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061



作品:《尽燃

;第六十一章

;乔音把唐露雪的话转告给秦息, 便坐着他的车回了小区。

;下车前,她望了眼肃目而坐头发半白的严卫国, 眼底隐隐浮上些(qíng)绪, 她垂眸掩下, 客气地笑了起来那我就回家了, 你们先忙。

;小林笑嘻嘻跟她挥手道别,秦息看了她一眼, 意味不明道小林,你也跟着她回去。

;乔音慢慢侧头, 望向秦息。

;为什么啊小林下意识追问,随后想起什么,他拍了拍头也对乔音是目击证人,我们是应该让人跟着保护她安全

;秦息轻嗯一声,乔音淡淡收回视线,她面上罕见的没了笑容, 只点点头, 便毫不犹豫转(shēn)而去,小林也下了车,跟着她一起往单元楼里走去。

;秦息望着那道凌厉远去的(shēn)影,正午的阳光打在她(shēn)后, 竟不知为何有些孤寂之意。

;严叔,他按了按额头, 有些无奈地叹了声, 是她吗

;严卫国慢慢回忆着方才的接触, 好久后,才敢肯定道应该不是。

;说着,严卫国慢慢回过头来,看着秦息道小秦,你难道怀疑她

;秦息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严叔,我是怀疑她,但我没怀疑她是凶手。

;这没怀疑就更好了,严卫国点点头,叹息着道小秦啊,严叔我活了这大半辈子,这平时接触的人多了,看人也是一看一个准,要我说,就刚刚那女孩子应该也是个不错的,你看她眼神干净,跟人说话时也是谈吐大方,倒也不像是这起案子的凶手。

;小林跟着乔音进到电梯,见她没开口,以为她是在担心被凶手找上的事,他拍着(xiōng)脯,笑着宽慰她道你就放心吧,有我在这里看着,那个凶手是不敢找上门来的。

;乔音听着慢慢笑了起来,她反问道小林警官,你跟着你家老大有多久了

;小林毫不犹豫一年零两个月。

;乔音点头,怪不得呢,都特地派他信任的人到她家来监视她了。

;小林同样问出他心里的疑惑那你呢你是以前就跟队长认识了吗

;不是,乔音摇头,我们才认识了没多久。

;她打开门,拿出一双新的大码女士拖鞋,我这没有男士拖鞋,你先将就着穿一下。

;小林点点头,没计较太多,乔音为他倒了一杯水,又将水果盘子摆在他面前,你先随便吃点东西,我去拿笔记本出来。

;说着,她很快拿出一个黑色的笔记本,把自己今天听到的全部信息,通通写在了纸上,小林见她神色认真,就在旁边静静看着,没打扰她。

;乔音把所有名字都写在了上面,三个不同的女生,吴秋语胡若灵唐露雪,两个被害,一个存活。

;吴秋语和胡秋灵,相互认识,同班同学,而唐露雪,与前两人都不认识。

;除此以外,吴秋语和唐露雪同住盛安湾小区,而胡秋灵不住这儿,但她尸体却是在盛安湾被发现的,好像盛安湾小区注定与这些命案脱不开干系。

;再结合上唐露雪说的凶手也许不是真的想杀她。

;乔音忽然有了个不太确定的猜测。

;乔音见过这三位女生的照片,也见过唐露雪被凶手捅的场景,那一刀一刀下去,既死不了,又折磨人,还毁女孩子的脸,倒像是因为什么泄愤似的。

;这个凶手的所有行为,或许是有针对(xìng)的,他很清楚自己要杀哪些人,也许是为了给警方制造错误信息,所以他才会对无辜的唐露雪下手。

;小林看着她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目光不由复杂起来,他忽然有些明白老大的担忧。倘若乔音真是幕后凶手,那她未免也太过冷静。

