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仙侠小说 >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 第六十八章 你是来杀我的?

第六十八章 你是来杀我的?

    黑衣人见到令狐冲挥剑而来,也不惊慌。

    后退一步,抬脚勾过一个物事,一踢,一团黑影飞向令狐冲。

    令狐冲挥剑斩去,却是一张椅子,被剑斩的四散开来。

    那黑衣人却似乎并不恋战,东西到手,运使轻功从屋顶的大洞退走。

    令狐冲刚要去追,只听身后,“哇”的一声。

    赶忙回头看去,只见林震南口中又吐了一口鲜血,整个人都躺在地上。

    令狐冲抬头看了看屋顶的大洞,犹豫了下,还是没有去追,连忙走到林震南身边,弯腰将其扶起。

    林震南嘴角带着血,低声道:“那东西果然是个不祥之物,先是给福威镖局带来灭门之祸,今日自己成了这样。”

    令狐冲看他样子凄惨,急声道:“林伯伯,您先别说话,我带您去找大夫。”

    林震南阻止了他,虚弱道:“不用了,那人一掌便震断了我的心脉,找谁也没用了。贤侄,今日我来此,所取的东西正是那《辟邪剑谱》,我本意是要毁了这害人的东西,可没成想,刚找到,便被那人抢了去。”

    令狐冲轻声道:“林伯伯。”

    林震南捂住心口,嘴角又流出血来,皱眉道:“唔……,贤侄,告诉平之不要为我报仇。”

    似乎是想起来什么,林震南笑容诡谲,“那人抢了《辟邪剑谱》,若是练了,便会遭了报应,哈哈,断子绝孙……断子绝孙……”

    随即,头一歪,没了声息。

    令狐冲心头复杂难言,看着林震南的尸体,有些伤心,更是辜负了师傅的嘱托。

    接下来几天,令狐冲草草收拾了一番,便带着林震南的尸体上路了。

    ……

    梅庄。

    清幽雅致的庄园内,传来一阵阵琴声,蓦的,琴声停止。

    院子内,黄钟公对着疾步走进来的黑白子,肃声道:“二弟,何事如此匆忙?”

    黑白子道:“大哥,黑木崖来人了。”

    黄钟公听了,站起身来,往院子外走去,黑白子赶忙跟上。

    一会儿,秃笔翁和丹青生也来了,四人联袂来到梅庄门前。

    大开府门。

    看着门前站立的黑衣劲装的一行人。

    黄钟公拾级而下,拱手笑道:“圣使驾临,江南四友有失远迎,还请圣使恕罪。”

    为首那汉子,摆手道:“无需客套,我乃是奉命前来查看,前头带路吧。”

    黄钟公点头,侧身摆手,“圣使请。”黑白子等三人也站到一边,让开路。

    一行人进入梅庄,后江南四友也紧跟着进了府。

    黄钟公快步走到前面带路,一行人,七拐八拐,来到地牢。

    到了地牢,只见四周阴暗潮湿,不时有“滴答滴答”的水声传来,回荡在这地牢中。

    那黑衣首领,抬眼看去,只见地牢中间,一个方正的铁笼,笼内似乎有个人影坐在那,一动不动。

    黑衣首领知晓那人的武功诡异厉害,不敢上前,低头见地上有个小石子,抬脚运使内力,踢向铁笼。

    “当……”的一声传来。

    那人影似是有些烦躁,“吵什么,打扰老子睡觉。”

    黑衣首领听到那人开口说话,点了点头,确认一切正常,扭头对黄钟公道:“走吧。”

    黄钟公点头,一行人没多做久留,返回地面。

    铁笼子里那人,站起身来,抬头仰望,灰白发丝披散开来,却是一个面貌雄伟的老者。

    “唉”一声叹息,回荡在这地牢中,配合着“滴答滴答”的水声,气氛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铁笼中那人,听了这声叹息,猛地扭头看向发声之处,眼中精光四射,低喝道:“谁?”

    黑暗中,一个人影慢慢走出,“想不到当年披靡四方的任大教主,如今却成了这副模样,真是造化弄人啊。”

    任我行凝神看去,有些吃惊,“你怎么会在这?”

    戴道晋轻笑一声,“当然是跟着他们来的,这庄园面积不小,若是让我找着地牢,怕是要费一番功夫,刚好有人带路,我便跟着来了,倒是省了一番力气。”

    任我行沉默不语,良久,才感慨道:“二十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我却是老了。”摸了摸胸前的灰白发丝。

    戴道晋道:“老任啊,当年我可是反复提醒过你,让你小心东方柏,你没重视,看看,如今应验了吧。”

    任我行摇头冷笑,“放屁,你当年那是提醒吗?你那是离间。”

    戴道晋嘿嘿笑道:“这你可错怪我了,我当年说的是事实而已,你却是不识好人心。”

    任我行突然哈哈大笑,“这些都不重要,虽然我被东方狗贼关在这地牢中,让我吃尽了苦头,但东方狗贼也别想好过,嘿嘿,你见过东方狗贼了吗?啊,不对,应该说,你见过东方姑娘了吗?”

    说完,还未等戴道晋回答,任我行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直笑的流出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