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袖手天下(重生) > 第3章 见面

第3章 见面

    将军府的宅院幽深,除了游廊尽头这处姚妫勉强能记住,其他地方她从前都没怎么留意。www.qingyoushu.com

    前世有奴仆下人们领路,她也只来过谢然的院子三次。

    姚妫只好全凭感觉去寻找离开的路,忽然吹起一阵微风,她的鼻间嗅到一缕若有若无的幽香。

    是梨花的香气!

    姚妫惊觉,蓦地抬头张望,果然在远处几棵粗壮的大树后发现了一簇梨白花团,在微风中婆娑摇曳,引人生怜。

    她鬼使神差地朝着那个方向痴痴的走去。

    前世在将军府与谢然相遇便是在洁白如雪的梨花树下。

    姚妫思绪潮涌,往事浮现脑海。

    称帝那日,南阳城下着小雪,如同吹散枝头的梨花,飘飘洒洒的落满了整个皇宫。

    寒风夹杂细雪,刺骨冰冷。

    高阳宫内的炭火却烧的温暖如春,姚妫散发坐在龙案前,案上放着她登基大典上带着的象征至高皇权的十二冕旒。

    已到戌时一刻,姚妫还在翻看众臣递上来的奏折,显然没有想要安寝的意思。

    太监孙怀德垂首从门外走进,他不敢惊扰姚妫处理政事,却有不得不说的要事,就在他左右为难之时。

    “孙公公,去外面看看。”姚妫没有抬头,只是忽然吩咐道。

    新皇没有明说,可孙怀德却已知晓她所言何事。

    此时此刻,困扰陛下未能上塌安寝的又怎会是那摞看似紧要,却也不急于当下看完地奏折。

    孙怀德尖着嗓音,据实以报,“陛下,奴才刚去瞧了一眼,紫堤侯他还在阶下跪着,哎……”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后觉不妥,赶忙跪下求罪,“陛下恕罪,奴才只是担心侯爷他的身体。”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紫堤侯久病体弱,怎么经受的住。

    太医院的几名太医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找人带话给孙德怀,请他务必劝侯爷不要意气用事,违逆陛下的旨意。

    奈何孙德怀好话说尽,谢然仍旧一意孤行,就是不肯离去。

    他战战兢兢的继续禀告,又恐触犯天威,后背已经冷汗直流,“……奴才以为,侯爷他今日见不到陛下,是绝不会起身的。”

    谢然胆敢在登基之日惹怒新皇,就算是有一百颗脑袋也不够砍。

    可他本就是一副残躯,苟延残喘的活着,打不得关不得更罚不得,陛下也拿他没有办法。

    姚妫闻言啪的合上手里的折子,心烦意乱道:“朕没让他跪!”

    对谢然她实在是头疼。

    姚妫已为天子,她做事自然随心所欲,即使她曾允诺谢然会放他出关,可此一时彼一时。

    她反悔不许又如何,天下都是她的,又何况区区一句话。

    在姚妫看来,谢然就应领旨谢恩,好生呆在他的侯爷府养病,而不是抗旨不尊,大逆不道。

    “朕不会见他,他喜欢跪着,就由他好了!”

    姚妫心高气傲,怎会向一个臣子低头,她强撑着眼皮,看了一本奏折,合上后却不知所云,“这都是些什么!”她忽然气极了,起身将龙案上的折子全扔了出去。

    啪唧一声,奏折散落满地。

    孙怀德守在门外,听到不小的动静,立刻示意小太监进去收拾。

    姚妫冷着脸站着,胸膛起伏不平,一头墨发如瀑泻下,发尾垂坠在龙案边缘,她扫了一眼跪在案下拾捡奏折的两名小太监。

    她压下心头的怒火,揉了揉眉心,摆手道:“朕困了,你们都下去。”

    御前女官捧起龙案上的十二冕旒,与掌灯的宫女太监们尽数退下。

    偌大的高阳宫内余留姚妫一人。

    自古帝王是孤独的,她该学着习惯。

    …

    姚妫不记得自己是何时上龙塌安眠的,直到御前女官在明黄色的帷帐外禀告,紫堤侯府一早传来的消息——谢然殁了。

    “你说什么?”姚妫从床上坐起来,帷帐被一把撩开,她赤脚走向女官,煞白的脸庞此刻不见半点血色,如同瓷白无暇的花瓶,她的声音好似雪原上经久不化的寒冰,“谁殁了?”

    女官紧紧盯着眼前女子的脸,她那样高高在上,眼里却流露出伤心又恨极的模样。

    女官敛住呼吸,慢慢道:“陛下,紫堤侯谢然殁了。”

    姚妫就那样安静的站着,没有流泪,好像一切都只是假象,她依然高高在上,不可能为任何人生出一丁点不该有的情绪。

    过了很久,姚妫近乎是僵冷地,木然道:“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没有人可以左右她的心,姚妫告诉自己,她是天下之主,所有东西都是可以摒弃的。

    …

    “姚予柔。”

    姚妫恍然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落入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