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作品:《反派的跟班[穿书]

“是给我用。”还没等任明(jiāo)说话, 场上那个长得和他当年外貌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就开口说道。

萧铭看向他, 年轻人也走到他的跟前, 脸上带着几分笑, 面容俊朗, 看气场也应该是在高年级混的不错的男生,对方接着说道:“空间戒指的主人是你的先祖,但却也是我的爷爷,真要说起血缘上的亲近, 那也应该是我比较亲近一些吧。”

萧铭:……

脑壳痛。

没想到他有一天会沦落到跟一些小辈争自己东西的地步, 但是,让他把自己的东西让出去是绝对不可能的。先不说他冷(qíng)的(xìng)格问题, 就是这戒指里装的那么多东西他也不可能把这个给别人。

这里面可是有许多当年他为了改造(shēn)体,而弄的许多没用完的高阶材料啊。有些品类,现在市面上都没有流通, 买都买不到好不好!

当然了, 他大半辈子的(shēn)家也在这里面。

于是,萧铭看着面前的孙子,面无表(qíng)的提醒道:“你长辈刚刚说了,你爷爷是个冷心冷肺的, 他的东西不会因为血缘亲近于否就留给谁。”所以你现在说这玩意儿干嘛, 个龟孙子想都不要想。

只看外表, 谁也看不出他心里正骂着街。

成翼被他这话顶的一噎, 一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说穿了,像他爷爷那种曾在大陆顶尖过的人物, 哪怕他未曾见过,现今对方也只留一片骂名,声名狼藉,也不影响他心中的憧憬。哪个少年不曾梦想像那个人一样,恣意狂妄,无所畏惧,行走间所有人都是敬畏讨好。

更何况那种人物的空间戒指,(yòu)惑力有多大可想而知了。听说爷爷还是个研究狂呢,没有材料怎么研究。

“还有,”萧铭晃了一下手,道:“现在这个空间戒指已经认我为主了。先祖死后,这个戒指恐怕你们已经折腾过了吧,但还是没有人能够认主,这并不是。”

“那又如何?”一道蛮横自我的声音插了进来,是任明(jiāo)。对方冷冷的看着他:“认了主,抹去印记即可,难不成你认为就凭比,居然有胆子在我们这么多人面前拿走空间戒指不可?”

萧铭笑了笑,微微退后拉住了元贺锦的手,准备随时跑路:“我自是不敢在任校董面前说出这话,只不过原以为任校董对那个人有多(qíng)深呢,听说任校董是在对方尚且刚进入学院就认识了的,却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你说什么!”任明(jiāo)在向来自诩自己对那个人是真(ài),哪里容得下有人质疑。

萧铭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他也知道任明(jiāo)当初是真的喜欢他,只是千年已过,那感(qíng)已不可靠。对付任明(jiāo)这种动辄就要人命的凶残女人,他需要看看能否寻找一个转机:“我说的难道不对吗?任校董之前还说自己了解那个人,但你要回这戒指,却不是把它继续放着,而是要交给……”

交给这谁来着?萧铭看向元翼,问道:“你叫什么来着?”

“元翼。”

不认识,他又问道:“你(nǎi)(nǎi)姓什么?”

“蒋。”

一提姓蒋,萧铭就知道是谁了,有孩子的也就之前那几个女人,姓氏都不同。

蒋雨儿,一个解语花型的女人,是为数不多能安抚下任明(jiāo)的人。当然,有时候任明(jiāo)脾气上来也不买账,他记得蒋雨儿也没少温温柔柔的给任明(jiāo)拉仇恨,可以说任明(jiāo)在学院那么讨人厌,有蒋雨儿的一部分功力。

但任明(jiāo)是看不出来这些的,也没人愿意真的跟她提起。

简短的对话后,萧铭再次看向任明(jiāo),道:“……交给另一个女人的孙子,这其中,应该有什么利益相关吧,对方答应要给你什么好处?”蒋雨儿精明,但架不住任明(jiāo)对他(shēn)边任何女人都仇视,尤其蒋雨儿的(xìng)子在一定程度上很会照顾人,让他感到舒适方便,蒋雨儿在他(shēn)边是有很长一段时间的。

所以任明(jiāo)不可能无条件答应蒋雨儿的事(qíng)。

他的语气带着玩味的轻蔑,眼中充斥着不屑,任明(jiāo)被他看着,脑中一片空白,(xiōng)口剧烈起伏中,竟仿佛自己那段感(qíng)真的被全盘否定了。她不懂为什么听了之后这么难受,直接抬掌,想要把面前这个胡言乱语的小子给直接拍死。

“你懂什么?”

