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发红包红包红包。】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斯晋微微愣了一下, 低头看向斯华年:“别的小朋友”

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她的意思, 只知道小姑娘撒娇的模样萌得他心头发痒。

“算了, ”斯华年说了傻话,也不好意思重复一遍, 从收银员手里接过塑料袋, 牵着哥哥往外走。

“年年”

“没什么。”

两个人往超市外面走, 走到了停车场, 斯晋忽然顿住脚步,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什么:“哥哥没有别的”

他把她的小手握紧了些:“只有你这个小朋友。”

斯华年抿着嘴唇笑起来:“我开玩笑的。”

“哥哥只有你。”

一句简单的话被他说得委屈巴巴,斯华年乐得不行:“那你刚才跟谁聊天呢”

斯晋默了会儿, “哥哥错了。”

“原谅你啦, ”斯华年挽住他的手臂,开始絮絮叨叨, “哥哥你不可以有别的小朋友,只可以喜欢我。也不可以随便看别人, 我喜欢哥哥只看我”

小姑娘一脸纯挚,诚实地把心里的想法都告诉他。斯晋陷入沉默,他的眼睛一点一点亮起来, 好像有什么梦寐以求的东西,在年年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地方,悄悄发出一个小芽来。

是错觉么

他不知道,可心里冒出的热流忍不住漫上一波又一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拉开车门把零食放在后座上, 斯华年已经跑到副驾驶上坐好了。斯晋站在那里定定看了她一会儿,伸手抱出来, 走到驾驶座上坐好。

“宝宝。”

想起今天下午在车上发生的事情,斯华年有点警惕了:“做什么”

斯晋摸摸她的脸蛋:“哥哥爱你。”

“”

他把她别扭转开的小脸轻轻扳回来,声音低低的,像是在自言自语。不知怎么的,忽然冒出一句:“哥哥爱了你两辈子。”

轰。

斯华年的脑子像是被雷劈中。

两辈子

外面夜空漆黑,车子里暖黄的灯光微微有一点昏,这样的环境让人心头变得毫无防备,诚实又柔软。

他忽然就有了些倾诉的冲动:“你不信吧,哥哥爱了你两辈子。”

两辈子实在太长了,像他对年年的爱一样漫长。可是年年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这样也好。

斯华年声音微微发着抖:“真的吗”

这么离奇的事情,年年也会傻傻相信,然后被吓到。斯晋忍不住失笑:“逗你的,傻年年。”

斯华年下意识松了口气,又觉得不放心,追问道:“上辈子的我是什么样呢”

上辈子的年年总是冷冰冰地板着小脸,说话的时候垂着长长的睫毛。他想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一定满是厌恶。

“和现在一样乖,一样可爱,”他把下巴搁在她颈窝,像是掉进了什么梦境里,“哥哥求了你很久,终于答应和哥哥结婚了。我们过得很幸福。”

这太离谱了。

斯华年咯咯的笑起来:“你做了个梦吧。”

“嗯,”斯晋亲亲她的发顶,“是做了个梦。”

他这样说了,斯华年反而始终放不下心。一路上她小心翼翼换着各种方法,旁敲侧击地问他做的这个梦。哥哥把她夸成了一朵花,没有一点与上一世相似的地方。

脑子里乱糟糟的,

整个人都是一幅心神不宁的样子。

“年年,到了。”

斯晋见她这样,只能后悔无奈自己多话。

斯华年下车把零食拿上。晚上的风带着微微的凉意,斯晋用外套裹住斯华年,拖着她的腿弯抱起来:“哥哥送你过去。”

斯华年窝在哥哥怀里,

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斯晋一路送到别墅门前,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斯华年跳到地上站稳,说了句“哥哥再见”,就发着呆着走了。

斯晋站在原地,忍不住拧起眉头。

斯华年走进别墅,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循着声音抬头望去,是迪洛在三楼阳台朝她招手。

