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网游小说 > 寒鸦(温舒唯沈寂) > Chapter01

Chapter01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寒鸦 文\弱水千流

chapter 01 野 (一)

印度洋,世界第三大洋,位于亚洲、大洋洲、非洲和南极洲之间。总面积7056万平方千米,其北为印度、巴基斯坦和伊朗;西为阿拉伯半岛和非洲;东为澳大利亚、印尼和马来半岛,南为南极洲,中则为英属印度洋领地。

百川归海,广袤无际。

傍晚许,夕阳沿海岸线缓慢下沉,没多久便将半张脸都没入海水中,只剩另一半苟延残喘似的悬在远方,跟即将吞噬一切的黑夜殊死搏斗。从海上数百米俯瞰,远远能瞧见无边无际的海面上有颗芝麻似的黑点儿,渺小无依,孤零零的,龟行老妪般沿航线前行。

温舒唯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甲板上,吹海风,敲键盘,偶尔抬头,认真欣赏一番海上夕阳,手边还摆了包从家里带出来的真空冷吃兔。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夹杂人说话时的声音从温舒唯身后响起,是几个一同搭乘奇安号的人从船舱里出来透气聊天来了。

温舒唯往嘴里丢了颗酸角糕,腮帮鼓鼓地嚼,把包装纸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背后传来个声音,用英语笑着冲她喊:“hey sue!正好你在这儿!我刚才正在跟詹妮弗她们说你呢!”

温舒唯闻声,咬着冷吃兔回头。身后站了几个高高大大的外国友人。两男两女,高鼻梁大眼睛,肤色偏深。跟她说话的男人长了头小卷毛,叫杰斯,是非裔,另外三个是杰斯的朋友,都是拉丁美洲人。

温舒唯是在上船之后才认识的他们,与几人交流不多。她只知道这几个外国人都在中国上海工作,正是“奇安”号所属企业奇安集团的员工。这次出海是为了替奇安集团去阿拉伯地区采购一批价值不菲的货物。

温舒唯扬起唇角。她长了双天生带笑的眼,笑起来时弯成两道月牙,长而翘,乖巧柔婉,像只可爱的小狐狸。回句字正腔圆的中文,“是么。说我什么?”说话同时,冲几人丢出几颗酸角糕。

“哈。”杰斯接过酸角糕拆了仍嘴里,边嚼边抄着口蹩脚的普通话回她,“说你特有才!”

温舒唯冲他竖大拇指。有眼光。

几个年轻人说说笑笑。

笑闹片刻,几个外国友人转身回船舱,这一走,才终于露出被那几个高壮身影挡严实的船舱窗户。透明玻璃将一方世界镜像呈现,映出温舒唯。

她抱着电脑,啃着冷吃兔,双腿以一种放松又俏皮的姿势盘着。夕阳柔和勾勒出她的身形,柔软黑发在脑后拿发带系了个半马尾,穿水红色改良款汉服,系腰封,缀流苏,裙摆及膝,露出半截纤细雪白的小腿。

画风古灵精怪,清奇拉风。

拉风到跟城市大马路上溜一圈儿,保管会有人偷拍发朋友圈,再配字“偶遇漂亮女coser,真赞”。

不过,温舒唯既不是从笑傲江湖里穿书出来的女侠,也不玩cos。她是个正经八百的小白领。毕业自一流大学新闻系,目前在某主流媒体旗下的报社当记者。

偶尔也放飞放飞自我,做做content creator,录制一些旅行vlog写一些文字游记。

天色愈发暗。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海浪拍打船身的浪涛声跟温舒唯敲键盘的声音二重奏般此起彼伏。

在温舒唯认真嚼完后一块冷吃兔的时候,她今天的稿子总算大功告成。

呼。

温舒唯心满意足地吹了一口气,举起胳膊伸个懒腰,关掉电脑,从一旁放着的相机包里取出微单,开始录制今天的vlog。

“大家好,今天是我搭乘‘奇安号’出海的第十四天,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我现在所处的海域是……稍等,我给大家查一下啊。”她对着镜头笑盈盈地做记录,顿了下,打开手机上的海上定位软件。

就在这时,海面风力似忽然转强,一股子浓烈得有些难闻的咸湿味儿猛钻进鼻子,呛得温舒唯皱了下眉。

“……亚丁湾海域。”她自言自语地说完,抬起头。

海上与陆地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远离钢筋水泥,远离摩天大楼,远离几乎所有人类文明,充满了最原始的野性和未知。太阳是汪洋大海的唯一照明物,此时暮色低垂,整片海面寂静而漆黑,深渊似的,又像一个失去符咒的镇妖塔,各方妖魔都蠢蠢欲动,即将倾巢而出。

“奇安号”上亮了灯,大部分人都在船舱内,甲板上只温舒唯和两个刚吃完晚饭出来消食吹牛的中年人。

一切平静如常。

温舒唯站在护栏旁,面容平静,眉头微蹙,悬在上方的白色灯泡被海风吹得摇摇晃晃,把她的脸色照得有些惨白。她定定地盯着平静海面的远处,隐约瞧见一艘船的轮廓,亮着昏暗灯光,模糊诡异,在朝“奇安号”驶近。

