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夜鸢,抬头看着我!



作品:《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

东方和云启刚走了没有五分钟,门铃又响了。

夜鸢想起了小包子。

今天一整天没有见到小包子呢,是不是他来了?

虽然只有一天没见,夜鸢却莫名的很想他。

夜鸢快步走过去开门。

拉开门,却意外的发现,站在门外的不光小包子自己,还有一个大包子。

可是,大包子不是说了出差十来天,怎么才三天就回来了?!

“夜姐姐!”

小包子一见到夜鸢,先扑了上去。

那可怜兮兮的声音,就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夜鸢连忙把他抱起来,紧张的问:“小司琰,你怎么了?”

目光顺便带着质疑看向君墨麒:是不是君墨麒欺负了小包子!

君墨麒神色一暗。

他给她的感觉,就那么像不讲理的家长?

君司琰搂着她的脖子,大眼睛里波光粼粼闪着水色,“夜姐姐,我好想你,想你想的一天都没有吃饭了!”

夜鸢把注意力收回来,“你一天都没有吃饭了?!”

“嗯嗯,就早上在夜姐姐这里吃了一点东西,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呢!”

君司琰的小肚皮很给力,恰到好处的叫起来。

“夜姐姐,宝宝好饿,宝宝想要吃你做的饭!”

夜鸢一见他那可怜的模样,心都疼了,“小司琰乖,姐姐现在就给你做,你想吃什么?”

“零一是怎么照顾你的,怎么不给你买饭吃!”

无辜躺枪的零一蹲在墙角去画圈圈。

哪是他没有给小恶魔买饭,分明是他买了,他要演苦(ròu)计,一口都不吃好不!

一整天了,就喝了点水。

这能怨他?

“只要是夜姐姐做的,宝宝都喜欢吃!”君司琰抱着她的脖子,笑的十分狗腿,“不过上次夜姐姐做的鸡蛋面看起来好好吃,好可惜,宝宝没有吃到……”

某小包子幽怨的看一眼跟大冰块一样的爹地。

君墨麒淡淡的看他一眼,小家伙真记仇。

“行,想吃鸡蛋面还不简单,姐姐这就给你做,在客厅等一下,马上就好。”

夜鸢抱着君司琰进了房间,只被施舍了一眼的君主大人被遗忘在门口。

君墨麒不请自入,进了房间之后,把门关好。

目光一瞥,看到在鞋架上放的男士拖鞋。

衣架上还有东方换下来的外(tào),挂在上面。

他的视线在客厅里环视一遍,当看到他的花被扔在垃圾桶里,而东方送她的花好好的插在花瓶中,神色顿时(yīn)郁下来。

脑海中自动回放他在监控中看到的,夜鸢和东方在一起时的亲密举动……

一团火,在他的心底烧起,越烧越烈。

他儿子的妈(mī),他看上的女人,绝对不(yǔn)许任何人染指!

君司琰在厨房里给夜鸢当小尾巴,他回头看了眼站在客厅中的爹地,想了想开口道:“夜姐姐,爹地赶飞机回来,也没有吃饭,你多做一点!”

“哦……好。”夜鸢的动作停顿一下,“君先生,你的事(qíng)解决了?”

君墨麒的眼眸微微闪动,向厨房走去:“嗯,解决了。”

小小的厨房,装下他们三个人显得有些狭小。

夜鸢穿着舒适的居家服,带着静雅的浅紫色围裙,熟练的切菜,做饭。

君司琰趴在桌案旁,歪着头笑嘻嘻的和她交谈,两个人的表(qíng)神同步,笑容很温软。

他倾(shēn)而立,目光落在他们(shēn)上。

这种感觉,很温馨,有家的味道!

他们是一家人,本应该就这样,温馨而又简单的幸福,他与君司琰触手可及。

曾经他以为,他们父子两个不会拥有普通人的幸福,可是现在他才知道,他们并不是没有,而是还没有到……

现在夜鸢来了,他们一家人完整了!

君墨麒遵循自己的本心,向夜鸢走近,从她的(shēn)后,拥住她。

夜鸢(shēn)体一颤,刀差点切在手上。

她放下刀,想要挣开,不过君墨麒手臂是上的力度,哪是她能挣开的。

夜鸢微恼,“君先生,你干什么!”

君墨麒贴在她的耳畔,轻声道:“夜鸢,你让我看到了‘家’……”

家……

夜鸢的神色一暗,她的家……

“放手!”

过去的记忆,毫无征兆的被挑起,曾经修罗地狱一般的画面,展现在她的眼前。

到处都是血液,破碎的血(ròu),她的至亲一个个全部倒在血泊中,眼前是一片赤红……

她的眼底,染上一抹薄红。

(qíng)绪突然失控,夜鸢变得极有攻击(xìng)。

她的爆发里向来惊人,在失控下,直接挣开君墨麒的手臂,向他攻击。

杀……

杀了眼前的人!

君墨麒没想到,他只是说了一句话,就会引起她的心魔。

她的心魔如此重!

他躲闪夜鸢的攻击,又不能反攻,怕伤到她。

君司琰迈着小短腿跑过去,挡在君墨麒(shēn)前,“爹地,你先出去!别刺激夜姐姐了!”

他也是无语了,好端端的,爹地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夜姐姐莫名其妙的发狂,这都什么事!

夜鸢的表(qíng)只有杀意,对挡在她面前的任何人,任何活动的物体,只想毁灭。

她的手抓住君司琰,手掐着他的脖子,提到自己面前。

君墨麒想打晕夜鸢救他,小包子向他示意,不要乱来。

君司琰没有挣扎,小手抓着夜鸢扼着他脖子的手,脸上努力挤出笑容,语气无辜而可怜的说:“夜姐姐,快点醒过来,我是你的小司琰啊,难道你要杀了我吗?!”

“夜姐姐,小司琰好痛,快要喘不过气了……”

君墨麒的脸色紧张,看着儿子发白的脸色,手捏紧,紧绷,按耐住要动手的冲动。

夜鸢听到君司琰的声音,眼底的薄红褪去,神志慢慢恢复清明。

看到自己正掐着君司琰的脖子,连忙松开手,向后退了好几步,和他拉开距离,怕自己再伤害到她。

君司琰跪坐在地上,手捂着脖子痛苦的咳了两声。

夜姐姐真的想要他的命,手劲大的都快要捏断他的脖子了。

“对不起,小司琰对不起……”

夜鸢坐在地上,缩在墙角,(shēn)体在不住的发抖。

脸上的血色尽褪,神(qíng)恐慌,好像处于梦魇中。

君墨麒蹲在她(shēn)前,双手扶着她的肩,厉声道:“夜鸢,抬头看着我!”

夜鸢茫然的抬起头,君墨麒低下头,吻上她冰凉发白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