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魔蛛复仇 > 第六章 黑骨

第六章 黑骨

    南宫雪落眼前一片黑暗,周边滴水声源源不断地传入耳中,她颤抖着蹲在地上,整个身体蜷缩成一团,双手合十,放在唇边,心中默默对自己催眠道:“一定是做梦,一定是做梦,醒了就好了……”

    刚进入密林里时,林中白昼如常,她和叶萧还在一起,可是没过多时,突如其来的黑暗降临后,整片林子伸手不见五指。www.chuangshige.com

    初时,南宫雪落以为是天狗食日,还比较淡然,直到耳边响起滴水声,叶萧也不知所踪后,她才紧张,害怕起来。

    滴水的声音越来越密集,一声高过一声,南宫雪落壮着胆子,秉着呼吸,竖着耳朵,想要听清楚“滴答滴答”的水声究竟从何处传来,却发现密集的滴水声似全都集中在自己的身边,这种害怕的感觉很熟悉且记忆深刻,可无论她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曾在何处碰到过如此情形。

    “叶萧……”南宫雪落刻意压低声音,屏息呼喊,这是她第四次如此呼喊叶萧,她和他总是在黑暗中走散。

    虽然前两次呼喊叶萧出现的并不及时,但是后两次叶萧仿佛时刻就守在南宫雪落身边,只要她一呼喊,片刻之内叶萧总能从黑漆漆的林子里寻到害怕到发颤的南宫雪落。

    “拿着。”叶萧再次准时出现,他摸索着将一根光滑的,干枯的,奇怪的木棍塞到南宫雪落手中。

    南宫雪落起初有些茫然,当她反应过来,忙握紧木棍,低声问道:“你的手是不是也握着木棍?”

    叶萧“嗯”了一声,便没有下文。

    南宫雪落用指腹摩擦了一下木棍表面,很熟悉的感觉,也还算光滑,她撅着嘴,不满道:“为什么不直接牵着我的手,这样不是更安全?”

    叶萧沉默了片刻,道:“有道理。”停顿须臾,又道:“只是……男女有别。”

    闻言,南宫雪落想起初入幽兰城时,她曾让叶萧去偷衣服,叶萧却说偷盗非君子所为。她摇了摇头,好奇地问道:“你说你这些繁文缛节都是谁教你的,瞧你也不是什么文雅书生,怎么说的话都是文雅书生口吻?”

    “书生?”叶萧喃喃地念着这两个字,似忘了身边还有人存在。

    南宫雪落感觉他的脚步慢了下来,问道:“怎么了?”

    叶萧幽幽地道:“是我娘亲。”

    “什么?”南宫雪落愣了片刻,突然明白过来,她小心翼翼地道:“奥,这样。”

    没有过多的话,亦没有深挖的想法,南宫雪落明白,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或者不愿与人诉说的痛楚,她喜欢遵从内心的想法,装作若无其事的去尊重他人的选择或者等待他人愿意与自己诉说,纵使她内心已经好奇到极致,也要坚决死守。当然,若是有些人的隐私或所谓的“痛苦”会引发不好的事情,那她就要另当别论了,可能有些非常手段她也是可以使用的。

    静默了片刻,空气似乎在瞬间变得有些凝滞。

    南宫雪落轻轻摇晃了一下木棍,清了清嗓子,道:“叶萧,你说为什么这片林子这般漆黑,估算下时间,我们被困在这里也才小半个时辰,天应该不会这么快黑,怎么会这样?”

    叶萧淡声道:“应该是黑暗结界。只是此处的黑暗结界与我在书中所见有所不同,在阵法里应该有某种幻术。”

    南宫雪落困惑道:“什么意思?”

    叶萧道:“黑暗结界是一种能隔离任何外界光的阵法,一旦陷入阵法里,一般修士都懂得如何破解,只要寻得阵法里的阵眼,手中有火,便能寻到出路。之前我有试过找到阵眼,利用火光寻找出路,只是很奇怪,火光虽亮,却燃不过片刻,且寻到的出路也是假的。”

    南宫雪落若有所思地道:“那幻术又是什么意思?”

    叶萧道:“不,不是幻术,应该是施阵者的障眼法。我猜,在这片林子里应该遍地都是心魔草,施阵者的真正目的应该是想借用心魔草的功效来困住闯阵者。”

    南宫雪落喃喃念道:“心魔草?心魔草?是不是这种草可以迷惑人的心智?”

    叶萧道:“嗯,心魔草的植株较矮,常被埋没在野花杂草丛中,所以一开始我们进入这密林时并没有注意到它,且心魔草在白昼不会迷惑人的心智,只能在黑暗降临时,才会散发出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人一旦闻到这种味道,便会陷入到自己的心魔当中。”

    “心魔?”南宫雪落回想着自己的心魔究竟是什么,片刻后,她困惑道:“我好像没有心魔。”

    叶萧问道:“你方才自己一个人时,最害怕的是什么?”

    “黑。”南宫雪落脱口而出,“我怕黑,而且还是黑暗之中听到许许多多的滴水声。”

    叶萧道:“我没有听到滴水声,且这片林子里也没有水。”

    南宫雪落讶然道:“可是,我明明听到很多的滴水声,就在耳边响,很恐怖的,甚至那声音就似住在心脏里……只是奇怪,每次你出现后这声音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