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弄干净身上女人的口红印。



作品:《夺妻[豪门]

裴赐臻显然知道她的软肋在哪, 才盯着这一点反复的戳刺。

偏偏又不过火,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董瓷,他可以随时掀翻这盘棋, 即使他现在没有。让董瓷在一次又一次的摆平中提心吊胆, 等她到达临界点,等她忍无可忍, 等她自己掀桌子。

可是, 董瓷不能掀桌子。

一掀就中计了。

董瓷深吸了气,反而冷静下来,她动作流畅的吃牌, 还带着自然流露般的欣喜,让人信服。

十六岁拍电影, 十八岁拿影后的演技,并不是绣花枕头。

这种没什么层次的剧情,董瓷手到擒来。

别人没察觉出异样, 裴赐臻却不是别人。

他心知肚明,看到董瓷气得发抖又不肯示弱的样子, 到底有些不落忍, 没法再享受逗她的乐趣。又难免想,如果易地而处,董瓷未必会不忍心。或许那女人就没心。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心就没心吧,人必须得是他的。

心的事人到手了再说。

裴赐臻暗暗自嘲, 嘲完了还是没舍得再折磨她,打完手里这牌就站起了身。

裴赐臻签了账, 往董瓷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她微微垂着头,又收回了目光。他淡淡笑道:“算了,不打了,看来我不是打牌的料,战场还是还给你们吧。”

大家还挺诧异,没想到他这么快就不打了,不过要让裴大少陪着打下去,那面子还真不够大。

毕竟这不是个纨绔子弟,而是个正正经经的集团继承人,一把牌输的筹码还不如时间值钱。

董瓷看上去也和太太们一起谈笑着裴赐臻,其实人一走,她就抽干净了力气。

不过,她没有天真的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

既然没完,那她不能再由着裴赐臻开局,自己被动的应战,还不如主动点,看他究竟想怎样。

董瓷找机会下了牌桌,一边喝茶,一边发了条信息,约裴赐臻见面。

裴赐臻:现在

董瓷:随你。

裴赐臻:我在顶层温泉。

言简意赅。

董瓷却看懂了。

这意思是他在泡温泉,不怕事的话就去见。怕事的话就不用见了,明天早上见,晚上见。

就像今天这样。

说白了,这是聪明人的博弈,省得一个套路走无数遍,大家都累。

董瓷忽然有点想笑,她要是蠢一点,当年不可能从裴赐臻手里逃出来,她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她小手一敲,回了条信息。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好。

几乎马上,那边就回复了。

乖。

董瓷看笑了,瞧瞧这胜利者的姿态,真够傲慢的。

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被他摸头的样子。

很久以前,裴赐臻想要教育她的时候,就会摸着她的头,语重心长的说着各种人生哲理。什么平淡是真,什么从一而终,什么真爱永恒乱七八糟的。

哪怕只大了董瓷三岁,他的脾气三观也没正到哪里去,偏偏好意思推销他自己也不信的东西。

每每想起来,董瓷就很想笑。

或许是她活了那么大,都没人和她说过的东西,这个男人却把她当成小孩儿。

真稀奇。

曾经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裴赐臻是有些可爱的,所以用从未有过的热情回报了他。只是热情完了才发现,这个男人身上可爱的一面昙花一现,其他人绝大部分时候都是衣冠禽兽

董瓷稍微走了下神,随手调了个闹钟当铃声。

铃声一响,她假装接起了电话,“喂,啊,是孙导啊”

董瓷接着电话往外走,经过牌桌的时候,和黎敏、顾夫人等人露出了一个歉意失陪的笑容。

然后就从从容容的离开了。

董瓷一走,郭理事就不咸不淡的嘀咕:“顾太太还真是业务繁忙,这么晚了还要应酬导演。”

顾夫人脸色一变,还没发作,对桌的黎敏就冷道:“这话我可不爱听,以后也不想听。”

女人堆里说话,都是千年的狐狸,用不着玩什么聊斋。

郭理事闹了个没脸,讪讪的不说话了。

其他太太们交换了个眼神,都有些看笑话的意思,也就郭理事看不清形势,当着这么多人面收的干女儿,不捧着还找事儿。非找人不痛快。

是打谁脸呢

还当人家是家道中落的小明星呢,想踩就踩。

有黎敏这干妈护着,有裴大少给面子,上层这圈人之前的眼光,自然也要变一变了。

董瓷离开牌厅,便去了山庄的顶层。

山庄的楼层不高,但是海拔高,藏身于雪山之间,几层的电梯上去,落地窗外就全是雾了。

董瓷戴了眼镜口罩,这是习惯,其实她不太担心遇到外人。以裴赐臻的性格,他洗澡的地方不可能有别人。有也只会在门口。

果然,她刚出电梯,楼道就站着两个保镖,看着不是黄种人,显然顶层全被那大少爷包了。

两个保镖警惕的走了过来,还没有拦住董瓷的时候,李凯文出现了,他高兴的打了个招呼。

“董小姐,少爷正等着你呢。”

