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收的尸体不对劲 > 第五十五章 肚里乾坤

第五十五章 肚里乾坤

    手脚被缚的徐成仁被重重摔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哀嚎。www.boaoshuwu.com

    “谁啊,你敢弄爷爷?”

    他身子蜷缩扭曲,缓缓蠕动,像是一只白嫩的蛆虫。

    陆生伸手,扯下他蒙着眼睛的布条。

    徐成仁入眼便是昏暗的烛光,还有白布拉成的帷幔。

    正感到疑惑呢,他扭头就见到那个大大的奠字。

    还有下方香案之上,摆着的七个灵位。

    这里,正是戚家宅院。

    此时的戚家,已经没有一丝人味儿。

    破烂的门窗,砸烂的家具,碎石和树枝堆砌,屋里和院里,到处都是干涸的血迹。

    陆生望气决一观,院落中,满目都充斥着黑红的煞气。

    若是平常人进入此地,恐怕如坠冰窟。

    但是,徐成仁也并未就此被吓住,他自小便嚣张跋扈,出行都有侍从护卫,已经练就了些胆气。

    须臾,听到动静的戚王氏从屋内冲出来,一眼就看到趴在地上的徐成仁。

    她紧咬着牙齿,双目血红地看向陆生。

    “凭你处置。”陆生将刀递给她。

    戚王氏接过刀,怔怔走向徐成仁,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骚浪蹄子?”徐成仁扭曲着身体,嘴里却下流话不停。

    他恶狠狠的看着戚王氏,“我那日没将你弄爽?要不要爷再赏赐你一回?你这个贱皮,来啊,我不信你敢动爷一下。”

    戚王氏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也不管他挑衅的笑容,走过去揪住他的左耳。

    手起刀落,一只肥大的耳朵便落在了戚王氏手中。

    鲜血浸出,瞬间将徐成仁的脖子染红。

    “啊。”一声猪叫从他口中发出。

    他狰狞着脸,咬牙切齿道:“贱人你等着,我的人很快就会赶过来,你会死的很惨……很惨,不过就算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嘿嘿。”

    戚王氏静静看着他,不发一言。

    随后,她将那一只耳朵放进嘴里,嚼了起来,脸上也露出诡异的笑容。

    唰!

    又是一刀,徐成仁另一只耳朵应声而飞,鲜血喷涌出来。

    “啊!”又是一声惨嚎,看着魔鬼一般的戚王氏,他终于有些怕了。

    “贱人,你别杀我,我给你钱,很多很多的钱……”

    没等他说完,戚王氏忍着被咬的剧痛,将手伸进他的嘴里。

    硬生生将他的舌头拉了出来,一刀下去,满嘴是血。

    徐成仁终于说不出话来,只能阿巴阿巴的,发出咕噜之声。

    陆生只是静静看着这一切,他不会劝她给徐成仁一个痛快。

    老话说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在他看来,戚王氏使出怎样残忍的手段,都不奇怪。

    “啊!”戚王氏口中发出凄厉的怒吼。

    她先是将刀朝着徐成仁肚子一捅,将他的内脏给剖了出来。

    随后,便疯了一般,举起刀不断砍向徐成仁。

    砍了一会儿,许是砍累了,她停了下来。

    转而将刀放在徐成仁的脖子上,哗啦了几下。

    折腾一阵,却只划出几道伤口,肥大的脖颈下还连着脊骨,脑袋像是被线拴住的皮球,随之左右摇摆。

    许是实在没了力气,刀从她手中滑落下来。

    随后,戚王氏双手杵膝,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喘了一会儿,她想再捡起刀,五指颤抖,已经无力握紧了。

    陆生走过去,拎起刀,轻轻一划,徐成仁的头颅应声落地。

    咕噜噜,滚到了戚王氏脚边。

    她撑着身子,晃悠悠地将头颅拎起来,缓缓放到了灵位前的香案上。

    双膝一软,噗通跪在了地上。

    这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声之凄厉,萦绕黄泉,痛彻云霄。

    院子里的煞气围绕她的身旁,吹动了魂幡,发出呜呜的呼啸声。

    “我们戚家的仇,报了。”

    她站起身来,对着陆生露出一个难看的微笑,“恩公,不知我要如何报答你?小女子……也只有这贱命一条了,任凭恩公处置吧。”

    “拔刀相助而已,何须回报。”

    戚王氏眼中氤氲着水雾,声音哽咽道:“我就知道,这世间……还是有狭义之人的……不知可否……请教恩公高姓?”

    “蝠俠。”

    这个大名鼎鼎的蝠俠,戚王氏是知晓的,玉京城流传着他的传说。

    她只道是说书人的杜撰,根本不信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狗屁仗义。

    现在,她信了。

    戚王氏微笑着,跑向一旁的石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