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作品:《七零年代福星高照[穿书]

好奇怪, 向华这样的一个小伙子, 竟然让一个老先生钳住了手腕一点办法都没有。@

老先生的手劲儿特别大, 倒不是因为他是武林高手或是其他, 这是长期累月在地里干活积累起来的手劲儿。

蹲牛棚的那些年, 这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到处撒尿呢,别人是把(shēn)体给蹲坏了,但是唐老先生这些年可是当养生了,(shēn)体不仅没差, 反而比以前更加结实一些。

眼看着老头子跟小伙子们斗气, 老太太竟然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 很快旁边响起来汽车的声音,汽车声音越来越近,停在了饭店门口。@

这开车的司机也是向华的亲戚, 还是向华的大表哥。

这年头在县委上班, 特别是开车都是非常威风的,这个岗位还算是技术工种,平时跟领导打交道也比较多,向华平时吹牛(bī)的谈资其中一个就是这个大表哥。

“哥, 我这里有事儿, 你怎么才来, 赶紧给我把这老头给收拾了。”看到表哥过来, 向华得意极了,挥挥手。

下来的平头小青年一看到向华这个吊儿郎当的样子, 头上的汗都要冒出来了,这什么(qíng)况,唐教授怎么跟向华这小子混在一起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新安县的书记李书记,这个李书记平时就跟向父这种喜搞整人的这种人不对付了,向华这小子不是撞枪口上了么?

大家伙都知道李书记过来肯定是有事,大表哥绝对也不是专门给向华撑场子的,这群人竟然齐嗖嗖的转向老头。

李书记下了车直奔老头那里去了,双手都伸出来:“唐老,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得到的信息有误,在火车站等了很久才知道您已经来这边吃饭了,应该由我们来结待您的,您住的地方也都收拾好了,您是先去住的地方放东西,还是先去到处看看?”

唐老不是别人,正是李书记从省里请来的技术专家,帮新安县搞水稻种植和农业生产的,这样的大专家来,李书记亲自迎接也不为过。

向华这群人彻底就惊呆了,别说李书记了,就连给李书记开车的大表哥在这群孩子们眼里都是个大人物呢。

结果现在大人物李书记竟然双手都捧出来要跟对方握手。

这尼玛要太震撼了,颠覆三观啊。

“等等.....哥,这到底咋回事啊。”向华偷偷的跟小平头司机问。

小平头这回儿哪敢搭理他啊,从早上就跟着领导出来接这个什么教授,结果被人告知这趟车提前到了,一向晚点的车,今天竟然准时到了。

这位先生也没有给等在火车站的办事员通个气,直接就奔县城来了,害小平头开着车绕着县城好找。

其实县城就这么大,刚好向华这个人呢,李书记是知道的,不仅仅因为向父的关系,前段时间大河村那边报上来了个煤矿,当时下面报上来发现煤矿的人就是向华。

刚好向华的父亲又是县城治安大队的队长,虽说治安大队的这帮子人都是以前的那些老人,李书记跟这帮子人关系也不怎么样,但是他一向公事公办,也没有因为他父亲的关系抹杀他的功劳。

新安县城贫穷,是个典型的农业大县,这些年县里的主要经济支撑就是种棉花,眼下发现了一个不小的露天矿,县里就能有跟邻县竞争铁路建设的资本。

俗话说要致富先修路,新安县一直都非常贫穷,到现在省道才修到了新安县城,都没能通到附近的几个大的公社乡镇上面去,李书记上任以后就愁着这事呢。

这不从省城请来了农业专家唐教授过来指导,又树立了向华这样一个五好青年的典型,谁知道农业专家跟“五好青年”竟然就在国营饭店门口杠上了。

这里都是看(rè)闹的人,李书记只能把在场诸位请到县委办公室来理论,甚至还从派出所那边请来了顾鸣然,这个顾鸣然也不简单,家里的背景雄厚,现在有希望重组原先的县治安大队跟县派出所两个班子,特地从外地请来了没有任何本地关系的顾鸣然过来。

