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悲天且悯己



作品:《嫡女归来之祸国妖妃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少乔还有疑惑,自从万惊鸿身子越来越差,施丹虞吩咐她时时刻刻守在万惊鸿身旁,对于府中发生的事,她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就比如,她不懂,为何现在这小姐要将施王爷请过来。主子不应和王爷交谈更为先?

若是以往,万惊鸿还能分些力气来注意她,现下却实在不想多浪费一点精力了。不过,真要回答她的疑惑,万惊鸿会毫不犹豫地说上一句“不会”。

不会。

施文杰是独自行动的。

这件事怕是施丹虞也不清楚,不知晓,若不是京城的圣旨传到了大礼,传到王府,在他面前宣读出来,他还在万惊鸿身旁,喝着茶,看着书,偶尔拿书中例子与她就此谈论一番。

施丹虞不是贪图享乐,懒散为人之人,虽然总是外表看上去悠闲又自在,但这不过是张骗人的画皮,画皮下的脸上,写着的皆是“胜券在握”。想之前,万惊鸿她打草惊蛇地出现,便让他提起了警惕,无非就是怕她会成为他计划中的变数,胜券在握的背后,是他多年来处心积虑,步步为营的付出。

一个变数都不得出现,好比他在说若是不听,那便做好如蝼蚁一般被碾碎。

掌控在手的感觉,只有真正掌控在手的人,才能体会得到。

习惯了,就很难接受改变。所以,现在的施丹虞恐怕不能泰然自若地面对。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纱织便将施文杰请了过来。

施文杰知道这个小姑娘不一般,况且施丹虞还如此看中,不用想便知绝对是个心眼城府极深的人。虽然他与施文杰并非亲生,但这么多年相处,从小到大都在他身旁,即使还是摸不清他的想法,却也知那么一二。施丹虞不是那种会将视线多放在只知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的柔弱女子身上一眼。那些无伤大雅的风花雪月,向来与他无关。

不过,施文杰与万惊鸿相处不多,交谈鲜少,虽说万惊鸿从出现到现在,在王府已是半年有余。不过这姑娘却也是运气差,本来送来王府,便是奄奄一息的模样,还遭人刺了一刀,直戳胸口,又去了半条命,还在庙羽折腾了月余,醒来已是不容易。好在精心修养下有了些起色,岂料突然走了下坡,越来越糟糕,如今尽是下不来床。

这些大多是府中下人所报备。施丹虞时常守在她身侧,一来他不便打扰,二来确实不熟,无甚话说。那位瞧着一脸寡淡的样子,想来也不似别的府中小姐一般,甜笑着张小脸来和他下棋。

这一来二去的想了一番,自从万惊鸿偶然一次的晕厥,他与施丹虞同在,便也随着赶了过去,见了一次后,便再没瞧见那个丫头。如今算来,也有两月了。

故此,这一见,却让他也是震惊又揪心。

这小丫头片子也就十来岁,花一样的年纪,就该是爹娘捧在手心疼,天真活泼,无忧无虑。而眼下这人,远远看去,只见一张老人椅上,躺着了一个人,被厚厚的被子裹着,却仍旧遮不住消瘦的面庞。脸上几乎没有了肉,瘦得眼皮凹陷,下巴削尖,惨白如纸,与那黑色的睫毛形成鲜明的对比,看上去更是让人瞳孔一缩。

这多日未见,竟成了这般令人心疼的模样。

大夫呢?代渊呢?不是名医世家吗?怎么治成了这副模样?

施文杰站在院中石板小道尽头,一下子喉咙像被堵住了一般,一口气吐不出来。

雨还在下,婢女举的油纸伞不够大,肩膀处的衣裳被飘进来的雨打湿,渗透进了皮肤,才觉凉意。施文杰这才回过了神,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少乔早便察觉到了施文杰的出现,见他走进,便轻轻拍了拍闭目养神的万惊鸿,倾身在她耳旁道“小姐,王爷到了。”

万惊鸿的薄薄的眼皮一动,缓缓睁开了来,却不似平日里那般病恹恹的无精打采。却是面色如常,平淡如水。

正巧施文杰走进了亭子,与她目光对上,施文杰抢先一步道“不必多礼,施姑娘就如此罢。”

他这么说,万惊鸿也不逞强,她本就没有勉强自己起身行礼的打算。不过还是出于礼数,对施文杰点了点头,道“多谢王爷,王爷请坐。”

说罢,朝纱织和少乔送了个眼神,示意她们先下去。少乔知她不是叫王爷来谈谈心,唠唠家常的,便识趣地和纱织一旦离开,退在了一旁不近不远的位置,刚巧听不见他们的谈话,若万惊鸿身子不适,又能了解到她的动态。

万惊鸿现下倒是没什么不适,也不尽然,应当这样说,因为不适惯了,反而没有让她感觉异样。

施文杰这才分了些心神,疑惑为何她此刻叫他来做甚?他打量着在桌旁的椅子上坐下,问道“施小姐此番找我来,是有何事?”

