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继续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瓦罐里的汤咕噜噜冒起泡泡, 厨房里安静下来。斯晋垂眸出神几秒, 伸手关掉火, 洗干净手走出厨房。

沙发上,斯华年正坐在那里玩手机。斯晋稍微犹豫一会儿, 走过去不远不近地坐下。

“年年。”

斯华年头也不抬, 盯着黑漆漆的手机屏幕, “做什么。”

“哥哥错了。”

“哦。”

气氛沉默又生硬, 寂静得有些过了头, 斯晋试探着抬起手臂,还没碰到斯华年的肩膀, 她就一扭(shēn)子躲开了。

“别抱我。”

小姑娘板着小脸, 眉眼间满是不悦,这副模样斯晋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如果是小时候, 这时候他就该识趣地走开,别在这里碍她的眼。等她消了气, 也许能破天荒给他个眼神。

然而这会儿又是完全不同的(qíng)况了。

斯晋长臂一伸,把妹妹捞进怀里,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是不是心疼哥哥”

明明她正与他闹着脾气, 他声音里竟然带出几分笑意。斯华年气得不行:“说了不要抱我。”

“为什么,”斯晋紧紧盯着她开始泛红的耳朵,“告诉哥哥。”

斯华年挣了两下挣不开,无语又憋屈。老实巴交又听话的哥哥不见了, 变得像鼻涕虫一样难缠。

“我没有心疼你,只是觉得你太笨了。”

即使知道她正闹脾气, 斯晋仍是眸光一黯。他抱着斯华年,用哄小孩似的语气说:“好,哥哥笨。年年告诉哥哥,为什么生气”

“什么为什么,烦死了。”

斯晋垂下眼睫,默默看着她在自己臂弯里扑腾。小姑娘皱着眉头转开脸,显然不乐意看他。他一向舍不得(bī)她什么,可这一次有些特殊。

“年年,你再想想,”斯晋继续好声好气地哄,“为什么生气”

是不是心疼哥哥

是不是有一点喜欢哥哥了

他想这样问她,又觉得应该要循序渐进。

年年像是一只埋头钻进墙壁缝里的小动物,让他想试着握住她毛绒绒的尾巴,轻轻把她拽出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你这么笨,自己不知道么。有(chuáng)不睡偏要睡沙发,腿缩着不利于血液循环还容易扭到脖子”

她有些絮絮叨叨的,斯晋忽然就低低笑出了声。

“乖宝宝,”他一把抱起斯华年,站起来就往厨房走,“哥哥给你做了好吃的。”

斯华年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额头就被重重亲了几下,

头顶上传来斯晋欣喜又激动的声音:“哥哥等你想明白。再久都等。”

“”

斯晋一只手抱着妹妹,一只手把菜和汤盛出来端到桌上。斯华年怕他把东西摔了,便也不敢闹腾。

餐桌上一个人闹脾气,一个人傻乐,两兄妹就这样奇异微妙却又莫名和谐地吃完了晚饭。

这个点是国内的工作时间,今天似乎又特别的忙,斯晋有一个接一个的电话要打。斯华年默默坐在一旁看电视、玩手机,到了十点半,走进房间浴室洗澡。

再出来的时候,斯晋还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斯华年走过去,语气还有些别扭,带着不自觉的软:“你今天跟我一起睡。”

斯晋敲打键盘的手指顿住,“别闹。”

“我没闹,”斯华年上前拉住他的手臂,小声说道,“先去洗澡休息一下,工作晚点再做。”

斯晋稍一抬头,看见小姑娘穿着一(tào)短袖棉睡衣,比膝盖稍高一点的宽腿棉短裤,下面露出白生生的小腿和脚踝,他闭了闭眼,顺从地照着她的话照做。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房间里亮着暖黄色的(chuáng)头灯,空调安安静静运转,不凉不(rè)刚刚好。这样的环境让人有些昏昏(yù)睡。

斯华年抱着平板电脑追了一集剧,脑子里冒出一点困意。斯晋看似专注地盯着笔记本屏幕,实际上鼠标已经很久没有动过一下了。

这样朦胧又暧昧的氛围,

他没有心思做任何别的事(qíng)。

啪。

笔记本被他合上。

斯晋转过(shēn),弯腰亲了亲斯华年的额头:“年年,睡吧。”

斯华年乖乖钻进被窝里,抬着小脑袋看见哥哥似乎准备下(chuáng),又一下子弹坐起来:“你去哪里”