顾鸣然在当地谁也不认识,自然谁也不怕。

这下大家也聚齐了,肖敏有幸作为见证人之一,也混进了办公室。

唐老跟一般的技术专家不一样,他是农业专家,省里的特聘专家之一,级别之高绝对在李书记和市委柳书记之上。

就这样一个老先生还低调的很,本来应该是坐飞机到市里,县里派个小汽车去飞机场接人就可以了,这老先生自己坐着火车单枪匹马的直接杀到县里来了。

@

李书记知道这个唐老背景不一般,虽然只是来新安县指导农业种植技术发展农业生产试验田的,但是他的学生从政的也不少,而且个个都是各方各面的人才,随便提溜一个出来说不定就比李书记级别高。

小平头压低了声音问向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县城不大,但是向华这种横着走的人物,李书记还是不认识,但是他看得出来,唐先生刚才很不高兴,而且跟眼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有关系。

“哥,你能不能帮我说说话,我刚才也就是逗老先生玩,真没事,我混蛋,我不应该。”该低头的时候就低头,也是小混混的基本素养要求之一。

小平头没有搭理他,为了这么一个小混混表弟得罪书记,他是脑子不合适才会干这种事。

见小平头没说话,向华就急了:“哥,你倒是给我说句话啊,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做什么。”

一直沉默着的唐老突然开口:“你这没做什么就不得了了,要是做了什么是什么样子,我倒是好奇的紧。”

肖敏突然紧张起来,她现在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在见到吕岑的时候就已经很肯定当天在大河村附近出现的几个年轻人肯定是向华几个,天底下哪有那么巧合的事(qíng),如果不是向华几个纵的火,他那天跑的比兔子还快又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且看看这位唐老先生要怎么撕对方了。

肖敏扶着老太太在旁边坐下,安静的看好戏,老太太微笑着示意叫她也在旁边坐下。

不知道怎的,这老太太给她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唐老开口了:“我跟夫人在饭店用餐,这位小同志一过来就要我们让开,把地方腾给他们,老朽活了一辈子还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qíng),我这个人还是很讲道理的,你今天就在李书记面前,好好跟我讲讲道理,什么叫治安大队的向队长的儿子,在这个县城可以横着走,我一个老头子又奈何不了你,你就说来听听,这是什么道理,难道你们向家的人,向来就是在新安县城横着走?”

李书记蹙眉,刚才唐老说的都是真的的话,也真的是太给他丢脸了。

这个向队长他见到过几次,每次见到人就是点头哈腰的,看上去脾气也(tǐng)好相处,怎么会养出来这样一个儿子,如果真的他的儿子都是这样一幅德行,想来当爹的在县城就没少狐假虎威了。

“这位向小同志,你说说是怎么回事?”李书记沉稳的开口:“组织上是讲原则讲纪律的,你把刚才是怎么回事好好说一下。”

向华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大表哥,谁知道大表哥连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头一下子就撇开了。

这样就麻烦了啊。

向华恨不得把脑袋埋到地里去:“其实也就是,也就是,我看老先生吃的太久了,想让他让让,我们同学聚一聚而已。”

“聚一聚。”李书记把目光投向向华后面的这些狐朋狗友(shēn)上去,这一看就知道是一群不良青少年,一个个都成什么样子了:“看来你经常来这里聚一聚。”

向华嗫喏着:“也不是经常,偶尔来来吧.......”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大表哥杀人的目光给(bī)退了。

真是只是偶尔来来嘛,瞪人干啥。

向华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xìng)。

他从小就是(nǎi)(nǎi)带大的,老人可能不懂,经常会教他一些不能吃亏的道理云云,而且向父这份工作也是WG期间比较有特色的工作,刚开始从纺织厂的治安队长做起,由于很会抓典型整人,早期得罪过向父的人也没少吃亏,正因为向家的家教向来如此,向华到现在也不曾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唐岷鹤一开口,就让周围的气场气压逗然升高了一大截:“今天你在我面前这样嚣张,说明向家人在新安县城横行霸道不止一次两次,也不止一(rì)两(rì)了,我针对这件事(qíng)倒是不是为了私怨,而是确确实实看不惯这种。”

肖敏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举手插话:“李书记,有件事(qíng)我必须问一下,我知道这位向华同学是什么英雄,请问是什么英雄啊,我虽然不知道向华的英雄事迹,但是前段时间大河村发生了一场森林大火,造成了五六个人的伤亡,当天在山上烧红薯吃的,是不是就是向华!”

