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067



作品:《尽燃

第六十四章

乔音愣了下,随后慢慢笑了起来:“那你之前为什么没跟警察说?”

唐露雪死死盯着她,听她不紧不慢道,“而且小林警察在来的路上就跟我说了,说你想见我,是因为想跟我道歉。”

“你想得美,我凭什么要跟你道歉!”唐露雪神情倨傲地抬了抬下巴,语气威胁道:“倒是你该好好想想,万一我把这事告诉他们了,你该怎么解释!”

“我还巴不得呢,”乔音挑挑眉,看向她道:“要不我现在就把他们喊进来,你跟他们说说?”

唐露雪当场怔在原地,她压根没料到乔音会这样回答,乔音见她一直不回话,又笑着问了一遍:“需要我帮你把他们喊进来吗?”

“谁稀罕你帮忙了,”唐露雪冷冷看她一眼,但想着,她又慢慢偏过头,不大情愿道,“再说了,我又不是真是那种没良心的人,我坑你一次,你坑我一次,我们也算是扯平了。”

乔音听得好笑:“那我昨晚上救你的那一次呢?你拿什么来扯平?”

“我才不管这些,反正是你自己想救我的。”说着,唐露雪又忍不住看着她,艰难地往前挪了挪身子,好奇问道:“不过你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你当时明明可以立马丢掉刀的,你干嘛要配合我?”

唐露雪胡乱猜测道:“难道是因为你跟那个凶手有关系?你想包庇他?所以你想把自己伪装成嫌疑人?还有啊,你还有没有跟警察说什么其他的假话?”

乔音摇摇头,笑容不变道:“这就不用你管了。”她接着道:“倒是你,你难道对昨晚上的情况就没什么要说的话?”

“你不回答我的问题,那我也不回答你的问题。”

乔音听着,不由得拧紧了眉头,面上笑容也渐渐消失,似是无比纠结,唐露雪偷偷用余光观察着她,好久后,乔音才抬头,有些犹豫道:“行,那我只告诉你,但你不能告诉其他人?”

唐露雪小鸡啄米似的赶紧点头,乔音小声道:“那你凑过来一点,我偷偷告诉你。”

唐露雪双手撑着病床,勉强往外又挪了点儿,乔音慢慢俯下身,半掩着脸,同她轻声说了一句,唐露雪顿时震惊得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提起声道:“这值得吗?”

“万一你没能脱身出来呢?”

“这不是已经顺利脱身了嘛,”乔音缓缓直起身来,扬了扬眉:“行了,说说你的事吧,你要是再晚点说,那凶手要知道你没死,说不定又要跑回来捅你几刀了。”

提起这事,唐露雪不由得害怕起来,她苦着脸,一改先前的蛮横态度,亲昵拖住乔音的手臂,“姐姐,好姐姐,我还不想死,我什么都告诉你,你让他们好好保护我好不好?”

似是担心乔音觉得她再次骗人,唐露雪赶紧补充,“而且我保证,我一定不把你的事说出去,不管他们谁问起,我都说是我自己看到警车灯后,才拼了命往你手里塞刀!是我自己想坑你钱!”

“行啊,”乔音双手抱肘,慢悠悠点了点头,“不过我不需要你帮我保密,我还巴不得你告诉他们所有人。”

唐露雪听到这话,双目惊恐,脸色又苍白些许,乔音顾不得再吓唬对方,她小心将唐露扶到床头靠着,温声道:“你现在就说吧,就把你昨晚上是怎么被害,有没有看到凶手的身高长相,再或者是你最近有没有惹上什么人,把你所有怀疑的对象,通通说一遍。”

唐露雪连忙点头,乔音亦是为自己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慢慢听唐露雪讲述,一直到过了近一个小时,她才从病房走出。

秦息等人迎上来,目露担忧道:“怎么样了?她都说了吗?”

乔音揉揉额头,点头:“都交代了。”

考虑到在医院人多口杂,讨论不方便,乔音四人便重新回到了车内,迎着秦息三人探来的迫切目光,她率先出声:“唐露雪说,她很确定,她并不认识昨晚上要杀她的人。”

秦息皱眉,乔音继续道:“唐露雪说她虽然平时经常逃课,也在外面跟人打过群架,但她很宝贵她的命,像一些比较重要的群架,她一般都是糊弄过去,不会真的参与,所以她没有什么非要把她弄死的仇人。”

“那会不会是讨厌她的人想故意吓吓她?”小林摸了摸脑门,忍不住嘟囔道,“要我说啊,这个女孩子的性格和人品都太差了,跟人说话的语气更是差得不行,好像谁都欠她八百万似的。”

乔音不由得笑了声,摇摇头道:“应该不是。”

“她说了,当时那人冲上来捂住她嘴巴的时候,那个人的手心很宽厚,皮肤也很粗糙,上面有着很明显的茧子,估摸着得有三四十岁了。”

小林双眼一亮,有些高兴地拍了拍头,“那就对了,那就跟技术室他们猜得差不……”

秦息警告地横了小林一眼,示意他不要外泄内部信息,小林赶紧捂住嘴,乔音不以为意笑了笑,继续说道:“唐露雪家里就住在盛安湾小区里,只不过,她家是住在最里头的那栋。”

“她说她当天晚上,逃了晚自习,跟着她朋友在KTV唱了一晚上的歌,还是见时间晚了,她才往小区里走。”

三人凝神屏息,无一人打断她。

“她进了小区后,见小区里很少有人走动,所以她就准备加快脚步,但谁知道,她刚想跑,后面突然就冲上来了一个人,对方用力捂住她嘴巴,不让她叫出声。”

“而且更奇怪的是,”乔音忍不住皱了皱眉,“据唐露雪说,她当时能明显感觉到,那个男的并不是很想杀她。”

“她说她在拼命挣扎的时候,她能感觉到对方明显停顿了几下,有点像是要放过她的意思,可能也是因为这点,对方伤她伤得不太重。”

说着,乔音看着三人,有些不大确定道,“而且听完后,我又想了一下,我觉得,对方昨晚上可能也不全是因为怕警察。因为照唐露雪的说法来看,既然对方都有放过她的意思,那凶手说不定也不想杀我,不想正面跟我对上。”

这话让老严都小林都开始纠结起来,秦息问道:“那她有看到对方长什么样吗?”