他的动作顿了顿,似乎有一瞬间的挣扎,但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去喝水。”

“哦,”斯华年满意了,“去吧。”

斯晋回来的时候,斯华年正抱着一只小号的毛绒狗,坐在(chuáng)头发呆。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把毛绒狗摆在大(chuáng)中间的位置,认真道:“睡觉不可以超过这里。也不可以把被子全都抢走。”

斯晋低低应了声。

然后两个人躺到(chuáng)上。

关掉(chuáng)头灯。

好像世界一下子变得很黑、很安静。没有人说话,两个人都规规矩矩、一动不动地躺着。

(chuáng)很大,大概有两米宽,中间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斯华年隔着被子也可以感受到哥哥温(rè)的体温。

在黑夜里,所有的感官都会被放大。斯华年心脏莫名砰砰跳,把她那点睡意给震没了。

脑子出奇的很清醒,斯华年终于有机会开始思考一下自己内心的想法。

其实她并没有迟钝到那样的地步。今天发生的不过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qíng),说起来一点也不值得生气。只需要稍微一想,就知道哥哥在高兴些什么。

他猜的不能说错,只是与她的想法有些偏差。斯华年的怒意来得莫名其妙,与其说是在生哥哥的气,不如说是在生自己的气。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自从斯华年重生也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她一直努力对哥哥好,甚至与他领了证成为夫妻,可他还是这样小心翼翼,连睡一下她的(chuáng)也怕她要生气。

斯华年抱着被角,越想越难过。

过了很久,她还是没有睡着。犹豫了一下,索(xìng)踢开(chuáng)铺中间的毛绒狗,一点点蠕动到哥哥(shēn)边去。

窗帘的材质不是非常厚实,透进一点月光来。斯华年侧(shēn)支起(shēn)子,借着这点光线打量他。

哥哥会是上辈子那个哥哥吗

斯华年盯啊盯,几乎要把他看出一个洞,还是怎么看也看不出来。

看着看着又有点入了迷。

我哥哥可真好看啊。

斯华年忍不住轻轻伸出手,摸了摸他硬朗的眉峰,又碰了碰他高(tǐng)的鼻梁。

“”

另一边的斯晋也没有睡着。

第一次躺在心(ài)的姑娘(shēn)边,他整个人都是止不住的紧张僵硬,一动也不敢动。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年年居然会趁着他“睡着”的时候,对他摸来摸去。

斯晋小心翼翼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免得太过粗重或是节奏太乱,让她觉察出什么不对。

年年年年到底在做什么

她对他又看又摸了好一会儿,似乎把他当成了什么新奇的动物。斯晋默默克制住睁开眼的冲动,只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这模样显然是睡得熟了,斯华年愈发放下心来。她想了想,抬起哥哥的手臂,自己躺到他怀里去。

“明天就说是哥哥自己过来抱住我的,”斯华年嘟囔了句,在他怀里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

斯晋:“”

小姑娘缩成小小的一只,亲密地贴着他的(shēn)体,让他呼吸都开始发烫。

但是斯晋喜欢抱着妹妹的感觉,心脏的每一个角落都被填得满满当当。就这样睡吧,他想。

斯华年似乎仍然觉得有哪里不舒服,不老实的在他怀里拱了一下,然后把他的手臂搭到自己腰上。

“”

斯晋终于忍不了了。

他埋下头去,准确地在黑夜里找到斯华年的嘴唇,重重亲了一口:“乖宝宝,你做什么呢,嗯”

斯华年被吓了一跳:“你装睡”

这恶人先告状的小模样,斯晋哑然失笑。他索(xìng)一翻(shēn)压在她(shēn)上,再一次亲住她的唇。

“宝宝,”他从喉间含糊的呢喃着,“你自己过来的。”

“唔骗子”

哥哥的(shēn)材高大又精壮,轻易就把她压制得牢牢的,唇齿间的动作一发不可收拾。

和心(ài)的姑娘大(chuáng)上相拥,黑夜里亲吻,神仙也不能抗拒这样的(yòu)惑。

黑夜使人放肆,只需要一点点力气,轻易就能让软软的小姑娘丢盔弃甲。系扣子的睡衣领口在纠缠中松动了些,露出的肌肤像玉一样白。斯晋顺着优美的脖颈,亲了上去。

斯华年“嘤”了声,浑(shēn)打了个抖。

“年年,”斯晋的声音已经很哑了,“哥哥好(ài)你。”

