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仙侠小说 >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 第四百一十章 安安对庞斑

第四百一十章 安安对庞斑

    待给安安安排好住处之后,毕夜惊收拾一下,出了府门,往不远处的宅院而去。    通秉之后,进了院门,在下人的引领下,来到了大堂。    毕夜惊见到堂上坐着的那人,躬身见礼道:“见过皇爷。”    只见那人一身蒙古皇服,虽坐在那里,仍能看出其身材高大,英武过人。    其面貌英挺,不怒自威,双目精光隐现,眼神冷酷又直视人的内心,给人精明厉害又城府深沉之感。    此人正是忽必烈之弟旭烈兀,蒙古三大宗师高手之一的思汉飞,武功高强,且军事才能卓绝,在忽必烈上位**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现在是蒙庭军方的二号人物,位高权重之极。    他手下网罗了大批黑道和邪道的江湖高手,多次打击反蒙人士。    思汉飞冷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毕先生,不知找本王有什么事吗?”对于毕夜惊,思汉飞还是很重视的。    毕夜惊沉吟了下,组织了一下话语,道:“属下此来,想要王爷帮一个忙。”    思汉飞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道:“毕先生请说。”    毕夜惊道:“王爷应该知晓,属下师兄正是江湖人称‘血手’的厉工,他派门下弟子前来,带了一封信,想要转交给魔宗蒙赤行,所以还望王爷知会一声。”    思汉飞心念一转,便知道是什么事了,对于手下的这些人,其身份背景,自然不会不清楚。    对于厉工,虽未见过,不过能够纵横天下,被誉为黑道第一高手,想来乃是一位武道宗师。    也知道这些人想见蒙赤行,可不是容易的事,其人行踪不定,便是蒙古大汗也不能随意见到。    思汉飞沉吟了下,道:“这件事交给本王,三天后给你答复。”    毕夜惊松了口气,拱手道:“多谢王爷。”    ……    蒙古草原深处,一匹马儿疾驰,往东而去。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来到一座不高的山丘前,马背上的人勒住缰绳,翻身下马。    却是一个相貌英俊,身穿黑衣的年轻男子,男子下马之后,运使轻功往山上纵身而去。    年轻男子登上了山顶,见到了那个如天神般的身影,放慢脚步,走上前躬身见礼。    “斑儿见过师尊。”    蒙赤行原本微阖的双目睁开,碧蓝色的双眸如大海一般,扭头凝视庞斑,轻声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庞斑道:“师尊,厉工派其弟子给您送了一封信,说要亲手给您。”    蒙赤行眼神一闪,心中转过一些念头,立刻知晓了厉工的意图,恐怕那弟子才是真正的“信件”,想到这,他不由的又看了眼庞斑。    庞斑见了,心中有些疑惑,却不敢多问。    蒙赤行想了想,道:“斑儿,为师现在脱不开身,你代我去取回信件。”    随后,看着庞斑,又道了一句,“若是取不回,你便将那门功夫交予对方,算是一份见面礼。”    庞斑神色微变,不由出声道:“师父……”    蒙赤行摆了摆手,又闭上了双目。    庞斑躬身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    毕夜惊的府邸。    安安眨着大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黑衣青年。    庞斑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你看够了没有?”他没有想到,对方是一个如此漂亮的姑娘。    安安嘻嘻一笑,道:“喂,你是蒙师叔的徒弟?”    庞斑道:“信呢?”    安安双眸深处闪过一丝黑芒,想起来师父的交代,心中一动,说道:“信,要交给蒙师叔手中,可不能给你。”    “除非……”    庞斑皱眉道:“除非什么?”    安安笑道:“除非你打赢我咯。”    庞斑思及蒙赤行的话语,明白过来,何谓取不回。    却是要两人打过一场。    安安笑意吟吟,一双水润的眸子看向庞斑,身躯如山峦起伏,体态优美,晶莹似雪又充满张弹之力的肌肤,在阳光下,似乎在微微发光。    微风拂起安安乌黑发丝,整个人如同从画中走出的仙女,摄人心魄。    这么一位倾城倾国的佳人站在面前,庞斑却是心中警惕异常,脸色有些凝重,实在在他眼中,这完美无缺的佳人却透着一股诡艳。    庞斑丝毫没有见到美女的心热,反而心生寒意,似乎有一股精纯到极点的黑暗邪恶往自己侵蚀而来。    若非他跟着蒙赤行精修精神类奇功,对于这类武功敏感异常,恐怕不会如此迅速的发现异常,早就着了道了。    心中暗惊,这阴癸派的此代传人果然超卓。    同时,庞斑心头精神异力流动,运转心法,摈弃住这不断侵蚀自己的这股精神异力,慢慢的脸色变的平静了许多。    安安见他面色恢复平静,也知道自己《天魔秘》中精神奇功未能奏效,幽幽的叹了口气。    声音柔柔弱弱,直往庞斑心中钻去,难受异常。    庞斑眼神一冷,右手握拳,一个冲拳,砸向对面佳人。    安安仍笑容满面,手中红色绸带一转,带起一股微风,随即这股微风化为难以形容的诡异气旋,似乎不断的削弱着庞斑的拳中含着的真气。    庞斑勃然变色,只觉拳头上的真气仿佛被对方吸扯消失,同时对方好似成了一个漩涡一般,使得自己的身子前倾,仿佛要倒向漩涡深处。    真气无处着力,庞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匪夷所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