万惊鸿轻轻咳嗽两声,用虚弱的声音回道“方才得知王府里发生了一些改变,出于疑惑,便斗胆在此刻请王爷在百忙之中抽空来了一趟。”

施文杰心中一顿,脑中无由陡生警觉,面上仍旧不该色,道“施小姐是有何疑?”

万惊鸿又是轻咳一声,眼皮轻轻闭上,又缓缓睁开,在睁开之际,目光悠悠然飘了过来,像是有心,又似无意。

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更是这副令人怜惜的多病之躯,说出的话却让施文杰心中一惊。

“王爷难道不知?”

以前总觉得这姑娘难以接近,满是神秘,此时,他不由得心中赞叹,简直胆识过人。不过,难免不满。王爷这些虚名不谈,好歹他也算是个长辈,这话中虽平平淡淡,却不难察觉咄咄逼人。

面子上过不去。

施文杰笑着道“此话怎讲?”

死鸭子嘴硬。万惊鸿心中叹息一声,拐弯抹角不是她所好,便直直道“此时,王爷不该。”

施文杰哪里被一个晚辈如此直白的“教训”?他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平和“什么意思?”

“王爷与殿下朝夕相处已有十几载,殿下最相信的人莫过于王爷,王爷最了解的人,也非殿下莫属。王爷应当知道,殿下是个什么样的人,殿下想做的事情,想得要的东西,他会做到,会想尽办法得到。殿下不是个正人君子,他会利用别人,会将自身利益放在第一位。我与殿下相识不足一年,对殿下不甚了解,但有一点,我却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殿下是个按自己想法走的人。”

万惊鸿缓慢地从被子下抽出左手,伸向桌上的茶杯,因为手臂无力,肌肉萎缩,端起来已是费力,颤颤巍巍地维持在空中。施文杰看着担忧,正想伸手帮她一把时,万惊鸿突然松手,茶杯掉在桌面上,高度很低,毫无损伤,连声响都不大,却仍旧翻了茶盏,杯中水撒落在桌面上,溅在了施文杰伸出来的衣袖上。

“殿下将茶杯端得很好,杯中毫无波动,而王爷想要帮他扶着。”后面的话她没再说,不过是个傻子都能知道她起承转的是什么合。

施文杰愣住,双眼垂了下去,片刻,才摇摇头,自嘲一笑,将桌上的茶杯扶正。

“你说错了,我并不了解他,我甚至没有试图了解过他。”

万惊鸿收回手,费力地随意搁在了被子上,语气有些接不上来,道“在害怕?”

“不是。”施文杰道“是愧疚。”

长长的停顿,两人无人再开口,雨滴滴落在表面泛黄的树叶上,打落在地,淅淅沥沥的雨声灌入耳中,凉风也渐渐袭来。

万惊鸿眼下一凉,手心却在发热,她叹了口气,对这一认知司空见惯,怕又是发热了。久到她以为施文杰不会再继续说,施文杰却反而出了声。

像是跨越了山河,经历过岁月,最后在满目疮痍的现实中叹息一声“婉尔与我是挚友,并非传言那般爱恨纠缠,纷纷扬扬。”

“信兄,就是景德帝,施信兄。比我大了有十岁,从小便很照顾我,信兄身体不好,从小体弱多病,在深宫中修养,我每每进宫,都要找信兄,与他说上些话。信兄比我年长,思想比我成熟得多,彼时信兄不过十几,我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傻小子,连腰间的剑都拿不稳,信兄言谈举止都令我向往,是我非常尊敬的大哥哥。只要有空,我便跑到宫中,这来来往往,就是十几年。

武侯大将军总是在外出征,一次凯旋归来,皇上欣然摆了个宴,来犒劳嘉赏大将军。宴中来人有第一次露面的唐家小姐唐婉尔。将军府在京城中向来低调,即使有武侯大将军这样响亮的功绩撑着,也从不张扬。唐家对女儿保护地很好,未及笄之前从未带出来过。而那次宴,那是我与婉尔第一次见面。

我比婉尔大上了几岁,虽然第一次见面,但却像是命运使然一般,互相觉得是个可交的信友。”

说到这,施文杰叹了口气,表情却悲伤了起来,带着满满的忧愁一般,道“命运啊……若我知道命运如此残酷,那一日,我必定不会与他搭话,同她相识……”

------题外话------

中秋节快乐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