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二更】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补足比例或者等待72小时。比例随时调, 勿问。谢谢。  她模糊记得出事的是一辆新款雷克萨斯。之所以能记得, 是因为出事之后的一年里, 这车的销量都还在受影响。上网搜了搜, 重量配置什么的信息都有,于是她做了些简单的计算。

大桥长度,车(shēn)重量, 轮胎摩擦系数,重力加速度。斯华年代进力学公式算了算,得到一个数字。

18秒。一辆失去制动的汽车冲下坡, 从头到尾是18秒左右。

虽然是很简单的计算,她还是害怕算错。把计算过程用邮件发给菲利普教授求助,得到了他肯定的答案。

第二天,斯华年没有麻烦林秘书。她自己找了搬家公司,把高中练手用的赛车模拟器搬到新家来。输入路面参数和自己的汽车参数试了一次, 没有问题。

时间是足够的。

如此一来,要做的事(qíng)就只剩下,

一个完美的计划,

和无数次的重复练习。

龙城很快就要举行一年一度的赛车盛会,除了房车赛和拉力赛之外,400米直线加速也是个很(rè)的项目。斯华年给自己报了个名。

然后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包下一座赛车场,在里面练习。

斯华年挑了一座远离市中心的,离家远, 但是设施不错,最重要的是每次回家都会经过龙城湾大桥。每天她在那里从下午四点练到凌晨四点。

加速。

倒车。

从头再来。

枯燥又累的时候, 想到哥哥温柔的脸,

又有了无限的能量。

油门、刹车,渐渐的像是和她的腿融为了一体。

斯华年能够分辨触感的每一点细微差别和发动机的声音,猜出仪表盘上面的那个数字。

然后随心所(yù)地控制它。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回到家一般是早上五点左右,

斯华年就趁着冰雪城的天还没黑,与菲利普教授互通邮件。她对他描述了(qíng)况,并且告诉他,自家公司准备投资一部动作片,希望他能指导一下(qíng)节。

打开收件箱,就看见菲利普教授刚发来的邮件。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hi siyah,我仔细考虑过你的想法,我认为这会是一个非常精彩的画面。如果主角能够精准地控制汽车,与失去控制的车子保持为零的相对速度,人物从其中一辆汽车爬到另外一辆汽车上,理论上是完全可行的。如果有什么疑虑请尽管与我联系,祝电影大卖。”

斯华年合上电脑,趴在桌上笑起来。

完美的计划她也有了。

终于什么都有了。

她(rì)复一(rì)地做着准备工作,没有人知道她在做什么。龙城的老同学们有段时间没联系了,贺扬和狐朋狗友们远在海外,林秘书从来不会主动打扰她。

到了出事的前一天,斯华年只剩下一件事要做。

她打开一个空白文档写下几行字。

“遗嘱人:斯华年,19岁,女,汉族。我立此遗嘱,对我所有的财产作如下处理。我自愿将下列归我所有的财产遗留给斯晋25岁,男,汉族:所有。”

上辈子死了以后,斯华年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有钱,公司百分之51的股份都在她名下。斯晋拥有百分之五,剩下的属于其他股东。她死了之后,斯晋拥有暂代打理的权利,但是没过多久,斯晋也死了,她就重生了,也不知道这些钱最后都去了哪里。

斯华年打印出来,签好字,再扫描进电脑。上传到邮箱,收件人设成认识的律师,定时在半年后。如果没有取消,那么这封邮件将在半年后自动发出去。

这天斯华年去了车场但没练车。她在车里睡了一整天,到了夜里再开始找手感,眼睛也开始适应黑暗的环境。

三点半。

斯华年像往常一样把车开出了赛车场。

路上很空很空,几乎一辆车也见不到。斯华年不快不慢地开着,看见前面那个路口拐出一辆雷克萨斯。

她的心跳一下就快了起来。

比从前停在比赛起跑线上的时候更快。她深呼吸几下,跟上去。

前面不远处就是龙城湾大桥。

斯华年按照计划,把车开到了雷克萨斯的左边,两辆车一前一后开过了平缓的一段。

再前面就是那个坡。

斯华年紧张地咬住嘴唇。

车头从水平的变成倾斜向下。

斯华年知道雷克萨斯的制动很快就会出问题。

或许已经出了问题。

斯华年控制着车子匀速下坡,同时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旁边的雷克萨斯。雷克萨斯下坡的速度明显是不太对劲的,但是速度还在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开车的人终于意识到危险。

他开始慌乱,一脚一脚拼命踩着刹车,但也阻止不了车子因为重力作用,速度不断增加,很快就甩开了斯华年的车子一段距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华年踩下油门,追了上去。她把车开在雷克萨斯的旁边,保持着差不多相同的速度,询问地透过车窗看过去。

那人惊惶无助地看过来,一只手拍打着车窗玻璃,比划着什么夸张的嘴型。斯华年知道那是求助的信号。

时间到了。

斯华年把手放在(xiōng)口按了按狂跳的心脏,继续踩油门往下冲,很快就超过了雷克萨斯。她把车子向右平移了一点点,两辆车之间的距离变近了。

然后斯华年放慢速度。

失去控制的雷克萨斯很快就冲过来,左边车灯刚好卡上斯华年的右车灯。

车(shēn)重重一震,两盏车灯一起断裂、掉落。

很好。

斯华年打了几下方向盘稳住车子,看眼仪表盘,再看眼前面剩下的距离。跟她的计算相差不大,时间很合适。

她认真盯着前方,按下按钮,打开副驾驶旁边的右车门。一阵风灌进来,斯华年咬牙稳住(shēn)子坐直。加速冲到前面、向右平移,然后减速,等着雷克萨斯撞上右车门。

一声巨响。

右车门被雷克萨斯挂了下来。

撞击的冲量很强,斯华年用了几秒稳住车子,转过头,开始朝右边大声喊:“把车门打开,快”

她不断用手指着雷克萨斯的车门示意,好在那边的人终究不算太傻。车门开了。

开的角度不算很大,但是两辆车已经没有了车灯在中间阻挡,距离可以挨得很近。

斯华年一踩刹车把速度降下来,看准距离,从雷克萨斯的边上擦过去。

不能出错,她想。

这一下不能失败,

因为已经没有调整的时间了。

两辆车齐齐一震,雷克萨斯的车门掉了。

很好,就是这样。

斯华年感觉到自己握着方向盘的手被汗水湿透了,但这都没关系。困难的部分已经做完了,只剩下最后一步就能大功告成。

两辆车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阻挡。

斯华年精准地控制车(shēn),挨着雷克萨斯开,与它控制着相同的速度。

她右手边是副驾驶,已经没了车门,再往右一点点距离就是雷克萨斯的驾驶座。

她喊:“爬过来,快一点”

清脆的声音顺着穿过呼呼的风传了过去,那边的人僵坐在那里。

斯华年真是急死了:“你快点啊,没时间了还想不想活了你”

她把车子控制的很好,离雷克萨斯的横向距离最多只有20公分。速度也控制的的很好,跟它保持着相同的加速度,几乎只有10公分来回以内的误差。

“相对速度为零就是静止”

这是菲利普教授说过的话。

她继续朝右边喊,几乎是尖叫着:“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