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吃醋。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改姓

“你想改成什么, ” 斯华年下意识皱眉, “为什么要改”

改成什么

其实斯晋也不知道。除去“斯”这个姓氏,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他并不是生在山里的。

时间实在过去了太久, 很多事(qíng)他已经想不起来了。只知道自己很小的时候, 也曾经有过一个还算富足的家庭。

有一天在外面玩耍, 后脑一疼, 晕了过去。醒来就到了山中的小村里, 睁眼是破旧的屋子。大概是伤到了脑子,小孩子本就模糊的记忆丢了一大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据其他的村民所说, 他的养父, 一个鳏居的中年人,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才买到他这样机灵的小男孩。

姓什么叫什么,斯晋真是一点也不在意的。只要能顺利地娶到年年, 就算是让他把名字改回大山,也没有任何意见。

“年年,哥哥想”

“想什么想, 就知道瞎想,”斯华年语带不悦,低头在他嘴唇咬了一口,“不准闹, 赶紧睡觉。”

小姑娘趴在他(xiōng)口,毛绒绒的小辫子垂落在他脸上。斯晋伸手轻轻拨开, 疼(ài)地捧住斯华年的脸:“宝宝,哥哥只是改个姓,还是你的哥哥”

不知道是哪句话刺激到了斯华年,小姑娘微微一怔,忽然就原地炸了毛。

“你什么意思你当然是我哥哥我才不管你以前是谁你就是姓斯,是我的哥哥、爸爸妈妈的儿子”

斯华年睁大了一双圆圆的杏眼,因为怒意在黑暗里格外的亮:“哥哥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改了姓跟我划清界限,接下来就准备抛弃我了,是不是,说呀”

“年年,”斯晋沉了脸,“别说气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真是气得不行了。

斯华年恨恨的咬了咬嘴唇,凶巴巴瞪着他放狠话:“不许改,听到没你敢改我就、我就”

对着哥哥,她始终是出于本能,说不出什么伤人的话:“我就咬死你”

斯晋的嘴唇动了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她像小狗似的又咬了一口。

看着妹妹气成这样,倒是他心里疼得厉害,无论多么坚定的主意,也坚持不下去了。

“哥哥不改了,”他讨好的亲亲她,低声认错,“乖,不气了。”

斯华年眼里冒着小火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气得不行。

“爸爸以前告诉我,妈妈想要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男孩叫作斯晋,女孩叫华年,连起来就是思尽华年或者似锦华年。这个名字给了你,你就是我哥哥

“别人我不管,反正你这辈子就是姓斯了,我也姓斯,以后我们的孩子还要姓斯唔,那个诗怎么念的来着对了,一个琴弦,一个柱子”

斯晋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翻了个(shēn)、压到妹妹(shēn)上,低头堵住她喋喋不休训话的小嘴。他全(shēn)都在轻轻发着抖,喉头上下轻颤,就连声音也在发着抖。

“年年,我的宝”

斯华年蹙着眉伸手推了推他。察觉到滚烫的液体滴在脸上,手又顿住。

“你怎么又哭了,好羞羞哦。”

“宝宝,”斯晋声音低低的、又哑又涩,“是一弦和一柱”

他也想要两个孩子。都要长得像年年,一个叫一弦,一个叫一柱。

“你什么意思,”斯华年不悦地问,“嫌弃我没文化是不是”

“怎么可能,”斯晋一下下(tiǎn)着妹妹的唇瓣,“就是琴弦和柱子。以后我们有了儿子,就给他取名叫柱子。”

斯华年终于被顺了毛,满意地哼了声。

过了好几秒,她才迟钝地觉出些不对来。

“你要不要脸呀,谁要给你生孩子了”

“不生不生,”斯晋赶紧把妹妹抱在怀里哄,“哥哥只要年年这一个小公主,不要什么琴弦柱子。”

费了好大的一通力气,终于把气呼呼的小姑娘哄睡了。

斯晋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按亮屏幕,借着一点微弱的光,看了会儿妹妹的睡颜。

然后他编辑了一条短信,给林竣发过去。

那边秒回:

斯晋眼里露出一点笑意。

这么一通折腾就到了凌晨两点,好在斯华年第二天的课比较晚,斯晋给妹妹做了早饭,然后走路送去学校。

这个月份已经是深秋,校园里的叶子有点黄了。空气是那种不冷不(rè)最舒服的温度,斯华年穿了一件贺扬设计的潮牌薄外(tào),一头漂亮的小辫子摇摇晃晃,好看得不行,每一个走路或者骑自行车路过的人,都忍不住要回头看一眼。

斯晋想伸手去牵斯华年,但是她只是别扭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就闷着头往前走,一幅不乐意搭理的模样。

他只好落后半步,近近地跟着。

第一节仍然是设计课,斯晋提着书包把妹妹送进教室。找好位置坐下,斯华年就开始赶人:“斯总你该上班去啦。”

斯晋站在原地没动,低声问道:“哥哥留下来旁听好不好”

“那你要去问老师,”斯华年嘟囔了句,“问我做什么。”

斯晋抬起头在教室里环顾一下,竟然真的像是要去询问。斯华年对他留下还是走人是没什么所谓的,但是往门外一看,乔书亚正准备走进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对。

这节是设计课。

斯华年忽然意识到,不能让哥哥留在这里,否则戒指的事(qíng),就要瞒不住了。

“哥哥你快走吧,”斯华年把他往外推,“你在这里大家都很紧张的。”

