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



作品:《女王皇冠

薄以媃嘴角微勾,带着安管家转(shēn)往外走,两位老人追出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眼含(rè)泪的,双手颤抖地紧握着她的手。她反手将那双温暖的手握住,轻轻拍了拍,回以一个柔和的鼓励的微笑。

上车后,薄以媃突然看到安管家似乎偷偷拿着手帕在擦脸。

薄以媃:“安管家,你被我的人格魅力感动哭了吗?”

安管家:“……您真的很会破坏气氛。”他很难得有这种(qíng)绪化的时候,而且别人要猜也会猜他是因为那一家人感动到的,哪有人会觉得是自己的人格魅力大到让人感动哭的?该死的还真的是!

薄以媃嘴角微勾,说:“放心,你跟着我,以后多的哭的时候。”

安管家已经彻底挤不出眼泪了,很是无奈:“人家说谦虚是美德。”

薄以媃微微蹙了蹙眉,一脸认真的傲慢:“我总得给别人留点活路吧。”

安管家:“……”对不起,告辞了。

第二个要去的地点,就是那位今天是结婚纪念(rì)也是妻子生(rì)的买家的家中了。

此时已经晚上七点半了,郑阳焦躁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时不时抬手看看手表,他已经被告知原定的检测员生病不能来,临时换了其他人过来。他不知道这个其他人是谁,只觉得这是个不好的预兆,这个不顺的开端让他很紧张。

这个全息舱真的能让妻子“重见”光明吗?他安排的这个惊喜,会不会反而让妻子难过?

这时手机响起来,他急忙接起,是小区门卫打来的电话,说是有客来访,跟他确认的。他一听是检测员,连忙让门卫把人放进来。

然后他赶紧给岳父岳母打电话,让他们带妻子和女儿回来。岳父岳母只有妻子一个孩子,自然在听说全息舱后,马上想到了女儿,所以他们也知道郑阳给女儿准备的惊喜,否则今天这个特殊的(rì)子,他们才不来当碍事者。

等郑阳在门铃响起后一开门,看到薄以媃,傻眼了。不过心里装着更重要的事,也没有功夫想太多有的没的,连忙把人迎进来。

没一会儿,就听到门外传来妻子的声音:“你们今天奇奇怪怪的……”

岳母:“哪里奇怪了?”

“以前这天,你们早早就把你们的宝贝外孙女接走,让我跟阳哥过二人世界了……嗯?家里来客人了吗?”女人的鼻子很敏感,一进屋,就闻到一阵属于其他女人(shēn)上的香味,而且是非常高级非常好闻的玫瑰香。

郑阳过来扶她,声音沙哑,“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我就知道。”宁慧笑道,伸出手。却不想被牵着往前走,“阳哥?”

“来,坐下去,慢一点,往下躺……”

宁慧很困惑,她什么也看不到,但对丈夫的信任还是让她按照他的指令做事。很快她就感觉自己躺进了一个容器里,接触背部的面微软,四周有壁。紧接着,有轻微的机器运转起来的声音,脑袋周围出现轻缓的压迫感,直到她的脑袋被服帖地包裹住,眼皮也被什么轻轻地按压住了。

然后不可思议的事(qíng)出现了,她满是黑暗的世界里,有了光亮。她“看到”了一块登陆面板?

耳边又传来丈夫的声音,她紧张地按照他的指示,输入了账号密码,然后,她亲眼看着奇迹发生了。

她放缓了呼吸,双眼瞪得大大的,她站在一个喷泉广场上,广场周围有很多圆形的白色传送门,形态各异各种国内外传说的种族来来往往,而她是一副花仙子的模样。她目不暇接,不敢置信。

这是什么?光?颜色?她是在做梦吗?

肩膀被人碰了碰,宁慧一下子警惕地转头看去,看到一个高大的骑士模样的男人,他目光温柔满含(ài)意地看着她,宁慧忽然认出他来,“老公?”

“我是你想象中的模样吗?”骑士说。是她老公的声音。

“还有我哦!”一个两头(shēn)的小可(ài)从骑士腿后冒出头来,小(nǎi)音萌极了。

宁慧猛然伸手捂住嘴巴。在她跟郑阳认识之前,她就已经失去她的双眼了,所以她一直以来都不知道这个不嫌弃她是个瞎子,怜惜她,(ài)护她的男人长什么模样。同样的,她也不知道她的孩子是什么模样的。她无数次抚摸他们的面庞,想象着他们长什么模样。然后忧郁地发现,无论如何幻想,她都想象不出一张足够清晰的面孔来。

她原本这辈子脑子里,都不可能有一张他们的清晰的脸,而如今,他们以一个她能看到的清晰的角色形象,带着各种色彩,以阳光为背景,站在了她的面前,她就仿佛透过他们,真正看到了他们。

“慧慧。”她又听到父亲的声音。

宁慧猛然看过去,看到一个穿着西服的白发帅老头,和挽着老头手的白发美老太。

“爸,妈!”她再也忍不住,扑过去抱住父母大哭起来。这么多年,她几乎都已经忘记父母的模样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辈子还能再次看到他们,看到他们满头的白发,脸上的皱纹,最重要的是,那一双温柔的慈祥的,满含无私的(ài)的双眼。

“好孩子。”她一哭,老人也掉起了眼泪,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比他们更想要让她开心幸福。小小慧想了想,也跑过去抱住妈妈和爷爷的腿,加入了他们。

