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049



作品:《尽燃

第四十九章

秦息驱车回到分局, 陈建新和严卫国一早就在办公室等他, 看到他进来, 严卫国立马迎上来, 焦急道:“是出什么事了吗怎么好端端的要自己开车去了”

秦息掩上门,言简意赅道:“我们要去天南省的消息被人泄露了出去, 那家人得到消息后,正在准备卖掉店面把人送走。”

陈建新听到这话, 气得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我们这才说了多久,这家人就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了。”

严卫国脸色更是好看不到哪去,“这数起拐卖案原本就涉及到多个地方,虽说我们抓到的人贩子唐成是我们这的户口,是该主要由我们来负责,但于情于理,他们都该是有义务协助吧”

秦息顾不上再浪费时间, 迅速把证物交给了严卫国, “严叔, 这是孙友洪的录音和手机, 你等下截几句话给黄佳慧听,看是不是这个声音,至于这个手机, 看外面有没有其他人的指纹, 里面数据有没有其他被删过的痕迹,还有公交车那边的监控, 一定要找到孙友洪坐的那辆,这些细节都不能放过。”

严卫国接过东西,连忙点头,“好,你尽管放心去,我一定带着他们把这些事查清楚。”

说着,他叹了叹气,忍不住担忧道:“倒是你,你自己在外面要多注意安全,一旦有什么事就立马联系我们。”

陈建新缓过来后,同样叮嘱道:“老严说得没错,你千万要注意你个人的安危。”

秦息点了点头,“放心,我会注意的。”

得到他的保证,陈建新终于放心了些,但犹豫片刻,他终是抬头,有些羞愧道:“小秦,既然你已经彻底下定决心了,那陈叔也跟你说句实话。”

秦息一边往家里打电话,一边朝他点点头,示意陈建新继续往下说:“原本这些案件案发已久,我是不赞同你这次行动的,你自己想必也明白,这起拐卖案要是换在其他地方,很大的可能会是以抓住这帮拐卖团伙为终点,毕竟时隔多年,谁能不能保证当年被拐卖的这些孩子是否还活着,更难保证我们能百分百找到他们,到头来很可能会费尽人力物力还捞不到外人的一句理解,可假如拐卖案就此就结束,那无论是于外界,还是于我们公安在外面的形象,或是就单单论破案率这个数字而言,让人贩子得到惩罚都会是一个最完美最畅快的结局。”

“李叔,你先等下。”

对电话那边说完,秦息压着怒气,将手机拿远了些,转头同陈建新道:“陈局,你的意思我能理解,虽说这样一来,我们是从源头上制止了拐卖儿童案的发生,但那些原来就被拐卖的孩子呢在我们知道她们可能活着的情况下,我们难道心安理得不知道她们许多人被拐的时候才几岁大,她们的未来还那么长,她们难道还是像以前一样苟延残喘得过且过比起让人贩子得到惩罚,这些当事人的父母难道不是更希望让他们子女回家”

陈建新听得眼眶泛红,羞愧地别过了头,秦息看着,叹了叹气,缓声道:“陈叔,你也是有女儿的人,你应该能明白这些支离破碎家庭的心情。”

他望向窗外于冷风中四处摇摆却又依旧挺拔的樟树,慢慢回想着道:“陈叔,你还记得前几天,那对父母带着老父母一家四人来报案时的情景吗”

陈建新艰难点了点头,“记得,我当然记得,我当时也在场。”

那时他刚来上班,哪想他刚走进分局大楼,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接一阵的凄怆哭声,有女人的、有男人的、更有一对白发苍苍、年事已高的老人哭声,四人哭得泣不成声,数张痛苦又无助的面庞交织在一起。却又在当天晚上,在见到被救出的孩子的那一刻,通通化作感动的泪水。

想着,陈建新忍不住擦了擦眼角,点点头道:“你说得对,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确实不该放弃她们,她们的父母说不定也像这对父母一样,时时刻刻都在盼望着我们能给他们送去好消息。”

“小秦,”陈建新待缓过来后,才慢慢开口道:“这次的行动,陈叔也不再对你限制时间了,只要别太出格,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要是外省公安有问题,不肯配合,大不了我就豁出我这张老脸去找老萧,让他以市局局长身份出面交涉,或是让他从其他地方给你增派警力,先不管结局怎么样,陈叔能帮你做到的,一定会最大限度支持你。”

瞧着陈建新一如多年前的意气风发,秦息不由回想起,由于他父亲和陈建新交好,他从小就认识了这位人民警察,那时他父亲便时常跟他说起陈建新的英雄事迹,他也打心眼里佩服这位陈叔叔。

然而不知何时起,至少从他来到江泉分局算起,陈建新早已经从他印象中的陈叔叔变为了陈局长。

兴许是长年累月的工作磨灭了他的心志,他初心不再,凡事按规矩来办,他不收人贿赂,不给人开后门,却也不再如当年一般一往无前,凡事追求最优化结果,不当最差,却也不求最好。

