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斯晋番外】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冬天。

龙城难得飞起了小雪。

安静的庄园大门外,

衣着单薄的高大青年已经站了很久。

大概六七点的时候, 天色就已经黑透了。静谧的氛围终于被刹车声打破,从车上下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少年, 肩上趴着一个熟睡的小姑娘。

这个小少年是贺扬。他踩着薄薄的雪走过来, 小心翼翼把小姑娘递到斯晋的手上:“哥, 接稳了啊。”

斯晋把妹妹跑到自己怀里, 朝他颔首, 低声道:“贺扬,谢谢。”

“不用。”

贺扬脸上带着一点担忧, 最后看了眼斯华年, 然后钻回车上离开了。

斯晋拉了拉(shēn)上的外(tào),替妹妹挡去一部分的寒风。他步子走得很稳, 一直到走进家里,斯华年还是睡得很沉。

暖气轻柔地扑面而来, 他终于有时间仔细看看怀里的小姑娘。

密密的黑色长发,乖巧的齐刘海,带着一点婴儿肥的脸蛋, 可(ài)得像个小天使。唯一不和谐的,是脸上还没消失的泪痕。

斯晋心里泛起淡淡的疼,用手指替她擦干净。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小姑娘乖乖趴在他肩头,(shēn)上传来的(rè)度, 给了他在这些悲伤又动(dàng)的(rì)子里,唯一的一点温暖。他抱着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15分钟。

厨房里飘出淡淡的饭菜香气,斯晋犹豫片刻,轻轻拍了拍妹妹的脸蛋:“年年,醒醒。吃饭了。”

斯华年半睁开圆圆的眼睛,露出一点初醒的茫然。抬起脑袋,看清哥哥的侧脸,她下意识剧烈挣扎起来。

斯晋有些猝不及防。

砰。

小姑娘摔倒了地上。

这一下膝盖磕在地面上,摔得不轻。斯华年呜咽了声,一把推开(shēn)后他想扶她的手,歪歪扭扭走上楼去了。

斯晋垂着头僵立在原地,过了半晌,默默上楼回了书房。

冬天的天就是黑得早,亮得晚。早上将近七点,还是一片彻头彻尾的夜色。

别墅里冷冷清清,斯晋从楼梯上走下来,走进餐厅坐在桌边。长餐桌的另一头已经坐着两个人,他颔首问候道:“穆叔,许姨。”

自从爸爸妈妈出事,别墅就只剩下了这一对兄妹俩。没有那么多要做的事,大部分佣人已经离开了,只剩下工作了十几年的厨师许姨和管家穆叔,一向将兄妹俩当作亲生孩子照顾。

许姨面带愁色:“阿晋,你忙成这样,(shēn)体受得了吗”

“我没事,不用担心。”

穆叔似乎想说些什么,忽然捂着嘴咳了几声,语气透出几分苍老:“快吃吧,多吃点。”

沉默一会儿,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阿晋,难为你了。”

“我很好,”斯晋垂眸,声音有些发涩,“穆叔,您也可以回家。我今天去办退学手续,总会有办法把年年照顾好。”

穆叔咳了几声,抚着(xiōng)口:“我才五十几,没那么急着退休。”

这两个半大的孩子,

能有什么办法啊

一个刚上手打理公司,和董事会的老狐狸尔虞我诈,每天睡不到四个小时;一个每天夜晚在梦里哭醒,哭着找妈妈。

可怜啊。

斯华年读高一那一年,斯晋终究还是给穆叔和许姨各自买了大房子,放他们回家和亲人共享天伦。

院子里的杂草开始疯狂生长,只有人定期上门清理。打扫卫生和做饭的,都换成了临时工。

斯晋仍然很忙,但是比起刚刚接手公司的时候,已经好了许多。当公司众人对他的称呼,从带有一点讽刺意味的“小斯总”变成“斯总”的时候,董事会的暗涌逐渐平息下来,只有个别不安分的还在蠢蠢(yù)动。

斯晋从车里出来,一步步走进家门。胃部传来一阵阵刺痛,沉沉下坠,他走到沙发前,倒了上去。

又是一次觥筹交错的应酬。

他喝了很多酒,胃又痛又胀,现在像是要炸开。仰面倒在沙发上,世界一片天旋地转。

难受,好想吐

但是他已经没有一点点动弹的力气了。

意识在一点一点消逝。

忽然被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拽了回来。

家里没有其他人,只有

砰砰砰。

斯晋的心跳一下子快了起来。

他紧闭着眼,感觉到小姑娘蹑手蹑脚靠近,然后把一条毛绒绒的小毯子扔到了他(shēn)上。动作不细心、也不温柔,敷衍得很。

斯晋在错愕过后,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

原来年年还是有一点心疼他的。

他的乖妹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脚步声离开了。

斯晋心满意足,准备就这样沉入梦乡。

他没料到,过了一会儿,年年又回来了。

拿着一张湿纸巾,

在他脸上胡乱地抹来抹去。

湿纸巾凉丝丝的,带着一点花香,钻进他鼻间。沉重的大脑一下子清醒了起来,浑(shēn)都轻飘飘的像是飞上了天堂。

年年又离开了。

斯晋抬手摸了把脸,才发现自己泪流满面。

兄妹俩相依为命地住在这栋偌大的别墅里,相安无事地过了一年。

斯华年读高二了。

两个人似乎都有忙不完的事(qíng),就连晚饭也不在一起吃,每天碰面的机会少得可怜。

直到有一天晚上,

斯华年敲响了书房的门。

斯晋摘下鼻梁上的眼镜,看向门口。斯华年穿着一(shēn)纯白睡裙进来,圆领、短袖、及膝,长长的头发带着微微的弧度,自然垂下。

漂亮得像个小天使。

不知道为什么,斯晋本就紧张的呼吸,忽然更紧张了些。

“年年,找哥哥有事吗”