她想了想,顺着楼梯走上去。

阳台上的小桌子旁边,杰洛独自坐在那里,单手支着下巴,漂亮的侧颜像夜里的精灵一样好看。

“迪洛,你在做什么呢”

“过来坐吧,”迪洛轻笑了下,“这里没有摄像机,好好放松一下。”

还真是。斯华年左右看看,有点乐。为了节目录像,别墅里到处都是摄像机,吃饭也拍、聊天也拍,原来还有这么个好地方。

“迪洛你吃晚饭了吗”

“吃过了。”

斯华年抱着大大的塑料袋放到桌上,像一只搬运食物的仓鼠,“吃零食吗”

“买了什么”

斯华年翻出那袋薯片,美滋滋道:“我们先把这个吃掉。”

包装袋撕开,迪洛伸手拿了一片放进嘴里:“这是什么味道”

“番茄。”

迪洛想了想,站起身拍拍斯华年的脑袋:“在这里等一会儿。”

斯华年眨巴几下眼睛,看着她下楼去了。过了十来分钟,迪洛端着两杯新鲜的果汁回来了,“刚榨的,喝吧。”

斯华年笑眯眯地把杯子挪到自己面前:“谢谢。”

夜晚高处的风轻柔又舒缓,带着一点清凉,让人的心情也变得轻松又安静。两个人愉快地吃吃喝喝,谈天说地。从化妆品、欧美剧聊到奢侈品牌,女孩子的友谊有时候就是这样简单的诞生。

迪洛随性地把手臂搭在栏杆上,晚风吹起额发,露出雪白的脸。她往外望了望,似乎想起什么,随口问道:“siyah,刚才送你回来的是男朋友”

被看到了。

斯华年的脸蛋悄悄红了红:“不是的。”

迪洛有点手痒,伸过来捏了捏:“真可爱。”

斯华年咬着嘴唇笑,两个深深的酒窝变得明显起来,软萌得一塌糊涂。

迪洛忍不住笑着逗她:“没有男朋友你看我怎么样”

“啊”

迪洛收回手,忍俊不禁:“开玩笑的。”

“我们该下去了,”她弹了弹手指上的调料粉,慢悠悠站起身,“明早泰亚要过来。”

“嗯。”

迪洛揉了揉斯华年的脑袋:“又要忙起来了。”

两个人走下楼梯,莉莉和阿法芙正坐在沙发上看一个时装秀的转播。斯华年把零食放在茶几上,示意随便吃。

莉莉哼了声,从袋子里扯出一袋果冻,径自上楼去了。

“”

“别理她,”迪洛扯了下嘴角,懒洋洋地往沙发上靠了靠,“什么毛病。”

阿法芙倒是很高兴,聚精会神盯着电视屏幕,手上撕着包装袋。

斯华年坐在旁边,认真看了一会儿:“今年这几个牌子的冬装都挺好看。”

迪洛点点头:“还行。”

“我喜欢那件驼色风衣,”阿法芙捧着脸说,“太贵了。”

斯华年想了想,转过头鼓励她:“等比赛播出去,就会有钱了。会有很多人请你去走秀,漂亮衣服可以随便穿。”

其实时尚圈哪里有这么容易,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天真的可爱。

迪洛轻轻笑了声:“没错,是这样。”

于是阿法芙也开心起来了。

开心了一会儿她又有点不确定:“没有拿到冠军,也会有人邀请走秀吗”

“应该会吧,”其实斯华年也不太清楚,“别想那么多,说不定你是冠军呢。”

阿法芙微笑着道:“我觉得冠军是迪洛。”

斯华年下意识点头:“我也觉得。”

迪洛:“谁都有可能。”

斯华年晃了晃脑袋:“反正不会是我。”

“乱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本来就是,”斯华年轻快地嘟囔道,“我呢长得矮,基本功也不好,来参加一次,不是第一个走的,就很开心了。”