;乔音倒没有注意到小林的变化,她一面琢磨,一面问道小林警官,你们问过两个受害者的父母了吗他们有说他们女儿最近有什么不对吗

;小林犹豫了一下,这个

;他是相信乔音无罪,但他也有职业(cāo)守,先前秦息和严叔在时,都是在两人默认(qíng)况下,他才敢大胆说。

;如今秦息把他派来,而乔音嫌疑人的罪名还没完全洗清,他肯定不能单独透露给乔音案件信息。

;乔音见他目露难色,只笑了笑,没有强求。

;余下的时间,小林几乎整天都待在乔音家里,既是监视,也是保护。

;她大多时间都在码字,他便自己坐在沙发一边,查看着带来的文件。

;一直到晚上九点,小林才从乔音家出去。

;她长呼一口气,停下了手头工作。

;经过前面的分析,她大致摸清了凶手行凶的原理,首先,无论受害者是不是住盛安湾,但只要被凶手盯上,那受害者最终都会是在盛安湾小区内惨死。

;这就说明了,凶手对盛安湾一带十分熟悉,哪怕他不住这,但他至少时常来走动踩点,尤其是在夜深人静时候。

;再就是,两个死者,和一个侥幸存活的唐露雪,三人虽然着装不一,打扮不一,但她们都有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她们都还是高中生,还十分年轻。

;思来想去,乔音回到卧室,翻遍了衣柜,终于在里面勉强找出一件纯白连衣裙。

;这颜色既显年轻清纯,又在黑夜里显眼,容易被凶手和过往居民瞧见。

;她扎了个高高的马尾,换上连衣裙和容易跑路的帆布鞋,拿起钥匙和手机,便出了门。

;她刚从电梯出来,顿时冷得浑(shēn)打了个哆嗦,真不知道唐露雪当初是怎么做到穿那么少的。她活动了下手脚,这才觉得好受了些。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刚围着小区开始走,便发觉后面紧跟着一道长黑影,她走,他便走,她停,他便停。

;还一路尾随着一道烟味,虽不难闻,却到底让人忽视不得。

;乔音不敢回过头。

;她一直带着这道黑影,在小区里有路灯的地方来回走了三遍,对方还是紧跟着她,既不杀她,也没有要杀她的趋势。

;她摸不准对方是不是凶手,思来想去,在一处暗下来的地方,她飞速跑进自己楼道,进了电梯,一直到回到家里,灌了一大口水,她心还是跳得飞快。

;第二天早上,小林又准时九点来她家报道了,两人还是一如昨天那般,偶尔闲聊几句跟案件无关的。

;然而一到晚上,她还是选择出门,毫无意外地,她又碰上昨晚那人了,对方还是(yīn)魂不散跟着她,极难甩掉。

;许是有了前一天的经验,她已经没那么怕了,两人好像达到某种默契似的,一路前后同行,却互不干扰。

;乔音照例一无所获,平安到家。

;然而第三天晚上,乔音刚收拾完出门,便瞧见门口静静立着一道(shēn)影,秦息面上似乎是有些倦怠,他衬衫扣子随意解开了两颗。

;他懒懒倚在墙上,看着她,漫不经心吸了口烟,意有所指道今晚上还要出去

;乔音眼眸一缩,忽然就笑了,她双手抱肘,笑得坦(dàng)道,警察先生,你都跟着我整整三天了,该不会是喜欢我了吧

;这白天派小林监视她,这晚上就他自己亲自上阵,寸步不离的。

;听着这话,秦息猛的将烟头掐灭,没再说话。

;乔音也知道自己这笨办法是没用了,想着,她冲秦息客气笑了笑,道了别,便转(shēn)进门了。

;翌(rì),毫不例外地,小林又来乔音家报道了。

;只是这一次,在他进门坐下后,乔音直接从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摆在他面前,小林警官,你先看看这个,这下该相信我了吧