短短一两分钟里,已经有不少人悄悄把视线投了过来。要是能有机会搭上一句话,也足够开心上好几天了。

斯晋并不想这么快离开斯华年,却又不敢不听她的话。低下头抿了抿唇,还是只好摸了摸她的脑袋,抬腿走出去。

走出教室门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刚才擦肩而过的高大男神,径直走到了年年(shēn)边坐下。年年朝他笑了一下,从包里翻出草稿本,两个人开始商量着什么。

年年什么时候有这样熟悉的同学了

斯晋在教室外停下脚步,

双手无意识地紧握成拳。

教室里。

乔书亚转头朝外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到斯晋的影子了。于是笑着问了句:“你哥哥来送你”

斯华年点头:“嗯。”

“那就好,”乔书亚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多说一句,“和好了就好。”

“谁跟他和好了。”

斯华年耳尖红红的,别扭地转开目光。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和乔书亚说的完全不是同一件事。

既然戒托已经选定了那颗石头,这个戒指的设计,就必须要顺着材料的特点,往神秘、内敛、沉稳的气质上靠。

第一版的草稿定的是一个3毫米宽,均匀厚度的戒托。斯华年考虑过做成别致的六边形,或者把戒指侧面打磨成中间厚、上下薄的圆润形状,到底还是觉得这样的设计带着一点油腻。

这样一来,戒托的方形感比较强,钻石的形状也就先定了方形。方钻的上下边缘和戒托上下沿平齐,怎么看都是很舒服的样子。

乔书亚手里自动拿着铅笔,一边和斯华年商量着,一边把初步的草图起出来。

之后还有不少细节的东西要做,比如戒托上的小细节,钻石具体的镶嵌方式,但是总的来说,这个进度还算是很顺利。

两个小时一过,准时下课。

斯华年和乔书亚并肩走出教室,转过一个拐角。在靠近楼梯口的地方,就看见了倚墙站在那里的斯晋,微低着头,安静地站成了一棵树。

上课下课的学生人来人往,不少人认出了斯晋,带着诧异的目光投在他(shēn)上,他像是恍然未觉。

斯华年心中一紧,丢下乔书亚,加快脚步跑了过去:“哥哥”

“年年。”

斯晋抬起黑眸看了看妹妹,伸手接过她背上的书包,挂在自己肩上,然后和她一起走下楼梯。

斯华年扯他袖子:“你干嘛呀,一直在这里等着傻不傻”

公司还有事(qíng)堆着要处理,但是斯晋想起年年对自己冷着小脸、却和那个男同学有说有笑的模样,心里的酸气就止也止不住往外冒。

“年年,”他低低说道,“哥哥错了,原谅哥哥。”

真是个傻子。斯华年有点无语,却又心疼得不行。

“不气了不气了,”她皱着眉嘟囔,把小手放进哥哥的大掌里,“以后不许胡闹,听到没。”

“嗯。”

斯晋飞快地应了声。

下了楼走出教学楼,正是中午的时候,阳光很好。

斯华年低头看了看自己被哥哥牵住的手,只要走得靠近一点,被她(shēn)上宽宽的卫衣袖口遮住,就看不出什么来。

让哥哥牵着吧。

斯晋把脚步放慢了些,她就乖巧地跟在他(shēn)边。

“年年,去哪里哥哥送你过去再回公司。”

斯华年看了看表,下节课是一小时后。现在也到午饭时间了,终究还是不忍心让哥哥饿着肚子回去。

“我们去食堂吃饭吧。”

斯晋没意见。

到了食堂,刚好赶上高峰期,挤得不行。

斯华年溜达着去找个两人的座位,斯晋背着她的书包去窗口排队打饭。

队伍很长,斯华年托着腮,看着排队的哥哥,只觉得他就是人群里最显眼的那一个。

个子高,又很(tǐng)拔,真像一棵树。

虽然没有穿着西装正装,斯晋站在人群里,确实是与青涩的学生们不一样的。

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他。

斯晋并不经常接受媒体曝光,但也算是个知名人物。加上前段时间跟斯华年一起被拍,在校园论坛里被不少人眼熟。

起初大家就算认出来、也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斯晋这样的人也会像那些追女孩的小男生一样,在闹哄哄的食堂里排长队、(shēn)上还背着女孩子的小书包。

直到有人环顾食堂,在安静的角落里找到斯华年,才终于敢确认。

小姑娘皮肤白,一头亮眼的小辫子,坐在那里像是会发光,太好认了。

过了好久,斯华年看着自家哥哥手里端了两个托盘,稳稳地走过来。她一边笑眯眯地接过盘子,一边在心里暗忖。

肯定又要被拍下来**坛了。

都怪哥哥,长得这么显眼做什么。

两兄妹面对面坐下,果然有不少人看过来。斯华年眼珠转了转,心里冒出一点恶作剧的念头。

“哥哥,”她朝斯晋招招手,“你近一点,跟你说悄悄话。”

斯晋顺从地低着头凑过来:“嗯。”

斯华年笑嘻嘻道:“你说我们像不像那种校园早恋小(qíng)侣”

“”

“我老公这么好,这么疼我,比她们的男朋友都好。”

斯华年眼睛亮亮的,又稍微凑近了些,满意地看着哥哥的耳根开始发红。

从远处的角度看来,就是一个温柔的兄长,低着头听妹妹说话,丝毫看不出什么不对来。

周遭一片闹哄哄,头顶上的廉价白炽灯有点眩目。

但是小姑娘软糯的声音传进斯晋耳朵里,无比清晰:“哥哥我好喜欢你哦。”

斯晋喉头滚了滚:“哥哥也喜欢你。吃、吃饭吧。”

斯华年恶作剧地朝他笑了一下,抬起手臂,假装整理头上的小辫子。宽宽的袖口挡住两个人的脸,她飞快地低下头,在哥哥嘴唇上啄了一下。

啾。

斯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