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继续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斯华年感觉到自己抱着的这个人僵住不动了, 好像一块木头。

“哥哥”

她仰起脑袋看了看他, 借着一点点微弱的月光, 都能察觉到他从脸到脖子红了个透。

斯华年乐了。

哥哥可真纯(qíng)。

斯晋垂眸看着怀里的小姑娘,嘴唇动了动, 一时间有点语塞。和年年讨论自己的, 这羞耻的程度已经超出了他能接受的范围。

“哥哥, ”斯华年扒着他的肩膀, 嘴唇凑到他耳边, 小小声说了句什么,“好不好”

轰。

一(shēn)的血液都往脑袋上冲去, 斯晋的脖颈瞬间红到耳朵根, 好像下一秒就要烧起来了:“年年,你”

斯华年乐呵呵的欣赏自家哥哥窘迫的样子:“怎么样, 要不要我帮忙”

似乎是被调戏得过了头,他低下头, 隐隐透出几分咬牙切齿:“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的”

“哥哥,我又不是小学生,”斯华年想了想, 又道,“现在的小学生可厉害了,什么都知道。”

“”

斯晋永远拿这个妹妹没办法,叹了口气败下阵来:“想知道什么就问哥哥, 不准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

这回轮到斯华年老脸一红:“谁想知道了不要脸”

斯晋被她折腾得没了脾气,伸手把她摁在(chuáng)上, 用被窝裹住,“睡觉。”

斯华年原本还想再问问小哥哥该怎么办,但时间实在是很晚了,她真的有些困了。

被子温暖又柔软,还有哥哥隔着被子的温柔拍哄,斯华年迷迷糊糊半阖上眸。

斯晋单手支在她(shēn)侧,缓慢而有节奏的拍着她的背,终于把她哄睡了。年年闭着眼睛的样子乖巧又可(ài),让他的心头一片柔软安宁。

“乖宝宝,”斯晋小心翼翼凑过去,在妹妹额头上亲了一口。

然后他翻了个(shēn),正准备下(chuáng)去洗手间,斯华年在睡梦里不知道察觉到什么,轻轻皱起眉头,嘟囔了句:“哥哥抱”

“”

斯晋僵在原地默了两秒,认命地重新躺回(chuáng)上。把小姑娘连人带被子一起抱进怀里,又不敢抱得太牢。为了避开那个部位,默默把(shēn)子弯成了煮熟的基围虾。

第二天早上,斯华年睡到自然醒,醒来的时候斯晋已经不在(shēn)边了。

她从(chuáng)上坐起来,没顾上刷牙洗脸,噔噔噔跑去厨房,扑过去抱住自家哥哥:“大宝宝,早上好。”

斯晋忍不住笑起来,眉梢眼角都是明朗的笑。伸手揉了揉妹妹的脑袋,这是一个温馨又充满阳光的早晨。

今天他们没有去什么别的地方,在家里黏黏糊糊的相处了大半天,临近傍晚的时候,吃过晚饭,斯晋把斯华年送回别墅。

斯华年还记得上一次的草草分别,这次就吸取教训。她抱住斯晋,声音软软的:“大宝宝,我会想你。”

小姑娘认认真真的样子,让斯晋生出一种自己在被妹妹宠(ài)的错觉,美好得无法形容。

“乖宝宝,”他用脸颊贴了贴她的脸,把升高的(rè)度传递一些过去,“去吧。”

斯华年点点头,走出一段路。

拉开别墅花园的铁门,她似乎直觉感应到什么,回过头望了望。

斯晋还站在刚才的位置,看着她的方向。

斯华年与他遥遥相望几秒,记忆忽然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

小时候哥哥每天送她上学,也是这样站在门外,看着她迫不及待地跑进学校,跑得离他远远的。

时光荏苒,已经换了一世,他还站在那里。

这一次,斯华年不假思索,重新朝他跑了回去。

斯晋伸手接住扑到怀里的小姑娘:“怎么了,年年。”

“舍不得哥哥。”

他弯腰抱她,目光微微湿润。语气透着些无奈,脸上却分明满是笑意:“怎么这么粘人,嗯”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等到斯华年真正走进别墅,已经是十几分钟后了。别墅里冷冷清清,瑞娜应该是在楼上自己的房间里,一楼灯也没有开,早就没有了比赛刚开始时候(rè)闹欢快的气氛。

上楼走进房间,斯华年在(chuáng)上坐下,发了会儿呆,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拆开那个装着下一轮比赛规则的信封。

从包里把信封翻出来,撕开。

决赛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是为ti杂志拍摄硬照内页。在摄影棚里布景,过程无限接近于真实的拍摄过程。斯华年和瑞娜将要分别试穿两(tào)不同的服装和造型,在摄影师的指令下拍摄两张照片。

评委组会对其中更好的一张照片进行十分制打分,分值占最后一轮总分的一半。

第二个部分是自由拍摄。斯华年和瑞娜将会被给予一张题材卡,然后根据上面的主题词进行构思。准备时间是72小时,节目组会指定一名摄影师陪同,但是服装、地点、造型都要自己计划。

斯华年翻了翻信封,没有找到题材卡,便把注意力放在第一个部分上。拍摄的时间就是明天,说起来有些仓促,但也没有什么可准备的。到了这个时候,斯华年反而有些盼着比赛快点结束。

