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谁为鱼?



作品:《异兵天下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看到范商发至内心的感激之情,炎焱二老对望一眼,心中大喜。绝先生此举,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攻心为上。

焱三长老对着范商客气地笑道,“范庄主客气了,你我两家本就是合作关系,贵庄有难,于情于理,我们都要过来支援。绝先生原本是打算亲自前来的,不过因为他远在西域,路途遥远,怕耽误大事,所以让我和二哥先行一步,听凭庄主差遣。”

这时,旁边的众人之中传来一声疑问之语,“既然两位出现在元宝山庄,那现在的蛇头领岂不是一座空城,你们就不怕被其他势力抢去?”

说话的是风云双捕中的云无常。他们对于铸兵城攻占蛇头岭,斩杀‘龙窟三鬼’一事,一直心有不满,觉得铸兵城是在多管闲事,抢了他们的生意。

‘龙窟三鬼’也是悬赏榜上的人物,虽然排名靠后,但战力不高,唯一的麻烦就是蛇头岭易守难攻,地势险要。

蚊子虽小,也是肉。风云双捕早已将那三颗脑袋视为兄弟二人的囊中之物,谁知被铸兵城横插了一脚。

未等焱三长老答话,旁边的范商就抢先一步,斩钉截铁地说道,“焱三长老放心,如果哪个势力敢在此时出**夺蛇头领,就是同时与铸兵城和元宝山庄为敌。待铲除剑魔之后,不用贵城出手,元宝山庄必定替你们夺回蛇头领。”

铸兵城诚意满满,范商也不能没有表示,让盟友寒了心。

其实刚刚炎二长老脸上的担忧之色,他已尽收眼底,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只是装作没有看见一样。

范商当机立断,在众人面前表态,安抚炎二长老,也再次表明了元宝山庄和铸兵城合作的态度。

有三弟暗示在前,又有范商安抚在后,炎二长老心中的担忧之虑稍稍缓解,展眉而笑,微微拱手之后说道,“多谢范庄主好意,只是。。。”

炎二长老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炎二长老还有什么其他担忧之事,但说无妨,只要元宝山庄能办到的,必将竭尽所能。”范商以为他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爽快的回道。

见范商似乎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炎二长老也不再藏着掖着,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虑,“范庄主误会了,在下并不是想要索求什么,而是和刚刚银长老的担心一样,今天剑魔此举,恐怕是调虎离山之计,庄主还需谨慎对待。”

他转头看了一眼大门之上那断为两截的匾额,继续说道,“剑魔今日故意击碎此匾额估计就是想引您发怒,让您怒火中烧,失去理智,乖乖入套。”

范商听完之后,笑而不语,转头望向银长老问道,“银长老,你刚刚是不是也是此意?”

“正是,还望庄主谋定后动,且勿中了宵小的圈套。”银长老看了一下范商的脸色,语重心长地回答道。

刚刚范商第一眼看到破碎匾额之时的急怒攻心,吐血晕倒的场景,让他后怕不已,生怕范商在此一怒之下失去理智中了剑魔的诡计。

“两位有心了。”对于银长老和炎二长老的好心提醒,范商心中涌起了一股暖流。

银长老不用多说,向来是元宝山庄的“智囊”,自己的心腹,左膀右臂。而炎二长老虽为外人,但短暂的相处,寥寥数语之下,范商深觉也是可交之人。

他相信绝先生的眼光,更相信自己看人看事的眼光。

范商并没有急着回应二人,而是在心中默默的思索着他们的好心提醒:调虎离山,调虎离山。莫非。。。

他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眼中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并没有说出来,而是微笑着转头安慰两人道,“两位尽管放心,我心中有数。”

他转头视线上抬,扫过那大门之上断为两截的匾额,脸上虽然怒意未退,但已恢复了作为一个掌握天下财富的财神应有的气势。

刚刚如同潮水一般涌向他心头的怒意和耻辱的感觉,早已被理智的堤坝死死地挡在了外面。

范商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剑魔,我要让你看看,元宝山庄并不是你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我也不是当年死在你剑下的南宫浩海那个废物。

银长老听完范商的回答之后,心中稍宽,现在正是紧要关头,范商作为元宝山庄的掌舵人可万万不能失了分寸,但范商的下一句话就让他脸色大变,刚刚放心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只听范商不再犹豫地说道,“明日我就亲自前往元宝酒楼会一会剑魔。”

