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065



作品:《尽燃

;第六十五章

;乔音微微一愣, 藏在暗处的眸子深了深,她轻声笑起来,漫不经心道能让你记这么久的人, 应该是你很好的朋友吧

;萧曼霜沉默半晌, 突然笑了下,摇头不是, 恰恰相反, 我们关系特别差, 差到连朋友都算不上。

;乔音听完似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时没有说话。

;萧曼霜仍旧沉浸在回忆当中,她口吻带了些回忆意味,继续说道但你知道嘛不管是你的行事作风,还是你的性格,包括笑起来时给人的感觉, 都跟那个人很像, 明明你们年纪不大,说起话做起事来倒是半点不含糊, 偏偏又活得随心肆意,好像半点不受外界拘束,也不在乎他人看法。

;听你这语气,你倒是还羡慕她了

;所以你能认真回答我一个问题吗沉吟片刻,萧曼霜像是下定决心一般, 她轻声喊住乔音, 声音里含了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期待你究竟是不是林卿还是你以前认识她, 跟她关系很好

;所以才会变得跟她这样像。

;秦息平静停在门外,落在门把柄上的手悄然收紧,却迟迟没有进去。

;乔音慢慢将头往后面柱子上靠去,淡漠飘渺的声音自房内传出,不是,我不是你说的这个人,何况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没机会认识你,也没机会认识你说的这样的人。

;萧曼霜震惊抬头,却又想起两人靠背而坐,自己看不见乔音神情,于是她垂下头,有些尴尬道不好意思,我以前不知道你家里情况,也不是故意要提起你

;乔音轻声笑了笑,浑不在意道,没什么好道歉的,不都说不知者无罪嘛

;听到她这句颇为大气乐观的话,萧曼霜忍不住抿唇笑了笑,反问道那你呢你是不是也一直恨我恨得牙痒痒的

;我恨你乔音略一挑眉,忍不住笑了,我恨你干嘛你有什么值得我恨的

;萧曼霜瞬间噎住,虽说面子上很是有些挂不住,却又打心眼觉得这话像是乔音会说的,甚至于,她不得不怀疑,在秦息一事上,乔音兴许从来都没拿她当正经对手看过。

;这么一想,萧曼霜又生出些恼怒和不甘,忍不住向她追问既然你不恨我,那你干嘛每次还跟我吵架

;乔音听得好笑,难道不是你每次先来招惹我的你都找到我头上来了,我还要大度让着你

;说着,她话音一转,不过我虽然不恨你,但你身上确实有一点挺让人讨厌的。

;这回没等萧曼霜追问,乔音便率先一步开口,慢悠悠道萧大法医,其实你人品也不算差,各方面也还都过得去吧就是人太端着了点儿,大小姐架子摆得有点儿高,好像所有人都要以你为中心,顺你的意。

;萧曼霜气得险些想起身揍她一顿,可仔细一想,又不得不承认,乔音似乎说得有那么点道理,只是以前鲜少有人跟她说这种话,哪怕曾经有那么一个直言不讳的,也已经

;话已出口,乔音哪还管对方怎么想,她用头不轻不重朝萧曼霜后脑勺磕了一下,轻笑出声刚说了你一句,不会是又觉得面子难堪,想发大小姐脾气了吧

;谁说我大小姐脾气了我有那么容易生气吗说着萧曼霜也学乔音的方式,将头往后一靠,准备回以她后脑勺重重一击。

;你看你还不承认,恼羞成怒了吧乔音一早就有准备,哪能这么容易让萧曼霜得逞,赶在对方行动前,她早已灵活垂低头,顺利让萧曼霜扑了个空。

;萧曼霜这回真是被气到了,见一次撞不到乔音,她便又开始了第二次,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行为有多幼稚,乔音勾唇笑了笑,两人乐此不彼相互攻击对方。

;秦息听到里面渐渐传来玩笑吵闹声,也明白他的担心是多余了。

;哪怕萧曼霜会钻牛角尖,可乔音什么性格的人。哪怕她偶尔肆意妄为,可她脑袋里那根弦始终是绷紧的,做事更是有分寸,何况她素来不会对无关紧要的人事真正上心。

;想到这,秦息胸中泛开一丝难以察觉的疼痛,他缓缓松开门把柄,转身往大厅走去。

;饭桌上满满一桌菜,全是乡下自己种的纯天然绿色食品,吃起来口感极好,众人一边不经意询问村子情况,一边向他们打听先前买过人口的五家成员情况,打算今晚先从这五家入手。

;起初在刘二的小心戒备下,刘家三人还支支吾吾,不肯多说,随晚饭吃到一半,借着酒劲上头,大家伙打开话题,刘二和刘大也敞开来聊。

;刘二看似年纪最小,实则心眼最多,最有想法,李天周匡几人在秦息的示意下,不断给刘二灌酒,合伙把他灌醉。

;刘母迅速吃完饭,借故说是找朋友叙旧,她轻声开门走了出去。

;趁着刘大和刘二醉得人事不省,刘母又不在场,秦息带着周匡各乘了一碗饭,趁乱出了大厅,快步朝杂货间走去。

;经过方才一阵闹腾,乔音和萧曼霜现在都安静了下来,两人就互相背靠着背,静静坐在地上小憩。

;听到推门声,两人不约而同望去,认出来人,乔音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渐渐落下,担忧道你们出来没被他们发现吧

;没有,他们两个都喝醉了。说话的功夫,秦息已经端着碗走到她跟前,她正要询问,秦息却毫无顾忌地蹲下身来,将碗交给周匡,迅速解开了捆绑她们的绳子。

;你们先吃点饭垫垫肚子,等刘母回来,最多再坚持一个小时,我们就可以开始行动了。

;乔音点点头,等绳子被解开,她当先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沾的灰尘,又动了动手腕,待双手恢复些知觉,她立马接过周匡手中的碗筷,只扫了一眼,便埋头大口大口吃起来,补充体力。

;萧曼霜也明白如今形势的紧张,见乔音如此作风,她也跟着有样学样,同乔音一块站着吃饭,口中没有半句不满。

;秦息转头吩咐道周匡,你先到门口看着,一旦有刘家村的人向这边过来,你马上进来汇报。

;周匡恭敬应了声是,秦息扫视一圈,勉强找到一张能坐的长凳,他擦掉表面灰尘,递到她们面前你们先坐着吃,不用太急。

;乔音点了点头,一边大口吃饭一边询问道对了,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秦息看她对着一碗冷掉的素菜都吃得狼吞虎咽,不由想起她原来在他家吃饭时,都是挑三拣四的,何曾有过这么将就。

;他俯身轻轻拍着她背,放缓声道可以慢点吃,不用这么着急,刘母有事出门了,刘大和刘二喝醉了,待会儿刘母一回来,我们就立马把他们三人控制住,然后再出门联络其他人,挨个按计划行动。

;听到他哄小孩似的话语,乔音下意识放缓了速度。

;她抬眼朝他望去,秦息神色一如往常,只是隐在眸子深处的地方暗藏着一丝丝的怜惜。

;她心下微恸,忍不住慢慢伸出手去,轻轻扯住他垂落一旁的手,在他难掩惊喜的目光中,仰头看向他,轻声笑起来秦师兄,等明天回去后,我们找个时间

;秦队,刘母带了两个人往这边周匡突然急忙忙冲进房内,见状怔愣一秒,又很快回神,张口继续道,她带着两个人急忙忙往这边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