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禁撩:冷舔薄爷他又吃醋啦! > 第七十七章:南歌葬蛋糕

第七十七章:南歌葬蛋糕

    薄氏集团,偌大的办公室里,冷冷清清。www.wanshushi.com

    傅景琛背靠着鳄鱼皮椅,双腿交叉搭在面前的办公桌上,修长白皙的手指上挂着一个小物件,仔细一看,那分明就是南歌拿给沈舟舟的优盘。

    薄津川推开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傅景琛这副桀骜不驯的模样。

    他皱了皱眉,转动着轮椅走了进来。

    “傅二爷,别来无恙啊。”

    “这话应该是我对薄九爷说啊。”傅景琛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点燃。

    “介意我抽烟吗?”

    “我介意你活着,你不照样没死吗?”薄津川毒舌道。

    傅景琛轻笑一声,猛地吸了一口烟。

    “干嘛对我这么大的敌意呢?我一没偷,二没抢,薄九爷何必咄咄逼人?”

    “你鸠占鹊巢,坐在我的位置上,到头来,还怪我咄咄逼人?”

    “是你先出手的!”傅景琛猛地站起身,将手中的小优盘甩到薄津川的面前。

    “熟悉吗?薄九爷。”

    冥岳蹲下身,将地上的优盘捡了起来,“爷,是个优盘。”

    “你的?”薄津川反问。

    冥岳摇摇头,“我从来不用这个样子的优盘。”

    “演,接着演。”傅景琛走过来,俯身看着轮椅上的薄津川,“别以为你看不见就可以抵赖,这优盘里装着的全是我傅景琛的罪证,我不相信整个云城除了你薄九爷之外,谁还有这个能力调查我?谁还有这个胆子敢查我?”

    薄津川没否认,他轻笑一声。

    “怎么,你怕了吗?”

    “怕?”傅景琛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再来一万个这样的罪证,你也动不了我。”

    “那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薄津川一语戳到了傅景琛的肺管子上,他不在意自己的手上到底沾染了多少肮脏的东西,可他就是不希望这些东西出现在沈舟舟的面前。

    尤其……

    他竟然不知道沈舟舟和薄津川也有关系。

    不然,薄津川调查出来的东西为什么会在沈舟舟哪里?

    意识到这一点,他就更生气了。

    明明沈舟舟只是他的一个玩物,等到他玩腻了,随时就可以弃掉。

    但玩物居然试图掌握游戏规则,这让他接受不了。

    “我知道你为什么查我?”傅景琛往后退了几步,他的目光紧盯着薄津川,“不就是因为那块废弃的地皮吗?本来我不想要的,可我看你这么想要,忽然就有了兴趣。”

    “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里,这块地皮我势在必得。”

    “幼稚。”薄津川转动着轮椅,来到办公桌前。

    “都多大了,还玩放狠话这一套。”说着,薄津川抬了抬手,“冥岳,报警。”

    “是,爷。”冥岳吩咐保安上来,将总裁办公室团团围住。

    “您好,是警察局吗?”

    “对,我们是薄氏集团,想要报警抓人。”

    “是的,有人私闯公司,恶意损坏公司财产……”

    傅景琛脸色彻底的黑了下来。

    “你觉得这样就能扣住我吗?”

    “不能。”薄津川如是道:“但能恶心你。”

    警察来的很快,傅景琛被带走的时候,恨不得将薄津川的血肉都咬下来。

    “我们竞标会见。”傅景琛咬牙切齿道。

    薄津川勾唇,浅笑,“先从里面出来再说。”

    亲眼看着傅景琛被带走,冥岳走过来,一脸严肃道:“爷,警局管不住傅二爷的,等到他出来,估计要变本加厉的报复我们。”

    “我薄津川的敌人那么多,差他一个?”

    冥岳点头,“爷说的是,那之前的计划还执行吗?”

    “继续。”薄津川淡淡的应下。

    ……

    云意庄园,晚些时候,南歌肚子疼的要死。

    她就沾了那么一丢丢芒果,结果就让她这么难受。

    挣扎着来到厨房,南歌从冰箱里把剩余的芒果慕斯都拿了出来。

    “少奶奶,您想吃蛋糕啦?”田妈不动声色的出现在南歌身后。

    南歌被吓了一跳,差点就将手里的蛋糕扔掉。

    “薄津川不是嘱咐我要吃完吗?我肯定要听他的话。”

    “那您吃吧。”田妈就站在南歌面前,一脸慈爱的盯着她。

    南歌:“……”

    她就是说说而已,这么大一块芒果慕斯下肚,她都赶不及见薄津川最后一面。

    “田妈,要是没有什么事情,你就先去休息吧。”

    “等少奶奶吃完我再睡。”

    “不用了不用了。”南歌急忙摆手,“我去花园吃,田妈你赶紧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