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袖手天下(重生) > 第22章 累及

第22章 累及

    踏青寻春已过去半月有余,南阳城中忽然传出一段流言。m.chuangshige.com

    虽未明言,可众人口中的某位世家小姐与风流公子林中幽会,这样风言风语的言论却甚嚣尘上,很快就传的尽人皆知。

    谢然这才从杨炯的口中得知了苏景鸾这三个字为何耳熟。

    当今皇后的亲外甥,南阳城苏氏大名鼎鼎的风流浪荡子,酷爱美人字画古玩,纵情享乐,豪掷千金,是与谢然这样端方温润完全相反之人。

    “公子,苏景鸾是皇后的外甥,他的那些风流事早就传的街知巷闻,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杨炯听命去城中打听,将所知所闻统统回禀给了谢然。

    他风尘仆仆而归,衣角处还带着清晨的雨露,从昨日午后被谢然打发出去探听消息,他一刻也不敢松懈,花了一日的功夫,就带回了不少关于苏景鸾的事。

    谢然久居将军府,对南阳城氏族子弟的事,鲜少关心,如今却对苏景鸾的事格外在意,让杨炯怎么都猜不透其中的原因。

    谢然长身立于檐下,发上戴着一只银制的半弦月发簪,青丝绕过簪下,宛如银河落于九天。

    “你仔细说来我听听。”

    他命令杨炯事无巨细的将苏景鸾的事一件件说于自己听。

    …

    自从踏青节过后,姚妫很少在府中见到二姐姚婵的身影,往日她总是像游魂一样,时不时就会飘荡在姚妫眼前,惹人心烦。

    这半月她倒像被父亲罚闭门思过一般,不怎么踏出自己的闺门一步,彻底没影儿了。

    兰香阁姚妫的书房内,长方木桌上放着一摞宣纸,一方端砚和一排笔架。

    长桌左侧还有一盆矮小的兰花盆景,细长的枝叶舒展开来,幽绿葱郁。

    窗外有棵玉兰树,粉白的花苞含羞带怯的半开着,春日的气息渐浓。

    “二姐那边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姚妫闲来无事坐在桌前练字,落笔写完月字的最后一划,方才问茉心。

    茉心候在一旁帮忙研磨,手里的动作没停,回忆昨日在下人房内,听她们谈及翠玉轩的事。

    “夫人昨日去看了二小姐,听说厨房做的饭菜,二小姐都没什么胃口,全都给撤回去了,夫人为此还责罚了几个厨娘。”

    姚妫随口问起,不过听茉心这样一说,看来应该是姚婵病了,所以最近才消停了不少。

    见她将笔放回笔架,茉心立即从小几上双手端过茶盏,笑道:“三小姐,喝茶。”

    眼睛却不自觉的欣赏起姚妫刚写下的那句‘见梨花初带夜月,海棠半含朝雨’。

    茉心许久未见姚妫写字,感觉她的字越加行云流水,落笔如烟,忍不住夸赞道,“三小姐你怎么学什么都快人一步。”

    半年不到的时间,三小姐的字就大有不同,让她这种学什么都慢的人只有望洋兴叹。

    姚妫淡然一笑,心道自己练字可比她年岁还要久,下笔自然遒劲有力,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饮下手中的热茶,姚妫休息了片刻,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背靠圈椅,手臂放在扶手上,歪扭着身子,慵懒的像只猫,“茉心,告诉癫道人,让他找机会去翠玉轩看看,记住提醒他,别被人发现了。”

    姚婵到底是不是病了,还是要让人确认清楚才好,不然还不知道她那笨蛋脑子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半颠道人被姚妫安排在姚府修剪花木,亦能在各处院落出现,不至于惹人怀疑,如此一来反倒成了姚妫便利的耳目。

    虽然他不太乐意,可被姚妫死死抓着把柄,也不得不听她的吩咐,况且在谢然没有想好是否答应之前,留在姚妫身边是为上策,万一有人捷足先登,他还能从中破坏。

    半颠道人觉得自己也算是为谢然操碎了心,奈何他这人徒有其表,却长了颗木鱼脑袋,完全不知变通,非要你情我愿一说。

    自从那日与谢然在将军府一别后,半颠道人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谢然派人来见他,好不容易等到了踏青节,结果半月过去了还是杳无音信。

    皇帝不急太监急,说的倒像是他。

    现下被姚妫使唤他去打探自家二姐的情况,半颠道人不情不愿从花房的拿上剪子,佝偻着背,装作行动不便的年岁老人,慢慢的走去了翠玉轩。

    半颠道人刚走进院子,便听到啪嚓的摔碎东西的声音,还隐约伴有女子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他刚想要靠近听清楚,却被里面匆匆而出的李嬷嬷吓得躲了起来。

    “你们看好二小姐,我去请夫人过来。”李嬷嬷被姜苌月派来照顾姚婵,却发现她不止吃不下东西,整日还神情恍惚,像是中邪一般,胡言乱语,吓得她不得不赶紧告知夫人。

    半颠道人一把年纪还跑来女子院内偷听墙角,这样的事放在从前打死他,他也是不信自己会做的。

    屋内窸窸窣窣的传来侍女们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