;小林登时愣在了原地,你怎么会是但想着,他又恍惚明白些什么,怪不得审讯完乔音后,老大单独逮住他,把他狠狠臭骂了一顿。

;现在想想,他当时说不定都是被她在牵着话题走。

;乔音出声道那你现在能告诉我,你们从这两对父母里,问出些什么了吗

;听着她的话,小林下意识汇报只问出了一些。

;怎么说

;就是这两对父母,只有胡若灵的父母肯配合,而吴秋语的父母,也就是住在这小区的一家人,他们对我们唯恐避之不及。

;乔音想了想,那这样吧,我先打个电话问问秦息的看法,然后方便的话,我们就再上一趟他们家。

;小林点头,但想起什么,他又忙不迭摇头,他正想开口阻拦,乔音已经拨出电话了,那边没过一会儿,也接了起来,她笑起来道警察同志,我刚刚跟小林讨论了一下,看看今天下午,我们能不能抽个时间去见见这对父母。

;乔音原以为,她还要费好一番功夫才能让秦息同意,哪想到,他很快便应了下来,好,我现在正好离你小区不远,我们等下一起去。

;乔音挑挑眉,喜上眉梢道那行啊,我现在就在家里等你。

;她原本还想调侃他怎么忽然变得好说话了,但想想,还是作罢。

;她挂断电话,秦息也犹豫着进入了一个页面,上面郝然写着乔音的个人信息。他慢慢往(shēn)后靠去,好久后,他回过神来,提起外(tào),大步走出。

;第五章

;乔音把唐露雪的话转告给秦息,便坐着他的车回了小区。

;下车前,她望了眼肃目而坐头发半白的严卫国,眼底隐隐浮上些(qíng)绪,她垂眸掩下,客气地笑了起来那我就回家了,你们先忙。

;小林笑嘻嘻跟她挥手道别,秦息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道小林,你也跟着她回去。

;乔音慢慢侧头,望向秦息。

;为什么啊小林下意识追问,随后想起什么,他拍了拍头也对乔音是目击证人,我们是应该让人跟着保护她安全

;秦息轻嗯一声,乔音淡淡收回视线,她面上罕见的没了笑容,只点点头,便毫不犹豫转(shēn)而去,小林也下了车,跟着她一起往单元楼里走去。

;秦息望着那道凌厉远去的(shēn)影,正午的阳光打在她(shēn)后,竟不知为何有些孤寂之意。

;严叔,他按了按额头,有些无奈地叹了声,是她吗

;严卫国慢慢回忆着方才的接触,好久后,才敢肯定道应该不是。

;说着,严卫国慢慢回过头来,看着秦息道小秦,你难道怀疑她

;秦息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严叔,我是怀疑她,但我没怀疑她是凶手。

;这没怀疑就更好了,严卫国点点头,叹息着道小秦啊,严叔我活了这大半辈子,这平时接触的人多了,看人也是一看一个准,要我说,就刚刚那女孩子应该也是个不错的,你看她眼神干净,跟人说话时也是谈吐大方,倒也不像是这起案子的凶手。