斯华年磨磨蹭蹭地走到他面前站好。犹豫了一会儿,把手上的汽车杂志翻开一页,递到他面前:“我

、我想要这个。”

斯晋接过来扫了一眼,随意扫了一眼那辆黑色小车和图片下面的八位数价格,目光就落在一行字上。

房车比赛专用轿车。

他心一沉:“年年,想学赛车”

“嗯。”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晋沉默了很久。

赛车是非常危险的运动,

多少人在上面丢了命。

斯华年低着头,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一点沮丧。

一瞬间,斯晋的大脑失去控制:“好,哥哥给你买。”

话说出口,就没了后悔的余地。斯晋肃着神色,与妹妹约法三章。

“哥哥替你找最好的俱乐部,先学基本功。”

“除非教练(yǔn)许,车上必须有第二个人。”

“18岁考到驾照之前,只能在赛道上练习。不能报名正式比赛,不能开车上路。”

斯华年像是个乖乖听家长训话的小孩子,全部都点头答应。在这个兴趣萌生的阶段,斯晋已经方方面面、替她把所有事(qíng)安排好了。

心(qíng)微微带着一点复杂,

她朝斯晋笑了一下。

弯弯的眉眼,深深的酒窝,甜的像盛了蜜。

是他难得一见的笑容,漂亮纯粹又无瑕。

他一下子愣在那里。

斯华年眼睛亮亮的,从斯晋手上拿回那本杂志。

少女(shēn)上淡淡的沐浴露清香飘进他鼻间,伸过来的手腕白得像玉,上面系着一条简单的红色细棉绳吊坠。

斯华年脚步轻快地回屋去了。

斯晋仍然愣在那里。

这天晚上,斯晋做了个梦。活了22年,没有过青(chūn)期的躁动,这是他第一次梦到一个姑娘。

梦里的少女一双杏眼亮如琥珀,脸上的酒窝像是盛满蜜糖的旋涡。

第二天,斯晋破天荒起晚了些。

当然,斯华年一向比他起得更晚。

他在她房间门口站了半晌,直到听到里面响起轻轻的动静,才转(shēn)离开。他给她留下一张字条。

然后订了一张飞往法国的机票。

多方打听,他找到了当今世界房车锦标赛冠军的教练。一个头发灰白的老爷爷。

老爷爷年纪大了,(shēn)体也不怎么好,早已无法承受昔(rì)驰骋赛道的激烈。

但是教导一个小姑娘,还是绰绰有余的。

斯晋诚恳地上门拜访好几次,在龙城买了一所房子,承诺把老爷爷一家人都接过去,就当作是度假,才终于说动了他,在龙城的一所赛车俱乐部当个默默无闻的挂名教练。

再一次回到龙城,他发现自己那些隐隐约约、龌龊的念头不但没有冷却、无法消失,反而扎上了根,愈演愈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严严实实埋藏在心底。

斯晋去学了汽修,时不时在车库检查斯华年的宝贝小黑。斯华年偶然发现,没说什么,默认了他这样做。

大概是斯华年长大了、懂事了些,两兄妹的关系慢慢缓和起来。

偶尔,斯华年会给哥哥发个短信,等他一起回来吃晚饭。

回想起来,那真是斯晋最快乐的一段(rì)子了。

斯华年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车技突飞猛进。老爷爷十分喜欢她,倾囊相授。加上龙城的山水气候确实好,也就在这里稳稳地住了下来。

一年过去。

斯华年马上要高二毕业了。

眼看又要开始考虑升学的问题,没有人比斯晋更清楚她的成绩,可以说是一塌糊涂。

他开始联系自己的母校、龙城大学的校长和老师。联系所有可以联系的人。

斯家在龙城是数得上号的家大业大、有钱有势,斯晋却一向不乐意托人(qíng)、找关系。

然而这一次为了斯华年,他心甘(qíng)愿。

斯华年高二期末考的那天,斯晋下厨做晚饭。六个菜,两个汤。做饭的时候,他始终唇边带笑。

等年年上了大学,校园离家里太远了,要给她在学校旁边买一间房子。

他再好好努力接下来的一年,与年年好好相处,也许她会偶尔同意让他过去住一住,给她做一顿饭。

斯华年吃得很香,她并不知道他有这样的手艺,只以为是钟点工做好的。

饭桌上,斯晋不想给妹妹压力,没有主动提起升学的话题。倒是斯华年自己提起来了。

“哥哥。”

“嗯。”

“马上就高三了,”斯华年微微低下头,看上去有些腼腆,“我和贺扬约好了,想出国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