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按摩秘籍。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补足比例或者等待72小时。比例随时调,勿问。谢谢。

被晾在旁边的两名狱警对视一眼, 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满满的无奈。眼看那两人又搭了几句话, 还是一开始跟斯华年说话的狱警先出声:“行了行了, 0769的妹妹, 你去旁边那间房等着吧。”

“哦, ”斯华年下意识点点头,忽然眼睛一亮,“嗯上次那个房间吗”

狱警不耐地嗯了声,“我给你叫人去。”

斯华年蹦蹦跳跳地走进去坐下, 摸着下巴琢磨:“我是不是忘了什么光头叔叔说的苹果, 对, 苹果原来哥哥不喜欢吃苹果。”

她脑子里刚冒出个这么念头,就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斯华年站了起来, 认真盯着房间门。

看到斯晋出现的一瞬间, 她冲过去, 把他抱了个满怀:“哥哥”

斯晋被她撞得微微退后了一步, 然后他笑了:“年年。”

“哥哥我想死你了”

小姑娘在他怀里像只小猪一样拱来拱去, 斯晋伸手环住她, 轻轻拍着她的背让她安静下来。

“年年, 坐飞机累不累”

“不累,”斯华年像献宝一样把入学通知书放进他手里, “以后我可以经常来看哥哥了。”

斯晋嗯了声, 牵着妹妹走到椅子旁边,两人挨着坐下。他用手指摩挲着纸上那个龙城大学的校徽, 沉默着。这一世怎么就天翻地覆了呢

只不过是没有对年年说那些告白的话,就能遇到这样天大的好事。年年不再对他厌恶躲避,反而变得活泼又粘人。如果这是个梦,他只祈求永远不要醒来。

“哥哥”

“年年,”斯晋伸手摸摸她的脑袋,“你觉得开心吗会不会可惜”

斯华年乖巧地把脑袋靠在他肩膀上:“开心。能见到哥哥我就开心。”

斯晋忽然就红了眼眶。

他想起年年小时候说过的话。

“电视上那个是冰雪城哦,爸爸妈妈带我去旅游过,可漂亮啦我以后要在那里买个大房子,一到冬天就去雪山滑雪听说冰雪城大学出过好多好多厉害的科学家,我呢肯定不行,但是我可以当科学家的同学也很厉害的”

没想到有一天,他竟也能赢过冰雪城。

“年年,”斯晋用力闭了闭眼,“什么时候想回去了就跟哥哥说,哥哥再帮你想办法。”

“不走了,”斯华年弯着眼睛笑起来,“龙城大学也很好呀。我可以每个月都来看哥哥,你不喜欢吃苹果,我就给你带点橘子香蕉什么的。”

斯晋其实没有不喜欢苹果,但他只是疑惑了一瞬,就掉进斯华年编织的美好画面里。于是他也笑了:“好,哥哥等着你。”

两个人安静地依偎了一会儿,还是斯晋先开口:“年年,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吗”

“没有,林秘书说等我先去看一看房子再买。”

“也好,年年挑个喜欢的。”

斯华年凑在斯晋(shēn)边,心里平静又温暖,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要是我是蜘蛛侠就好了,可以把哥哥救出来。”

斯晋心头一酸,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梗住:“年年”

斯华年意识到这个话题有点伤感。

她觉得应该说点开心的事。

“哥哥,”她的语气欢快了起来,“你还不知道吧,我的台步现在走得可好了。”

沈阿姨给她找的老师,曾经也是个排名前50的超模。虽然脾气不错,功课上却很是严格。斯华年学了四个月,昨天还是第一次被夸奖。

“嗯”

斯华年跳下椅子,跑到房间的另外一边,朝斯晋走过来。她穿着牛仔质地的百褶短裙,一双又细又直的腿,踩着洁白的板鞋,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斯晋心上。

她停下来摆了个定点pose,俏皮地朝他眨眨眼。斯晋脑子里哗啦一下,一片空白。

“哥哥,”斯华年回到他(shēn)边做好,眼巴巴等着被夸,“好看吗。”

“年年真”

漂亮。

但斯晋不敢这么说。

他知道自己对年年不是欣赏,是那种含着(ài)慕的肖想。她朝他眨眨眼,他的心跳就完全没了节奏,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

他怕她听出不对劲,只好说:“年年真厉害。”

斯华年笑嘻嘻的,在他肩头蹭了蹭。

“beaute的龙城分公司已经开业了,我是沈阿姨签下的第一个模特呢。”

这件事(qíng)斯晋知道,她在之前的电话里就跟他说过。斯晋没有她想象中那么高兴,这让斯华年有点失落,但他也没拦着她。

“年年,你开心吗”他又问。

“还行,”斯华年认真想了想,“我喜欢漂亮衣服。”

斯晋沉默稍许,声音温和:“什么时候不开心了,告诉哥哥,哥哥帮你解约。”

斯华年愣了愣,抬头看他:“我发现你有龙傲天的潜质啊。”

龙傲天一言不合让人家破产,哥哥就比较温柔了,只是解约而已。

“龙傲天”

斯晋活在没有梗的世界里,斯华年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就说:“是个人物,他和你一样,也是个总裁。”