;小林跟着乔音进到电梯,见她没开口,以为她是在担心被凶手找上的事,他拍着(xiōng)脯,笑着宽慰她道你就放心吧,有我在这里看着,那个凶手是不敢找上门来的。

;乔音听着慢慢笑了起来,她反问道小林警官,你跟着你家老大有多久了

;小林毫不犹豫一年零两个月。

;乔音点头,怪不得呢,都特地派他信任的人到她家来监视她了。

;小林同样问出他心里的疑惑那你呢你是以前就跟队长认识了吗

;不是,乔音摇头,我们才认识了没多久。

;她打开门,拿出一双新的大码女士拖鞋,我这没有男士拖鞋,你先将就着穿一下。

;小林点点头,没计较太多,乔音为他倒了一杯水,又将水果盘子摆在他面前,你先随便吃点东西,我去拿笔记本出来。

;说着,她很快拿出一个黑色的笔记本,把自己今天听到的全部信息,通通写在了纸上,小林见她神色认真,就在旁边静静看着,没打扰她。

;乔音把所有名字都写在了上面,三个不同的女生,吴秋语胡若灵唐露雪,两个被害,一个存活。

;吴秋语和胡秋灵,相互认识,同班同学,而唐露雪,与前两人都不认识。

;除此以外,吴秋语和唐露雪同住盛安湾小区,而胡秋灵不住这儿,但她尸体却是在盛安湾被发现的,好像盛安湾小区注定与这些命案脱不开干系。

;再结合上唐露雪说的凶手也许不是真的想杀她。

;乔音忽然有了个不太确定的猜测。

;乔音见过这三位女生的照片,也见过唐露雪被凶手捅的场景,那一刀一刀下去,既死不了,又折磨人,还毁女孩子的脸,倒像是因为什么泄愤似的。

;这个凶手的所有行为,或许是有针对(xìng)的,他很清楚自己要杀哪些人,也许是为了给警方制造错误信息,所以他才会对无辜的唐露雪下手。

;小林看着她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目光不由复杂起来,他忽然有些明白老大的担忧。倘若乔音真是幕后凶手,那她未免也太过冷静。

;乔音倒没有注意到小林的变化,她一面琢磨,一面问道小林警官,你们问过两个受害者的父母了吗他们有说他们女儿最近有什么不对吗

;小林犹豫了一下,这个

;他是相信乔音无罪,但他也有职业(cāo)守,先前秦息和严叔在时,都是在两人默认(qíng)况下,他才敢大胆说。

;如今秦息把他派来,而乔音嫌疑人的罪名还没完全洗清,他肯定不能单独透露给乔音案件信息。

;乔音见他目露难色,只笑了笑,没有强求。

;余下的时间,小林几乎整天都待在乔音家里,既是监视,也是保护。

;她大多时间都在码字,他便自己坐在沙发一边,查看着带来的文件。

;一直到晚上九点,小林才从乔音家出去。

;她长呼一口气,停下了手头工作。

;经过前面的分析,她大致摸清了凶手行凶的原理,首先,无论受害者是不是住盛安湾,但只要被凶手盯上,那受害者最终都会是在盛安湾小区内惨死。

;这就说明了,凶手对盛安湾一带十分熟悉,哪怕他不住这,但他至少时常来走动踩点,尤其是在夜深人静时候。

;再就是,两个死者,和一个侥幸存活的唐露雪,三人虽然着装不一,打扮不一,但她们都有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她们都还是高中生,还十分年轻。

;思来想去,乔音回到卧室,翻遍了衣柜,终于在里面勉强找出一件纯白连衣裙。

;这颜色既显年轻清纯,又在黑夜里显眼,容易被凶手和过往居民瞧见。

;她扎了个高高的马尾,换上连衣裙和容易跑路的帆布鞋,拿起钥匙和手机,便出了门。

;她刚从电梯出来,顿时冷得浑(shēn)打了个哆嗦,真不知道唐露雪当初是怎么做到穿那么少的。她活动了下手脚,这才觉得好受了些。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刚围着小区开始走,便发觉后面紧跟着一道长黑影,她走,他便走,她停,他便停。

;还一路尾随着一道烟味,虽不难闻,却到底让人忽视不得。

;乔音不敢回过头。

;她一直带着这道黑影,在小区里有路灯的地方来回走了三遍,对方还是紧跟着她,既不杀她,也没有要杀她的趋势。

;她摸不准对方是不是凶手,思来想去,在一处暗下来的地方,她飞速跑进自己楼道,进了电梯,一直到回到家里,灌了一大口水,她心还是跳得飞快。

;第二天早上,小林又准时九点来她家报道了,两人还是一如昨天那般,偶尔闲聊几句跟案件无关的。

;然而一到晚上,她还是选择出门,毫无意外地,她又碰上昨晚那人了,对方还是(yīn)魂不散跟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