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陆昼吸了口气,血液凉透。



作品:《姐姐冒充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陆炀一肋骨一痛, 抬头看着陆昼面无表(qíng)的眼底,他脊背忽地爬上一层细微的恐惧。

;他张了张嘴巴, 到底是没能像三年前那样,大着胆子吐出一个骂字。

;陆昼也不再理会他, 从他(shēn)边擦肩而过, 抬步朝楼上走去。

;陆昼步子很快, 等陆炀一和陆焕闻想起来拦住他的时候, 他已经果断拉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

;砰地一声,书房门被关上。

;陆炀一急得团团转:我也是醉了,陆昼可真没脸没皮,老爷子立了那么一个遗嘱, 他还真把自己当成整个陆氏的太子爷了他今天又来搅局, 要是项英哥的事又被他弄黄了怎么办

;陆焕闻看了眼自己儿子。

;陆炀一从小与陆项英玩在一起,感(qíng)显然更好, 所以才处处针对继承了陆家的陆昼。

;不过, 这种过于明显的偏向(xìng), 陆焕闻倒也没管, 毕竟, 到最后, 这陆氏还是陆项英的。

;炀一和陆项英搞好关系, 百利而无一害。

;当年在陆昼之前, 三弟陆建冲已经有了陆项英这个儿子, 只是他和项英的母亲的婚事, 没有得到老爷子的(yǔn)许,老爷子强拆鸳鸯,(bī)着他娶了另一个女人,也就是陆昼的母亲。

;可想而知,陆建冲会有多憎恶顾婉之,即便顾婉之当年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美人。

;陆家声名显赫,这种丑事不可能让外人知道,甚至顾婉之嫁入门的时候,都不知道此事,只让陆项英抚养在陆焕闻膝下,做了三年后出生的陆昼的堂哥。

;整个陆家在这件事上,都对陆昼瞒着。

;但是陆焕闻猜,陆昼这小子灵(xìng),恐怕早就知道了,只是装作被蒙在鼓里,扮猪吃老虎罢了。

;顾家和陆家是世交,只是顾家后来败落,两家的地位才不对等起来。

;但当年老爷子与顾老爷子有过战友(qíng),(qíng)谊非一般人可比,所以在顾婉之嫁入陆家之后,对顾婉之诸多照拂,简直是当成亲媳妇来对待。

;要不是后来发生了,顾婉之与别的男人私奔,还试图绑架陆昼的事(qíng),或许老爷子还要将一部分的股份留给顾婉之那疯女人

;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三弟从来不敢暴露与陆项英的关系,三年前老爷子一死,三弟就立刻将项英从国外叫了回来。

;可谁知三年前,陆昼这小子,买了一张机票,威胁陆项英回国外去。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腕,三年前项英还真的离开了。

;但现在,眼看着陆昼已经十七了,快要成年,即将继承当年老爷子立下的遗产,三弟开始坐不住,又把大儿子陆项英从国外弄了回来。

;这次,势必是要当着圈内名流的面,重立太子爷,改遗嘱,送项英上位了。

;陆焕闻作为陆昼的大伯,早就继承了自己的那一部分,陆氏偌大的遗产已经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他自然置(shēn)事外。

;在这一系列的事(qíng)中,他独善其(shēn),就是他总隐隐觉得,陆昼这少年,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将偌大陆氏让出。

;楼上。

;陆昼摔上门,门一关上,立刻隔绝了楼下宾客谈笑的寒暄声。

;陆建冲坐在书桌后,陆项英站在他(shēn)边,正听他说着什么。陆昼往陆项英(shēn)上扫了一眼,这位堂哥穿着一(shēn)剪裁精致的西装,看起来倒是比自己更像是陆氏继承人。

;陆建冲抬头,看了一眼陆昼(shēn)上拉链都没拉上的校服,毫不掩饰地皱起眉:你当这什么地方,穿成这样就来要不要还抱个篮球,告诉所有人你还没断(nǎi)

;陆项英站在一边,尴尬又得体地笑。

;陆昼并未顾及亲生父亲话里的厌恶和讽刺,也没看陆项英,冷笑着问: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陆昼:为什么举办周年宴,不通知我

;我当父亲的,难不成做什么都要经过你(yǔn)许吗

;陆昼盯着陆建冲,试图从这个父亲眼里找出些许愧疚歉意来,但是没有,丝毫没有。

;三年前,老爷子刚去世,这个父亲就把陆项英叫回来过一次,在那之前,其实陆昼一直以为,父亲之所以不(ài)自己对自己冷漠得像是外人甚至厌恶自己如苍蝇,可能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又或者是,自己母亲做错了,他厌屋及乌。