迪洛转过身,揉了揉小姑娘一头五颜六色的小辫子。似乎想说什么,又无奈地咽了回去。

真是浑身都透着佛系。

不知道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斯华年咯咯地笑了起来:“如果你们中的一个拿了冠军,比赛播出的时候,肯定会多给你们剪些片长。我要多跟你们待在一起,可以蹭几个镜头。”

这话可真没出息。

迪洛指了指客厅一个隐蔽的角落,那里透出一点镜头的反光。

斯华年捂住脸哀嚎一声:“没有人权了呀。”

三个女孩歪歪斜斜地笑成一团。

往届的比赛总是充满撕x和针锋相对,难得有这样和谐又欢乐的氛围。这天晚上,斯华年躺在床上,望着被月光映蓝的天花板,笑眯眯地想,就算是下一轮就离开比赛,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事实上她并不介意早些离开。

今天跟哥哥分开的时候,没有与他好好道个别。她本该给他一个抱抱,再亲一亲他的脸。

那时候实在是心里塞满了别的事情。

想到这里,斯华年一下子又陷入了纠结。

哥哥会是重生的吗她没有在他身上看到丝毫上辈子的痕迹。上辈子最后一段时间的哥哥,才三十多岁的年纪,通身萦绕着死气沉沉,像是油尽灯枯的迟暮老人。

可若不是重生的,他脱口而出的那句“两辈子”,却不像是开玩笑。

还有他不许她碰水,一切都巧合得过了分。

这注定是个无解的循环。

除非亲口问问他,她是永远无法得到答案的。

斯华年心有不甘,硬生生想了大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一睁开眼,想的还是这件事。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阿法芙手里端着早餐,推门进来。

斯华年跟她打了句招呼,下床走进洗手间洗漱好,走到桌子旁边坐下。

桌上放着吐司、沙拉和一杯蔬菜汁,斯华年歪了歪脑袋:“怎么端进来了”

前几天一直是大家一起在客厅的餐桌吃。

阿法芙没答,只说:“你快吃吧。”

“哦,”斯华年乖乖动了叉子。

阿法芙就坐在对面,微微蹙着眉,就这么看着她吃。斯华年被看得有点不自在:“你看着我做什么呀。”

“没什么,”阿法芙默默垂下目光。

这模样显然有些不对劲。

斯华年犹豫了一会儿,问:“阿法芙,你有什么心事吗”

“你呢,”阿法芙反问道,“你有黑眼圈,没睡好吗”

“唔,”斯华年想了想,含糊地点了点头。

对面的阿法芙脸色微微变了变,起身坐到床上叠衣服去了。

等到斯华年吃完早餐,屋外恰好传来门铃声。两个人走出去,就看见泰亚出现在了客厅里,身后跟着装备齐全的摄影师。

泰亚今天穿了一条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戴了顶草帽,仍然涂着她的黑色唇膏,悠闲得像是在度假。数了数人都来齐了,她抬手招呼道:“好了,大家跟我出来。”

几个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抬腿跟了出去。

一路走到别墅的游泳池边,里面已经放满了清水,在阳光下湛蓝湛蓝的,好看极了。

众人心中刚冒出些预感,就被泰亚的话得到了印证:“今天的拍摄任务是临场拍摄,你们将不会有准备的时间。并且,跟第一轮不同,一、二我们现在一共有五个姑娘,将会分成两组,在游泳池里进行拍摄。”

说话间,另外两名评委缓缓走了进来。

“没错。这一轮不仅要考验你们在不习惯的环境里控制肢体和表情的能力,也要考验你们的团队协作能力。现在,可以开始自由分组了。一组两个人,一组三个人。”

分组经常是个容易微妙的步骤。

尤其是在女孩子之间,谁也不想成为被落下的那个。瑞娜最走到迪洛身边,拍拍她的肩膀:“和我一组我们肤色相近,拍出来的照片会好看。”

莉莉蹙着眉问:“瑞娜你不跟我一起吗我们是室友”

