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内含真车。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斯晋伸手接住妹妹, 满足地低叹了一声。

他的小妹妹(nǎi)呼呼的,

心脏每一个角落都是满的。

年年, 我们快些公开吧

不管用什么方法,他一定会保护好年年, 不让她受到一点流言蜚语。

话到嘴边, 忽然又咽了下去。

年年会愿意这么快公开吗

她才二十岁, 还这样年轻, 还有正在起步的事业。

“哥哥, ”斯华年在他怀里动了动,“我饿了。”

斯晋抬手拿起(chuáng)头的电话叫了份饭, 低下头轻轻碰了碰妹妹的嘴唇:“我的宝宝饿了。”

“(ròu)麻死了。”

斯晋低低笑了声, 嘴唇凑在她耳边,小声说着(ròu)麻但是很朴实的(qíng)话, 他一向最笨,显得有些傻, 但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稍微纾解一腔满到溢出、粘腻甜蜜的(ài)意。

斯华年听过很多优美又浪漫的告白话,却只有面对哥哥才觉得又羞又暖。她从他怀里钻出来,脸蛋红扑扑的, 与他对视:“哥哥,你怎么这么喜欢我呢”

敲门声轻轻响了两下,斯晋摸摸妹妹的脸蛋,走出去开门。

端回来一份丰富的三文鱼饭, “哥哥喂你。”

太(ròu)麻了。

受不了了。

斯华年拉起被子蒙住脑袋,开始装死。

吃过饭, 斯晋就哄着妹妹睡午觉。前不久体力消耗有点大,加上吃饱了就容易犯困,斯华年很快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是下午六点,斯晋躺在她(shēn)边,睁着眼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华年顺势滚到他怀里去:“大宝宝。”

“醒了,还睡吗”

“不睡了,”斯华年揉揉眼睛坐起(shēn)来,“我又不是猪。”

斯晋把脸埋在妹妹颈间,嘴唇磨蹭着她柔软的皮肤,声音含糊道:“哥哥的小猪。”

真是太太太(ròu)麻了。

斯华年轻轻打了个抖,跳下(chuáng)伸个懒腰。

窗外黄昏的海面很平静,海平线上露出半个太阳,像是被切成两半的蛋黄。轻轻的海风吹过,就泛起亮晶晶的金色波光。

斯华年被美景吸引,走到阳台。斯晋寸步不离地跟出来,从(shēn)后抱住妹妹:“宝宝。”

他好像一只大狗啊。

也不知道这黏糊劲什么时候能过去。

斯华年在心里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手臂却诚实地抱住他的腰:“大宝宝你看我们像不像泰坦尼克号”

“别乱说。”

不吉利。

重活一次,斯晋感谢命运,自然也开始信了。带着一点神圣感的金黄色余晖里,他弯下腰和自己的小妻子接吻。

海上的风不小,等他察觉到妹妹的手有一点点凉,就把她抱起来回了房间。

“现在饿了没有,”他摸摸妹妹的脸蛋。

斯华年搂着他脖子嘟囔:“有点无聊,我们出去玩吧。”

斯晋想了想,说道:“靖宇实业的金总今晚包了六楼赌场,坐庄举行慈善赌局。哥哥带你去。”

慈善和赌局都让斯华年很有兴趣:“什么时候”

斯晋看了看表,轮船马上就要开进公海了:“很快。”

“好嘞”

斯华年从他怀里跳下来,蹦蹦跳跳地跑去换衣服、梳妆打扮。

斯晋耐心地坐在(chuáng)上等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打开微博。

中午那条微博是他本人发的第一条,又是有关私生活状态的内容,评论反响很大。

斯晋大致浏览过一遍,没人说年年什么不好的话,倒是有人喊着要脱粉。

(tǐng)好。

斯晋微微翘了翘唇角,正要关上手机,屏幕上方的通知栏跳出一条新的短信。

斯晋把短信来来回回看了两遍,逐渐拧起眉头。只要是年年说过的话,每一个字他都记得很清楚。她说自己投注的是输赢盘。

怀着一丝微小的不确信,斯晋把收件箱页面往上拖,翻到霸王龙上次比赛的那一天。

没有关于体育彩票的短信。

年年把短信删了,那么这意味着

年年骗了他。

年年精准地压中了当天的比分,却告诉他买的是霸王龙赢球。斯晋僵坐在原地,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来。

“哥哥,哥哥,”斯华年跑到他面前站好,欢快地摇了摇他的手,“我好啦,我们走吧。”

斯晋轻扯了下唇角,露出一点僵硬的笑意:“嗯。”

斯华年挽着哥哥上到六楼,赌场里灯光明亮,装饰得很华贵。

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人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跟来客打招呼,看上去清瘦又和善,想来就是举办赌局的那位金总。

赌场一侧的液晶屏幕上放着纪录片,介绍这次的慈善项目。纪录片拍的很精致、很用心,可惜这里的人似乎都是来赌钱罢了,只有斯家兄妹俩站在屏幕前认真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金总走了过来,含笑点头道:“感谢二位。这次赌局的亏损将由我个人出资,盈利会全部用于慈善项目,请尽管放心。”

“嗯,”斯华年揉着眼睛小声道,“放心的。”

金总吓一跳:“哟,这怎么还哭了呢。”

“鲸、鲸鱼为什么吃塑料袋”

“不吃了不吃了,”斯晋温声哄了几句,用手指帮她擦干净眼泪,

转过头跟金总客(tào)道:“我妹妹还小,见笑了。”

斯华年哭完了也很不好意思,害羞地躲在哥哥(shēn)后不肯出来。

金总忍不住失笑:“令妹真是善良。”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也不知道是怎么养的,豪门里还有这样单纯又心软的小姑娘,可真讨人喜欢。

