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感谢支持正版。



作品:《重生是为了抱抱他!

“哥哥怎么了”

对上斯晋垂眸询问的目光, 斯华年一愣, 整张小脸都涨得通红。

斯华年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哥哥是那样正直的人,

反倒是我满脑子

她无地自容的把脸埋进哥哥怀里,精致的耳尖抖啊抖, 像一种特殊的美玉。

斯晋一只手抱着她, 一只手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耳朵:“宝宝。”

他的手指略微有些粗糙, 触碰到敏感(jiāo)嫩的耳朵皮肤上, 传来一阵温(rè)酥麻的感觉。斯华年本能的战栗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 她觉得很害羞,愈发在哥哥怀里缩成一团, 像只可(ài)的小动物, 轻轻地呜了声。

怎么能这么可(ài)。

斯晋的一颗心脏都软成了水。他忍不住把手臂收紧了些,满足地发出一声低低的笑。

然而这笑听在斯华年耳中就成了嘲笑。她仰起头, 恨恨的,想再朝他脖子上咬一口。凑到嘴边了, 忽然又有点不忍心,她稍微转了转下巴,亲了口他突起的喉结。

让哥哥也手忙脚乱一下。

“”

斯晋脚步一顿, 低头看了她几秒。一言不发,又继续往前走。

斯华年难以置信,

睁大了圆圆的眼睛。

没反应

我再亲。

她皱着眉头凑过去,又亲了一下。斯晋这次连停都不停, 直接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没走两步,走到车子面前了。斯晋伸手拉开驾驶座的车门, 直接抱着斯华年坐了进去。

“咦哥哥你”

斯华年被他放在大腿上坐好,一句完整的话还没说完,他滚烫的嘴唇就覆了上来,急切地啃噬,又(tiǎn)又咬。

有点疼。

斯华年挣扎了几下,他扣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垫在她背后,免得被硌到。斯华年就这样被困在哥哥和方向盘之间的狭小空间里。

“年年,年年”

他的下巴带着满满的压迫,一个劲穷追不舍。

像从前的很多次一样,斯华年很快就放弃了抵抗,软软地趴在他怀里。不同的是,几分钟后

“你在摸哪里”

斯华年脸颊通红,对他怒目而视。

他扶在她腰间的大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往上挪到了(xiōng)前。斯晋微微拧起眉,不(qíng)不愿地松开手。他闷着头(tiǎn)了几下斯华年湿润晶莹的嘴唇,模样看上去竟然有些委屈。

斯华年毫不心软:“流氓色狼”

她刚刚还认为哥哥是正直的,

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这才结婚几天,

亲嘴都会摸(xiōng)了

斯晋低头亲亲她,被她一偏脸躲开,嘴唇落在脸蛋上:“宝宝,哥哥错了。别讨厌哥哥。”

除了这一句你还会什么,

讨厌死了讨厌死了讨厌死了

偏偏斯华年就是拿他没办法。斯晋安安静静抱了她一会儿,伸手把她托起来,放到副驾驶上坐好,两个人默默平复着呼吸。

过了一会儿,斯晋开口问道:“年年想吃什么”

“想吃龙城菜,”斯华年小声道,“最近天天啃沙拉,要变成兔子了。”

“好。”

斯晋开着车在街上找了一家华人开的龙城餐馆,下了车,走到另一边帮斯华年拉开车门:“宝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华年从车门钻出来,习惯(xìng)地牵住他的手往里走。斯晋微微怔了一下,眼中忽的露出几分笑意。

两人要了个包厢,点了几个斯华年喜欢的菜,斯晋像个负责任的家长,开始问她比赛里的事(qíng)。

斯华年就老老实实答道:“不辛苦,没有人欺负我,大家都很好,评委也很好”

斯晋认真听着,眸光柔和地化成水。

“年年,过来,”他坐在那里,朝她张开手臂,“让哥哥抱抱。”

斯华年磨磨蹭蹭走过去,被他轻轻拥进怀里:“年年,长大了。”

他的声音低低的,透出一点感慨:“哥哥觉得很骄傲。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有那么一点高。现在年年要变成大明星了。”

斯华年有点害羞,嘟囔着说:“什么大明星,才不是呢。”

斯晋的声音很轻,像是掉进了某种回忆里:“你穿了一条白色的小裙子,漂亮得像个小公主。那时候我想,原来叔叔阿姨没有骗我,妹妹真的这样可(ài)。以后我要努力干活赚钱,每天都给妹妹买(ròu)吃”

咣当。

斯华年的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又酸又软。

哥哥是从来不会花言巧语的人。

他总是默默地宠着她、照顾她,把所有事(qíng)都做好,很少会对她讲这样的话。

偏偏她又最不敢听这些话。

一听到,就会想起从前她厌恶他、伤害他的那些事,然后又会想起上一世那些不敢回忆的(rì)子。

“哥哥你别说了,”她抱住他的腰,带着一点哭腔,“我已经长大了。”

