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袖手天下(重生) > 第60章 心意

第60章 心意

    姚妫被带到另一处地方, 说是为了确保她的安全,实际上与软禁没有任何分别。m.juyuanshu.com

    因为在见过聂无为之后的几天,她没被允许离开房间半步。

    其间一直都是带她去见聂无为的那名叫做幽若的女子在照顾她。

    姚妫猜想她应该是聂无为安插在扶宽身边的人。

    车峪国如今都是国师扶宽在把持, 聂无为对此也没有任何回应,似乎在他看来一切都与他无关。

    姚妫想不明白聂无为的用意是什么?

    单纯的告诉她真相,然后由她去做出抉择。

    就在姚妫反复思索着目前的局势时, 幽若带着两名宫女走进了她的房间。

    “见过德康公主。”她们齐齐行礼问安。

    姚妫抬头看见宫女们手上捧着薄如蝉翼的红色长裙,层层叠叠的几件, 似乎是车峪女子独有的衣着款式。

    幽若让人将衣服一件件放置在床上,她躬身垂眸,“公主, 请更衣。”

    说完她就准备上前替姚妫宽衣。

    姚妫退后一步,对她突如其来的动作不满道:“换衣做什么?”

    “王上斋戒之期已到,今日就是公主的大喜之日。”幽若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姚妫看着自己面前这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女子,努力克制情绪。

    什么狗屁斋戒日,全都是扶宽一人说了算。

    看来是谢然不肯答应扶宽的要求,他就要用自己与娄鄞成婚的事逼他就范。

    姚妫开始后悔答应萧晔来车峪的事, 现在自己倒成了谢然的累赘, 不过好在他能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

    谢然若真是为了她答应扶宽, 那南阳城中将军府内的百余口人性命就难保。

    比起让她嫁给娄鄞,谢然选择保护家人才是正确的选择。

    姚妫也明白谢然的为难, 她反而庆幸这样的结果,对他的愧疚在这一刻似乎得到了些微的缓解。

    最终姚妫还是在幽若的服侍下穿好了车峪的红色薄纱长裙。

    虽然目前无计可施,但娄鄞和她现如今都是扶宽手中的棋子, 这样反倒让他们二人有了谈判合作的机会。

    姚妫打着这样的算盘, 思索着见到娄鄞后要好好与他“交流”一番。

    几名宫女替她梳妆打扮, 最后为她戴上一方红色的丝锦盖头, 被遮住视线的姚妫只能低头看见脚下那一块块排列整齐的青石路。

    她在幽若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别院,坐上了早就等在门外的步撵。

    半盏茶的功夫,步撵就将姚妫抬到了目的地。

    这时一旁的幽若向姚妫伸手,示意扶她下来,“公主,咱们到了。”

    姚妫跟着幽若慢慢的走进了一个她完全不知何处的地方,盖头下的她唯一能肯定的是,她仍在车峪王宫内。

    幽若带着姚妫走进一间宽敞的主室,扶她坐在床塌上,又弯腰整理了长裙两边的裙角,确认无误后才躬身退了出去。

    等房间关门声咯吱一声响起,姚妫这才掀开了头上的盖头,看向了自己身处之地。

    姚妫从床榻上站起身来,看见屋内燃着两对红烛。

    虽说这是在车峪王宫,可房间内红绸高悬,窗户贴喜,就连床铺上都洒上了花生桂圆,怎么看都更像穆沅朝子民娶妻的新房。

    或者说娄鄞娶她用的就是穆沅朝的礼仪?

    姚妫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三层的薄纱长裙,大红的颜色似乎也是照着穆沅朝的龙凤红色喜服而做。

    就在姚妫疑惑此事时,门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她慌忙的将手边的盖头重新给自己盖上,然后一口气吹灭了屋内的红烛。

    门外的人影缓缓的走了进来,他停在姚妫身前,静静的站着,不发一言的他好像有开不了口的苦衷。

    姚妫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样默不作声的感觉像极了一个人,盖头下的她立即问道:“谢临渊……是你吗?”

    姚妫头上的大红盖头被人慢慢的掀开,印入眼前那熟悉的轮廓是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

    “真的是你!”姚妫仰头看向谢然,心中竟有一丝雀跃和激动。

    谢然转头看了一眼门口的位置,用口型告诉她,“外面有人。”

    原来他在答应扶宽的要求后,扶宽对谢然仍是不放心,于是就派了人来确认到底。

    姚妫瞬间明白了过来,他们现在需要做的是蒙混过关演出戏给门外监视的人看。

    谢然抬手扯下了床侧的红色帷帐,姚妫在他靠近自己的时候配合着慢慢躺下。

    他们也不是第一次睡在一张床上了,但或许是这次的气氛太过不一样,两人都有些局促紧张。

    姚妫垂着眼帘,小声提醒着身上一动不动像块木头的谢然,“你不做点什么,恐怕瞒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