海上夜色浓得像化不开的墨。

温舒唯的瞳孔有瞬间缩小。她背上汗毛倒竖,忽然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

亚丁湾海域。

位于也门和索马里国之间、自十九世纪以来便海盗横行,猖獗无度,令世界各国谈之色变的亚丁湾海域。

……

夜幕下,大雨倾盆,漆黑海域怒浪滔天。

轰的一声巨雷乍响。

温舒唯被那雷声一吓,瞬间睁开眼睛惊醒过来。

视野里漆黑模糊,没有一丝光。这样的环境里,眼睛形同虚设,人类几乎快退化的嗅觉便奇迹般复苏——空气里充斥着浓重到几近腥臭的气味。那味道难以形容,类似海产品发霉腐烂后散发出的恶臭,再混杂海风的咸湿味,令人作呕。

一场噩梦尚未平复,温舒唯呼吸不稳,胸膛急剧起伏,瞪着天花板,惊惧警惕,身体发抖,原本清亮晶莹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灰扑扑的雾。

手脚都被绳索捆死,嘴巴也让人用胶带给封住,她无法活动四肢,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能拿背蹭着肮脏潮湿的地面缓慢蠕动几下,维持血液在周身各处的流通。

“奇安号”被劫持了。

温舒唯衣物残破浑身狼藉,缓了口气,又再次痛苦地闭上眼。只觉一切是场噩梦。

噩梦就发生在7个小时之前——货轮偏离原本航线驶入了索马里海域附近的亚丁湾,遭遇了海盗袭击,“奇安号”全体船员虽竭尽全力抵御,但仍不敌海盗势力的武装力量。海盗登船,劫持了整艘货轮,并勒索一亿美金作为赎金。

其余人都被关在一间大客舱里。

温舒唯被两个好色的海盗看中,单独抓到了一边。但万幸的是,就在那两人想对她施暴时,有人过来把这两个色|欲熏心的男人给臭骂一顿叫走了。

两人好事被打断,恼火却也没辙,便把温舒唯五花大绑堵了嘴给扔进了地下室货舱……

温舒唯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用力深呼吸,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原本,这只是一次再寻常不过的因公出差。奇安集团是国内进出口业的龙头老大,为国家经济增长作出了巨大贡献。与阿拉伯地区的合作是奇安今年的新项目。温舒唯所属报社瞅准势头,策划了一期名为“走近奇安新天地”的栏目,派她跟随“奇安号”出海前往阿拉伯地区采购货物,回去之后写一篇独家新闻。

谁知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想起那些手持枪|械穷凶极恶的海盗,背脊一凉,瑟缩着打了个冷战。

还能得救吗?

*

天愈发黑,夜愈发浓,雨也下得越来越大。海浪翻滚大雨瓢泼,此时的亚丁湾海域宛如一个有生命的大提琴手,为不幸和苦难奏响了哀歌。

“奇安号”号上点亮了一盏巡逻灯,白色光束像撒旦的眼睛,规律而缓慢地扫亮附近怒浪滚滚的海面。

一个手持ak47、身穿黑色雨衣的彪形大汉在船头处放哨巡逻。这名索马里人的身高超过了一米九,浑身肌肉纠结,长了一脸络腮胡,常年被海风侵蚀的面容上横亘着两道狰狞刀疤,目光阴狠,面无表情地依次扫视着白色光束照亮的区域。

半分钟后,他低咒了句,过去给在船尾处巡逻的矮个子递了根烟,用索马里语道:“这操蛋的鬼天气。他们在里头吃香的喝辣的开庆功宴,留老子两个在外头淋雨吹冷风,妈的。这破天气谁会出海找事儿,除非不要命了。”

矮个子接过烟点燃,边抽边说:“伙计,火气别这么大。难得开次张,谨慎点不是坏事,再说了,头儿不是同意你上那妞了么?”

络腮胡一听这话,一双贼眼登时蹭蹭亮光,咧嘴,朝对面的海盗露出个□□,霎时心满意足:“也是。哈哈哈。”

络腮胡干这一行已经九年,平日里烧杀抢夺恶贯满盈,除了喜欢女人也没其它爱好。想起货舱里那个白嫩的中国妞,络腮胡打心眼儿里激动,上次登岸是十天之前,快半个月的海上颠簸简直快把他憋疯了。

大胡子海盗就这么端着枪,迈着耀武扬威的步子慢悠悠地在船尾处溜达着,边放哨,边做着一会儿要怎么折磨美女的美梦。

就在他陶醉其中飘飘欲仙的时候,一双手臂悄无声息从背后勒住了他的脖颈,鬼影一般。

络腮胡一愣,下一瞬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嘴,想要发出声音。

然而先一步响起的却是声清脆的“咔擦”——人骨头被拧断碎裂的声音。干净果断,稳准狠辣,手法利落熟练至极。

徜徉在美梦里的恶徒一双蓝灰色的眼睛错愕地瞪着,到死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的雨衣被扒拉下来,紧接着尸体被丢进大海,转眼便让怒海的狂风暴雨给吞进去。

“a区清理完毕。各小队按原定计划行动。”风雨中响起一个声音,低沉冷漠,没有起伏。

众人齐齐低声回他:“是。”

船舱内,刚刚打完一场胜仗的海盗们正在开庆功宴。喝酒的喝酒,吃肉的吃肉,把“奇安号”上所有的储粮全都拿了出来尽情享用。

三道黑影持枪弓步前行,无声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