“任明(jiāo)。”一个带着些许告诫的嗓音清晰的响起,然后任明(jiāo)的手腕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指给握住了。

@

任明瑾,在场的另一位学校的创始人拦下了任明(jiāo)的攻势,光看名字也能知道,这是一对兄妹。只不过这一对兄妹的关系并不怎么好罢了。

任明瑾拦下后道:“这是我们学院的学生。”

任明(jiāo)抽回手:“我不需要你来教我。”不就一个学生罢了。

任明瑾也不多管,见任明(jiāo)住手了,便重新靠在一旁的石柱上,整个人显得有些慵懒:“所以他才会这么讨厌你。”

“口口声声说着要改,结果还是这么枉顾人(xìng)命。”

这么多年了,任明(jiāo)也就在那个人面前收敛了些,自那个人死后,脾气也越发的噪了。就连蒋雨儿那个心机女也和她闹翻过,轻易不怎么往来。

任明(jiāo)冷哼一声,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听到这话:“你以为自己又有多了不起,不过一个低(jiàn)的私生子罢了,被人救过,就像是一个臭虫一样装可怜死死黏着人家。”

萧铭:……@

都这么多年了,这两脾气还是这般。任明瑾是任家主的一众(qíng).人中的一个孩子,养(qíng).人,这在大陆上是非常常见的,尤其是武力值越高的武者,或者(shēn)份高的,养的可能就越多,女武者、女灵师也是可以这么做的。大陆上这种事(qíng)比较开放,男男女女很少就直接跟着一个人,因而萧铭也没有因为对方这个(shēn)份就对人家不待见。

任明瑾的母亲死的早,被任家主接回去之后初时还好,受欺负还有人能说句话,渐渐就变成一个小可怜了。

萧铭也就救了对方两次,然后渐渐相处下来,任明瑾那会儿可不是什么装可怜,人家是真可怜。有任明(jiāo)这么个姐姐在,不可怜也就怪了。

任明瑾不再搭理任明(jiāo),由着对方说去,任明(jiāo)说着说着见对方不反驳也就没劲了,她心浮气躁的看向萧铭,问道:“那你想怎么办?难不成就把戒指给一个小孩子?”

这下任明瑾也不知道该如何了,按理说他也不好欺负一个小孩子,那个人的空间戒指非同一般,可媲美神器,但是这种东西等级越高,认主后抹去印记,对主人的精神伤害也就越大。这个D-资质的小孩若是被抹去印记,恐怕真的也就废了。

但同时,这是他心慕之人的东西,他也不太能接受有其他人用他的东西。

“哼。”任明(jiāo)冷哼一声,不论如何,这东西她是要定了,“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这戒指你是给还是不给?”

看这架势,分明不给的话,下一刻她就要动手了。

萧铭还没说话,就见自己手中拉着的那只手把他捏紧了,然后元贺锦的(shēn)影走到了他前面,竭力维持着高贵淡定的神色,抬着小下巴对着任明(jiāo)道:“戒指已经认主了,他的天赋值太低,如果强行抹去印记的话,以后可能就没法修炼了。萧铭是斯科特的学生,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他,否则传出去的话,对学校的声誉也不好。”这也是他刚刚才想起来的,之前还以为简简单单的把戒指还回去就好了。

@

学校声誉?谁在乎这些。任明(jiāo)问道:“你是谁?”

元贺锦怯生生的,内心早就怂成一坨,面上还在强撑着:“我是信陵元家的继承人。”

“信陵元家。”任明(jiāo)知道,但她显然不把元家放在心上,她的神(qíng)满是不耐:“我不想做多余的事,你现在不闪开的话,就别怪我连你一起收拾了。”

说话间,她解下腰间的鞭子,扬起。

萧铭把元贺锦拉了回来,正要跑路,大门去咣当一声被人打开,他们学院院长弗兰克俊美冷漠的面容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弗兰克院长走到两人跟前,看着这架势,又看向任明(jiāo):“怎么,现在犯了校规,都流行让校董亲自动手?”