斯华年在赌场里溜达了一会儿,停在一张赌桌前看了一会儿。

没过多久,斯晋拿着买好的筹码走过来,刚好桌上另外四人刚结束了一局,荷官笑着询问两兄妹是否要上桌。

斯华年想了想,摇摇头。

老虎机就摆在不远的地方,屏幕上滚动着五颜六色的图案。斯华年拉着哥哥走过去,在老虎机前面坐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伸手按了个开始的按钮,就开始把筹码往里丢。

斯晋摸摸她的脑袋:“怎么喜欢玩这个”

斯华年眼睛盯着屏幕,随手丢了一块筹码进去:“这个好玩呀。”

十赌九输,与其输钱给对家,不如输钱给庄家,用来保护大海。老天送给她和哥哥一人一次重生的机会,他们是该做些好事的。

斯华年这样想。

屏幕上三个相同的图案拼在一起,发出叮的一声,紧接着是欢快喜庆的音乐。

哗啦啦。

机子下面掉出一堆筹码。

“”

赌赢老虎机并不是一件常见的事(qíng),这番动静不小,陆陆续续有人围了过来,笑着赞叹道:“斯小姐好运气啊。”

“斯总有个小福星妹妹。”

“恭喜恭喜。”

重生以来运气确实好,怎么赌怎么赢。斯华年并不怎么高兴,伸手拍了拍老虎机。不知道碰到哪里了,老虎机老实地停了聒噪的音乐,安静下来。

斯华年捡起掉出来的筹码,往机子里丢。

一块。

两块。

三十块。

刚才赢到的筹码已经没了,老虎机也没再吐一次。斯晋把手上剩下的筹码给妹妹抱着,起(shēn)去窗口开支票再买一些。

三十一块。

三十二块。

八十块。

斯晋第三次离开的时候,围观的人开始劝斯华年:“斯小姐,老虎机是赌场定好的概率,都是骗人的。”

“没错,那边还有很多好玩的,不如试试其他的。”

斯华年把手里最后一块筹码丢进去,笑眯眯的不说话。

斯晋抱着更多的筹码回来:“来,年年。”

众人看着这一幕,在心里摇摇头。

这是玩上头了。小姑娘就是小姑娘,只懂玩这种毫无技巧的东西,给赌场送钱。但是人家哥哥愿意花钱宠着,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斯总,您要不要让斯小姐休息一会儿”

还是有人忍不住含蓄地提醒了句。

斯晋留意着妹妹手里的筹码,礼貌拒绝道:“不必。赚钱就是给我妹妹花的。”

这天没法聊了。

看着光输不赢的无聊极了,斯晋又只顾着照顾妹妹,显而易见搭不上话,围观的人觉得无趣也就离开了。

“哥哥,”斯华年转头问他,“我们花了多少钱啦。”

有上千万了。斯晋捏捏她的脸蛋:“没多少,不够了哥哥再去买。”

斯华年就笑眯眯的,继续把筹码往里塞。

年年赌上头了。

斯晋看着这一幕,忽然觉得安心下来。

霸王龙比赛那一次,也许也是这样。年年为求刺激选了赔率最高的,刚好压中了。至于为什么瞒着他

也许只是怕他责怪她玩的大。

斯晋顾不上想这是否牵强,只有一个念头让他无比确信。

年年不可能是重生的。

年年上辈子那样讨厌着他。

如果年年喜欢赌,在斯晋看来不算是个好习惯。但是只要她能乖乖待在他(shēn)边,他十分愿意纵着这个微乎其微的小毛病。

不远处的牌桌上忽然响起一阵喧哗,斯华年下意识转头看。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笑成了一朵花,旁边一对年轻的(qíng)侣激动地拥抱在一起。

“同花顺”

“真系同花顺啊”

“心抱好好彩啊”

斯华年会听一点港城话,知道“心抱”是儿媳的意思。她转头问斯晋:“他们为什么这么激动”

斯晋望着牌桌,温声解释道:“这家人就是港城的虞记。”

那个中年人是虞记的老板,年轻人分别是他的儿子、儿子的女朋友。女朋友是一个电视剧小演员,已经在一起好几年了,还迟迟没有变为未婚妻。

牌桌上连赢了好几局,甚至开出一把同花顺,也许就会成为嫁入豪门的转折点,也难怪这对(qíng)侣高兴成这样。

斯华年微歪着脑袋,有点难以理解:“真的会有用吗”

斯晋嗯了声:“港城人很信这些,风水命理玄学。”

斯华年想了想,说:“筹码没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斯晋没意见。

走到赌桌边上,虞总(rè)(qíng)地笑着招呼道:“斯总斯小姐要不要一起来玩啊”

斯华年看了眼一脸纵容的自家哥哥,后者摸摸她的脑袋:“哥哥去买筹码。”

“哎哎哎,”虞总伸手阻拦道,“不用不用。俗话说得好,赌桌上最好谈生意,斯家妹妹想玩呢,我们今天玩刺激一点。妹妹跟我心抱儿媳玩,三盘两胜,谁输就在合作上让利两个点,可好”

斯晋还没说什么,倒是斯华年警惕起来了:“我哥哥没说要和你们合作。”

“我当然知啦,不如这样,要是我心抱赢呢,斯总就在考虑我和桥鑫报价的时候,给我家加上两个百分点。”

斯华年蹙眉不悦道:“不玩。”

能在一起的(qíng)侣都很不容易,她原本想着过来给虞家准儿媳送两把,也许她能更快一点得到公爹认可。

可是他们居然趁着今天运气好,想占哥哥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