斯华年看着这一幕,又瞄了眼不远处的摄像机镜头,有点乐。

节目效果有了。

“siyah,”阿法芙凑过来问,“我们一组吧”

刚好那边的迪洛也看了过来,朝斯华年招招手:“过来。”

斯华年歪了歪脑袋,还没来得及考虑,忽的就见身边的阿法芙沉下了脸,眸中瞬间狂风暴雨。她朝着迪洛的方向,怒目喊道:“别碰她你这个肮脏的同性恋”

“”

话音落下,整座花园安静下来

只剩下微不可闻的风声,和叶子很轻很轻的沙沙声,安静得可怕。

过了几秒,斯华年回过神来,几乎是尖叫着道:“阿法芙你在说什么”

别墅房间里,空调开得有些凉。斯华年把温度调高了些,坐回桌边继续等。

几分钟后,房间门被推开,她赶紧迎上前:“阿法芙,怎么样”

阿法芙没有说话,脸色很难看,看上去有些怔怔的。

走到斯华年面前,忽然弯腰一把抱住她,然后哭了起来。

斯华年的心脏重重一沉,伸手扶住她的肩膀,温声追问道:“先别哭,泰亚她们跟你说什么了”

听到这个问题,阿法芙呼吸窒了片刻,下一瞬忍不住痛哭失声:“siyah,我要离开了。”

“为什么呢,”斯华年一下子就也红了眼睛,“你跟她们好好说一说呀。”

“不,不行她们认为这是不能原谅的。”

于是斯华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默默陪着阿法芙流泪,等她把心里的情绪抒发完。

“为什么,我不明白,”阿法芙眼睛红红的。

斯华年轻轻抿了抿唇,不知该如何与她解释。

冰雪城近几个世纪都由民主党当政,是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支持同性婚姻的地方,一向被认为是凝聚着无数的自由和平等。

在这里举行的比赛,选手们互撕“碧池”是可以原谅的,但阿法芙那样的话是无法得到原谅的。

“你为什么那样说迪洛呢,”她微微仰起头看阿法芙,“是听到我们在阳台上说的话了,对吗迪洛不是认真的,那只是一句玩笑话。”

真可爱。

还没有男朋友

你看我怎么样

斯华年在国外上学的时候,被女孩子热情地告白过,也收过没有署名的情书,她早已能够平常地看待。但是迪洛不是这样的,那只是一句玩笑话。

阿法芙没有回答,再一次泪流满面。

明明昨天还在一起有说有笑,今天就被一句话刺破了美好的憧憬。斯华年从心底泛起一种深深的无奈和痛意,连呼吸都有些憋闷。

阿法芙是个可怜的姑娘。

她一直这样努力,试图摆脱那些落后而过时的教条,却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无可避免地被浸透了些。

斯华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陪着阿法芙度过了这个下午。

阿法芙离开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斯华年塞给她所有现金和一张卡,独自把人送走。

再折转回别墅,迪洛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走出来了,倚在墙边抱着手臂看她。

“阿法芙走了”

斯华年难过地点点头:“嗯。”

迪洛朝她招招手,“过来。”

录制节目的摄像机还在客厅里幽幽地工作着,迪洛拉着斯华年上了楼梯,走到阳台。再一次在小桌边相对坐下,早就没了昨晚那样悠闲愉悦的心态。

小姑娘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哭了很久,

迪洛轻轻叹口气:“对不起。”

“没有,”斯华年用力摇了摇头,“不是你的错。”

这件事情里,好像谁都没有错。那只是一句玩笑话,可偏偏就是这样荒诞又遗憾地发生了。

心中不约而同泛起几分苦涩,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迪洛转头望着外面的景色,很轻很轻地说:“我也想离开了。”

离开

斯华年用了好几秒的时间,明白过来迪洛的意思。是要退赛她一下子又红了眼睛。

“过来。”

