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顾总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作品:《代嫁危情:薄先生,你认错人了!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提示♂浏览器♂搜索♂\书名/♂.+?\{长♂夜♂读♂小说 \}♂可以\快速\找\到\你\看\的\书!

长夜读:一秒记住:Μ丶СΗаПɡуèdú丶c o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苏音却不接,只是问孙大夫,“你有电话吗?我要给顾惊洲打电话。【长夜读小说网:长夜何其漫,唯有读书欢!】”

“啊?”

孙大夫一脸迷茫,心说还真让自己给说着了,手上拉了那么深的口子,流了这么多血,这还没过十二个小时呢,就想明白了?这是打算主动求和吗?

“你想说什么?”门口传来顾惊洲低沉的声音。

孙大夫吓得手一抖,碗差点掉在地上。

苏音却只是转过头,冷冷看着顾惊洲。

“你什么时候来的?你四点多才走,回到家也得五点吧,这才几点,你没睡觉啊?你今天不用回公司吗?”孙大夫喋喋不休的问。

顾惊洲走进来,并不理会孙大夫,只是盯着苏音的脸,“我来了,你说吧。”

有泪雾迷蒙了双眼,再见面前这个人,苏音竟觉得恍若隔世一般。

“我不是自杀,我只是觉得心里很煎熬,觉得也许身体上受一点痛,就不会那么难过了,所以才随手拣起碎片划自己的手腕。读”

顾惊洲抿着唇盯着她,依旧不说话。

站在一旁的孙大夫却傻了眼,他考虑自己要不要出去,可是他又好奇,况且现在顾惊洲挡着门,自己往外走的话,他还要侧身让开,打扰了这屋里的气氛不就不好了。

“你放心吧顾总,我就算要死,我也不会脏了你的地方,我知道你送我到这里来,是为了你的声誉,你怕送我去医院会给媒体拍到,毕竟现在CG还在风口浪尖上。”

顾惊洲眉毛跳了跳,目光变得阴沉,他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开口。

苏音不看他,只是低头看自己裹着纱布的手腕,“那些事,只要是你觉得是我做过的,我就都认了吧,也无所谓。你想叫我留在你身边,那我就留下。

呵,我又能去哪儿呢?反正不管去哪儿,你总能找到我的是不是?”

苏音说到这儿,脸上现出笑容,肌肉的抖动使得她眼眶里的泪水还是倾泻而下。

她拉着袖子擦干眼泪,抬头直视顾惊洲,“可是我有个条件,不管你怎么折磨我,不要对我哥下手。長夜讀Μ丶СΗаПɡуèdú丶c o ㎡请你的律师好好为他辩护,请不要让芊楚离开他,也不要告诉他关于我的任何事情。

我会……”

苏音的泪水抑制不住的往下落,如断线的珍珠一般,在窗外的阳光下晶莹透亮,滴落在她的衣服上,晕成一个个的圆圈。

顾惊洲始终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两只背在身后的手,其实已经攥得紧紧的。

孙大夫看看冷着脸的顾惊洲,再看看哭得梨花带雨的苏音,十分的着急上火。

苏音吸了口气,接着道:“我一切都会听你的,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求你保住我哥,保住我家的公司。顾总,可以吗?”

顾惊洲喉结动了动,“苏淮北昨天打电话来说,他准备农历年跟芊楚注册结婚,还说到那时候,他可能已经在监狱里了,他想邀请我们一起去监狱观礼,我已经推掉了。浏览器搜索\书名/.+?\{长夜读小说 \}可以\快速\找\到\你\看\的\书!”

顿了一顿,他又道:“我跟律师通过电话,他对苏淮北的案子很有胜算,但是不可能就这么脱身,多则两年少则一年,这个牢是一定要坐的。”

苏音仔细听着,宛若在CG时,站在总裁办的桌子对面,聆听顾惊洲下达指令一般。

顾惊洲接着道:“这个周末,CG会做一个慈善晚宴,你跟我一起参加。”

苏音抬眸,“为什么是我?”

“是呀!”孙大夫也插口问:“三四天的时间,她的手腕好不了的,她这病怏怏的,你叫她陪你参加晚宴啊?”

顾惊洲盯着苏音,“这个慈善晚宴的目的,就是为了化解那篇不良报道造成的后果。你觉得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吗?”

苏音的眸子变冷,张口就想反驳,可跟顾惊洲视线相对,她到底还是轻轻一笑,“顾总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孙大夫一脸的不可思议,“丫头,你身子弱成这样,你还去应酬那些无谓的人做什么啊?”

顾惊洲扫他一眼,“怎么了?我说错了吗?你以前来我这儿喝酒,不是也说最讨厌那些无聊的晚宴,去应酬那些两面三刀的人吗?”

“闭嘴!出去。”顾惊洲低呵。

孙大夫见顾惊洲是真动气了,端起托盘往外走,一边嘀咕着:“出去就出去。我可真是老了,看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在搞什么,现在这年头,流行这么谈恋爱了吗?”

房门关闭,顾惊洲依旧背着手站在那儿,苏音低着头,凝视着自己手腕上的雪白纱布。

两个人都不说话,明明是近在咫尺,却仿佛已经远在天涯。

顾惊洲注视她,眼神里有担心和哀伤,他其实很想走过去握住她的手,质问她为什么那么傻。

可是就是有什么东西梗在两人中间,或许是接连之间发生的这许多事情,又或许,只是因为苏音刚才的那番话。

那话里的妥协和认输,却带着那么多无声的倔强和反抗,就连她看着自己的眼神,都不再有从前的痴迷和柔情。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顾惊洲觉得自己空洞的心脏渐渐开始被填满,里面全是苏音给他的幸福和安定。

而此刻注意着那张无比熟悉的面孔,他却觉得陌生。

心里的那个地方,那些感触,渐渐的开始被抽走,变成原来的那个大洞,又或者,比原来的更加空洞和暗冷。

苏音突然抬头,顾惊洲的眼神刹间收回,他侧一侧头,表情又变做冷漠淡然。

“顾总,您是打算让我在这里长住吗?我能不能回我那里收拾一下衣物?”

“你的衣物不是已经收拾好了吗?”顾惊洲冷声道。

苏音愣住,是呀,这才是她辞职的第二天。

昨天上午,她把衣物收拾好,心心念念满怀幸福的,正打算搬到顾惊洲那里居住。

短暂的恍然,苏音唇边漾起一丝笑意。

明明有讥讽的味道,可那笑容还是明艳好看的,顾惊洲看在眼里,却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

从此以后,她是再也不会对着自己这样笑了吧。

“哦,那顾总打算以后把我关在哪里?”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