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赵退翁献策



作品:《大唐宦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现在全唐上下,为了河陇的战事,当真是到了砸锅卖铁的地步了。

“朕的内库里,还有二十万贯的余额,也统统支出去!”皇帝表示,马上在两税钱收取之前的日子,朕哪怕每天吃菜咽糠也在所不惜了。

“那对牟迪的册封......”贾耽和董晋便问到。

皇帝说,一纸册封有什么打紧的?马上就让翰林学士院草拟,至于要嫁公主,朕现在膝下只有个云安公主,才六七岁的年纪,如何能嫁?让那牟迪等待等待。

其实皇帝根本不想把云安给嫁出去,方才的话不过是拖延而已,因云安是昭德皇后生前为他生下的最后一个女儿,皇帝想把云安留在自己身旁娱老,哪怕将来嫁个普通官宦家庭的也无所谓,只要不离开长安城便好。

就在皇帝为女儿的婚嫁问题再度上心思索时,三日后噩耗自北面传来:刚刚出嫁半年的德阳公主守寡,回鹘的武义可汗得了急病,死掉了。

“怎么会这样......”皇帝只觉得心头仿佛被重击下,眼前一黑,脚软坐在绳床上。

德阳,德阳,她向来是公主里最温顺乖巧的,不似灵虚那样刁蛮,也不似义阳那样有城府,也不似云安那样颇受宠爱,她好像一直默默无闻着,在宫中时也就是时不时会取出琵琶来,弹奏清唱两曲,朕不得已,把她嫁去大漠回鹘,现在看来真真切切害了她啊......

很快,心有愧疚的皇帝将原本给德阳公主送婚的李齐运和赵憬全都喊到紫宸便殿中来,直接问:“回鹘那边武义可汗死了,按照胡人习俗,朕女儿还要继嫁给武义可汗之子为妻,朕不能堪,你俩都是出使过回鹘的,为朕思量个方策,朕想把女儿接回来。”

李齐运和赵憬都大惊失色,急忙说陛下切莫如此轻率,哪有和亲后还强索公主回来的道理?

“朕本就不想与回鹘和亲!”这时皇帝追悔莫及,乃至声音里充满了怒气,“现在朕有的,只是噬脐般的悔恨而已,德阳如何能再侍奉武义可汗之子?哪怕西蕃那边也绝无如此陋习,朕不想和你二人争辩反复,直接说清楚——谁能替朕谋划好这件事,朕马上就让谁为宰相。”

李齐运本是宗室,又无什么才能,之前送婚去回鹘,光顾着和一群从属在那里走私战马获利了,哪里了解什么接回德阳公主的方法,这时就算皇帝把当宰相的筹码摆在面前,也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而赵憬额头上则渗出了点点汗珠,他清楚自己本在御史台名声和业绩就相当不错,出使回鹘后归来皇帝青眼有加,又拔擢他当了尚书左丞,“我又如何不得入中书门下?不过欠缺个时运而已。”在野心勃发的那一瞬间,赵憬就决心豁出去将其把握住,便上前半步,对陛下说:“臣倒是有点浅薄的想法。”

“快说无妨。”皇帝语气很急促。

赵憬便说,臣先前出使回鹘时曾细心观察其国动向,看到武义可汗多课重税于左右杀的臣属民族,又拆毁摩尼光明寺,国内也算是怨声载道,现在可汗薨去,怕是回鹘会发生严重动荡——但这种动荡,对德阳公主归来却是有利的。

皇帝便狠狠瞪了李齐运眼,意思是你出使回鹘还不知道昏账到什么程度呢?

李齐运识趣,便自觉丧气退到一旁。

赵憬继续说下去,德阳公主可依靠武义可汗的义子药罗葛灵,此君本为我唐人,又掌王庭禁军,只要陛下将他留在汉地的亲属封官赐爵,加以厚待,药罗葛灵必以死以报我唐,便可和他暗中约定妥当,待武义可汗之子请求册封时,陛下托言思念公主,然后遣送精细的大臣和中贵人至北地和回鹘交界处,扬言馈赠宣慰公主,暗中则以天德、天兵、振武三军精骑埋伏其后,又以药罗葛灵为内应,即能将公主给接过来!

“善后怎么办?”

“依臣观之,回鹘很快也要四分五裂,尚无法自保,又凭什么再要回公主?”

赵憬的分析,让皇帝大喜过望,便对赵憬说:“卿愿意到河套边,为朕办成此事吗?只要成功归来,卿立即白麻宣下,为门下侍郎同三品平章事。”

“臣必全心全力办好,不负陛下所托。”赵憬也是意气奋发。

送走李齐运和赵憬后,皇帝变得很开心,他在想德阳回来后,要出家为女道士和灵虚一起修行也可,想要再婚嫁人当然更好。

次日,皇帝做出副悲悲戚戚的模样,说武义可汗薨,朕要罢朝三日寄予哀思,另外等武义可汗之子遣使来朝,朕要再对其册封。

其实现在皇帝也基本不朝会,一年能有一次大朝会就不错了,通常还是在百官面前宣读露布来着。

而同时赵憬已暗自出发,名义是接替回朝的杜黄裳,再去新收复回来的宥、夏、胜、麟、银等州“宣慰处置”。

尚书左丞的官衔,挂个差遣使职到边地去巡视,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国家这么大,棘手的事还是一件接着一件,摩肩接踵而来。

高岳和韦皋在河陇,战事稍微消停;

西蕃分裂,河西的牟迪请求册封其为赞普;

回鹘武义可汗薨,皇帝思念出嫁女儿,想千方设百计要把她给弄回来;

这不,东面又来了大事情。

昭义军节度使,检校司空李抱真已到弥留之际,还上了封信送到朝廷这里来,说请陛下派出位中贵人来,决定昭义旌节的授予人选。

皇帝听说李抱真已到了如此境地,又不免得伤心,就让宣徽使第五守义急忙赶赴上党的潞州,勾当此事。

第五守义刚准备出发,皇帝招来陆贽,和他商量:“以何人为新的昭义军节度使为好?”

陆贽便说:“昭义军步军都虞侯王延贵,素有忠诚义勇,在军中很有威望,先前随高汲公平羌多有战功,可先使其为留后,随即正式授予旌节。”

皇帝点头,说陆九此言甚合朕的心意,就这么定了。

接着皇帝又特意询问,昭义军正是关键时刻,不但内部可能生乱,外面还有魏博、成德会牵涉其中,那田绪央请你写的遗爱碑,完成了没有呢?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