“庄主,万万不可,您乃万金之躯,怎么能亲涉险地?此事还是由我和铁长老代劳比较好,您坐镇山庄,等我们的好消息。”银长老一听范商要亲自前往,心下一惊,顾不得许多,急忙说道。

他万万没想到范商刚刚听了他和炎二长老的提醒之后还会执意要亲自前往元宝酒楼,怒中行事,可是大忌。

身边众人也是急忙劝解,都以为范商还在愤怒之中,没有听进去银长老和炎二长老的提醒。

唯有迟来和尚还在一边笑咪咪的看着范商,微微点头,笑而不语,既没有劝范商,也没有劝众人。

范商眉头一挑,露出一个镇定自若的表情,摆摆手示意众人听他说完,“放心,我很冷静,也懂你们的意思。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明日不现身元宝酒楼,剑魔又岂会放心入套?鱼饵已现,但没有钓鱼的持杆人,鱼儿又怎么会上钩呢?”

其实他后面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出来,对方何尝不是以剑魔为饵,想要引范商出庄!

众人一听范商的话,稍一思索,立时就明白了他的话中的意思,纷纷闭嘴不言。

其实范商说得不错,剑魔虽然行事狡诈,性情乖张,不能按常理推断其行迹,但他的目标既然是赤火剑,那么就会盯着赤火剑不放,不管他用什么花样百出的方法,最终的目的就是夺取赤火剑。而一旦范商不和赤火剑一起现身元宝酒楼,剑魔就会认为赤火剑不一定为真,而他也就不会再现身出现,错过了这个机会之后,到时剑魔再用其他凶残的手段,头疼的还是元宝山庄,还不如现在一劳永逸的解决此事。但是如此一来,范商就要亲身面对剑魔了。

银长老一边想要解决剑魔一事,一边又不想范商亲身涉险。正在为难之际。身后的铜长老继续开口劝道,“庄主,你亲往元宝酒楼此事我还是觉得不妥,还是由我和老铁两人率人前往比较稳妥一下。以防剑魔还有其他的手段对付元宝山庄,或者对您不利。”

“就是,庄主,三思啊。”就连铁长老也开口劝道。

范商摇了摇头,淡淡一笑,拒绝了铜铁长老的好意。银长老见此,顾不得许多,还想再要相劝。

范商拍了拍他的肩膀,让其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我意已绝,你们不用再劝,如果我不现身元宝酒楼的话,剑魔也不一定会出现。况且有迟来大师和众多武林同道在场,我有何惧?你们听我安排就是。”

范商的话语之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客气,绝决之意明显,让还想再劝的众人为之一愣。

他们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范商会突然如此决定,非要亲往元宝酒楼。

他们不知道的是,范商如此决定,坚持亲自前往元宝酒楼,其实和刚刚想到的一件事情有关。

刚刚的灵光一闪,他突然想到昨晚的猜测,隐藏在剑魔背后的那只黑手。

一直在明面上的剑魔和赤火剑,其实不过是烟幕弹,是那只黑手用来钓他的鱼饵而已,只有他咬钩之后,那只黑手才会有后续的动作,只有让它暴露了自己的真实目的之后,自己才能有所应对,否则就会像这几日一样,一直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白白浪费入手,却还一无所获。

也只有自己主动咬钩,才能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来判断哪个内鬼到底是谁。

他以赤火和自己为饵,对方何尝不是以剑魔为饵,在钓他这条大鱼。

都是持杆人,就看谁的手段更高明一些罢了。

“阿弥陀佛,各位施主请放心,有我在,必不让剑魔伤害范庄主分毫。”一直沉默不语的迟来和尚开口替范商相劝众人。

见迟来和尚表态,而范商又决定亲往,风云双捕心有灵犀地对望一眼,两人不甘落后于迟来和尚,况且还有杀徒之仇要报,根本没有推脱的理由。也急忙说道,“我兄弟二人也陪范庄主走一趟。”

“我们也一起去。”另一边的炎焱二老同时说道。

“庄主,我。。。”银长老刚刚到嘴边的话又被范商堵了回去。

“你们三个,让铁长老和我一起去就是了,你和铜长老留守山庄,我另有安排。”范商用手指了指三人,说道。

既然范商心意已决,三人只能无奈地应下。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