她也一直知道。

斯华年心头软成了水:“哥哥,我也很(ài)你。”

“哪一种(ài),年年告诉哥哥,”他轻轻啃咬着她的嘴唇,执拗地刨根问底,“我是你的丈夫。”

世界上的(ài)有千千百百种,他唯独最想要这一种。

斯华年仍然有些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区分得这么清楚。她抬手摸了摸他的后脑,诚实地告诉他心里的想法:“见不到哥哥我会想哥哥,哥哥不开心我会很心疼,我想让哥哥一直开心”

小姑娘并不是全然的迟钝,更绝非对他无(qíng),只是仍然有些懵懂。这些话让斯晋满足又欣喜,却难免泛起一丝淡淡的失落:“乖宝宝,快长大吧。”

斯华年含含糊糊地应了声,注意力被腿间抵着她的东西分走。这个蠢哥哥,又自作自受撩得他自己起了一(shēn)的火。

如今这样的(qíng)况下,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个很难做出的决定。

“哥哥,”她主动亲了亲他,“你难受吗,我可以。”

从重生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告诉自己,不会再让哥哥难受了。

用了几秒钟的时间,斯晋听懂了话里的意思,紧接着脑子里开始嗡嗡的响。

年年说她可以。

年年她愿意。

察觉到他的亲吻一下子凶猛了好几倍,斯华年老老实实承受着,等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可是接下来什么也没有发生。

斯晋猛地停下了所有动作,躺在一边喘着粗气,“年年,睡觉吧。”

斯华年反而不乐意了,蹭过去爬到他(shēn)上:“为什么呢,我真的可以。”

斯晋在黑暗里伸手摸摸她的脑袋:“你还太小了。”

“我不小了,”斯华年用脸蹭蹭他,“20岁了。”

“不可以。”

“为什么呢哥哥,”斯华年捧住他的脸,轻声哄着他说出心里话,“告诉我,为什么不可以。”

斯晋沉默了几秒,似乎掉进了她的陷阱,声音变得有些恍惚:“你还太小了。”

斯华年不厌其烦地重复道:“我不小了,我已经20岁了。”

斯晋的思路被她带着走:“你还太小了,你以后会后悔后悔了就会讨厌哥哥”

“”

斯华年愣了愣,什么也没有说,默默从他(shēn)上爬走了。回到(chuáng)的另一边,背对着斯晋侧躺着,留下他独自平复呼吸。

忽然就觉得心很累。是那种从心底泛起的挫败和无力。下午那件事(qíng),和现在的事(qíng)联系在一起,让她难受得无以复加。

过了好一会儿,斯晋隐约听见压抑着小小声抽泣的声音,才觉出几分不对来。

他扳过斯华年的(shēn)体面向自己,看见小姑娘眼泪流了一脸,在黑夜里亮晶晶的反(shè)出细碎的光。

“哥哥,”女孩的模样委屈极了,“你是不是再也不会原谅我了就因为我以前对你不好,你永远都不会相信我真的喜欢你了。”

陷入(qíng)(ài)里的人都会患得患失,但是她的哥哥患失比患得的时候多得多得多,总是一副快要被抛弃的样子,斯华年不想承认自己真的做得这样差劲。

“说什么傻话,”斯晋赶紧把小姑娘抱进怀里哄,“没有人比年年对哥哥更好了。”

他一下下亲着她的脸,一点点吻掉泪水:“哥哥都知道。”

斯晋哄得温柔又用心,一个劲儿说着好听的话,斯华年的颓丧来得快去得也快。她一向是个乐观的小姑娘,没过多久,又重新打起精神来。

她对哥哥不好的时候有那么那么多年,对他好的时候只有堪堪一年。比起他(ài)着她的那么长的岁月,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她可以继续努力对哥哥好,

把他宠上天去。

斯华年微微笑着,一下下吧唧吧唧往哥哥脸上嘴上亲:“大宝宝。”

她(qíng)绪变得这样突然,斯晋只是愣了愣,就笑着陪她玩亲亲游戏,两个人你来我往地闹成一团。

“乖宝宝,”他伸手把妹妹摁在(chuáng)上,“长本事了。”

吧唧。

斯华年朝他下巴上偷袭命中,一把抱住哥哥,欢喜地笑起来。

正要开口说什么,忽然一僵。

“怎么了,年年”

斯华年脸蛋红红的,耳尖也红红的,把脸埋进他怀里,无地自容:“小哥哥又出现了,怎么办”

斯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