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摸摸!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斯晋站在原地, 喉头滚了滚,

“年年, 你”

斯华年眼珠转了转,视线落在哥哥光着的上半身, 似乎一点也不害羞, 朝他张开手臂:“抱抱。”

小姑娘躺在被窝里, 露出精致的小脸, 朝他要一个抱抱;斯晋曾经在这张床上辗转反侧, 夜夜做着旖旎的梦。看着这一幕,他呼吸一窒, 身体开始发烫。

“年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 ”斯华年歪着脑袋看他。

斯晋眸光暗了暗,抬腿走过来。

宽松的棉睡裤里, 长腿结实又精壮。斯华年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起身拉住他的手:“哥哥。”

“宝宝, ”斯晋在床边坐下来,声音很温和,藏着一点暗流, “怎么过来了嗯”

他闷哼了声,低头看自己肚子上那只小手:“做什么。”

手感真的好好哦。

斯华年小心翼翼的,又摸了一下。

斯晋咽了咽口水,耳根涨红, 低低出声:“别摸”

“小气,”斯华年不情不愿地收回手。

看着自家哥哥这幅纯情小媳妇的模样, 她又觉得有点乐:“我摸摸我老公怎么啦。”

斯晋垂眸,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开始起变化。

“”

噌。

这回轮到斯华年脸红了。

“流氓”

小姑娘气急败坏、恶人先告状的模样可爱极了,像个红扑扑的水蜜桃。斯晋眸光猛地变暗,一把拉住妹妹的手,摁在她刚才摸的地方。

“谁流氓,”他沉着脸,“说我流氓嗯”

手下的腹肌像个豆腐块,硬硬鼓鼓的、还很有弹性。斯华年缩了缩手没挣脱,也不挣了,抬起另一只手,摸了一下他的胸膛。

“这里也很唔”

斯晋单手扣着妹妹的后脑勺,就这么狠狠亲了下来。用力碾磨着她柔软的唇舌,语带怒意:“你真是胆子大了,不听话了是不是”

他养大的小仙女,

什么时候长成小流氓了

“才不唔嗯”

“给你摸。”

斯晋眼底泛起一点猩红,不容反抗的、拉着她的手向下移去。

隔着睡裤按上某处突起的地方,停下。

他浑身颤了颤,唇舌动作又更凶了几分。

“年年,宝宝”

斯华年的舌根被他吸得有点疼,本能地抬手抱住他的脑袋:“哥哥你别”

等等。

头发是湿的。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斯华年摁着哥哥的肩膀,把他推开了。

小姑娘哼哼唧唧地命令道:“先、先擦头发”

斯晋拧着眉,黑眸像是蒙上了一层雾,声音哑得不能听:“年年”

哥哥好委屈哦。

斯华年安慰地啄了一下他的脸,扯过被他随手丢到一旁的毛巾。

“哥哥你低一点,”她盘腿坐在床上,把他的脑袋抱进怀里,认真给他擦头发。

斯晋的头发很短,似乎一直也没有变过,是那种硬朗的寸头。没用上很长时间,斯华年把头发上的水擦干。仔细检查一下,又给他擦了擦额头上不断渗出来的汗。

斯晋就老实地由着她摆弄,像一只乖巧的大狗,讨人喜欢极了。斯华年的心软乎乎的,手上动作也不自觉地变得很轻柔。

把毛巾丢开,低头一看,她才迟钝地发现,哥哥正把脸埋在自己柔软的胸脯。

斯华年眨巴几下眼睛,愣了几秒。

然后她怒了:“色狼不要脸”

终于擦完了。

处在崩溃边缘的斯晋扯了扯嘴角,身子向前一倒,把斯华年压到床上。

“你说得对。”

意味不明的话音落下,他看准妹妹柔软的唇瓣,又亲了下去。

两个人的唇齿密不可分,斯晋声音低哑,透出一点狠意:“为什么勾引哥哥”

我只是想摸一把腹肌。

斯华年委屈得不行,艰难发出一点微弱的声音:“我没唔你做什么”

哥哥粗糙的手指伸进了睡裙,正在摩挲腰间最敏感的软肉。斯华年不停发着抖,开始呜咽:“别,哥哥你不”

“勾引哥哥,”斯晋眸底愈发染上血色,“想让哥哥对你做什么说。”

“什么也不”

咔嗒。

斯晋头也没回,伸手扯了床头的台灯。然后侧身把妹妹箍进怀里,拉着她的手伸进被子。

斯华年在黑暗里本能地依赖着哥哥,往他怀里钻了钻。

听着他低低的粗喘声,斯华年耳尖红得要滴血。

“宝宝,叫哥哥一声。”