;但没想到,在葬礼当天,就见到他在待客室后方,亲切地抚摸着堂哥陆项英的脑袋,眼神和蔼得像是一个真正的父亲。

;陆昼是那时候才猜到了什么的。

;或许整个陆家,没有一个人想让自己继承。而之所以这么多年对外宣称自己是陆氏继承人,将自己捧上天之骄子的位置,只是因为,陆家需要一个靶子。

;他陆昼,来当这个靶子再好不过。

;当时他固然惊慌刺痛,但首先做的,还是冷静下来,保护好属于自己的东西。

;于是他查来当年陆建冲与陆项英母亲在一起过的证据,丢在陆建冲面前,让陆项英哪儿来的滚回哪里去。

;当时陆氏正遇一些危机,陆建冲怕他的不堪过往暴露出去后,受到影响,再加上老爷子刚去世,陆氏不稳,于是他厌恶地瞪着自己,还是暂时放弃了将陆项英认回来的想法。

;而现在,他无所忌惮。

;遗产还没真正落到自己手里,那份遗嘱还未生效,他还有机会废掉自己。

;陆昼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要被母亲抛弃,要被亲生父亲当成一个筹码,一边利用着,又一边厌恶着。

;这三年来,他想过,可能陆建冲最后,并不会做到那一步,可能只是自己揣测太过。他到底是存了一丝丝希望的。

;但他错了,陆建冲的确为他另一个儿子做到了这一步。

;陆昼吸了口气,血液凉透。

;他拉来一把椅子,没什么表(qíng)地坐在陆建冲对面:都到这个地步了,就别再假惺惺地父慈子(ài)绕圈子了,开门见山吧。这次宴会,倘若你就要宣布陆项英的(shēn)份的话,那么,你打算让我让出多少给你的宝贝儿子全都拱手相让或者,换句话说,你打算施舍给我多少

;陆项英站在一边,被自己这个还穿着校服,可言语犀利完全不似少年的堂弟惊了一下。

;陆建冲表(qíng)也有些难看:你怎么说话呢

;但是既然陆昼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他便以为陆昼这是在示弱,他原先以为自己这个儿子有野心,势必会为他自己争一争,因此还做了许多准备。

;但若是陆昼主动放弃,举手投降,那么,事(qíng)倒是好办了,无非花点钱打发而已。

;于是他又缓和了神(qíng):我是为你考虑,项英(xìng)格稳重,显然更适合继承陆氏,而你,即便没了陆氏,也不用懊悔,你名下不是还有几(tào)房产么,足够你这辈子花了,要是你还不够,等那些股东全都支持项英后,我会再拨给你百分之二的股份。

;陆昼冷笑:爸,你真(tǐng)大方的,老爷子留给我的陆氏百分之六十二,一眨眼到你手里,就变成百分之二了。

;被接二连三嘲讽,陆建冲已然不悦。

;他冷声道:陆昼,你要清楚,陆氏不欠你什么的,当初能让你当这个继承人,现在也能收回来。

;是了,陆家当然不欠一个活靶子什么的,陆家早就在别处培养了一个上等的正品,我只是拿来挡刀子的废品。陆昼讽刺地笑道:行,那记得多分我几分股份,市中心那个楼盘我也要了。

;陆建冲猛然一愣

;本以为要在陆昼(shēn)上大费干戈,可陆昼怎么突然,难不成是妥协了

;陆建冲虽然不喜欢这个儿子,却是对这个儿子再了解不过的,这少年想要得到什么,一定不择一切手段,千方百计都要得到,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地放弃

;更何况,他要是放弃了,自己的后手还需不需要使了

;这次必须一次(xìng)杜绝所有后患。

;陆昼当了陆氏这么多年继承人,虽然尚且年少,但在股东那边也有一些人脉。就这样让突然出现的陆项英取代他,一定会在内部引起(sāo)动和不满,败坏自己的名声。

;但倘若,是他不能再当这个继承人呢

;陆建冲正狐疑思虑之际,陆昼却像是没心思再虚与委蛇,站起(shēn)来,转(shēn)便走。

;转过(shēn)来后,陆昼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遗嘱还被控制在陆建冲手里,他还没有任何筹码,他必须得想办法尽早找到那份还未公证的遗嘱。

;陆项英也跟着走到门口:小昼,我送你回学校。

;楼下那么多人看着,陆昼气冲冲地上来,又独自下去,想必会议论纷纷。还未成为陆氏的继承人,陆项英不想留下口舌。

;等等,项英,有司机,你送什么陆建冲却倏然站了起来。

;陆项英有些茫然,回头看了陆建冲一眼,笑着道:没事,我送送弟弟,马上就回来。

;说完,他就跟着陆昼下了楼去。

;陆建冲却猛然急了起来,到窗口看了眼下面的车,车牌号的确是自己安排好的那辆没错。他是想让陆昼这次躺进医院,顺理成章让出位置,却没想到陆项英非要送人,淌这一趟浑水。

;他皱着眉,对楼下的小赵做了个取消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