弗兰克院长虽是比任明(jiāo)小,但修为这种事(qíng),可并不是年龄越大就真的越高的,更何况任明(jiāo)也并非是那种天赋极好,悟(xìng)极佳的人。与之恰恰相反,弗兰克就是那种人,更别说他从小就一直沉迷在修炼当中。真要动手,任明(jiāo)不一定打的过他。

见他来了,任明(jiāo)不得不暂时收回手。

“怎么回事?”弗兰克转头看向萧铭两人,他只知道两个学院有学生闯入了(jìn)地。

看得出这位年纪一大把的任校董对他们院长的忌惮,以及院长对他们的维护意味,元贺锦稍微松了口气,把这一切都给弗兰克院长说了出来。着重描述了是叶成奕等人先进去的,而他们是有多么的无辜,然后又强调了萧铭的天赋值和抹去印记的后果,并且表示只要戒指给了萧铭,他们家可以对这个做出些补偿。

弗兰克院长瞥了他一眼,没有计较他的这些小聪明,又看向任明(jiāo),嘲讽道:“那个戒指,当初你们就没人能够让它认主,如今既然已经认了萧铭,那就是他的机缘。都是同样的血脉,他有这个资格得到空间戒指。”

“这不可能!”任明(jiāo)恼怒道。

自己手里的东西就这么飞了,她绝不接受这样的说法。

而成翼则是说道:“戒指给他也行,但是里面的东西都要交出来。”

弗兰克院长一眼看过去:“那你历练中得到的传承是不是要人用搜魂法把那些东西全部抹去?”传承、机缘这种东西,哪个天之骄子没有碰到过?

“那不一样。”成翼嘀咕了一句,但还是不敢在自家院长面前放肆。

弗兰克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他扶了下泛着冷光的眼镜,直接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们若是非要用什么血缘亲近来定,那我的血缘想必是比你们要更亲近的吧。”而且他的母亲在那个人的女人中的地位也是排名前列的。

“这件事也不是任校董你该管的。”

任明(jiāo)的脸色一下变的难看起来,弗兰克是那个人的儿子,他的母亲乃是教廷圣女,纵然这位圣女违反教廷规则和男人有了苟且,但昔(rì)教廷可没胆真把圣女给逐出去。后面萧铭的名声差了,她本想看着这女人落魄,却没想到人家本(shēn)修为也上来了,现如今对方虽然已经不再是教廷圣女,但隐在教廷的幕后,实力深不可测,在教廷中的势力也同样不容小觑。

而她任明(jiāo),在对方眼里,不过是死赖着那个人不放,却惹人厌恶的对象。

任明(jiāo)面对弗兰克这倨傲冷漠的态度,内心激(dàng),但又无比清楚,她的确没什么(shēn)份去管这些事。她又没有和那个人发生过关系,一直都是她一厢(qíng)愿的缠着他,而弗兰克的眼神太过的犀利直接,竟叫她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解决了这一方,弗兰克又看向排排站的几个学生:“戒指的事(qíng)就算了,但是你们闯入(jìn)地的事不会这么轻易的了结的。院规上都写的清清楚楚,看来你们是没有认真读过的,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回去每人抄写院规三十遍,下周交给我。”

元贺锦低着头,撅着嘴,他们学院的院规可是厚厚的老多了好不好,都怪萧铭。不过事(qíng)能够这么轻松的解决了也让他心(qíng)没那么紧张了。

但弗兰克的话还没完:“然后这个月学院的厕所打扫就由你们几个包了。”

“什么?”元贺锦惊叫出声,有没有搞错!竟然让他们去打扫厕所!

他堂堂元家养尊处优的小少爷要去打扫厕所,那传出去他还有什么面子,太丢脸了。

而且厕所那么脏,那么臭。

“怎么?”弗兰克院长一个冷冽的眼神扫了过来:“一个月不够?”

那他不介意再加些(rì)子。

元贺锦连连摇头,脑袋低下,不敢看自家院长,然后趁着院长没注意,他狠狠地瞪了萧铭一眼。之前所有共患难的(qíng)绪消失全无。他内心疯狂跳着脚,该死的萧铭,都怪他怂恿自己去了(jìn)地,还经历了校董这一遭,还以为今天可能要完呢,他进校以来就没有这么狼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