“没有,”乔音摇了摇头,“那个男的带了口罩,把脸拦得很严实。”

想了想,她接着道:“而且根据我和唐露雪的猜测,那个男的身高应该在180以上,因为唐露雪说,她当时挣扎的时候,不小心顶到了对方的下巴。”

“但是……”乔音犹豫了会儿,有些不大确定道:“昨晚上那个人跑走的时候,我感觉他跑得不太快,跑起来也有些别扭。”

她补充道:“但当时灯光太暗了,所以我也不是很确定。”

听完这些,秦息沉着声道:“那唐露雪还说了别的什么吗?”

乔音猛的想起什么,点点头道:“有!”

“唐露雪说,当时就是因为那人捂着她嘴巴,所以她把对方左手咬了一口,还咬得很用力!也是因为她当时过度挣扎,对方的刀才不小心划到了她脸上!”

听到最后一条信息,小林和老严的面上明显有了轻松之意,说完长长一段,乔音接过秦息递来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她反问道:“你们能给我看看前两个被害女生的照片吗?”

秦息和老严都没说话,似乎都是有些不太相信她,乔音慢慢笑了笑:“既然你们这么不相信我,那我更应该证明我的清白才是。”

“再说,正是因为我不专业,又跟她们同为女生,那说不定,我还能注意到一些你们忽视了的地方。”

“老大,严叔,”小林小声劝道,“就给她看看照片也没事吧?而且就算我们不给,她也可以晚点通过其他方式了解到的。”

见乔音神色坦然,秦息终是点了点头,既然秦息都同意了,老严自然无话可说。

于是小林从资料袋里拿出了两张照片,摆在她面前,“你先看看。”

与上回被请到审讯室里看的照片不同,这回的照片,是两个女生的生活照,乔音看了一会儿,不由得点头赞道:“这两个女孩子都长得很漂亮,也很清纯,看上去朝气蓬勃的。”

小林点点头,开始为她介绍道:“呐,你看啊,这第一张照片,是个叫吴秋语的女生,她家住在盛安湾小区,正在一中读高二,是八天前被杀的,据她父母和同学说啊,这个女孩子人很乖,成绩相当不错,除了有点骄傲以外,倒也算是老师同学都满意的类型。”

乔音点点头,听小林介绍第二张照片,“这第二个女生,叫胡若灵,也是在一中读高二,跟吴秋语一个班,是这儿某某局长的千金,因为长得好看,人会打扮,所以学校里有不少追她的男孩子,而且奇怪的是,这个女生并不住在盛安湾,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尸体是在盛安湾小区被人发现的。”

乔音摸了摸下巴,回想了下她昨晚看到的两张照片,第一张是穿着校服的乖乖女,脸被划得毁容,全身都是血。

第二张,是个穿着红色吊带裙的女生,身姿窈窕,可想平时是个爱打扮,也愿意展示自己的女生。她脸同样被刀划得毁容,全身也都是血,但她比第一个死者还要死得惨,她连眼珠都被人挖了。

而第三个,也就是唐露雪,毫无疑问,乔音见到她的时候,唐露雪的着装比前两人还要放得开。倘若是按服装的暴露程度来说,倒也像是有点规律。仿佛穿着越暴露,就越后死,死法就越惨。

她一面琢磨着,一面问道,“那唐露雪呢?她也是一中学生吗?还有这三个女孩子,她们都互相认识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小林叹了声气道:“这唐露雪是个三中的学生,现在读高三了,而且按情况来看,这唐露雪平时只跟一些爱混的人玩,一中的人,她也认识一些,但就是不认识前面两人。”

“而且啊,根据前面两位死者的同班同学说,前面两个人平时接触得也不多,关系一般。”

听着这话,乔音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三个性格迥异,生活轨迹全然不同的女孩子,两个一中同班同学,一个三中高三学生。

一个是父母宝贝的乖乖三好学生,一个是家里有钱的千金小姐,一个是离经叛道、我行我素的女孩子。

三人几乎很难因为什么而交集在一块。

,乔音见到她的时候,唐露雪的着装比前两人还要放得开。倘若是按服装的暴露程度来说,倒也像是有点规律。仿佛穿着越暴露,就越后死,死法就越惨。

她一面琢磨着,一面问道,“那唐露雪呢?她也是一中学生吗?还有这三个女孩子,她们都互相认识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小林叹了声气道:“这唐露雪是个三中的学生,现在读高三了,而且按情况来看,这唐露雪平时只跟一些爱混的人玩,一中的人,她也认识一些,但就是不认识前面两人。”

“而且啊,根据前面两位死者的同班同学说,前面两个人平时接触得也不多,关系一般。”

听着这话,乔音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三个性格迥异,生活轨迹全然不同的女孩子,两个一中同班同学,一个三中高三学生。

一个是父母宝贝的乖乖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