按陈建新的年龄和资历来看,假如他还是跟以前一样的狠厉作风,那他断不可能,时至今日还留在分局当一个区局长。

秦息压着情绪,看向陈建新的眼神实实在在多了几分敬意,他畅快出声道:“好,我相信陈局做下的承诺。”

“臭小子,合着你前面那些话就是为了给我下套”

陈建新指着秦息笑骂道,然而骂归骂,他却实实在在被秦息“骂”醒了,他沉吟片刻,正色道:“至于市局那边,假如你真的不能马上赶回,那我就帮你跟那边解释一下,总归市局目前是有代理支队的,况且你这也是办案需要,迫不得已,晚个几天上任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

秦息点了点头,笑道:“好,我争取十天内就带她们回来。”

见秦息正在收拾公文包,有要离开的趋势,陈建新赶忙问道:“对了,我上次问你的队长人选,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是确定选李浩泽那小子了吗”

严卫国听到这个问题,同样好奇地望向秦息,秦息看了看二人,不答反问:“就算我说我推选乔音,她难道真能立马当上”

“当然不能啊,但只要她一直这样表现,我们完全可以把她列入重点对象培养,等她资历足够,职位有空缺后,我再跟区委他们商量一下。”

说完,陈建新突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他追问道:“那按你的意思,你不推选乔音,那就是想把她调去市局了”

秦息轻声笑了笑,没有回答,他提起整理好的公文包,起身同二人告过别,抬步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在秦息走后不久,乔音刚收拾完东西,便被一位自称是李叔的人敲响了家门,通过和秦息的通话确认,乔音拖起行李箱,放心地跟着对方上了车。

李叔身材微胖,五十左右,不说话也不笑时,很是有些不苟言笑的严肃模样,让人感觉不好亲近。

乔音自打坐上车后座,便一直感觉对方在有意无意观察她,像是带着一种护犊子似的长辈打量晚辈的目光,这目光虽然复杂不出格,但总归让她感到不自在。

于是赶在李叔下一次望来前,她慢慢笑起来,主动开口道:“李叔,您给我们队长开车有多长时间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刑警队平时工作忙,尤其案子多起来时,熬夜都是常有的事,故而为了避免他们在困乏情况下开车,刑警队向来有外聘司机的习惯,加上秦息在电话中的口吻,她自然而然以为这是秦息熟识的司机。

听到这话,李叔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下,他微微抬起下巴,有些自豪道:“我不是刑警队请的,我是秦家的老爷子请的,要算起来,我也在秦家待了有二十多年了。”

听出对方话里对她的不喜,乔音礼貌地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对方也没有再往她的方向看来,还是十多分钟后,秦息的到来打破了这场沉默,他放下行李箱,拉开车后门,乔音自发给他挪了块座位,笑着问道:“东西都给严叔了吧”

“都给了。”秦息点了点头,从公文包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道:“这是曾秋英一家目前情况,你先看一下。”

乔音点点头,接过文件,迅速翻阅起来,想必是清台刑警大队发来的信息,上面综合了两边刑警队掌握的信息,一块出了份详细的书面报告。

上面写着,按清台县卷宗记录来推断,他们如今要找的女孩子,应该是叫王乐萱,13岁走失,今年正好17岁。

由于父母在外打工,王乐萱从小便被托付在住在城里的大伯家,许是同大伯一家有间隙,她从小就喜欢去好朋友家窜门,甚至住朋友家都是常事。

她出事的当晚,恰好是周五,学校双休。

据她大伯一家反映,她当晚在家吃过晚饭后,就带了套衣服和书本,说要去朋友家住两天,大伯自然同意了。

又根据王乐萱闺蜜何丹说,王乐萱由于父母在外,她父母是给她配了手机的,故而当晚没看到王乐萱来自己家,何丹第一反应是给王乐萱打电话。

但打过去后,显示的是王乐萱手机关机。

于是何丹又给王乐萱发了qq 消息和短信,都是没人回复。

何丹虽然有担心过王乐萱,但认为更大可能是王乐萱又被大伯一家骂了,加上年纪还小,平时虽然时常听父母说要注意安全,不要一个人晚上出门,但在自己没碰上前,心里总归是有些不大相信的。

就这样,大伯没在意王乐萱去向,何丹也不清楚好友真实情况。

还是到了周六的下午,何丹见王乐萱还不回复她消息,才疑惑地跟父母提了一句,父母听见后,当即就给王乐萱父母一家去了电话,双方这才隐约敢确定,王乐萱恐怕是在昨晚上出了事,这才报了警。

