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刚才虽然只是一个小插曲,但足以说明一个问题。www.bofanwenxuan.com

    薄家的女主人还没有一个保姆的话语权重。

    这只能证明薄津川这个老男人压根就没有把她放在心上,所以才会任由下人欺负到主子的头上来。

    幸好少奶奶是她。

    要是换了真的江南歌,估计早就被剥皮抽筋,折磨的不成人样了。

    看来,她真的得早点拿下薄津川才行。

    南歌是妥妥的行动派。

    她有了想法就会产生计划,有了计划,就要展开动作。

    说干就干。

    南歌脱掉自己的外衣,她本来就凹凸有致,穿上性感的睡衣,让她变得又纯又欲。

    像她这样的绝色尤物,薄津川要是不动心,那只能说明这男人眼瞎。

    哦,她怎么忘了。

    薄津川是真的瞎。

    不过南歌并不气馁,她在房间里点了那种暧昧气氛的香氛,随即又差人去后花园摘来许多新鲜的玫瑰,将玫瑰花瓣取下,一片片的铺在地板上。

    这要是一般男人,绝对招架不住。

    但偏这薄津川就不是一般男人。

    南歌在新房里左等右等都没有等来薄津川,她想了想,与其被动等着铁树开花,还不如她这个小狐狸主动一点。

    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她都这么主动了。

    薄津川总不好拒绝吧。

    差人送上来一杯牛奶,南歌端着朝书房走去。

    此时的薄津川和冥岳还在商量事情,听到有人敲门,冥岳急忙将手中的墨镜递给自家爷,随后抽走了自家爷手里的文件夹。

    南歌推门进来。

    此时的她身穿性感睡衣,胸前的饱满若隐若现,睡衣的下摆刚好遮住她的浑圆,修长白皙的腿一眼望过去,展露无遗。

    薄津川轻咳一声,偏了偏头。

    一旁的冥岳立马接受到了信息,马不停蹄的滚了出去。

    虽然春色很美。

    但是少奶奶的春色他可没胆子看。

    冥岳在场是南歌没想到的,她本来是想诱惑薄津川。不过好在这睡衣虽然性感,但该遮的都遮住了,刚才应该没有走光。

    端着牛奶来到桌前,南歌将牛奶放在了薄津川的手里。

    “都这么晚了,你不睡觉吗?”

    “我还有事要忙。”

    薄津川别过眼,不想看。

    奈何春色满园关不住,他满脑子都是这女人的模样。

    “你到底喷了多少香水?”

    薄津川怒不可遏。

    他可以装瞎,但是这诱人的香味一直往他鼻子里钻,再加上,这女人不知好歹的往他跟前凑,他很难装看不见。

    南歌勾唇一笑,朝着薄津川身边蹭了蹭。

    “好闻吧,这可是香奈儿最新的斩男香。”

    “我知道你看不见。”南歌牵起薄津川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我想告诉你,你娶了一个很漂亮的妻子,哪怕看不见,但是你能闻得到,摸得着。”

    “别人都觉得你又瞎又瘸,但在我的心里,你是这世上最好的。”

    到底是看了上万本言情小说的人,南歌这两句情话说的自己都心动了,但轮椅上的男人却不买这个账。

    薄津川将自己的手从南歌的脸上拿开,非常不解风情的道:“很抱歉,我不仅仅又瞎又瘸,我还不能人道,你想要的我给不了你。”

    ------题外话------

    “我知道你看不见。”南歌牵起薄津川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我想告诉你,你娶了一个很漂亮的妻子,哪怕看不见,但是你能闻得到,摸得着。”

    “别人都觉得你又瞎又瘸,但在我的心里,你是这世上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