斯华年乖乖走过去。

迪洛轻轻抱了抱她,“你一个人,能行么”

“你真的要走了”

“嗯。”

斯华年只觉得没劲极了:“我也不想继续下去了。”

“不行,”迪洛捏捏她的脸蛋,逗她,“你已经进前三了。来,笑一个。”

斯华年瞪她:“你”

“好了好了,”迪洛轻笑着顺毛,“我是真觉得没意思了。你要留下来打坏人。”

“打坏人”

迪洛默了会儿,慢慢敛去脸上笑意,显得有些幽深。

斯华年重新在桌子对面坐下,托着腮看她。

“siyah,”迪洛问,“阿法芙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那样说我”

想起这事,斯华年还是有点难过:“没有。我想她应该是昨天听到你说的话了。”

迪洛沉吟片刻:“应该不是。昨天晚上她不是这样的。”

斯华年略微回想了一下,确实如此。

她不由皱了皱眉:“那是怎么回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迪洛抬眸看过来:“你说呢”

脑子里模糊地冒出个念头,斯华年微微迟疑着道:“昨晚还好好的,那就是今早其他人跟阿法芙说了什么,对吗”

“应该没错。”

“会是谁呢”

“不知道。”

今天之前,一共只剩下五个女孩,除了她们三个,就是瑞娜和莉莉。

“是莉莉,对吗,”斯华年眼睛里亮起一点怒意,又垂下睫毛掩去,“她一直不喜欢我。”

“这和你没有关系,”迪洛语带安抚,眸光却微冷,“不管是谁,只是想让阿法芙说出那句话,排除一个对手。”

斯华年顺着她的话想下去:“那个人可能还说了一些添油加醋的话”

至于迪洛说了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只要花点心思,描述得栩栩如生,就能骗到单纯又一心护着斯华年的阿法芙。重要的只是让阿法芙受到刺激,说出那句糟糕的话。

斯华年气得不行:“这也太恶毒了”

“别去,”迪洛拉住她手腕,不让她下楼找人质问。

斯华年有些闷闷不乐,但还是很乖,回到椅子上坐好。

迪洛冷静地分析道:“昨天我们下楼的时候,莉莉和阿法芙坐在一起。如果之前她就上楼听我们说话,可以在我们下楼之前告诉阿法芙,不必等到今早。”

斯华年皱紧眉头:“那是瑞娜”

“不一定。她一直没下过楼,不知道有没有离开过房间。也还是不能排除莉莉。”

“那”

迪洛安抚地摸摸斯华年的脑袋:“客厅里有摄像机。等到节目播出,就能看到录像带了。”

斯华年点了点头,有些难过:“迪洛,你既然都想明白了,为什么要退赛呢。你走了她们该更开心了。”

迪洛嗤的笑了声,似乎是无奈,又似乎带了些不屑的潇洒:“我心累。”

“我也是。”

“别这样,你要是也走了,这一期就办不成了。”

斯华年闷闷地趴在桌子上。

“我走了有什么关系,”迪洛单手支着下巴,语气轻快起来,“你还在呢。争点气,知道吗”

“我不行的。”

小姑娘与世无争,眼里没火。她这一幅大受打击、蔫蔫的样子,迪洛看着有些头疼。

“siyah,你不是小孩子了。你要成熟起来。”

“嗯。”

斯华年点了点头,打起精神,朝她笑了一下。

鼻子又隐隐有点发酸,她知道迪洛已经决定了。

或许是真的觉得没意思、不想陪着玩了,或许终究对阿法芙过意不去,又或许是别的什么。斯华年没有执意追问,就如同她不会追问那句话到底是不是玩笑。

第二天的上午,斯华年送迪洛离开了别墅。下午,剩下的三个女孩又一次迎来了泰亚。虽说节目发生了些变故,脸上也没有什么阴霾,一如既往的爽朗。

她敲了敲腕上的手表:“女孩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准备一下,然后我们坐大巴出发。”

