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路遇偷儿



作品:《月明千里心不隔

日头越来越高,明月没有再去西便门,而是冲着目前离她最近的城门——广安门进发。

临近城门,进进出出的人群越发络绎不绝。明月挑了个不起眼的角落,盯着广安门的城门口看了一会,见守城门的两队士卒虽也是在盘问搜查,却并没有手持画像挨个比对,心里着实松快不少。

此时不去,更待何时!?明月顿时握紧拳头鼓足了勇气,一只脚大踏步地迈了出去。

就在此时,忽听得远处马蹄声传来,一阵尘烟里急速奔来一人,一身大红贮丝罗纱衣,骑行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却丝毫不减速,惹得周边旁人四下里忙着躲闪,那人一路快马加鞭,到了城门口方才一勒缰绳,喝到“城门胡都统安在?”

早有眼尖的城门士卒小跑到跟前,帮忙牵住缰绳,笑嘻嘻地道:“罗大人辛苦了。”

那人见势也不下马:“我奉同知大人之命查处乱党。你等速去通知胡都统,这张是人犯的画像!从现在起,每个出城的人都要查,不可漏掉一个!”。

“是是是!”士卒们点头哈腰,接过一张画像。“罗大人放心,保证不会漏掉一个乱党。”

“嗯~”那人明显很满意士卒的反应,也不说多余的话,打马调头便走。

几个守门的士卒纷纷聚在一起,围着画像议论纷纷,很是热闹。

“哟,还是个小丫头,看起来年纪挺小啊。”

“长得倒还不错,哈哈哈。”

“这么个小丫头是乱党?莫不是哪家又倒霉了吧?”

“管她是不是呢,上头吩咐,咱下面只管办事。”一位看上去四十来岁,长着络腮胡子,熊腰虎背的军士大声说着,他大步流星地走上前去拿过画像,看了几眼便哈哈笑道,“啧啧,还真是个小丫头,不过年纪小也没事啊,京城里哪个青楼里的红姑娘不是从小丫头起就开始培养的。”

“胡都统,您这是昨晚上凌欢阁里还没玩尽兴吧?”周围的几个士卒一哄而笑。

“嘿,你们几个小杂碎,敢小看你胡都统爷?就老子这体格,这辈子都玩不够!”

“哈哈!胡都统威武!”一帮子士卒嘻嘻哈哈,乐不可支。却见胡都统转瞬就沉了脸,喝道:“好了好了,你们几个都站好了,干点正事,出城的一个个都给老子查严实了。”

那群士卒立马老实了,分成两队站在城门口,逐一挨个开始检查出城的人。这样一来,出城的人流速度就慢了下来,不一小会,广安门的城门口就排起了队伍。

明月在不远处瞧着,又是郁闷又是心焦,恨自己不能早点混出城去,此时,那些士卒手上的画像保不准就是她自己,这下,该如何是好?

但今天再不出城,她可真无处落脚了,混出城才有一线生机。明月低头看了看自己衣衫褴褛的模样,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冒险一试。

广安门前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出城的商贩牵着好几头骡子,骡子身上压满了沉重的货物。一位长眉细目的大婶穿着粗布衣裳,左手提着篮子,右手紧紧牵着四五岁的小女娃。几个身穿土布纳衣的香客聚拢在一起互相谈论着,队尾还有一辆马车,灰色帷帘低垂,车夫是个年轻小伙子,打着哈欠百无寂寥地等着。

明月埋着头,默默地小步走向守卫森严的城门,她一边走一边心里打着小鼓,手心脚心都已渐渐冒汗,腿脚的行动也不免略有些僵硬。

就在她快要接近城门口时,突然有人从侧面冲过来,一下子将她撞到在地。明月慌忙抬起头,却赫然发现眼前竟是一身熟悉的长衫,还有这蓬头垢面的脸,不正是那个跟她互换衣服的女乞儿么?!明月还在发怔,那女乞儿已经动作敏捷地爬起身,迅速逃开了。

不好!明月几乎是下意识地摸向胸口的锦盒,还好,仍在。她随即又去摸身上的荷包,果不其然,慧娘给她缝制的五彩祥云荷包已经不见了,连舒岚给的银丝镶边彩蝶对花荷包也一同不见了踪影。

这家伙居然是个偷儿!难怪昨夜盯着我的衣裳看,这分明就是早有预谋了!想到这里,明月顿时极为恼怒,她立即想起身去追,可那女乞儿跑得飞快,极瘦的身影灵巧地绕过一个胡同口,一拐就不见了踪影。

明月重重叹了一口气,这情形看来是怎么也追不上了!只能认栽!她郁闷地爬起身来,这才发现自己摔得着实不轻,她的膝盖又红又肿,葛布衣的左臂处被蹭破了一个大洞子,皮肤也被地上的硬石子磕破了一个小口,正在往下淌血。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可怜见的小乞儿,你没事吧?”一位年逾花甲的老者走上前来,他拄着一根龙头拐杖,一脸同情地看着她。

老者身后跟着一位身穿浅蓝色襦裙的少妇,怀中抱着一个梳着冲天小辫的孩童,那孩童一言不发,瞪大了眼睛正好奇地看着明月。老者的身旁则站着一位皮肤黝黑、身形高大的精壮汉子,看起来是一家人。

“谢谢老伯!”明月忙道,“我应该没事的。”她一瘸一拐地走了两步,虽然膝盖酸痛,但看来骨头确实没有大碍。

那少妇见状,偏过头去跟壮汉耳语了几句,就见那壮汉点点头,大步上前递来一块帕子:“小乞儿,擦擦伤口。”

“多…多谢!”明月感激地接过,又不禁叹道,“只是可惜了这块帕子。”

“没什么,不过一块帕子而已。”那汉子爽朗地笑了笑,“你赶紧擦擦,那地方还在流血呢。”他指指明月左臂上的伤口。

明月闻言,忙拿起帕子细细擦拭起来。

那少妇在一边微笑着点头不语,少顷忽然开口问道:“小乞儿,你左臂上面这块血痕怎么擦不掉啊?”

“啊?”明月扭头看去,转瞬明白过来了,“婶子见笑了,那不是血痕,是我的…呃……胎记。”她一边解释,一边赫然发现,昨天还如痣一般大小的红色印记今天看起来竟然已经有如铜钱般大小了。只有那形状依然没变,仍似一弯新月。她情不自禁地伸手小心触摸了一下,依然不痛不痒,好似没有任何异常。

少妇盯着明月左臂上的印记,很是好奇:“这真是有趣,原来是胎记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鲜红色的胎记,这形状也奇特,看起来像……”

“月亮!”老者也饶有兴致地看了过来,“看起来像一轮新月。”

明月一阵头皮发麻,讪讪地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老者抚着胡须仍在感叹不已,殊

不知这一幕早已落入他人眼中。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