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袖手天下(重生) > 第58章 不安

第58章 不安

    “因为不容易。www.shumobao.com”

    谢然压抑着内心的渴望, 有些无奈的说道。

    姚妫心里霎时泛起酸涩,总像是自己做了什么不对的事,让他说出这样貌似“可怜巴巴”的话来。

    “我不是在你身边吗?”姚妫在夜色中靠近他, 用肩膀轻轻地碰了他一下,像是安慰又像是哄着他。

    “可你不会永远都在我身边……”谢然知道姚妫看不清他的脸,不管他露出怎样伤心难过的表情, 她都不会看见。

    “……”

    姚妫第一次哑口无言,她说不出宽慰谢然的话, 因为她过不了自己那关。

    直到姚妫回到马车上,她依然还在想着谢然的话。

    他到底是为什么这样?

    前世的谢然从未流露出对自己哪怕一丝一毫的喜欢。

    那前世的他们到底是朋友?知己?还是君臣?

    姚妫很清楚那时的自己只是将谢然当作完成王权之路的一枚重要的棋子,对他并没有半分感情。

    可与他再次重逢后的相处, 却又像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是因为前世的自己从未回头看过身边人的缘故吗?

    姚妫开始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似的,这一刻只剩心慌意乱了。

    前往车峪的路途比姚妫想像中的要顺利的多。

    并没有发生任何突发事件,他们这一路走的格外顺畅。

    虽然姚妫尽量让自己少动弹,时刻都呆在马车里,但总还是会时不时想起谢然的话,这让她感觉很烦躁。

    和亲的队伍也在紧赶慢赶的往关外行进,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就过去了。

    姚妫他们也一路相安无事地到了车峪国。

    只是在城门外迎接他们的竟然是姚妫怎么都想不到的一个“熟人”。

    “臣下季楚见过德康公主。”

    季楚带着数名车峪王宫的侍卫等在城门外多时, 他算好了今日送亲的队伍必会在午时一刻出现。

    姚妫听到马车外这个叫季楚的声音,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车峪怎会派一名乐师来接亲?

    她清楚地记得季楚在前世只是车峪献给她的一份“礼物”。

    或许是同名同姓,姚妫不确定马车外向她行礼的季楚是不是那人, 她稍显急迫的抬手撩开车帘,等看清季楚的面容后在一瞬的惊诧中让他平身。

    果然是他!姚妫后宫中曾经的乐师季楚。

    车峪国前世将此人送入穆沅皇宫看来还真是另有目的。

    谢然注视着那名接亲的车峪臣子,姚妫在见到他的时候神情有些不对。

    难道她认识这人?

    可谢然又觉得不可能, 因为姚妫从未离开南阳城, 而这个季楚远在车峪, 他们无论如何也是见不到的。

    季楚带着姚妫他们进入了车峪王宫, 原以为是去见车峪王娄鄞,没想到等在殿内的却是另一个人。

    那人看上去年过花甲,穿着一套褐色掺金丝银线的车峪服饰,头发如严冬初雪落地,淡淡的眉毛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他的右手食指上戴着一颗鲜红的宝石戒指,足有鸽子蛋大小。

    姚妫听到季楚向他弯腰行礼,尊称他为国师。

    “先送公主去王上的绮泉苑歇息。”扶宽国师看了一眼姚妫后,竟只是命季楚带她下去歇息。

    “侯爷请留步。”扶宽叫住了跟在姚妫身后的谢然,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姚妫本就觉得扶宽在此等候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谢然。

    他这一出声,便很好的印证了姚妫的想法,她看了看谢然,点头让他留下。

    在去往绮泉苑的路上,姚妫仔细观察着季楚,从前只觉得他琴艺出众,养在宫中作个逗趣的玩意也无妨,如今才知晓车峪送他来穆沅皇宫竟不是那么简单。

    姚妫开始有意打探季楚的身份,她不信他当真就是车峪王宫中的一个小小乐师。

    “还未请教季大人官拜何职,今日真是有劳大人了。”

    “臣下官微,哪里敢担公主此言。”季楚毕恭毕敬,可话里话外能听出他并不想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姚妫。

    姚妫也不强人所难,反正她现在进了车峪王宫,之后总会知道的,如今该担心的是见到车峪王娄鄞,自己要如何应付他。

    姚妫本以为季楚带自己去的绮泉苑就会见到娄鄞,毕竟此次是与车峪王的和亲。

    季楚又像是忽然想到什么,拱手说道:“公主赎罪,臣下还有一事忘记告诉您了,在车峪国,王上娶妻是需要挑选吉日亲自前往神庙斋戒七日的,昨日正好就是王上入神庙的日子。”

    姚妫这才明白,怪不得今日来见他们的是扶宽国师,而不是车峪王娄鄞。

    “入乡随俗,本宫既然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