真是没脸见人了。

斯华年用另一只爪子捂住脸:“哥、哥哥。”

“换一句。”

“老公。”

太刺激了。

密密的颤栗从尾椎骨爬上来,刺激得斯晋头皮发麻。

他埋下头,一边咬着妹妹的嘴唇,一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叫大山哥哥。”

斯华年脑子有点懵,软糯的声音带上一点哭腔:“大山哥哥。”

他胸腔溢满难以发泄的戾气和燥热,听着妹妹像小奶狗一样可怜的哼声,心里又生出一点怜惜来:“乖了,年年真乖。”

斯华年今天被欺负得有点狠。

斯晋把妹妹抱在怀里,没什么别的办法,只能不停地哄。

“年年,哥哥错了。别不理哥哥。”

虽然今天是斯华年把自己送进狼口,但是这种事情上,她肯定是不会觉得自己有错的。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委屈地辩解:“我只是想摸一把你的腹肌。”

“好,“斯晋讨好地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摸吧,哥哥保证不动一下。”

手感还是挺好的。

斯华年迅速摸了两下,收回手:“不稀罕,睡觉。”

这个别扭的小模样。

斯晋看着妹妹精致的侧脸,心都化成了水。

小天使一样的小姑娘,乖乖巧巧躺在他的被窝里。

太可爱了,怎么看也看不够。

“宝宝,”他小心翼翼凑过去,亲了亲她闭上的眼睛,“你会一直对哥哥这么好吗”

斯华年长长的睫毛颤了几下,嘟囔着应了声:“会呀。”

斯晋的嘴唇向下移,温柔地舔了舔她的嘴唇:“哥哥觉得很幸福。”

语言都无法形容的幸福,

重生以来的日子,像是每天都泡在高浓度的蜜罐里。蜜糖一口口的往嘴里灌,就连眼睛、鼻子、呼吸都是甜的。

他的声音比平时更低,稍微带着一点沙。斯华年不需要抬头看,她就知道他的眼睛肯定是红的。

哭包哥哥。

她有点无奈。

但是哥哥的每一点难以置信和诚惶诚恐,都是她上辈子造的孽。

这样想着,斯华年就不舍得嘲笑他了。

她睁开眼睛,伸手把哥哥的脑袋朝自己按下来。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像一种名贵的黑色宝石,在黑暗里泛出柔和的月光

“哥哥,不要等到22岁好不好等你过生日的时候,我、我就把自己系上蝴蝶结,送给你啦。”

蝴蝶结

斯晋愣住了。

回过神来,脑子里冒出的画面让他浑身的血液“唰”的一下烧了起来。

不着寸缕的小姑娘趴在礼物盒上,脸蛋红扑扑的探出头来,天鹅一样漂亮的脖子上,用红丝带系着一个蝴蝶结。

他一低头,牙齿有些生硬地磕上她的唇。

脸色青红交加,语带隐忍:“你从哪里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

“”

斯华年用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哥哥想歪了。

她不由就有点乐。

还没来得及解释,斯晋咬着牙根,拍拍她的脸蛋:“乖一点,还想睡觉就别再玩火。”

“”

这回斯华年乐得说不出话来了。

她觉得哥哥好像一个机器人,身上有一个按钮。平日里他是个哭包,只有当他被撩起一点火来,他才会变成霸总。

在她一个人傻乐的这片刻时间里,斯晋已经侧身在她旁边躺下,伸手轻轻搂住她,关上了霸总模式。

“宝宝。”

他低头把下巴搁在她发顶,慢慢平息身体里的燥热。

“哥哥不着急得到你。哥哥想娶你。”

斯华年习惯性的往他怀里钻了钻:“你已经娶到我了。”

是的。但只有那张证书是不够的。

他想公布他们的婚讯,还想给她一个婚礼。

“婚礼”

斯华年睁开眸子,脑子清醒了一点。

斯晋伸手捏捏她的脸蛋:“嗯。”

斯华年像只小乌龟,慢吞吞爬到他胸口趴着:“有哥哥就可以了。不要婚礼。”

他们的婚礼,该请谁来呢

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留下他们这对兄妹,结成了夫妻。听上去就很惊世骇俗的事情,还是要低调一点好。

否则会有坏人在背后说哥哥难听的话。

斯晋心里又酸又软,手臂把妹妹扣紧了些,嘴唇犹豫地动了动,终于还是问出口:“宝宝,哥哥改个姓,好不好”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