郑阳眼眶发红看着,轻轻转了转头。他将场景厚度调低了,所以他眼前的游戏世界是半透明的,可以透过去看到现实屋内的景象。他看向了薄以媃,无比真诚,“非常感谢你。”

薄以媃微笑着点头,带着安管家再次退场,赶赴下一位客户家中。

这一晚薄以媃近一点才回到酒店,洗漱完便睡下了。而这一晚安管家的心(qíng)却久久不能平静,在管家房内刷手机。

网上非常(rè)闹,薄以媃亲自去给客户当检测员这件事被今晚的某个客户发上了网。

宵夜十斤不长胖:用存了很多年的奖学金给当年为了救我半(shēn)瘫痪的姐姐买了一台全息舱,客服小姐姐说原定要上门的检测员生病,所以换了另外一个过来,我没在意,直到我打开门……

【视频】

这位买家原本就准备把今晚的一切录下来,当做纪念,结果门一开,镜头里就出现了薄以媃,那少年当场“卧槽”一句,傻在了原地。而没有仔细看文案,看到(rè)搜就进去随意的点开视频的网友,原本也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记录视频,没想到突然看到薄以媃,也是吓一跳。

不止是这个少年,当晚获得薄以媃亲自□□的几个家庭,都发声了。有人大概今晚的感动太多,心(qíng)很激动,发了数千字的小作文,把网友们感动得稀里哗啦。

【我的眼泪不值钱】

【大晚上的,还要人家哭多少次啦!】

【大家无论遭遇了什么,都要咬牙好好活下去啊!你们看,人只要活得够久,就绝对能等到希望,所以千万不要轻言放弃!】

【说真的,就凭这个全息技术,以后薄以媃就算杀人放火,我可能都讨厌不起她】

网上太(rè)闹了,也有内部人员透露为什么薄以媃会代替检测员出现在顾客家中的原因,又有一大波人因此被圈粉。

安管家点进薄以媃的社交平台一看,关注人数居然已经有七千万了,唯一的一条博文,评论点赞转发都已经过了百万,点开评论一看,还有N多条是各种外语,基本都是求快点开通国际业务,他们也有很多人需要全息舱的精神援救,也想要玩《神洲》。

他在此时此刻,想着薄以媃的那些中二之言,想着今晚发生的事,内心仿佛有一团久违的火在燃烧。

……

突然间,薄以媃的存在仿佛无处不在,并且轰轰烈烈,一路满是鲜花与掌声。但她原本就是这样闪耀的人,不是吗?他从小就仰慕她,她漂亮,聪明,又骄傲。小时候玩过家家,男孩们为了当她的新郎次次都打起来。

顾闻痴痴地望着(rè)搜上的那个视频,他疯狂地从网上寻找任何与她有关的文字,只有这样才能抚平他内心崩裂的山河,但这无疑只是饮鸩止渴。

房门被敲了敲,是父亲。

“之前一直在忙,也没有时间问你,以媃醒来那么多天了,你跟她从小一起长大,没有去看看她?”顾池彦这样说。

他冷冷地扯了扯嘴角,“我以什么(shēn)份去见她?她的前未婚夫,还是薄馨盈的未婚夫?”

“你怎么说话的?你不能以朋友的(shēn)份去吗?她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跟她好好解释。当年是医生说她脑死亡的,所有人都认为她死了。难不成你还得为她守节?”

顾闻还能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这个时候,是因为知道,等他们请来的团队攻破全息技术,他们也抢不到多少市场了,所以退而求其次,想要直接跟薄以媃合作,分一杯羹吧。

“行。先解除我跟薄馨盈的婚约。”

顾池彦脸色当下微微沉下,“不要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你也给我收起那种心思,曹雪跟我提过,你最近对薄馨盈冷淡得太明显了。作为顾家的未来继承人,你别像那些被(ài)(qíng)冲昏脑袋的傻子一样。现在已经不比当年,未来是超能力者的天下,以媃没有自然觉醒的异能基因,不能给我们顾家生下超能力孩子,她脑子再好用,在游戏领域创造再多价值,在主流领域里,也不值一提!”

“一边瞧不起人,一边还想吃别人碗里的菜,能要点脸吗?”顾闻脸色难看地说。

这一夜两父子不欢而散。

……

这个世界的人所想象不到的,远在另外一个时间空间的另外一个世界内,超脑主神突然出现了短暂的数据流停滞,因为过于短暂,大多人们都没有察觉到任何问题,一切(rì)常和工作都是正常的,只有负责监控超脑运行的机关部门,马上察觉到那瞬间的异常。

“检查结果:一切正常。”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主神?”拥有直接与超脑主神对话权利的负责人赶了过来。

眼前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少年的影子,那影子是瘦削的,除了在薄以媃面前和某些必要时刻,它不怎么露脸,声音冰冷平稳:“无事,有小虫子干扰罢了。”

敌人一直在试图攻破主神的防御网,攻击主神网络不是一次两次了,因此主神这样说,其他人也就放下心来。

人类目前对超脑虽然有一点戒备,但仍然还是信任的。因为薄以媃博士给他们留下了一道保障——与主神一同被创造的,可以说是主神的双胞胎的病毒。一旦主神出现对人类不忠诚的行为,发生暴走,该病毒就会产生作用,破坏主神的主系统,完成它的使命。

一切又恢复了正常,主神继续正常运转,监控和保护着这个历经艰难岁月,好不容易获得和平的世界。

……

薄以媃的新世界内。

首都某医院内,豪华的病房内仪器偶尔发出一声轻轻的“嘀”响,黑暗中躺在病(chuáng)上的少年突然睁开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