一个人待着没什么事(qíng)可做,她就贴了个面膜,早早睡觉。

第二天上午,大巴车准时开到别墅,把斯华年和瑞娜接到了杂志公司。

虽说斯华年见惯了大场面,乍一走进摄影棚,还是觉得有些新奇。各种样式的背景卷帘和道具摆得满满当当,珍贵的礼服皮草像杂货一样挂满了架子。

评委组中的锡安是ti杂志的主编兼创意总监,正在偌大的摄影棚里忙活招呼着张罗布景。没过多久,斯华年被领去更衣室换上第一(tào)造型。是一(tào)黑西装。

不知道是不是节目组有意而为,尺码稍微有些大。裤子是那种经典复古的阔腿西裤,斯华年踩着高跟鞋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看上去十分有范。

换好衣服,她被工作人员领到一张紫色的背景帘前。地上摆着一张沙发,摄影师示意她坐上去。

锡安抱着手臂站在旁边,打量了斯华年一会儿,开口道:“siyah,你的第一个造型。斜躺下,脚踩在地上,腿自由舒展。表(qíng)拽拽的,酷酷的,想象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斯华年琢磨了一下,照做。

与他想象的效果有些差距,锡安伸手揉了揉眉心:“e on,宝贝,现在你要把自己当成老板,老板,而不是刚毕业的实习生,懂吗说实话,你看上去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

斯华年稍微思索,调整了一下姿势和表(qíng),微微抬起下巴,重新看向镜头。

锡安显然还是有些不满意,但他没有说什么。

第二(tào)造型是金色的亮片礼服裙,搭配深蓝色大面积眼影和褐色唇膏。看上去有些浮夸,并不符合斯华年自己的喜好。

锡安似乎是看出来了,摸着下巴劝诫道:“你是一个模特,以后要给不同的杂志拍照,要走各种各样的秀场。就算不喜欢(shēn)上的衣服,也必须拍出它最美的一面。你的脸倒是比我想象的好些,我原本以为你承受不了妆容。”

“好了,开始吧,”他挥挥手,示意工作人员递给斯华年一个电话形状的塑料道具,“现在你正在接听(ài)慕者的电话。你有些不耐烦,冷言冷语。你非常清楚,全世界的男人都(ài)慕你,你随心所(yù)与他们**,但是一点也不稀罕他们的(ài)。”

斯华年:“”

这题好难。

她反反复复调整姿势和表(qíng),才终于拍完这一张。

锡安过来拥抱了她一下,语气有点复杂:“siyah,我知道你可以的,你(shēn)体里有超模需要的东西。但你就是没有找到那种感觉,或者说无法准确地击中它,你懂我的意思吗”

斯华年低着头,轻轻嗯了声。

拍照是很有趣的。事实上,这是一个找寻自我的过程。斯华年享受这样的过程,但她知道自己做的并不好。

“好了,这些照片会经过处理,然后送到评委组。现在你可以开始准备第二个部分,”锡安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她,“这是你的主题。”

斯华年点点头,目送锡安走到摄影棚另一边准备瑞娜的拍摄。他走远了,她才低头看手中的题材卡。

精致的烫金字体,简单的一个单词。

斯华年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吃惊得手都有点发抖。

重生。

重生。

为什么会是重生

她一边发呆,一边由着工作人员摆弄,换回了原来的衣服。

回到别墅,斯华年见到了客厅里等候的搭档摄影师。后者从沙发上站起(shēn),伸出手:“我叫斯科特。”

“siyah。”

斯科特颔首,礼貌地介绍道:“我是杂志签约的自由摄影师,有10年的工作经验。在你之前,我为很多超模拍摄过硬照,包括泰亚和你认识的赛娜,我的技术你可以放心。”

“我当然放心。”

“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两个人并排在沙发上坐下,斯科特伸手问斯华年要题材卡。他看了眼上面的字,微微挑眉:“重生太抽象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嗯。”

“你有什么初步的想法吗地点服装”

斯华年犹豫几秒,(tiǎn)了(tiǎn)嘴唇,说出自己惦记了一路的那个地方:“迈耶斯海。”

斯科特显然有些意外:“海边据我所知,迈耶斯海风景一般,只有那里的海浪出名,能吸引冲浪(ài)好者。”

斯华年比他更清楚这一点,肯定地点点头:“是的。”

“你为什么对这里感兴趣,”斯科特饶有兴致地问,“你要知道,沙滩并不是理想的硬照拍摄地点。开阔的环境使得画面重点难以突出,如果把控不好,会让你看上去像是普通的游客照片。”

为什么选迈耶斯海呢

斯华年上辈子死在这里,重生自然也应该是在这里。

但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脑子里冒出迈耶斯海的那一刻起,一起冒出来的还有一个念头。

如果我去那里拍了一张照片,带回去给哥哥看

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斯华年被这个念头吸引住,忍不住反反复复地想。

她实在是太想太想弄清楚,哥哥究竟是不是重生的。也许错过这一次,就再也不会有这样好的机会了。

这样想着,她转头望向斯科特,眼睛亮晶晶的很是坚定:“比赛可以输,迈耶斯海我一定要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科特笑着耸耸肩:“我当然尊重你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