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袖手天下(重生) > 第25章 威严

第25章 威严

    将军府青朴院。m.ruxueshu.com

    屋内一张花梨木大理石几案,文房四宝,茶具杯盏,名人字画法帖堆积如山,上好名贵的砚石数方,都是价值连城之物。

    几案一角放着一只巨大的落地描金荷塘清韵大花瓶,里面插着满满一瓶的水晶球白菊。

    这里便是谢然内院的其中一间屋室。

    此时谢然正躺在大床上,盖着藕荷色大条褥,呼吸缓慢,床前的刘尹额头不断的冒出豆大的汗珠,谢邈就坐在身后不远的位置,可即使是背对着他,那股强大的气势也能让人紧张的说不出半句话来。

    一个时辰前,正在屋内抚琴的谢然不知为何竟忽然昏倒,而一直跟在身边的侍从杨炯,却不知去向。

    当刘大夫被将军的两名护卫粗鲁蛮横的丢进谢然的房间时,他只见到俯跪一地的侍女。

    谢邈黑眸幽深,背手而立,说出的话极具威慑力,让人不寒而栗,“刘大夫不是说我儿最近好多了吗?”

    好多了岂能无故昏倒?

    刘尹在将军府三年,谢邈自认从没亏待过他,如今是以为他这平远将军成纸糊的了吗?

    刘尹被谢邈的话吓得瑟瑟发抖,可自己的医术不会有错的。

    从陌芳林回来后他曾为谢公子把脉,他的身体的的确确恢复了不少,连着气色也不一样了。

    况且他哪敢用谢公子的病情欺骗威震整个穆沅朝的大将军,除非是寿仙公吃砒.霜,自己嫌命长了。

    他吞咽了口水,镇定自若的保证道:“小人就算是有一百颗脑袋,也绝不敢欺骗大将军,公子的身体前几日确是好了不少…”

    这种事情瞒的过初一,也瞒不过十五,他怎会说一个轻易就能被拆穿的谎。

    可谢公子现在昏迷不醒,却也是千真万确的事,他反复替他把脉,竟也不知问题出在何处。

    刘尹站在谢然床前,回头朝屋内望了一圈,见到桌上搁着的白玉碗盏,他开始怀疑是不是饮食出了问题。

    他双膝跪地,“恕小人斗胆,不知公子是不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他觉得不能排除这个原因,不然怎会诊不出谢公子为何昏倒。

    谢邈凌厉的眼神一撇,身边的护卫立刻就把一名侍女拖了出去。

    随后女子凄惨地哀嚎声传来,屋内剩余的几名侍女皆是磕头求饶。

    此时谢然身边不见踪影的侍从杨炯从府外急吼吼的冲了回来,却被一众护卫给拦在了门外,他手里紧握着一个白瓷小瓶,焦急万分的喊着要见谢邈。

    “让他进来!”谢邈倒要看看,杨炯这奴才丢下主子跑去了何处。

    护卫在谢邈的命令下,放杨炯进入了屋内。

    杨炯来不及解释,只能拽起地上的一名侍女,吩咐她,“你快去倒杯水来。”

    目前最要紧的是先让公子服药。

    这次幸好姚三小姐将半癫道人从神清观带回了尚书府,否则也不能及时找到他。

    杨炯从半癫道人口中得知,他为谢然治病的法子已经到了极限,现在需要换其他的办法一试。

    可谢然偏不肯听他的,这让半癫道人又是头疼又是伤神。

    杨炯回来时已经想明白了,他绝不能看着公子出事。

    等服侍谢然吃过药,他像是心意已决,转身拱手下跪,朝着谢邈说,“将军,属下有要事需单独禀告!”

    …

    谢然醒来时,就看到父亲撑着手肘在几案上浅寐。

    连日来的操练已经够辛苦了,父亲还要担心自己,谢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他刚起身想要下床,就惊动了耳力极其灵敏的谢邈。

    谢邈起身走到谢然床前,“临渊…你可好些了?”

    眼前的男人在战场号令三军,杀伐果决,可在谢然面前他只是一个疼爱儿子无度的普通父亲。

    谢邈此生最爱的女子便是谢然的母亲,自从谢然母亲去世,留下病弱的儿子,他就未曾有过再娶的打算。

    可谢然的一句话,便让他答应陛下的旨意娶魏湘为妻,不为别的,只为宽儿子的心。

    谢然曾对谢邈说,哪日若我去了,世上便只剩父亲和祖母相依为命,如果真是如此,我就是天下最不孝之人。

    他的儿子本该是天上展翅的鹰,水里无拘的鱼,及其自由安宁的过活一生。

    却因病痛被困于床榻、宅院这方寸之地,难展笑颜,谢邈每每想到这些,都痛心自责。

    谢然看着父亲担忧的眼神,心中涌出酸涩,他强撑着无力的身体,“我无事了,父亲莫再担心。”

    “无事就好…无事就好…”

    门外候着的侍女听见父子俩的对话,赶紧去把后厨灶火上温着的汤药端了上来,那是刘尹刘大夫千叮万嘱,要在公子醒来之后喝的。

    侍女端着汤药上前请谢然服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