“好,我这就过去。”

董瓷笑着说,态度自然得就像回到了当年,看上去一点也不紧张,至于实际上嘛。

其实和单刀赴会差不多。

不紧张多半是演的。

董瓷摘了眼镜口罩,推开门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个大平层的室内温泉,装修得富有禅意。

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也不需要,全景的视野内是雪山密林。

夜里显得格外静谧。

“到这来。”

空旷的室内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

董瓷往里走了几步,她顺着昏黄的灯光,看到了室内泳池的水花。

大冬天的,这大少爷有温泉不泡却在冷水池子里游泳,哪怕室内温暖宜人,董瓷都替他冷。

简直有病。

裴赐臻上了岸,黑色的四角泳裤紧贴着他修长的线条,水珠在结实的胸腹肌上一串串滑落。他高大矫健的身形几乎挑不出缺点,一看就是那种勤于锻炼的人。

董瓷忽然想起南半球的那个夏天,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也是这样近乎完美的身材,气质却天然疏离,仿佛一个转身,就能给品牌内裤做广告模特。

有种高级的性感。

性感到董瓷拿着望远镜看了三天。

当时董瓷就猜想,能拥有这样身材和光泽皮肤的男人,背后一定是藏着极强的自控力。

否则先天条件再好,以后也难免泯与众人。

这种人格,比外在更性感。

董瓷很想证实自己的猜想对不对,后来却发现,他的自控力也是分情况分场合,分对象的

她努力收回放飞的思绪,视线重新聚焦在七年后的裴赐臻身上。

他拿起浴巾随手擦了擦水,转身看向了董瓷,从上往下,莫兰迪色调的长裙,光腿,短靴。

逆光中,裴赐臻的眼眸格外的亮,目光也锐利了几分。

“过来。”

董瓷走了过去,停在距离裴赐臻两步远的地方,还没开口说话,便听到他说:“鞋脱了。”

董瓷一愣,“我是来和你谈谈,又不是来游泳的。”

“你也可以回去打牌。”

裴赐臻挑眉,语气非常无所谓,像是提醒着董瓷现在的形势。

形势比人强,做人当然要识时务。

董瓷耸耸肩,她最识时务。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脱鞋而已。

董瓷弯下腰,将短靴脱下放一边,光着脚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冰凉入骨,简直要起鸡皮疙瘩。

她抱了抱手臂,笑了笑:“有诚意吧”

裴赐臻松松垮垮的披着浴袍,坐在了岸边的躺椅上,他拍拍旁边的位置,“坐这儿来。”

董瓷快步走了过去,却因为走太快,没留神岸上的水渍,光脚自然是不防滑的。

眼看一个趔趄,人就要栽倒。

裴赐臻长臂一伸,直接将董瓷拉了过去,稳稳的落在他的大腿上,避开了与地面亲密接触。

不过这种亲密接触也没好到哪里去。

失重的那刻,董瓷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抱住了裴赐臻的脖子。

裴赐臻感受着怀里娇软的身体,他唇边带着戏谑的笑:“是挺有诚意的。”

换了别人,怎么也要惊慌失措一下。

可董瓷不是别人,她并没有急着从裴赐臻身上起来,反而仰起头看着他,眼底微光流转。

“你想要的是这种诚意”

裴赐臻细细端详着这张变化不大的脸,贴近她的面颊,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不行”

这样近的距离,两人呼吸相闻,湿热中带着一丝酒气。

董瓷皱起眉,她侧过头,看到了躺椅旁边的桌上放着一个玻璃矮杯,杯里是暗橙色的液体。

多半是威士忌。

裴赐臻其实是个极端自律的人,即使他不说,董瓷也能从很多细节看出他受过严格的教养。这种教养促使他保持清醒,远离所有会麻醉他的东西。比如酒精。

除了应酬,董瓷没料到他会独酌。

人果然有很多面。

董瓷知道和醉鬼谈不出什么结果,只会羊入虎口。所以不再周旋,她推开裴赐臻,“你喝醉了,我们明天再谈。”

裴赐臻并没有放人走的意思。

他揽住了董瓷的腰,声音暗哑:“如果我醉了,可不会只让你脱鞋。”

无耻得理直气壮。

董瓷被他气笑了,“你怎么还是这样,看着体体面面的大少爷,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裴赐臻的眼神好像蒙上了一层薄雾,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你说装了什么”

答案呼之欲出。

这种调情的话,董瓷听过太多。

虽然裴赐臻说的,听上去更让人动心,但是这很正常,换作任何一个女人面对这样条件的男人,都不可能毫无感觉,普通的调情也像是真情告白。格外撩动人心。

董瓷淡定的掩饰内心的波澜,“说你喝醉了你还不信”

话音未落,手机铃音突然的响了起来。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