于是斯晋不再纠结,又回到刚才的话题。

他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年年别怕。要是你想解约、公司不同意,哥哥让他们破产。”

林秘书为他查过beaute的资料,是个很大的公司。但这里是龙城,斯氏是地头蛇一样的存在,要消灭一家小小的分公司并不难。

斯华年:“”

十分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斯华年离开的时候仍然一步三回头,但是因为很快就能见到,这次显然没有那么难过了。

林秘书给斯华年找了家酒店先住着,第二天就带她去看房。房子就在龙城大学附近,和校园之间只有走路五分钟的距离。

“这座公寓是一室一厅户型,旁边是两室一厅”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华年一个人住的时候,她不喜欢房子太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犹豫了一下,拍板说:“就要两房的吧。”

房子是精装修过的,可以直接搬进来。晚上,斯华年躺在(chuáng)上,没什么睡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想起昨天在监狱墙上看到的一条标语。

戴罪立功,争取减刑。

下面有一行小字。

家属立功,酌(qíng)而定。

他们连借口都编好了,就准备告诉哥哥,减刑是因为法证局对法庭样本进行了抽样重验,得到了与当时不同的结果。甚至连打官司的律师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答应了不会告诉斯晋一句多余的话。

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她辛苦准备了这么久,就被林竣这个猪队友坑了

斯华年惊得睁圆了一双漂亮的杏眼,还没想明白这事,忽然(shēn)子一倒,失去平衡是斯晋一把将她扯到了自己怀里,(jìn)锢在腿上坐好。

然后斯华年听到他咬着牙,声音微微颤抖,一字一顿:“你觉得能瞒得住我吗,嗯”

她为什么要瞒着他,还不是怕他知道了伤心自责

斯华年又气又委屈,“不是,我”

争辩的话还没说完,忽然感觉有什么(rè)(rè)的液体流在她颈窝里。

斯华年一愣。

哭哭哭了

回头一看,哥哥紧紧咬着牙,默默流泪。她赶紧转过(shēn)面对他坐着,伸手摸摸他的脑袋,开始安慰:“哥哥别哭呀,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斯晋的发型是那种很短的板寸头,摸上去有点扎手。斯华年改为抱着他,很小声地说:“哥哥你别哭了,我们现在多好呀。”

他们两兄妹开心地生活在一起,

当真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事(qíng)了。

然而斯晋显然并不听劝,紧紧抱着妹妹,无声无息地流泪。

斯华年没办法,只好等他哭完。

许久之后,他开口,声音哑得可怕,

“为什么”

为什么要为了救一个陌生人,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危险他竟现在才知道,他(ài)若生命的妹妹,曾经在鬼门关前走了这么一遭。

为了救你呀哥哥,

为了你我才拼命。

但斯华年显然不能这么说。她只好随口胡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七级那什么,宝塔呀。”

她忽然有点庆幸。

幸好哥哥不知道她是重生的。现在他都哭成这样,要是让他知道她是为了救他,岂不是要跳楼

呸呸呸,跳什么楼,斯华年你有病吧。

她一边在心里骂自己,一边在斯晋怀里缩成一团。

我这辈子要让哥哥开开心心的,

让他活很久很久呢。

斯晋并没有哭很久,后来他只是抱着斯华年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但是她能感觉到他全(shēn)都在微微颤抖。

“别怕,哥哥别怕”

年年在这里,哥哥别怕。

她轻轻拍着哥哥精壮的脊背,一声声哄着。

小姑娘的声音软糯好听,却并不能让他安心几分。上辈子年年躺在停尸台上的景象,和视频里支离破碎的车祸现场,来来回回地在斯晋脑子里交替出现,变成比地狱更可怕的画面。

“年年,”他的声音哑得可怕,“你知不知道”

哥哥已经承受不了第二次失去你。

如果这一次我会毫不犹豫跟你一起离开。

“嗯”

怀里的小姑娘,还在紧张地等着他的反应,盼着他别再难过。斯晋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跟随年年离开的念头一冒出来,他反而安心了下来。

“年年乖一点,知道吗别再让哥哥担心。”

斯华年听出这话里有点要翻篇的意思,赶紧用力点头:“乖,我一定乖。”

“好了,”斯晋低低叹了口气,犹豫一下,伸手碰碰她的肚子,“饿不饿”

“饿”

斯华年看着再次在厨房里忙活的斯晋,这时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过上被养猪的(rì)子。她只是美滋滋地想着,哥哥的(qíng)绪好像平静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斯晋做的晚饭比午饭好吃一点。

他洗完碗,斯华年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什么东西,朝他招手:“哥哥快来看”

斯晋走过去一看,是一封相框和一面锦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相框里的照片上,斯华年挽着个绿色眼睛的褐发男人,迎着镜头笑得很开心。照片右下角有个马克笔签上的花体字,p开头。

“这是我最尊敬的人啦,”斯华年兴致勃勃地展示给哥哥看。

菲利普教授替她完善了救人的计划,虽说最终没能派上用场,她也始终感激。后来拿到血液样本,她连夜飞回冰雪城,把样本交给他。他用学术名誉作为担保,替她出具了一份能上法庭的化验书。

但是这些事(qíng),斯华年不想再提起来惹哥哥伤心了。她只好说:“这是菲利普教授,他多给了一分让我及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