莉莉迫不及待问道:“去哪里还是泳池吗”

“不是,”泰亚从包里掏出三本小册子,“我本想给你们一个惊喜。既然你们问了,就先看看这个吧。”

斯华年接过其中一本,封面是一张风景照片,看着像是某个旅游景点的宣传册。翻开一看,她不由愣了愣。

紧接着身边不远处响起莉莉和瑞娜不约而同的尖叫声:“蹦极”

似乎这正是泰亚想要的效果,她摘下墨镜,勾唇道:“没错。评委组商量之后决定,调整这一轮的规则。你们将要面临比赛史上难度最大的挑战。”

下落过程中会经过一个频闪相机,以不到01秒的间隔连续拍照,再由评委组挑出一张最好的进行评选排序。虽然只是50米的基础蹦极,也足以让观众心脏跳到嗓子眼。

“我知道这很困难,”泰亚说道,“所以要求很简单。谁能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狼狈,谁就能够胜出。我想你们应该都明白这一点,无论在多么极端的情况下,也不该完全失去对自己肢体和表情的控制。”

“可是泰亚,”莉莉忍不住插话,“我们是模特,又不是探险家。”

瑞娜笑得有些勉强:“泰亚,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目光落在斯华年身上,微不可察地暗了暗:“这实在太惊险了,我想siyah会不会有些”

一眼看去,斯华年就是这座屋子里最软最萌的小姑娘。要说谁最害怕蹦极,也该是她无疑了。

斯华年笑吟吟的,阻止了瑞娜说下去:“我不怕。我觉得很有意思,愿意接受这个挑战。”

她还是那一副软软好说话的样子,眼睛亮晶晶的,微微歪着脑袋站在那里。望着瑞娜和莉莉,不知道从何而起,两个人心里忽然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像是淡淡的寒意。

泰亚愉快地拍了拍手:“很好,勇敢的女孩。所以现在,回房间打扮自己,然后我们出发。”

几个女孩应了声,斯华年最先转头往楼上走。

绕过楼梯拐角,就走出了摄像机的范围和泰亚的视线。

莉莉跟在身后,凉凉开口:“逞强有意思吗。”

“你什么意思。”

莉莉不悦道:“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说服泰亚改规则”

“为什么要,”斯华年笑眯眯反问,“我喜欢这个。”

莉莉默了几秒,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无所谓了。反正到时候吓得尿裤子、狼狈离开的也是你。”

斯华年仍然笑眯眯的,不理她,进步轻快地连着跳上好几级楼梯,跑回房间去了。

次日,演播厅。

“这一轮表现最好的是siyah,我想你们都认可这一点。”

屏幕上的女孩身姿舒展又灵动,皮肤迎着日光被映得几乎透明。锡安毫不吝啬地竖起大拇指:“厉害表情也控制得很好”

“不像是在急速坠落,反而像是迎风而起,”泰亚笑着接话。

缪拉看了照片一会儿,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嗯。”

如此一来,意味着另外两个人中有一个要离开。事实上,看着屏幕上并列陈放的三张照片,屋子里的人全都心中有数。

莉莉惨白着脸,有些手足无措:“泰亚,这不公平这是从50米的地方落下,没有人能控制自己。”

瑞娜抿了抿唇,似乎还是决定替自己的室友说话:“没错,这个规则有些太为难人了。希望节目组能够考虑一下,给我们一次加赛的环节。”

合着就是要把我怼出去啊。

斯华年有点哭笑不得地想。

但是她并不傻,当然不可能去附和什么加赛的提议。

小姑娘摸了摸鼻子,低着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似乎是有些委屈了。

泰亚在心里笑了笑,跟身边的缪拉和锡安低声交谈几句,才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抱歉了,莉莉。这一轮不会有加赛。”

言下之意,你要离开了。

莉莉眼睛通红,还想争辩什么,被缪拉淡淡打断了。

“你们或许不知道,评委组的原计划是,这一轮有可能不会淘汰任何一名选手。”