“不说了,”斯晋轻轻拍着她的背,“不管年年多大,都是哥哥的小公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斯华年眼睛红红的,偏过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哥哥我(ài)你。”

斯晋的眼睛也红了。他的喉头滚了滚,声音有些哑:“哥哥也(ài)你。”

斯华年揉了揉眼睛,小声别扭道:“不是来吃饭了,我们这么煽(qíng)做什么。”

斯晋低低笑了声,把她抱到自己腿上坐好。两个人又说了会儿话,服务生把菜端了进来。

看到熟悉的喜欢的菜肴,斯华年双眼都放光。斯晋伸手夹起一块鸡(ròu)塞到她嘴里,眼带笑意:“哥哥来喂饱你。”

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斯华年不再胡思乱想。乖乖嚼了几下然后吞下去,准备从他腿上跳下来。斯晋箍着她的腰不让动,又喂了一根青菜才放她走。

斯华年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她低头吃着碗里的饭,心里开始胡思乱想。

我跟哥哥现在这样相处,是恋人吧动不动亲亲抱抱,喂饭喂菜,和其他(rè)恋中的(qíng)侣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他们和其他的(qíng)侣是不一样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除了那些萌芽不久的(ài)(qíng),还有长年累月的亲(qíng)和责任感。这样深的羁绊,早就是永远都无法分割的两个人。

斯华年分不清自己对哥哥哪种感(qíng)更多些,她也懒得去想,只觉得(rì)子一直这样过下去就很好了。

只除了

算了。

斯华年把心里忽然冒出来的那点难过压了回去,然后伸手往斯晋碗里夹了一块(ròu)。

不能再想了。

上辈子那个哥哥已经不在了。

不管她再愧疚、再心疼他,也没有办法再做什么。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对面前这个哥哥好一些、再好一些。

吃完饭是晚上7:00多,斯华年拉着斯晋去逛超市。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要多买点零食带回去,”斯华年美滋滋地盘算着,“牛(ròu)干,果冻,瑞士卷还想买一包薯片,番茄味的。唔,薯片要藏起来偷偷吃,不能让摄像机发现”

这家超市很大,她手里拿了张地图,拉着哥哥在里面走。

到处都是成群结队采购的一家几口,超市里明亮又温暖,斯华年觉得心(qíng)好极了。零食一样一样被集齐,然后丢进斯晋推着的购物车里。

最后走到油炸膨化食品的货架,各种品牌的薯片足足摆了两大面架子。番茄味,番茄味斯华年抬头一看,终于在两米多高的位置找到了几包零零散散的番茄味。

她不由就有点无语。

从前在这里读书的时候,她就很难理解。外国人对薯片有一种迷之(rè)(ài),却偏偏不喜欢番茄味的薯片。在这家超市还能找到,已经算是运气不错。

“哥哥,我够不到,你帮我拿一下。”

斯晋抬头望了望,正准备伸手去拿,忽然在半路停下,又收了回来。他低头看她,眸子里露出一点恶作剧的笑意:“自己拿。

“嗯”

斯晋在她面前蹲下:“坐到哥哥脖子上来。”

斯华年更无语了。

幼稚。

但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老老实实照做。她坐到他脖子上,他站起来,她终于拿到了薯片。

斯晋又蹲下(shēn)来,让她从脖子上下来。斯华年刚站稳,就被他转过(shēn)一把抱住:“年年真勇敢。”

这话里满满的笑意,开心得像个恶作剧捉弄女同学的大男孩。斯华年意识到这一点,也跟着开心起来了。

哥哥最近

好像越来越开朗了。

她忍不住心里美滋滋,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只是笑着笑着,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忽然又冒出一丝酸意。

这个哥哥很幸福。

可是上辈子的哥哥吃了所有的苦,受了所有的罪,她一天也没有让他开心过。

真是不公平啊。

这个念头不过是几个瞬间的事,斯华年小心翼翼地在心底藏好,跟着哥哥往收银台走。

队伍不长,很快就排到了。斯华年把零食一样样摆上去,回过头笑眯眯的:“哥哥,付钱。”

斯晋手里拿着手机,正在打字,竟没听见她的话。

这实在太不对劲了。

斯华年皱皱眉,自己掏出信用卡付了账单。

收银员把零食一样样装进塑料袋,眼看装了一大半了,斯晋居然还在玩手机。他低着头,一双漆黑的眸子亮晶晶的,透着一点欣喜。

看着自家哥哥终于舍得放下手机了,斯华年委屈地嘟着嘴,摇了摇他的手臂:“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小朋友了”