李书记吃了一惊。

别说李书记吃了一惊,在场的人谁不是吃了一惊。

当天向华叫了一帮同学去大河村那边玩,去的时候是骑着单车去的,听说那边风景好,一大帮子的同学就一起过去了。

当时也不知道是谁提议的就说烤红薯吃,当时山上也有现成的柴火,说烤就烤了,谁知道当天山上邪风大,一阵风吹来,漫天遍野的就是山火。

这帮人里面也只有吕岑分得清轻重,当初极力劝这些人不要烤红薯的是她,山火烧了起来,留在山上扑火的人也是她,就因为最接近山火,吕岑是受伤最终的那个。

这群孩子从山里逃出来的时候就知道闯下了大祸,特别是向华,他是这群人里面打头的那个,他父亲知道这件事(qíng)的严重(xìng),知道万一事(qíng)东窗事发,判刑坐牢都是有可能的,思索再三,又没有办法解释孩子那天为什么会去大河村那边,他先用自己的关系把这事儿给压了下去,刚好大河村报过来煤矿这事儿,就把煤矿给报到向华头上了。

对外解释的说辞是,向华等人并没有上山,而是去了大河村附近的小山包那里玩,凑巧发现了小山包那里的煤矿。

起先向父报上去这个,只是为了掩盖向华等人在大河村后山去过的真相,把向华等人的行动轨迹改到了后山小山包那边,这也就合理的解释了大河村附近一带的居民是如何在大河村这一带看见过向华这群人。

至于远在大河村的陈家人怎么知道向家(cāo)作的这些事(qíng),向家人在这件事(qíng)上面表现出来的低调简直会让人觉得诡异,不但没有大肆宣扬,就连对亲戚朋友也都好说,最后要不是向华自己太过于张扬,这事儿说不定翻篇了都没人知道。

偏偏这事儿吧,李书记还非常清楚,他自己就是当事人,当初下面报上来煤矿的时候他欣喜若狂,马上批下来向华的嘉奖状。

听人说完肖敏就要跳起来了:“书记,这事你可得给我们作主,向华这群人跑到后山去烧了一大片山林,不但没有惩罚,还成了英雄了,这事儿没这么容易完。”

她(xìng)(qíng)比较耿直,说道这件事(qíng)的时候还有些激动,李书记还多看了她好几眼,才认出来原来是刚才饭店门口扶着唐教授夫人的那位农村妇女。

“这怎么说?”

“腊月初一这天,大河村开山,也正是那天天气比较好,阳光也充足,山上的风比较大,当时山上有几个城里来的学生在山顶上拷红酥,不小心把一片山林子都烧了,其实这事儿在我们当地闹得(tǐng)大得,我当时没有上山,确实在村里看见过这个向华带着一群学生骑着自行车经过。”

向华激动的站起(shēn)来:“你污蔑我,你乱讲,我没有!”他不知道出了什么(qíng)况,爸爸不是说这事儿已经没有关系了嘛吗,怎么这个妇女竟然知道他上山的事(qíng),那她还知道什么?

对比向华的激动,肖敏看上去自信沉着许多,综合刚才说的事(qíng),她已经很肯定当初在山上烧红薯吃的就是向华这群人,现在这帮人改头换面又要当英雄,英雄就这么好当的呢,肖敏心说我才不吃这一(tào),今天就在这里跟你杠到底了。

从唐老先生发难,到李书记的出现,这一切仿佛织成了一张大网,把这些人网罗在其中,到现在也该是收网的时候了。

“而且,当初在大河村发现煤矿的人,并不是向华,我们大河村的人都知道,陈大江队长也知道,发现煤矿的是我陈家的老太太和我女儿,还有侄子陈方勤,不是这个叫向华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