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二更】继续掉落红包,求营养液030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补足比例或者等待72小时。比例随时调, 勿问。谢谢。  靳菊怎么可能把卡还给她见斯华年这副模样, 她也不敢再说什么难听话, 但要就此作罢又有点不甘心, 便换了苦口婆心的语气:“小年,不是婶婶说, 你自己也要多留心几分。你爸妈留下那么大的公司,你一点儿都不插手怎么行别到头来什么都被斯晋骗了去。”

“你、以、为、你、是、谁, ”斯华年沉着精致的小脸,一字一顿道,“如果不是哥哥, 爸爸妈妈死的时候, 公司就没了。就算哥哥真想要,我也都给他。”

“你、你”

靳菊被她这番话惊得瞠目结舌。那可是上百亿的钱肥水还不流外人田呢,这死丫头怕不是烧坏了脑子, 要拱手让给一个毫无血缘的外人。

斯华年垂下长长的睫毛,只觉得今天答应婶婶见面果然是个错误。她从包里拿出一张50元钱放在桌上, “我的咖啡。其余的你买单。”

说完就自顾自离开、上楼回了酒店房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恹恹地躺在(chuáng)上,斯华年始终觉得心里憋屈得很。她的哥哥那么那么好,凭什么被人随意诋毁仗着自己是长辈就可以为所(yù)为么

想到被靳菊拿走的那张卡, 斯华年哼了声, 打开手机编辑短信。

短信发出去, 她终于觉得心(qíng)好点。虽然就一点点钱,也不想便宜了讨厌的人。

只是这么折腾一通,她也没心(qíng)跟朋友出去玩了,索(xìng)把机票调到下午,吃过午饭就打车去机场。

今天天气很好,交通也很好,一路上都没堵车。到了机场之后,值机、过安检、登机一系列手续也很是顺利。斯华年的心(qíng)又好了一点点。

头等舱的过道两边,一排分别是两个座位。斯华年的位置靠窗,旁边靠过道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一位短发的女士,穿着一(shēn)灰色高定(tào)装,正在看一本时尚杂志。虽然座位和前排的距离足够远,看见斯华年过来,她还是起(shēn)走到了过道上。

斯华年乖巧地道了谢,然后走进去坐下。

“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现在客舱乘务员进行安全检查。请您在座位上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座椅靠背和小桌板。请您确认您的手提物品是否妥善安放在头顶上方的行李架内或座椅下方”

广播里传出乘务员的声音,好听又舒缓,今天早起的斯华年靠在椅背上,慢慢睡熟了。

斯华年是从一阵心悸的感觉中惊醒的。失重的感觉有些熟悉,在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做了个跳伞或者赛车的梦。

但是睁开眼,看到的是昏暗的机舱,一名空姐在过道上跌跌撞撞地奔走,颤抖着声音喊道:“请大家系好安全带,不要惊慌飞机没有故障,只是遇到了大气乱流”

她的声音很快就被行李架上行李箱叮呤咣啷碰撞的声音压过去了。

斯华年眨巴两下眼睛,还没弄清楚状况,机舱忽然又是一个重重下坠。

“啊”

耳边响起乘客们整齐的尖叫声,还有小孩子惊慌恐惧的哭闹,斯华年终于明白了现在的处境。她意外的很平静。飞机是世界上失事概率最低的交通工具,如果一个人每天都要坐飞机,那么他要过三万年才会遇到一次空难。

斯华年是死过一次的人。

她不怕死。

“啊”

尖叫声的分贝成倍提高,乘务员已经再也控制不住大面积爆发的恐慌。机舱里一片嘈杂,有人大声呼救,有人祈祷上帝保佑,有人骂着脏话,也有亲人之间的互相呼唤。

斯华年忽然从中分辨出一个小男孩稚嫩的声音。

“妹妹别怕,来,拉住哥哥的手”

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戳了一下心脏,她一下子就红了眼眶。

哥哥,哥哥

她还有哥哥,她不能死。

上一世她死在22岁,而现在她还不到19。如果真的她无法、也不敢想象哥哥会如何活下去。

斯华年忽然很想看一看那个小男孩的样子,她努力地转过头,但是宽厚的座椅靠背隔断了视线。她看见旁边那位女士低着头,单手捂着(xiōng)口,脸色苍白。

她的声音微微打着颤儿:“您,您没事吧”

过了几秒钟,那位女士才看了她一眼,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斯华年咬住下嘴唇,犹豫了一下,握住对方的手:“这样会不会不那么怕一点。”

飞机还在颠簸起伏,斯华年被安全带绑在座椅里,小幅度地撞来撞去。她紧紧闭着眼睛,口中一直喃喃地念:

“哥哥,哥哥”

原来害怕到了极致是这种感觉。

不知道飞机哪一次跌落下去就再也飞不起来,每一秒钟都像一次赌博。

时间过了很久。

机舱起伏的频率忽然变小了。

人们像是被一只手握住心脏,安静地屏住呼吸,竟比颠簸最剧烈的时候更紧张几分。这种隐约能看见希望的感觉最让人疯狂。

直到广播里传出机长哽咽的声音:“飞机已经成功度过乱流区域,乘务组为您受到的惊吓致歉”

机舱里响起轻轻的哭泣声、欢呼声,还有哭泣着的欢呼声。

坐在斯华年(shēn)边的女士感觉到自己手心被汗湿了。她转头看了一眼。

小姑娘无意识地抓着她的手,有些被汗水沾湿的头发粘在惨白精致的小脸上。睁着一双漂亮的杏眼,目光很空,怔怔地流泪。口中不停重复着两个字,好像是哥哥。

她眸光略微深了深。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

飞速转动的轮子接触到柏油跑道的一瞬间,斯华年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走下飞机,她微微眯了眯眼睛,好像在大亮的(rì)光里看到了哥哥温柔的脸。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乘客们,这些共经生死的陌生人开始互相拥抱。

“小姑娘。”

有人拍了拍斯华年的斯华年的肩膀,她转头一看,是飞机上坐在她旁边的那位女士。

“您好,”她笑着拥抱了她一下,然后两个人并肩往到达大厅走。

“我姓沈,你可以叫我一声沈阿姨。”

“沈阿姨,”  斯华年笑眯眯的,“我叫siyah。”

“很好听,”

沈阿姨沉默了一会儿,微笑着问,“siyah,你想不想做模特”

她把一张名片递过去,斯华年下意识接住,看清上面的字,忽然怔住。

是那种最简单的名片,带着特殊的设计感。上面有一个称呼、工作地点、公司,和一行手机号码。

rsshi,冰雪城,beaute。

斯华年几乎是立刻就想起来,不久前才在飞机上的时尚杂志上见到过beaute这个词整个大洲最大的模特经纪公司。而这位沈夫人斯华年上辈子就知道她,因为后者将在两年后带出亚洲排名第一的超模,是一个华人姑娘。

一瞬间斯华年的脑子里转过很多念头。然后她艰难地摇了摇头:“抱歉沈阿姨,我不行。我很快要回龙城去的,不会一直留在这里。”

沈阿姨却微微笑了起来:“这很好。beaute正在筹划国内的分公司,选址就在龙城。”

斯华年:“”

沈阿姨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好好考虑一下,电话联系我。”

这次回龙城没有选到合适的苗子,面前这个小姑娘,也许长相和气质不是最适合highfashion的,但是飞机上那个绝望的眼神,空洞又隐隐燃着烈焰,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张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