一种亲眼看到历史的茫然,甚至因此生出虚脱无力的感觉。

人们很想知道另外一个当事人会怎样回答。

按照景阳真人的(xìng)(qíng),当年他就没有接受连三月,现在自然不会承认。

那些注重现实的人比如鹿国公,在心里紧张想着,如果井九出言否认,那连三月前辈还会站在青山这边,与中州派对抗吗

那些向往美好的人比如平咏佳,在心里着急想着,如果师父这时候还否认,那该多渣啊!

那些喜欢看(rè)闹的人比如阿飘,在心里好奇想着,如果师姑这时候在场,那会好玩到什么程度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井九嗯了一声。

天地顿时变得松快起来。

鹿国公在心里说了声渣。

平咏佳在心里喊了声好,又想着师父只嗯了一声,虽然知道这是你的习惯,但在女子看来会不会显得太敷衍,太薄(qíng)

阿飘飘在最深处的宫(diàn)梁上,偷看着广场上的画面,嘴里啧啧不停。

井九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连类似的都没有,所以哪怕只是一声轻嗯,也有些生硬。

是需要连三月帮青山当然不是。

是因为前世欠的(qíng)太多也不是。

在西海的时候,他冒着生命危险把她救了下来,用她的天蚕丝缝好了自己的骨头、内脏、肌(ròu)与皮肤,然后与她在大原城治伤,又在世间游历了好几年。接着他去了云梦山参加问道大会,夺了那道长生仙箓,冒着生命危险炼化了白刃留在里面的那道仙识,最后把所有仙气都灌注到了她的体内……不管欠了多少(qíng),也应该够了。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有很多事(qíng)不是还了就能清空的。

(chūn)夏秋冬三千院。

这一世就是这一世。

她的命是他给的。

那些线现在还在他的(shēn)体里。

她当然就是他的人。

连三月从袖子里取出一朵桃花,插在自己的鬓畔。

井九认出那是自己去水月庵时,在沉睡的她的(shēn)边留下的那朵桃花,终于不再紧张,唇角微翘,笑了起来。

如果说连三月先前的笑容,像是深渊里开出一朵花来。

他这一笑,天地间的花都开了。

连三月不喜欢他笑,转过头去,望向远处的应天门说道:“我不喜欢你,今天不要与我再说话。”

然后她望向谈真人,说道:“如果不服,你尽可以找帮手,得道者众,怕什么”

是的,她是连三月,觉得你们这么做不对,就要开战,就要杀人。

与她是谁的人,没有半分关系。

……

……

应天门上,云雾如前。

看不到白真人的容颜,也不知道她此时的(qíng)绪,只能听到她说道:“青童先生,看来要麻烦你先出手了。”

十余艘云船已经尽数退出朝歌城,最外围有艘云船离得更远,竟有些孤帆远影的感觉。

那艘云船上的中州派弟子很少,最多只能保证云船运行,而无法向朝歌城发起任何进攻。

那些中州派弟子的神(qíng)很是紧张,总是忍不住望向船尾。

船尾的(yīn)影里舟膝坐着一个人,头上蒙着一块粗布,遮住了全(shēn),不知是害怕阳光还是厌恶阳光。

当白真人的声音在云船上响起后,那人缓缓取下了头顶的布,露出了真(shēn)。

那人穿着一件青衣,脸色苍白,乱发披散,不知多少年没有洗过,眼窝深陷,散发着极其诡异的感觉。

他便是童颜曾经提过的寇青童,那个在云梦后山里藏(shēn)多年的老怪物。

寇青童看了眼东方的朝阳,脸上露出极其厌恶的神(qíng),说道:“要我出手,你得把仙箓先给我。”

他的声音非常干涩,听着就像石头与石头在摩擦,仿佛已经整整千年没有喝过水一般。

“如果你死在那个女子的手里,仙箓给你又有何用”

白真人的声音再次在云船里响了起来。

寇青童眯着眼睛说道:“你觉得这个世界还有人能杀死我”

白真人说道:“那个女子是这个世界上最能杀人的人。”

寇青童发出诡异的笑声,说道:“中州派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你比你外婆差得太远了,居然会用激将法如此拙劣的手段。真想不明白,以你如此糟糕的心(xìng),怎么能修到今天的境界,难道就靠吃药吗”

“你在血魔教的时候,确实被称作最能杀人的魔头,但我不是在激你,因为她刚好也是同一类人。至于我,不管是吃药还是先人遗泽,总之我就是现在的我,你不敢轻易向我动手,那么你想拿到仙箓,便只有这一个方法。”