然而等到这时候,王乐萱早已不知去向,人贩子唐成也没能被警方查到,只留下王乐萱摔碎了的手机掉在巷子墙角。

事后,通过清台警方的层层摸排,他们才最终把目标确定在唐成身上,认为他有畏罪潜逃的可能,可唐成早已转移到了外地,再没动静。

至于跟唐成有钱财交易的人,想必他们走的是当面谈话和现金交易的方式,清台警方没能查出私下买下王乐萱的人。

一直到时隔四年,唐成在江泉落网,曾秋英一家才正式浮出水面。

早在四年前,买下王乐萱后,曾秋英一家就搬去了城里,在火车站附近开了家快餐店。

而且最关键的是,根据这两三天来,清台警方的走访,他们了解到,曾秋英家里有个先天智力不足的儿子,只是曾秋英一家保护得好,又没怎么让他出来走动,知道的人才不多。

看到这里,饶是已经猜到私自贩卖女孩子的原因,乔音还是忍不住攒紧了拳头。

她接着往下看去,清台警方在接到他们江泉警队发去的消息后,当即就跑到了曾秋英家,可是搜遍了她家,都没能找出王乐萱,更没有任何跟王乐萱年纪相当的女生。

加上曾秋英家死不认账,清台警方苦于找不到实证,又担心曾秋英暗地里迫害王乐萱,便暂时对他们监视了起来。

与此同时,清台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曾秋英一家,这才发现,曾秋英家有个远方亲戚刘旭在派出所做事,加上王乐萱虽是以童养媳名义留在曾秋英家,但显而易见的,王乐萱不可能上他们家的户口。

并且据曾秋英家附近的邻居说,若不是警方过问,他们几乎都不知道曾秋英儿子情况和王乐萱这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后来,清台警方也找派出所的刘旭问过话,却也拿不出实际能证明刘旭与拐卖案有关的证据。

王乐萱突然失踪,曾秋英一家失口不认,其余邻居更是不了解内情,案子就这样不尴不尬地僵持着,哪方都不敢妄动。

看完这好几页纸的信息,乔音胸中郁气难出,她平息片刻,才合上了文件,沉吟片刻,她转过头去,轻声询问道:“你说有没有可能,王乐萱已经被他们暗地里给”

她话虽没说完,秦息却听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慢慢点了下头,“不是没可能,所以清台警方除了派人在外面找,至今也只能是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恰好手机传来震动,乔音不着痕迹看了眼刚收到的短信,秦息注意到她的动作,目光在她手机上停留一瞬,仿佛不经意道:“换手机了”

还换了一个跟上个一模一样的。

乔音动作顿了一顿,下意识想反驳,但想了想,她坦荡点了点头,笑起来道:“对,上一个手机屏幕不小心被我摔了几下,所以就换了。”

秦息抬眼看向她,两人相视数秒,他有些意味不明道:“我怎么记得你今晚回家前,手机屏幕都还是完好的”

乔音心头猛的一跳,秦息看着她,轻笑一声,换言道:“不过现在的物流服务确实不错,半个小时不仅能送货上门,还能迅速解决贴膜问题。”

“”

乔音第一次发觉,秦息若是想刁难人,那细心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她淡定如常的坐在座位上,甚至嘴角还含着微笑,秦息瞧着,眼里不由浮现些笑意,恐怕连她自己都没发现,每每她感到心虚时,她都是用笑容来掩饰。

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他面前,她从竖起全身的刺,变成了平静从容下的乖巧。

秦息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也不再逼她,“把你手机借我用下。”

乔音提防地看了他一眼,下意识捂住手机,“你自己不是有吗”

秦息用眼神示意前排李叔正在听他们说话,他无声同她道:“电话卡。”

乔音顷刻间就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两人僵持数秒,她终是递过了自己手机,笑嘻嘻地离他近了一步,她搓了搓手,几近咬牙切齿道:“队长同志,其实我知道一个能帮忙打听王乐萱消息的人。”

“你继续说。”

秦息丝毫不为所动,他一边用她手机拨出他的号码,一边好心“帮忙”道:“要不我帮你改下在队里留下的通讯录”

乔音暗暗捏了捏拳头,强压下想把对方这张俊脸狠狠揍一顿的冲动,她和善笑起来,态度良好道:“不用了吧,我们还是继续讨论让谁去曾秋英家打听的事吧,这个才最重要。”

秦息似乎是觉得她说得有道理,思索片刻,他点了点头道:“好,你继续说。”

见秦息懂她的意思,她轻咳一声,开口道:“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她母亲恰好就是曾秋英老乡,而且两家住得十分近,我朋友她以前回外婆家住时,也跟曾秋英家走动过,哪怕放到现在,也算是能说得上话。”

“什么样的朋友”

秦息停下动作,抬眸望来,乔音缓缓笑起来,坚定道:“很好的姐妹,我信得过她,她也愿意帮忙。”

“好,”沉默半晌,秦息将手机归还给她,乔音忙不迭接过,听他沉下声道:“你把这个人的姓名和电话发我手机上,我转发给清台警队的人,让他们去联系她。”

乔音点点头,发出一条消息: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