众人一愣。

泰亚点点头,确认道:“是这样没错。因为我们失去了两个选手,比赛也就少了两个轮次。这个蹦极的想法,本来是想让大家轻松一下,算作一个奖励轮次,只要表现不算太差,都可以留下来。”

“但是莉莉你这一轮的表现,我们觉得很不满意,”锡安指了指屏幕上的照片,“动作扭曲,表情狰狞,甚至没有达到正常水准。”

“你刚才的行为我也很不喜欢,”缪拉有些不悦地接过话,“任何时候,no exce 没有借口。”

斯华年转头望了望莉莉,后者站在原地,脸色惨白,眼泪流了一脸,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样比其他选手狼狈数倍的离开方式,任谁也绝对难以接受。

那边莉莉和瑞娜流着泪拥抱了一会儿,走到她面前来,抱住她。

“”

斯华年勉强站着没动,耳边听见莉莉轻轻说话的气流声:“别得意,运气好而已。会蹦极又怎么样,你的身高和长相永远成不了真正的超模。”

这模样真像是打架输了就撂狠话的小孩子。

斯华年唇边露出一点笑意:“怎么办,我超得意。”

心中的郁气终于消散几分,斯华年想了想,在莉莉耳边轻轻说道:“你知道皇家峡谷大桥吗321米高,我跳下去眼睛都不带眨的。猜不到吧是谁吓得尿裤子,狼狈离开,嗯”

平日里总是笑眯眯的软萌小姑娘,此时像个小恶魔似的,就这样忽然地黑化了。莉莉脸色一阵青青白白。

送走莉莉,泰亚把两个信封分别递到斯华年和瑞娜手上。

“这是下一轮的比赛任务,你们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决赛已经到了,我希望这次的作品是真正的精品,不要让观众和同行认为,有两名竞争对手退赛,所以你们比不过往届的冠军。”

斯华年认真点点头,把信封接过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打开来看。

泰亚注意到,问:“有什么问题吗”

斯华年站在那里,踌躇了好一会儿,脸蛋微微有些红:“泰,泰亚,这次的第一名,还可以回家吗”

泰亚一愣,紧接着忍不住失笑:“怎么像个小孩子似的。”

和蹦极台上笑着向后倒的那个女孩截然不同。

真是矛盾得可爱。

因为比赛周期少了两个轮次,最后一轮的准备时间出奇的长,连带着斯华年能够回家的时间也变长了,有整整24个小时。

傍晚的时候,斯晋来到别墅把妹妹接回了家。

回到市中心的公寓,斯华年一进门,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好香。”

顺着香味跑到厨房看了看,电磁炉上有个瓦罐,不知道斯晋是从哪里买到的。里面煲着汤,闻上去又香又鲜。斯华年心里超级暖,抱住哥哥的手臂,开始撒娇:“哥哥你真好。”

小姑娘像只摇尾巴的小狗,乖巧又依赖,总算是没了上次分开时那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斯晋绷紧了好几天的神经,终于微微放松下来。

“乖了。去沙发上坐一会,哥哥把菜热一下。”

斯华年乖乖出了厨房,走到客厅。陷进软绵绵的沙发里,舒服得打了个滚。

目光忽然被旁边的什么东西吸引。

伸手拿起来,是一条薄薄的小毯子。斯华年盯着它想了一会儿,忽然噌的站起身,冲进厨房。

“哥哥”

斯晋转头一看,小姑娘脸色气呼呼的。

“嗯”

“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都睡沙发”

他微微怔了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斯华年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训:“你是不是傻,有床为什么不睡床沙发上缩着不难受吗,笨死你算了。”

床是年年的,他怎么能随便睡。

年年知道了也许会生气。

正要开口试着解释,斯华年板着小脸,狠狠瞪了他一眼,扭头跑出去了。

看上去非常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