白真人的声音依然平静。

寇青童以一种奇怪的姿式直接站起(shēn)来,向着云船前方走去。

那些中州派弟子纷纷避让开,甚至不敢看他一眼。

寇青童来到舟首,望向远方的皇宫,问道:“那个小姑娘真有这么厉害”

白真人说道:“论杀人,她确实世间最强。”

寇青童的眼睛里忽然出现无数道血丝,疯狂的意味渐趋浓郁,说道:“有些意思,那我去杀了她。”

话音方落,他便消失不见。

云船前方出现十余团浓雾,每团雾里都有一个洞,向着朝歌城的皇宫方向延伸。

……

……

朝歌城的天空满是朝霞,很是艳丽,掩住东南方向的莲驾,也掩住了很多人的眼帘。

都说朝霞雨,晚霞晴,看来今天可能会有雨,但清晨的天空依然晴朗,看不到半点征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里忽然响起无数道雷鸣般的巨响。

轰轰轰轰!

依然藏(shēn)在朝歌城里的民众痛苦地捂住耳朵,城墙上的神卫军露出痛苦的表(qíng)。

十余座最高处的神弩自动被激发,对准了天空某处,然后快速移动,却被随雷声而落的威压直接碾至变形!

(yīn)三看着庭院里随大风舞动的枇杷树,微微挑眉说道:“这个凶人居然也还没死”

青儿很少见他像今天这般神(qíng)凝重,而且是连续出现了两次,不免有些吃惊。

世间还能令太平真人感到警惕的人或事还能有多少呢

(yīn)三拿出骨笛,看着上面那些浑圆的孔洞开始沉默计算,数息后说道:“东南城墙。”

青儿更加好奇,心想你不是要看戏吗问道:“去那里做什么”

(yīn)三背着双手,拿着骨笛便向庭院外飘去,说道:“去杀一个人。”

青儿神(qíng)微变,她知道这个人虽然令世间洪水滔滔,不知害死过多少百姓,亲手杀人却是不多。

(yīn)三知道她在想什么,微笑说道:“这个人值得亲手杀一杀。”

……

……

在(yīn)三计算的那数息时间里,朝歌城的天空里连续炸响了数十道惊雷。

伴着那些惊雷,有人自朝歌城外而来,撞破天空,生出无数道浓雾,来到了皇宫的广场上。

狂风呼啸,青衣劲飘如旗,满头乱发亦是如此。

所有人震惊想着此人是谁,为何感觉如此强大,甚至站在谈真人(shēn)边,也不显半点弱势

井九知道这人应该便是云梦后山的寇青童,向前走了几步。

连三月微微挑眉,觉得今天果然比较有趣,自己醒来的还算及时,因为那人(shēn)上竟有她很熟悉的气息。

那种气息很少在正常人的(shēn)上出现,就是玄(yīn)老祖那种人的(shēn)上也很难感觉到,只有那种亲手杀过无数人、杀到最后已经把人都不算作人、把自己都不当作人的……人(shēn)上才能感觉到。

寇青童也在她的(shēn)上感受到了相同的气息,看着她露齿一笑,眼里满是残忍的神(qíng)。

谈真人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寇青童便向对面飞了过去。

瞬间便是数里外,他来到连三月(shēn)前,一拳轰出。

没有法宝,没有飞剑,没有令牌,没有道法,什么都没有,就是简简单单的一拳。

实际上当他的脚刚离开地面的时候,便已经开始出拳。

那个拳头撞破空气,发出极其响亮的雷声,擦出无数火焰,其间隐隐有鬼泣之声,有冤魂之怨。

带着火焰的拳头散发着黑红两种颜色,随着寇青童的(shēn)体,在皇宫广场上画出一道醒目的痕迹。

就像是附着域外天魔的流星!

连三月发现此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自己此生遇到过的最强对手。

这一拳与西海剑神的全力一剑威力都差不多。

她有些后悔,但来不及了。

那个拳头已经来到面前,她只能匆匆合起双掌,随便挡了过去。

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在皇城里回(dàng),要比刚才那数十道惊雷合在一起都更加令人惊心动魄。

大风也在皇城里回(dàng),穿越十余里的距离,撞到宫墙上,朱红色的墙皮簌簌剥落,阵法出现了好些破损。

连三月不见了。

她原先站立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洞,极其幽深,看不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