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网游小说 > 寒鸦(温舒唯沈寂) > Chapter02

Chapter02

全身都被冷汗湿透,汗毛倒竖浑身发抖,只拿手用力捂住嘴,迫使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其它人还好说,那个货舱里的娘儿们怎么逃出去的?”纹身男咬牙切齿,“见了鬼了。”

话音刚落,一阵脚步声从身后船舱由远及近。

众人闻声回过头,瞧见来人的刹那,一个个便都规矩下来,喊了声“头儿”,神色三分恭敬七分畏惧。

被称作“头儿”的是一个戴着玛瑙耳环的中年人。他实际年龄不到四十,但常年的海上风霜使得他的面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上好几岁,眼角和额头布满褶皱,个头中等,在一堆人高马大的壮汉里并不醒目。

左眼位置盖了只黑色眼罩,唯一的右眼在夜色下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琥珀色,目光阴鸷冷酷。

“舱门关死了,人还被五花大绑,能逃出去就说明有帮手。”独眼男人开口,声音极其沙哑,难听得像是破旧走音的大提琴在哀鸣。

半秒后,吉拉尼不知想到了什么,眯了眯右眼,看着大雨倾盆狂风呼号的海面冷笑了声,慢条斯理道:“除了舱门,货舱应该还有个通风口。”

“可不!”一众海盗听完一愣,都一拍脑门满脸恍然大悟的表情,“还有个通风管道!”

吉拉尼微转头,余光阴恻恻地瞥向了不远处的管道。

暴徒们回过神,你瞅我一眼我瞅你一眼,端起枪,压轻步子缓慢朝管道口靠近过去。

甲板上瞬间安静,只余雨声风声涛浪声。

纹身男是吉拉尼集团的头马,自然打头阵走在最前边儿。他面容狰狞,站定后舔舔牙,低咒了句就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管道口,狞笑道:“先给你来顿好的。”

“……”温舒唯脸色霎时惨白一片,捂住嘴,几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就在纹身男即将扣下扳机的眨眼间,一粒子弹穿云破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了出来。

准确无误击中纹身海盗的腰腹。

壮汉始料未及,吃痛,哎哟一声跌倒在地。

暴徒们全都愣住了,来不及反应,又是一个东西从管道内投掷出来。骨碌碌滚到了之前的瘦猴脚边。

瘦猴定睛看了眼,鬼叫惊呼:“手榴弹!”

众人登时吓得往四处扑逃。

通风管道内,温舒唯又惊又慌不敢轻举妄动,忽然被一股大力扯过去给死死护到身下。

她全身都在发抖,微抬头,视野里漆黑模糊,男人目光凌厉满是嗜血杀意的眼睛成了唯一的光。

黑而亮,亮得逼人。

轰一声巨响炸碎海面。

温舒唯被得震头晕眼花双耳嗡嗡,胃都在翻滚,那人已瞬间从管道口举枪扫射纵身而出,身法干净利落,速度极快,她甚至都来不及看清他的动作。

事发突然,海盗们阵脚大乱,沈寂落地瞬间已经解决三名敌人。

温舒唯咬紧牙关飞快爬到管道口,往外瞧,外头枪林弹雨正在恶战,甲板上一片狼藉,海盗们尸体横陈,有的被手榴弹炸得血肉模糊,有的被步|枪扫成筛子,血流成河,让雨水一冲,流进浪涛汹涌的大海。

那个人呢……

温舒唯又慌又乱害怕极了,目光扫视一圈,终于在一个集装箱后面看见了道海蓝色的高大身影。着中国海军迷彩作战服,一身武装,右胸口暗红一片,明显是血迹。

他中枪了?

“……”温舒唯瞳孔收缩,抿唇咬咬牙,视线抬高。借着甲板上的光线,这才第一次看见这个男人的真容。

肩很宽,背脊笔直挺拔如劲松。从她的角度看过去,是一副非常硬朗利落的侧颜轮廓线。短发漆黑,额头饱满,连亚丁湾的狂风暴雨灭顶黑暗都没能淹没那副深刻立体的五官。脸上沾着雨水和血污,但丝毫不影响整副五官的美感,眉与眼相融,再添一笔铁血狠戾,教人胆战心惊。

夜色暴雨下,他持枪,瞄准,眼神凌厉冷漠,狠戾入骨,没半点恻隐之心。

这张脸……

温舒唯难以置信,错愕地瞪大了眼睛。

突的,集装箱那头扔出来一枚烟|雾弹,顷刻间,通风管道口附近便升起大片白雾,烟雾袅绕,视野可见度瞬间降到最低。

与此同时温舒唯听见一个声音用中文大喊:“出来!我掩护你!”

电光火石的零点几秒,她全身血液逆流心提在嗓子眼儿,不敢耽搁,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猛地从管道口扑出去。

甲板上人声嘈杂,暴徒们用索马里语大骂着,无差别无目标地朝烟雾位置开枪,流弹几乎擦着温舒唯的脸颊飞过去。

砰一声闷响,温舒唯摔落在地,瞬间被暴雨淋得湿透。

手腕手肘全都擦破了皮,她咬唇,忍住疼,手脚并用地准备从地上爬起来。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忽然抓住了她的腕子,没工夫等她磨蹭,直接拎小鸡仔似的一把将她拎起来扔到自个儿身后护好。

一管子弹打完。

沈寂垂眸,动作飞快地换弹夹,上膛,脸色冷漠得可怕。他头都没回,没什么语气地说:“我数到三。”

温舒唯没明白,“什么?”

“一。”

砰砰,又一个海盗中枪从船上跌落。沈寂左胸口的作战服已经完全被血浸湿,但他边开枪数数,眉毛都没动一下,没感觉似的。

温舒唯抹了把脸上的雨,皱眉追问:“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二。”

温舒唯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三。”最后一个字音落地,沈寂二话没有,直接把边儿上还一头雾水的姑娘拽过来拖到栏杆处。

暴雨肆虐,冲刷着整片亚丁湾,海面狂风呼啸海浪滔天。“奇安号”在风浪中颠簸如一叶浮萍。

温舒唯睫毛颤动了瞬,意识到这个男人要做什么,吓得血液倒流,再也忍不住,在暴雨中冲沈寂扯着嗓子喊:“会死的!我们会死在这里!不能……”

沈寂直勾勾地盯着她,说:“信我。”

“……”

眼下的境况,跳海是唯一的生路,但这样凶险恶劣的天气,他又中了枪……

温舒唯脑子里一通天人交战,进退维谷濒临崩溃,终于绝望地哭出来。

烟|雾弹的浓烟开始消散,海盗朝这方步步紧逼。流弹四射,咆哮连天。

没时间了。

沈寂神色冷峻,不等温舒唯回话,一把扣住姑娘的腕子往怀里一扯,转身从甲板上一跃而下……

哗啦一声巨响,海面激起巨大浪花。

海水从四面八方涌入口鼻,温舒唯整个被卷入海浪,视线中瞬间只剩下一片混沌黑暗。

她只记得,在完全被海水吞噬之前,那人嗓音模糊遥远,在她耳畔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错觉般低柔的:“乖。别害怕,我带你回家。”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